071 放假,采买/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征原本是打算一个人骑马回京的,但是架不住林媛给他准备了大包小包一堆东西,没办法只好驾着马车回去了。

倚在马车边,夏征一脸怨念,都是因为这些礼物,不然的话他就可以骑马回去了,也就能跟林媛再腻歪上一天了。现在好了,马车这么慢,害得他都得提前一天动身了。

一肚子闷气无处撒,夏征斜睨着眼睛瞅了瞅马车里那些大包小包,这些礼物是送给谁的,他回去了就找谁撒气去。家里老头儿他不敢惹,可不代表他不能去惹他大哥。听说他大哥又在城郊买了一处风景秀丽的宅子呢,嗯,回去了先去宅子里瞧瞧,要是顺眼的话就直接收了它。

京城郊外某处大宅子里,某人正携手未婚妻赏雪景,突然打了一个激灵。

夏臻揉了揉鼻头,正纳闷自己何时变得如此弱不禁风的时候,突然脚下一滑,一不留神踩进了一个满是积雪的暗坑中。

未婚妻惊呼出声,嘘寒问暖心疼不已。

夏臻却是心里打了个突突:头一次来逛园子就遇到这么个倒霉事,为啥总觉得心里不踏实呢?

夏征终究还是走了,为了不让林媛伤感,他走的时候那叫一个慷慨激昂,躲进了马车车厢里就再也没有出来过。不过也只有赶车的六子才知道,某人躲进车厢后,突然用小刀在车厢后头使劲儿钻了个孔,可怜巴巴地透过小孔看着林媛可爱的小脸儿。

若不是透过车帘子缝隙看到了自家少东家的举动,六子还以为这新马车出了什么毛病呢。

原本林媛是打算让林毅赶车回京的,但是夏征不放心把她一个人留在驻马镇,非要让林毅留下来贴身保护她才行,愣是不让林毅出门。

接收到夏征投来的目光,林毅表面上沉着冷静地点了点头,心里却想指天骂地了,什么贴身保护,明明是贴身监督,监督着某匹马不要趁虚而入撬了他家二少爷的墙角!

送走夏征,林媛不可避免地失落了一阵子,不过,自己的日子该过还是得过,眼瞅着没几天就要过年了,她也得行动起来准备年货了。

进入腊月以后几乎天天都是为了过年做准备的,不是还有首童谣就是说这个的吗?林媛以前没有特意关注过这个,整首童谣的内容早就不记得了,只是零星地记得其中几句而已,什么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做豆腐,二十六去割肉。

虽然这里的人没有这么多讲究,不过准备起年货来一点也不含糊。大街上摆摊的小贩愈发多了起来,有卖红蜡烛的,有卖野味儿的,还有卖自家做的糖糕的。

林媛现在有店铺管着,不用再像以前似的做些小吃食儿出门来卖了,不过看到街上吆喝地正卖力的小贩们,她还是挺感慨的,幸好她来到这里的时候没有赶上冬天,不然的话一大家子人没有饿死也先要冻死了。

过年时家家都会准备些新鲜糕点,所以稻花香在年底的时候生意又窜了一大截,不过,银子怎么也挣不完,年却是要好好过的。

林媛特意在腊月二十六这天给大家放了假,当然,大家的红包也是不能少的,不但有红包拿,林媛还特意从猪肉荣那里购买了三头大肥猪,店里每个人都分了十斤猪肉。

拿着沉甸甸的红包,拎着一大块肥猪肉,罗嫂子嘿嘿一笑,凑到白五姐身边,用胳膊肘子捅了捅她,挤眉弄眼:“我说妹子,这次回去了可得把这银子都给了你家男人啊,别自个儿藏了起来。”

白五姐脸蛋儿稍稍一红,想起自己头一次拿到红包要给自己男人时,罗嫂子那数落她的模样,不禁笑了。

跟罗嫂子相处久了,她也摸清了这女人的脾气了,自己多多少少也被感染了一些,没了刚成亲时的娇羞模样,大大咧咧地笑道:“那可不行,我得藏起来,还有这肉,也得藏起来。”

罗嫂子接着逗她:“对对,藏起来好,等哪天你家男人不在家了,你就把肉拿出来,剁吧剁吧吃了。还有那银子,足够你再找个小白脸儿啦,哈哈。”

这话白五姐可不敢接,小脸儿登时就红透了,碎了她一口:“你才找小白脸儿!”

林媛瞧着几人笑成一团,也情不自禁跟着笑了起来。虽然罗嫂子说话不着调,但是人却是极好。不然的话,林媛早就跟赶走大喇叭似的把她也给撵走了。

稻花香开张第一天的时候,林媛就说过会在年底请大家的家人到福满楼吃一顿好的。当时大家都笑笑揭了过去,没想到一转眼真的就到了年底了。

林媛拍拍手,待大家都静下来以后才笑眯眯说道:“自从稻花香开张,大家都辛苦了,在这里我也感谢大家这几个月来的辛勤劳动。我说过,年底的时候请大家吃顿大餐,明天晚上,福满楼,带着家里人,都得去!”

她这话说的慷慨激昂,可是底下听着的人却都有些愣了,林媛这话他们确实还记得,只是没想到林媛自己会记得。在来稻花香之前,除了白五姐没有出门做过工,其他人都是在别人家里干过活的,自然知道东家什么样。

一阵静默之后,还是亮子当先笑呵呵地说了句:“那个,东家,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你们东家我什么时候跟你们开过玩笑?”

亮子嘿嘿一笑,怎么没有开过玩笑,你哪次来店里不是逗得大家笑呵呵的啊。

外人都道林媛是个彪悍的泼妇,不过也只有他们相处的久的人才知道,林媛其实只是对敌人狠,对自己人却是亲热得很的。

亮子这么一问,其他人也都大了胆子跟着问了起来。

“真的能带家里人一起?”

林媛笑着点头。

“俺能带着俺小孙子吗?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去酒楼吃过饭呢。”陈婶子一脸期待地看着林媛。

林媛唇角一弯:“别光带着小孙子,你家老伴儿啊,儿子媳妇儿啊,都带着。”

“啥?还有那老头子的份儿?”陈婶子颇有些激动,不过随即就撇了撇嘴哼道:“俺才不带他哩,谁让他整天使唤俺干活了?这次俺好不容易翻身了,也得让他瞧瞧俺的脸色才行!”

罗嫂子立马接口道:“对,让大叔好好地求求婶子你,要是不求,就让他留在家里吃锅巴!哈哈。”

林媛噗哧一乐,这个罗嫂子真是个妙人,嘴上说着让陈婶子解气的话,其实话里话外都是让她带着老伴儿的意思。

果然,陈婶子笑过之后终于松口了:“锅巴可是个好东西,还得给他单做,美得他!”

几人说说笑笑了一大通,就是没有一个人松口说会带着家人来吃饭。林媛知道大家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冲坐在自己身边的大嗓门子使了个眼色。

大嗓门子现在可是稻花香的一把手,除了林媛就数她说话最管用。不过她却不是个仗势欺人的,所以跟店里的人相处得极好。

明白林媛眼神里的意思,大嗓门子了然一笑,说道:“正好,俺那大小子就在镇上做工,幺儿昨天也歇了,俺明晚上可就不开火了,就等着跟你吃好的了。”

有了大嗓门子起头,其他人自然跟着答应下来。

虽然过年以后,孟良冬就要去城南学堂做先生了,但是他的工钱还是按着账房先生的标准发放的。在这里,教书先生不是多厉害的角色,所以他们也只能挣一些学生的束脩,朝廷是不会给他们发放工钱的。所以驻马镇学堂里收受贿赂的情况才那么严重。

“孟先生,别忘了带着莫姐姐一起来啊。”林媛似笑非笑地看向了孟良冬,挑着眉“好意”提醒了一句。

意料之中的,孟良冬万年不变的冰块脸终于有了一丝破绽。

亮子嘻嘻一笑,不知道跟大牛低声嘀咕着什么,不过看那放光的小眼神儿也能猜出来,肯定是在说孟良冬的风月之事了。

有那么一瞬间,林媛也特别想凑过去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不过顾忌着自己的东家身份,最终还是忍了又忍没过去。

大家都说说笑笑的,只有王大叔一直低着头没有任何反应,偶尔大牛凑过去跟他说句话,他才会点点头回应一下。

林媛知道,今年他家的年肯定不好过了。大女儿突遭横祸,小女儿为了报仇进了李家,也只能在头过年回家待两天而已。再加上他老伴儿身体愈发不好,王大叔心里铁定不好受。

林媛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现在唯一能做的恐怕就是尽自己所能帮助盼儿了吧。

因为大家基本都在镇上住,中午又都得外出做工,所以林媛特意把聚餐定在了晚上。既然是全家聚餐,林媛这个东家要是不带家属,恐怕别人也不好意思带家属了。所以,她早就让林毅回去把林薇和小林霜接了过来,原本还打算把林家信两口子也一起接来的,只是小弟弟因为下雪有些着凉,刘氏不放心儿子,就留在家里看孩子了。林家信腿脚刚刚痊愈,刘氏怕雪地太滑伤了他,也没让他来。

如此,林媛家里就只剩下她们姐妹仨了。可是只是孩子出面似乎不太好,林媛思来想去,最终把老烦叫上了。作为小林霜的师傅,老烦也算是林家的长辈了。

聚餐定在第二天晚上,白天姐妹三人没什么事,就溜溜达达地去逛街了。林家信两口子虽然没有来镇上,不过却是列了一张采买单子给她们,置办年货的大任就交到了林媛三姐妹身上了。

林媛拿着那几页单子震惊地翻了翻,以前没有买过年货她不知道,过个年居然要买这么多东西啊。肉啊面啊的家里不是都有吗,怎么还买?而且一买就是几十斤几十斤的。

见大姐眉头紧锁,一副不明白的模样,林薇凑过来,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解释道:“这些肉不光是咱们自己吃的,还有的是要送人的。”

经她这么一说,林媛才想起来以前过年的时候,他们家什么都没有,都是靠村里的街坊邻居救济才堪堪过年的。她还记得有一年特别冷,村里的收成普遍不好,他们家是靠着一位大叔送的猪骨头过得年。猪骨头熬汤,里边放了些各家送的玉米面儿,一家人就这样围着小桌子过了个大年三十。

说起这事来,林媛就生气,因为这年的初一,她们姐妹仨在林家信两口子的带领下去老宅拜年的时候,看见桌上摆着的是一盆猪肉白菜,虽然肉不多,但是毕竟是荤腥,毕竟比她们强太多了。

那时候还没有分家,但是因为林家信执意带妻女单过,杨氏不许他们再回去吃饭,甚至连年三十都没有叫一家人进门。

林媛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现在终于是扬眉吐气了,这次的年,他们可得好好过一过才行,特别是让老宅那边的人瞧瞧,到底谁的日子才是真正过得好。

将采买单子收进了怀里,林媛招呼了两妹妹一声,就乘上马车出门了。其实单子上有不少东西完全可以让福满楼的伙计出去置办,但是这毕竟是她头一次采办年货,林媛还是想要亲力亲为。

猪肉米面什么的,必须提前去买,临近年关,每家每户都要买这些东西,要是去的晚了,还有可能,买不到了呢。

米面好说,稻花香每天都需要不少米面,现在东家亲自上门了,供应户们自然不会乱要价。

至于猪肉,林媛只相信猪肉荣。

远远地就见到林媛姐妹三人穿红戴绿地来了,猪肉荣两口子相视一笑,跟她们打了个招呼。

猪肉荣的媳妇儿是个不爱说话的贤惠媳妇儿,打了招呼后就笑吟吟地坐在一旁算账了。倒是猪肉荣,扯着大嗓门跟林媛唠开了嗑。

“丫头,我卖你的那两只小猪崽子长得咋样了?”

听他问起那两只小猪崽子,林媛立即蒙了,那猪是她买的没错,可是喂猪的可不是她啊。

不等林媛说话,倒是林薇当先笑了笑:“大叔,现在可不能再叫它们小猪崽子了,都长这么大了。”

说着,还用手比划了比划。林媛皱眉瞧了一眼,在脑海里想象了一下两只粉嫩粉嫩的小猪现在的模样。

猪肉荣挑眉:“这么大了?喂的不错啊!等明年就能宰了吃肉了。到时候来找我,大叔给你们杀猪。别的我不敢说,单单是杀猪这事,旁人可比不了你大叔我。”

一听他说要杀猪吃肉,林薇脸色立马变了,连连摆手:“不了不了,我还打算让它们生小猪仔儿呢,可不能杀了!”

猪肉荣一边说话,手上剁肉的事也不闲着,大砍刀一刀下去,两扇排骨就分了家。把排骨往案板上一扔,笑道:“生小猪仔?你家有那么大的猪圈吗?”

林薇点头:“有,有。我家旁边有一大块动地,我打算把猪圈扩大一圈呢,正好用来养小猪。”

听了林薇的建议,林媛倒是默默点头认同了,养小猪好啊,将来做个烤乳猪,肯定又能成为福满楼的一道招牌菜了。

不过。

林媛扭头看了林薇一眼,若是让这个心地柔弱善良的小妹知道,自己辛辛苦苦培养长大的小猪仔们最终连成年都不能等到,不知道会不会又要哭得梨花带雨了。

在心里默默地跟林薇前提道了个歉,林媛就把自己要的猪肉跟猪肉荣商议好了。

订好了猪肉后,姐妹三人又接着开始逛街了。

清单上需要买的东西还有不少,除了吃食以外,还有不少零散东西,什么红蜡烛啊,窗花啊。幸好这些东西大街上就有卖的,林媛姐妹三人也不用特意去别的店铺里找了,一边沿着大街晃悠,一边就把东西买好了。

小林霜因为学习医术的缘故,现在认得字比林薇认得字还要多,清单自然就放在了她的手里。小家伙一手拿着清单,一手拿着根炭笔,买一样就在清单上划掉一样。有时候看到清单上有但是两个姐姐没有发现的东西,小家伙就一边指着一边叫她们,这着急又专业的管家婆模样惹来不少人的注意。

在大街上转了这么一圈,姐妹三人基本上已经把要买的东西全都买齐了。林毅赶着马车跟在后边,化身为苦力。

小林霜拿着炭笔又划掉了一样东西,大眼睛快速而认真地扫了一眼单子,异常认真地说道:“该买的东西基本都买了,目前来看,就剩下这些布了。嗯,这些布倒是可以去莫姐姐的布匹店里采购,对于莫姐姐的东西,我还是比较放心的。”

林媛瞧着她这副小大人的模样,跟林薇偷偷笑了起来。

“既然管家已经发话了,那我们就赶紧去莫姐姐店里挑布吧。”林薇抿着唇,还特意向小林霜做出了一个遵命的动作来。

小林霜知道姐姐们是在逗她,也不气也不羞,挑着眉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时辰还早,不着急。不如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填填肚子吧。”

噗。

林薇差点把口水喷到小林霜脸上。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