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聊八卦,聚餐/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三娘翻了翻眼皮:“当然是真的,要不是有十足的把握我还能跟你说?我娘一个好姐们儿就在金府做事,她可是亲眼见到那个金灵儿呕吐的呢,而且还不止一次见到!要不是知道你跟金玉儿是好姐妹,这个金灵儿又抢了自己姐夫,我才不关心这事呢!”

林媛叹口气,果然不管是在哪里,大家对于小姨子勾引自己姐夫的事都是不能接受的。

不过金灵儿怀孕的事还真是出乎了她的意料,怪不得金家跟李家的亲事提前了两个多月。上次莲儿来稻花香买糕点,还跟她提过这事呢。说是年后二月初六就给他们二人办喜事,当时莲儿还纳闷为什么突然把喜事提前这么久呢。

林媛歪了歪头,不知道金老太太知不知道金灵儿已经有喜的事,恐怕是知道的吧,就算金家二房不透露,李家那边应该也会说出来的,毕竟李府那边掌管李承志婚事的可是金老太太的亲闺女呢。

哎,这么丑的事,也不知道金老太太会不会气得从轮椅上站起来。林媛撇撇嘴,对金灵儿的人品更加不齿了,这还没成亲就已经生米煮成熟饭,等李承志和林思语的丑事抖出来了,不知道会不会后悔跟金玉儿抢男人。

金灵儿的事毕竟是别人的事,林媛也没怎么放心上,不过她倒是有件事想要告诉莫三娘,但是见她跟孟良冬恩爱的模样,又有些犹豫要不要说出来。

莫三娘自然看出了她有话要说,奇道:“呦,好难得啊,你居然还有藏住话的时候,该不会是你家夏征也给你弄出来了一个孩子吧?”

“他才不敢!你以为所有男人都跟李承志似的?”都能打趣她了,看来莫三娘情绪不错。

林媛眼珠转了转,勾了勾手指头,待她耳朵覆过来后小声说道:“刚刚逛街的时候,我听说了一些关于那人的事,你要不要听一听?”

一边说着,林媛的嘴巴还冲北边努了努。莫三娘一愣,随后反应过来,北边,那人,莫不是谢致远?

“我跟他没关系了,为什么要听他的事?你还是不要说了。”

林媛弯弯嘴角:“我都没说是谁的事,你就确定不听了,看来还是对他挺在意的嘛。”

莫三娘瞪了她一眼:“好了好了,你说来听听吧,反正每天看店的时候,我也会听那些老婆子们说长道短的。”

这是拐弯抹角说她是爱嚼舌根子的老婆子?林媛气呼呼地白了她一眼,故意扮了个鬼脸,还呲着牙恶狠狠地哼了一声:“那我还真的要好好地给你嚼嚼舌根子了。”

原本林媛对谢致远马小倩的事没啥反应的,只是在路上逛街买东西的时候听那些婆子们叨叨时,顺便多听了几句,现在权当是听笑话说给她听听罢了。

说起谢致远家里的事,现在可真是他们西街的一个大笑话了,还没成亲的时候,马小倩就已经把谢氏撵了出来,这儿媳妇儿撵婆婆的事,在驻马镇还是不多见的。

更可笑的是,这眼瞅着就要过年了,谢致远想要把自己亲娘接回家里来过年,可是马小倩居然也没有同意,还撂下了狠话,说什么只要那老婆子进门她就立马回家!

这些可不是林媛添油加醋,是那天吵架的时候邻居们亲耳听到的。说起来这马小倩可真是没有一点儿大家闺秀的姿态,每日里不是抱怨谢致远没能耐,就是跟邻居们拌嘴。

按理说这马家庄发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这马家二房培养出来的女儿还跟个村里泼妇似的呢。林媛暗自摇了摇头,幸好马俊英和马晓楠不是这样的人啊。

“那,谢致远就真的听了马小倩的,不把他娘接回家过年了?”莫三娘好奇地问了一句,不禁也很纳闷,她天天在西街啊,怎么就没有听说过谢致远家里的这些事呢?难不成是那些街坊邻居故意不跟她说不让她添堵的?

林媛不知道此时莫三娘已经有些怀疑,说起来还是她暗中跟周围铺子里的人们打了招呼,希望不要打扰到她的。只是没想到别人没说,今儿她自己倒是憋不住给说了出来。

“当然没有了。”林媛瞪大了眼睛,“再怎么说这谢氏也是谢致远的亲娘啊,要是真的不让她进门过年,那跟畜生有什么区别?”

莫三娘撇撇嘴没说话,谢致远还真就是个畜生,他让谢氏回家过年肯定不是出于孝心,恐怕是担心街坊邻居指着他脊梁骨骂他不孝吧!

林媛自然也想到了这点,只是没有明说而已,这种要脸不要娘的人她可是见的多了。

“那谢致远一听媳妇儿连过年都不许亲娘进门,当即就给急了,嚷嚷着要把她撵回家去。这下可是踢到了硬石头了,马小倩就地一坐,指着谢致远的鼻子就开骂,什么吃软饭啊,没本事啊,反正什么难听骂什么。别说谢致远了,就是那些邻居们听了这话都觉得臊得慌呢。”

“那谢致远毕竟是个男人,若是两口子关起门来骂也就算了,他可能还会真的低个头服个软。偏偏两人吵着吵着就到了院子里了,邻居们看笑话的指指点点的,谢致远可能也是觉得自己做男人的尊严被践踏了吧,当即就跟马小倩顶起嘴来,还摔门子走了。”

“走了?”莫三娘纳闷他能去哪,衙门里早就放年假了,难道去找他娘?那岂不是更让马小倩生气了?

不过还真让她给猜对了,谢致远真的去自己亲娘那里抱怨了。娘俩儿又气又骂,骂着骂着竟是抱头痛哭起来。那哭声惨的,隔着两户人家都能听到。

林媛耸耸肩:“他们也是活该,原本挺好的姻缘不珍惜,非要学人家攀高枝儿。现在好了吧,终于吃到苦头了,哼,以后啊,肯定还有更多苦头等着他们呢!”

这谢致远家里阴盛阳衰,早晚得出事。

莫三娘拧了拧眉毛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头来看了正热情招呼客人的孟良冬一眼,那眼中的温柔,真是要融化了寒冬里的冰凌了。

这边说着话,小林霜姐妹俩已经把该买的布都买好了。眼看着天色暗了下来,林媛跟莫三娘打了个招呼就往福满楼走了,晚上聚餐,她得提前过去安排一下。

因为林媛提前打好了招呼,大家都把家人一起带来了。陈婶子虽然口口声声说不带老伴儿,不过还是拽着老伴儿来了,而且还特意给他好好地装扮了一番,看得罗嫂子直打趣二人。

大嗓门子的两个儿子也来了,大旺在金玉儿的醋坊做工,林媛没有见过,现在瞧来是个十分老实还有些腼腆的小伙子。小儿子小旺却是见过的,今日再见面倒是熟络了许多。

大嗓门子看着两个儿子,满眼都是疼惜和满足。

林媛瞧着两人一个内向一个外向,但都十分疼爱母亲,很是欣慰和羡慕。捅了捅大嗓门子胳膊,笑道:“七姐,你家这俩儿子,对你真好!”

大嗓门子笑着点点头,的确是很好。

“老大该说媳妇儿了吧?”

“嗯。”大嗓门子看了儿子一眼,可能是怕儿子听到,凑到儿子耳边小声说道:“有给说的了,不过我还没有相中的。”

林媛纳闷:“是说的那些姑娘不够好?”

大嗓门子摇头:“我这大儿子啊,别看性子柔软老实,其实特别有主意。头一次有人上门给他说媳妇儿的时候,我就问过他的意思。你猜我儿子说啥?他说他要找个孝顺的媳妇儿,什么漂亮不漂亮的无所谓,主要是人品好。”

说完,大嗓门子摇了摇头,有些苦涩地笑道:“哎,是我跟他爹的事让他心里不痛快了。”

林媛默默点头,再看大旺时感觉都不一样了。都说闺女时爹娘的贴心小棉袄,儿子其实也差不大哪儿去,像谢致远那样的败类还是极少的。

林媛突然想起了什么来,眼睛瞄了瞄大旺小旺,压低了声音问道:“七姐,有句话妹子要问问你,你也别怪妹子多嘴。”

“啥事,你说吧。”

“那个,你家那口子走了也有好几年了,你就没打算,再往前走一步?”

虽然林媛没有明说,但是大嗓门子也明白她是劝她再找个男人过日子。说起来也是,她还不到四十呢,若是想要再往前走一步,完全可以。

再说了,这里的人们对于女人并不是很严苛,寡妇再嫁也是大有人在的。而大嗓门子已经跟大强子和离了,上边又没有公婆爹娘管着,想要再嫁也无可厚非。

不过,就是不知道这两个儿子什么想法。

听了林媛的话,大嗓门子先是一愣,随即坚决摇头:“你这话啊,我家俩儿子早就问过我了。”

早就问过了?林媛一惊,看来这两个儿子是同意自己娘亲再嫁的了,劝自己娘改嫁的儿子,还真是不多见。看来,他俩也对那个抛家弃子的爹怨恨不已的。

“那个畜生刚走的时候,就有人劝我,不过那会子孩子还小,我又伤透了心,就没有这个打算。现在孩子大了,都该到了娶媳妇儿生孩子的时候了,我这个当婆婆的就更没有那个心思了。”

大嗓门子一脸平静和坦然,显然这话是出自真心的:“再过两年啊,我就等着抱孙子喽!才不去再找个男人伺候他吃喝拉撒呢!”

林媛被她这话逗乐了,是啊,这里的女人地位不高,成了亲还真就跟个使唤婆子没啥区别了。大嗓门子现在又能挣钱,儿子又孝顺,她又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

这顿晚餐人还真是不少,满满两大桌子几乎都坐满了。一开始大家还有些放不开,不过有小林霜和陈婶子家的小孙子打打闹闹的,桌上的气氛倒是轻松了不少。

林媛也不多说客套话,只随便说了几句,无非就是感激大家这几个月来的辛苦工作和期盼来年继续努力的话。

六子不在,桌上最活跃的当属六子了,他还没有成亲,带来的是自己的爹娘。没想到六子这么个油嘴滑舌的家伙,爹娘都特别的老实巴交。

而温柔和婉的白五姐的男人,竟然生的五大三粗,一看就是个做惯了体力活儿的人。不过脾气倒是十分温和,跟白五姐很像。

要说最让林媛出乎意料的就是罗嫂子了,别看平日里在稻花香做工的时候,罗嫂子十分地强势能干,但是在自己的儿子面前,简直就是个使唤婆子。夹菜拿筷子,这宠溺儿子的地步,就差直接把饭菜给他喂到嘴里去了。

林媛默默看着没有出声,感觉自己看到了谢致远和谢氏小时候的模样。

不过好在罗嫂子的儿子十分懂事,事事都抢在他娘的前边做了,每次夹菜都会先给他娘夹,至少这点就比那个谢致远强上许多。

在看到孟良冬和莫三娘时,林媛赶紧移开了眼睛,好嘛,平时看这孟先生拘谨地不行,原来也有体贴的一面啊。这恩爱甜蜜地,比下午在布匹店里看到的还要甜。

跟桌上形成鲜明对比的,应该就是王叔了,他本就不在镇上住,原本是不打算来参加这次聚餐的。要不是林媛突然袭击,让林毅驾着马车去王村找到了王叔的家,只怕他都不会来。

只是可惜了,王叔的老伴儿身子实在是不好,这么冷的天更是不适合舟车劳顿。王叔本不打算来的,是他老伴儿劝了又劝才说动了他,王叔给老伴儿准备了饭菜后就自己一个人来了。

当林毅跟她说起这事时,林媛顿时后悔不已,早知如此,她就不应该让林毅驾着马车去王村,而是直接带着些吃食送上门就好了。现在呢,好心没做成好事,她的心里十分过意不去。

所以,看着王叔吃得差不多了,林媛就提前让刘掌柜给准备了好几样福满楼的特色菜,然后让林毅驾着马车将他提前送回家里去了。

天色晚了,大家吃过饭后就各自回家去了。临走时自然免不了各种客套,亮子的娘还特意留在最后,红着脸跟林媛说话,感受着亮子爹娘的朴实,林媛的笑容也更多了一些。

古时候人们过年一般都是要过了正月十五元宵节的,所以林媛就打算把开门的日子定在十六这天。

不过想到元宵节那天生意肯定火爆,所以大嗓门子主动提出提前几天开门,陈嫂子也同意。

而莫三娘也说城里的铺子一般都是初十就开门的,所以林媛就把日子提前了几天。当然,若是家里有事的,也可以十六以后再来,或者十五那天再请假就好了。

送走了大家走,林薇和小林霜就到二楼睡了。今天太晚了,天冷,路上也不好走,姐妹三人就不回家了。林媛却没有跟着妹妹们进屋,而是跟刘掌柜说了几件事。

程老先生那边,刘掌柜已经料理妥当了,不仅买好了各种生活用具,还给找了个心思善良又细心的小厮来照顾他。这样林媛也就放心了。

因为是做酒楼生意的,所以福满楼的生意在过年也是不会关门的。幸好店里有不少孤家寡人的伙计在,就算是给他们放了假也是没有地方可以去的。就像沈大军这样的。

而林媛却是不能不回家的,所以这些天就只能劳烦刘掌柜在店里看着了。

刘掌柜的家就在福满楼旁边,往年他也是这样过来的,所以一点儿也没有觉得辛苦。

想起来年的一个计划,林媛特意跟刘掌柜说了说:“其实我还有个事想要问问掌柜你。”

“姑娘请说。”

“那个,咱们酒楼不是有个专门用来放蔬菜和水果的地窖吗?我想问问,咱们有没有专门用来储藏冰块的地窖?”

虽然不知道林媛问这个干什么,但是以林媛往日里的作风,问这个肯定有用,还是大用。

刘掌柜点头:“是冰窖吗?有的有的,每年冬天的时候,少东家都会让我们去河里拉些冰块,放到冰窖里储存起来,等到夏天的时候可以用来降温解暑,还能冰镇水果,十分好用。”

果然有啊,那就省事了不少了。河里的水不知道干净不干净,用来解暑什么的还行,若是吃的话还是不放心的。

林媛喜道:“那就好。刘掌柜,趁着这几天天冷,你让伙计们在桶里装些干净点的水,冻成冰块以后放到冰窖里去,等明年夏天我要用来做吃食。哦对了,多准备一些,我敢说,这个东西肯定能卖的特别火!”

林媛说能大火就肯定能大火,刘掌柜眼睛发亮,也不问林媛到底想要做什么就直接应了下来,连夜就让伙计们去准备冰块了。

回到房间时,小林霜已经脱了个干净,窝在被窝里睡得跟头小猪儿似的了。

林薇还没有睡,呆呆地坐在桌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见林媛进门了,一边给她准备洗脸的热水,一边有一搭无一搭地说着话。说着说着,不知道怎么地就扯到了豆腐坊上去了。

“大姐,豆腐坊放假了吗?”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