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糟心,年三十/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儿子再傻那也是亲儿子不是?马氏嘴上答应着,心里却是在滴血,自己的儿子又不是畜生,干嘛要关起来?从那以后,马氏就一步也不敢离开儿子身边了,家里的活儿更是做不了,地里就更不用提了。

小儿子不让人省心,偏偏这大儿子也不消停,除了每个月底回家要银子以外,平日里根本不回来。这不,这都年底了,学堂里也放假了,这林永诚还没有回家来呢。

现在林家忠夫妻俩的所有希望都在大儿子身上,为了大儿子能有银子在学堂里继续念书,林家忠把家里的地都卖了好几块了。偏偏这孩子就是不长进,也不知道整天在学堂里都学些什么。

家里事多糟心,林家忠两口子也成天拌嘴,一天不吵都过不去。

大房屋里闹腾,三房那边也不消停。自从林家孝在镇上找了份工以后,就很少再回家了。一开始还是五天一回家,后来是半月一回,现在已经发展到一个月都不带回来的。

林家孝跟李凤娥撒谎说自己在金府做工,金府规矩大,不能随便回来。李凤娥信以为真,虽然他很少回家,但是每次回家都能拿回来银子,这应该是让她唯一满意的事了。

但是最让她不满意的则是,以前林家孝见了她都跟冒见了荤腥似的,怎么吃都吃不够。现在倒好,一个月不见面,他居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以前都是他憋得慌,她故意拿乔不给。现在倒好,完全掉了个个儿,李凤娥整日里憋得脸红脖子粗的,连脸上的火疙瘩都起来了,偏偏这林家孝还跟没事儿人似的,装看不到。逼急了就说自己做工太累,还埋怨她不体谅自己。

这可把李凤娥给气坏了,但是想着男人挣钱不易也就没有说啥。谁知年底了,这林家孝回来了四五天了,还是碰都不碰她,甚至连个首饰都没有买给她。以前过年,不管有钱没钱,他都会给她买个首饰的。

李凤娥的火气一下子控制不住了,当即就把林家孝给狠狠地数落了一顿。

这要是在平时,林家孝肯定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开始挣钱了,腰板直了,居然跟媳妇儿顶起嘴来了。

李凤娥一愣,发了疯似的朝着林家孝挥舞起了拳头,一边打一边骂:“你这个没良心的!老娘给你生了两个小子,你不知道满足,还跟我吵?看我不打死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

一开始林家孝还被李凤娥的话说得有些面红耳赤,不过再怎么忍,也架不住这女人疯子似的乱打啊。

在李凤娥的指甲划破了林家孝的面皮时,林家孝终于忍无可忍,抬手挡了她乱舞的手臂。

谁知,就是这么轻轻一下就给坏了大事!

一方粉嫩粉嫩的帕子,从林家孝的袖子里飘飘忽忽地飞了出来,落在了李凤娥盘在炕上的双腿间。

这方帕子比任何人的劝说都要管用,李凤娥的吵闹、打骂倏地停了,屋里静得似乎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而林家孝也的确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而且,越来越快,越来越乱。

林家孝下意识伸手去抓那方帕子。

“别动!”

李凤娥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惊得林家孝身子一颤,伸出去的手不敢动了。

“这,这是什么?”呆呆地捏起那方帕子,李凤娥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蒙了,特别是在闻到帕子上残留的那缕香气后,她已经能够听到自己的心重重落下的声音,那么沉,那么重,那么疼。

林家孝支支吾吾不敢开口,此时他真是万分的后悔,就知道不能带回家的。

屋里静的可怕,突然,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打破沉寂。

厨房里,杨氏佝偻着背坐在小板凳上,听到林家孝杀猪似的惨叫和李凤娥歇斯底里的狂怒,不由得摇了摇头。

这老三两口子又开始吵架了,以前不挣钱也吵,现在挣钱了还是吵,就是可怜了她那两个小孙子。

杨氏叹了口气,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掀开大锅锅盖,将刚烧开的热水舀了出来,而后又扔了一把干菜叶子和几根棒子骨进去。

这就是他们一家子今晚的年夜饭,过年呢,老三啥也没带回来,只带回来几根棒子骨,问他要工钱,说是在镇上生病花掉了。

杨氏叹口气,花掉就花掉吧,总不能让儿子生了病不看大夫吧。

至于老大,当初为了林永乐的事上下通融,使了不少银子,他的工钱都拿去还账了。不还不行啊,好几个债主堵着门地要银子,这种丢人的事,老大可不想让村里人看笑话。

没银子就只能凑活着吃这些了。

杨氏往灶膛里填了一根柴火,柴火湿潮,刚放进去就冒起了一大团黑烟,呛得她都快把肺给咳出来了。

抹了抹咳出来的眼泪,杨氏突然想起了老二,每到过年过节的时候,老二都会按时送银子送粮食过来。几个儿子里边,就只有老二最知道过日子,也最孝顺。就算自己吃不上饭了,他也会听话地把银子交上来。哎,这么好的儿子,居然被她给撵出了门去。

倒是现在留在家里的两个儿子,一个不如一个,真是作孽啊!

灶膛里不冒烟了,但是杨氏的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

突然,屋里砰的一声响,杨氏身子一哆嗦,眼泪都顾不得擦,着急忙慌地就往屋里跑。

“老头子!”

一进屋,果然看到放在林建领手边的碗摔到了地上,林建领的没有瘫痪的那只手哆哆嗦嗦地摸索着,嘴里嘟嘟囔囔地不知道说什么。

“老头子,你想干啥?”

杨氏艰难地爬到炕上,凑到他耳边仔细听着。

林建领的身子愈发不好了,整日里昏昏沉沉的,几乎没有清醒的时候了,像现在这样半睡半醒那是经常的事。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杨氏心里清楚,老头子是没几天活头了。

各家各户关起门来过日子,老宅里发生的事,外人是根本不知道的。村子里依旧喜气洋洋,满是过年团圆的幸福味道。

大年三十,傍晚的时候雪花又无声无息地飘落了下来,整个林家坳瞬间就变成了白茫茫一片,笼罩在冰雪的世界里,给人一种静谧的感觉。

中午的时候,林毅就已经把老烦接了过来,一进门,老烦的眼珠子就开始往厨房里瞄。

小林霜嘿嘿一笑:“师傅,还不到吃饭的时候呢,你就开始搜寻猎物啦?嘿嘿,等着吧,我大姐可不是福满楼那些厨子们,她啊,那双眼睛可贼了,别想在她眼皮子底下偷走一丁点儿东西吃。”

被小徒弟把心事说了出来,老烦老脸有些挂不住,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一声,哼道:“谁说我在找吃的呢?老头子我中午吃了满满一大桌子好的了,才不饿呢!”

正在给马喂草料的林毅撇撇嘴,默默看天,不饿?那一路上总是问他林媛做了什么好吃的人谁?

厨房里林媛一边忙活着,一边笑着听着外边这一老一小两个吃货的对话,这样过年真是好啊,就是可惜了,少了夏征,也不知道夏征这家伙现在正在干什么。这家伙有没有想念她做的饭菜呢?

晚上吃团年饭,老烦和林媛一家围坐在一起,一边吃一边说着高兴的事,就连小不点儿林永严也精气神儿倍儿足,看着桌子上那一盘盘的饭菜咿咿呀呀叫个不停。

小林霜嘻嘻一笑,故意拿起一只酱肘子,在他面前晃了晃,惹得小家伙伸着肉嘟嘟的小手儿想要。

“想不想吃?想不想吃?想吃就叫一声三姐给我听听,快点快点。”

小林霜举着酱肘子在小家伙儿嘴边蹭了蹭,还不等人家张开小嘴儿,就又给拿走了,惹得小家伙儿嘴巴一扁,差点就要哭出来。

林薇捂笑了笑,故意凑到刘氏身边,对小家伙儿说道:“三姐最坏,故意刁难人家!来,小弟不跟三姐玩了,到二姐这里来,二姐疼你。”

这可把小林霜给气坏了,酱肘子也不啃了,举着小手抗议:“二姐你才最坏!我哪里刁难人家了!”

“人家明明还不会说话呢,你就非得让人家说话才肯给人家肉吃,这不是刁难是啥?”说着,林薇还转头看向了林媛,“大姐,你说是不是?”

林媛干咳两声,笑了笑,扭过头去,她才不要被扯进这两人之间的战火呢。

年三十晚上要守岁,以前过年的时候他们一家人都会坐到一起聊天守岁到天亮,倒不是多么有意思,而是大家都吃不饱,晚上饿着肚子根本就睡不好,索性就坐在一起聊聊天说说话,这一晚上也就过去了。

今年三十大家都吃了个饱饭,但是依旧精气神倍儿足地守着岁。

小永严还太小,每天就是吃饱了睡睡醒了吃,刚吃过饭就开始打瞌睡了。刘氏笑了笑,抱着他进屋里喂奶睡觉去了。

林家信带着林媛姐妹仨守岁,为了打发这漫漫长夜,林媛特意准备了不少好吃的糕点,什么栗子糕啊梅花糕啊的,摆了满满一大桌子。

她还特意放了个小炭炉在旁边,上边温着一个热水壶,这样想要喝热水就随时都有了。

刚刚饭桌上吃了不少东西的老烦和小林霜,此时又在吃了。要不是亲眼看到他们吃了不少东西,就现在这样风卷残云的吃相,林媛都要怀疑这两人是不是饿了好几天的。

生怕小林霜吃多了肚子不好受,林媛眼珠一转,大声笑道:“大妹,走,我们去院里把蜡烛点上。”

采买年货的时候,林媛还特意买了不少小红蜡烛,就是想着年三十的晚上把院子里每处角落都点亮。虽然外边还下着雪,但是幸好今天没有刮风,白茫茫的雪边是红灿灿的灯火,肯定特别好看。

林薇一听,高兴地应了一声,跑到屋里去拿蜡烛了。

正在跟老烦为了一块儿栗子糕争得面红耳赤的小林霜大叫一声,蹭得就从凳子上跳了下来,追着两个姐姐屁股后边就出去了:“大姐,大姐等我,我也要去。”

老烦呆呆地看着手里的那块儿栗子糕,因为两人的争夺,松软的栗子糕都已经开始掉渣了。

不过吃货向来是不会嫌弃卖相的,老烦张嘴将它丢进去,一边嚼着一边起身跟着去了外边。没人跟他抢了,这糕点吃起来总觉得少了点儿味道。

“老先生,外边冷,路又滑,您还是留在屋里喝茶吧。”林家信赶紧站起来留他,却见老烦摆摆手,头都没回就出去了。

门外,立即响起小林霜埋怨的叫声:“呀,师傅,这是我的蜡烛,你不要抢嘛!”

林媛家里又热闹又亮堂,村里不少人家都传出欢快的笑声来。但是白雪飘飞的黑夜里,两个人影踉踉跄跄地行走在雪地里,他们在林富贵家门口急切地敲起门来。

吱扭一声门开了,林家忠隐忍的声音传来:“我,我想借你家牛车用一下。”

……

大雪下了整整一晚,直到天蒙蒙亮才停歇。虽然没有上次的雪大,但是因为已经是寒冬,所以天气格外地冷了。

三十晚上玩得太高兴了,小林霜还没等到子夜就已经眼皮子打架撑不住了。刘氏把小儿子哄睡着后,小林霜就占据了她的怀抱撒起了娇。

看着怀中小丫头甜美的睡容,刘氏唇角微微扬起,感觉这种岁月静好的幸福,终于盼来了。

林媛和林薇倒是还能撑得住,让她们意外的是老烦居然也能跟他们一起等到初一一大早。按理说守岁是为了给家里长辈祈福,守岁越久,家里长辈会越长寿。

老烦都已经年过半百,快要入土的人了,居然还能有精力熬这么久。再说了,他这是给谁守岁祈福呢?难不成老烦的爹娘还活着?

林薇好奇不已,老烦却是眼珠子一翻,不耐烦说道:“我给我自己守岁祈福,不行啊?”

林薇吐吐舌头,冲一旁的林媛挑挑眉头,显然对老烦的话十分不相信。

林媛心里偷偷一笑,知道老烦其实是岁数大了难以入睡而已。不过这个别扭的家伙就是不肯承认自己老了而已。

快到凌晨的时候,林媛几人才上床眯了一会儿。直到有人家已经开始放自制的炮竹的时候,他们才精神抖擞地起床穿新衣服,挨着个儿地去给林家信两口子和老烦拜年了。

就连入冬以来一直赖床不肯穿衣服的小林霜,这天也麻溜溜地自己穿衣服了。

姐妹三人的新衣裳正是林媛自己设计,让莫三娘制作的那件。里边是大红色的棉裙,外边是同样颜色,但是明显有绣花的红色马甲,马甲的领口和肩膀处,都用白色兔毛滚了边儿,看上去又可爱又好看。

特别是这姐妹三人全都穿成一模一样的,更是让林家信两口子眼前一亮。她们姐妹三人肤色都挺白,红色棉衣衬得小脸儿更白皙更娇俏了。

林家信起床后就去院子里放了炮竹,他们家的炮竹跟村里人自制的那些不一样,自制的爆竹其实就是用竹子装上硫磺和草木灰而已。既不安全,声音又不响亮。不过这些都是免费的,家里的男人一般都会做。

像林媛家里这样能够花钱去买炮竹的,整个林家坳也没有几家。

林家信的炮竹上天后,整个林家坳都被惊醒了。

“哎呦,这爆竹还真是响啊,震得我耳朵都嗡嗡的了。”林家信一边掏着耳朵,一边笑着进了屋。

刘氏从里屋抱了小永严出来,瞧见他这个模样不禁扑哧一笑,笑话了一句:“你啊,人家都说年纪越大耳朵越不好用,难不成你这越老耳朵越灵了?还把耳朵给震得嗡嗡响,应该是给你震得清明了才对呢。”

“呵,敢情你这是嫌我老了?”林家信逗了逗她怀里的小儿子,见儿子不但不怕爆竹声响,反而还高兴地挥舞着小拳头,当下更是喜欢,伸手就将他从媳妇儿怀里抱了过来,坐到一边逗孩子去了。

刘氏手里轻快了,忙到厨房去帮闺女煮饺子了。以前他们大年初一都是吃面条的,昨儿也不知道大闺女想到了什么,非要提前包了不少饺子出来,这不一大早就去厨房里煮饺子了。

说起来,饺子这个东西还真是挺稀罕的,以前都没有吃过,但是味道还真是不错,特别是里边的馅儿,肉的素的,什么都能往里边包。

这里过年的时候没有什么特别的规矩说初一早上吃什么,但是只要闺女们高兴,别说是吃饺子了,就是喝粥他们也乐意。

初一的饺子一定要够多,大家吃完了以后还得在锅里故意留下一个,寓意着多的吃不完,来年家里有吃有喝,其实也是一种祈福罢了。

林媛拿着大勺子慢慢地在锅里搅着,一个一个的大饺子全都挺着又白又圆的大肚子飘在表面上。三开饺子一开面,林媛用勺子舀了一个饺子起来,用手指头按了按它那白溜溜的小肚子,见肚皮立马又弹了回去,这就代表饺子已经熟了。

“捞饺子喽!”

------题外话------

某玥的话:先恢复固定时间更新,下一步慢慢把字数涨上去~

~、~、~、~、~

推荐帝歌最新暖作《诱爱之男神手到擒来》

他从雨夜里捡回来的一条狗,竟摇身变成了容貌清妍的美人。

从此,一穷二白的他被一只妖赖上了。



为了撩到男神,她抛下矜持,每日变着花样来勾引。

送花送饭、野宿看星辰、制服齐上阵,通通没能拿下男神,终于在某一天,感染风寒裹得严严实实的她,被男神给吃了。

“没想到你口味这么重,不爱制服爱禁欲。”她缩在被窝里,英气漂亮的脸蛋浮出一抹绯红。

他像只饱食的饕餮,狡猾一笑,“一剥到底,滋味无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