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回娘家/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欢欢喜喜的大年初一就这样过去了,初二是要去外祖家拜年的,一大早林家信两口子就带着林媛三姐妹和小永严收拾东西,准备往刘家村去。

因为要在刘家村待一整天,老烦又不用去,林媛怕他一个人在家里孤单,也怕没有人给他做饭,就想让他回镇上待一天。偏偏这老烦就是爱跟人对着干,你不是不让我在家里待着吗,我就偏偏在家里待着,就是饿一整天也行。

林媛无奈,总不能真的让他在家里饿一整天啊,就在出门前给他准备了两张大饼,还用炖肉的汤给他做了一锅面疙瘩。冬天天气冷,饭菜凉的又快,林媛就在大灶火里添了一把火,把这些饭菜都用小火煨着,既能保温,又能把面疙瘩煮的软糯,正好适合老烦的口味。

准备好了这一切,他们才放心地往刘家村去了。

跟林家坳相比,刘家村可是要热闹的多了,一是因为刘家村人要多,再就是不像林家坳那样三面都被山围着,刘家村可是有不少耕地的。土地在这个时候可是好东西,有土地就能有吃的,就能有钱挣。

说起来这还是林媛他们头一次来到刘家村呢,以前过年的时候没有条件回来,不是没银子就是没马车,刘氏也是在怀着林媛的时候回来过一次。

这次回来,刘氏已经是四个孩子的娘了。

还没进村,刘氏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掀了帘子往外张望了,要不是顾着还在襁褓中的小永严,只怕刘氏都要钻出车厢去了。

“娘,你瞧瞧你,跟个小孩子似的呢。”林薇一边给小永严掖紧了被角,一边笑着看着刘氏那满面红光的样子。

刘氏羞涩一笑,下意识地就想放下车帘,却被一只大手稳稳地拖住了。

林家信温柔的目光落在媳妇儿的脸上:“看看吧,好多年没回来了,我也想看看咱们村是不是又变得更好了。”

他说的是咱们村,不是你们村。刘氏心口一暖,想到了两人年轻时候的事,那时候的他也是这样温柔地看着自己,事事为她着想,没想到一转眼的工夫就已经过了十多年了,虽然吃过不少苦,但是有他在身边守着,就一点儿也不觉得艰难。

林媛被两人细水长流的感情所打动,心念一动,脑海里顿时浮现出某个人贼兮兮的坏笑时的俊脸,也不知道那个家伙在京城过得怎么样,有没有被那些莺莺燕燕们勾去了魂?

“咦,那不是老刘家的大闺女吗?这都多少年没回来了,今年居然回来了。”

马车刚进刘家村,就听到了不少人的议论声,不怪他们稀罕,的确是刘氏走了太多年没能回来一趟了。倒是林家信在被杨氏逼着纳妾那年回来过一次,但是因为是借银子,并且家里还有老婆孩子等着,也就连夜回去了。

虽然很是激动,但是刘氏还是大大方方地跟村里人打起了招呼,还碰见了几个自己做姑娘时玩得特别好的闺中密友。只是再见面时,大家都已经为人妻为人母,不再像以前那样随随便便开玩笑说笑了。

刘氏的几个好姐妹也是刚从婆家过来还没有进娘家门儿,就跟刘氏在路上碰见了。姐妹几个商定好等下在刘氏娘家碰面,就各自分开了。

林媛的马车刚刚离开,后边街角几个村民就议论开了。

“不是说这丫头嫁到林家坳受穷了吗?你看看人家现在这穿的戴的,哪里像是受穷了的?”

“可不是吗?一开始我都不敢认呢,还以为是哪家的夫人走错了路。”

“切,你少来,人家夫人就是走错路,也不可能错到咱们村里来,少做梦了。”

“咋咋,咋就不能到咱们村里来了?咱们村现在可厉害着呢,你没听说老刘家的孙子考上镇上的学堂了?还有他爹,不是还盖了个什么温室来吗,听说里边可暖和了呢,也不知道是干啥用的。”

“说的跟你亲眼见过似的,这大冷的天还能有地方是暖和的?你说的那个肯定是家里装了暖气的,咱们村长家里不就装了?一开始我还不信,昨儿个过去拜年好好地体会了一把,还真是暖和。今年冬天我也找老孙头给我装一个,让俺们一家子也暖和暖和。”

若是让林媛听到这几人的对话,肯定要惊得不行。老孙头正是给他们家盖房子的那个人,这暖气自然也是她教的了。虽然这东西很暖和,但是说实话也挺贵的,林媛想着让他去给镇上那些有钱人家装的,没想到刘家村就有人装了,好像还不止一家。看来这刘家村的确要比林家坳富裕得多。

刘氏他们到家时,范氏和刘丽敏已经在门口等了好久了。这可是刘氏带着孩子们头一次回来拜年,可把这老两口儿给乐坏了。天还没亮,刘怀清就睡不着了,早早地起来,又是切肉又是洗碗的,把范氏都给折腾地烦了。

切切肉也就算了,那碗都已经洗过不下八遍了,这老头子还在洗,还嘴硬的说不是乐晕了头。

“外婆,小姨。”小林霜被林家信抱下来以后,就跟只小兔子似的蹦进了范氏的怀里,把范氏撞得一个趔趄。

“哎呦呦,我的心肝儿哦。”范氏一把搂住小林霜的身子,哈哈笑着揉了揉她的脸蛋儿:“这么大老远的,冷不冷啊?”

“不冷不冷,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外公外婆了,丫丫就一点儿都不冷了。”

小林霜这小嘴儿甜的跟吃了蜜似的,把范氏逗得更高兴了。

刘丽敏用手掐住小林霜的后脖子,瞪大了眼睛道:“呦呵,几天不见小妮子这嘴儿愈发地甜了。来来来,叫小姨,小姨有好吃的给你哦。”

“小姨。”人在魔爪下,不得不嘴软。小林霜深谙其中的道理,不过等她脱离了某人的魔爪,就立马就改口了。

一等到刘丽敏的手从她脖子上松开,小林霜就蹦蹦跳跳地进了屋,回头叫道:“小姨最坏,一想到小姨我就跟寒风刺骨似的直打哆嗦啦,哈哈。”

刘丽敏气呼呼作势要追来:“臭丫头,找打!”

小林霜啊叫了一声,蹭蹭地就往屋里跑,迎面正好撞上大舅妈赵素新,被她一把揽在怀里又是心肝肉地疼爱了一番。

门口范氏从女婿怀里把小外孙接了过来,生怕孩子会冷,一边喊着他的名字一边加快脚步往屋里走去。

刘怀清和大舅二舅几人虽然没有出来迎,不过听到声音也已经从屋里走了出来,把刘氏几人赶紧往屋里让。

“哎呦,外婆的小心肝儿呦,冷不冷啊?看把我们小家伙儿给冻得,小脸儿都红彤彤的了。”

林媛进屋时就听到范氏正抱着小永严心疼地嘘寒问暖,那孩子的小脸儿一直红彤彤的,哪里是被冻得?再说了马车里放了炭炉,还有小手炉,更有好几床最新的棉被,怎会冷呢?

刘氏笑着看着娘亲:“娘,他可不冷,他啊,活力旺着呢!”

范氏却白了闺女一眼:“你们大人才是火力旺呢,俺们小永严就是冷。再说了,咱们家可没有你们家暖和。”

郑如月从里屋端了茶水出来,脸上满是温婉的笑容:“怕你们冷,娘啊,一大早就起来烧炕,弄得屋里人都要出汗了才行。”

赵素新从她手里接了茶水过来:“说了不让你拿,偏拿,快去那边坐着。”

见郑如月听话地坐到了一边,赵素新才给每人倒了一杯茶水,道:“可不是吗,志阳志广那两个臭小子,嫌屋里太热,跑出去玩去了。”

林媛一笑,怪不得今儿没见到大表哥那欢脱的样儿呢,原来是跑出去玩了啊。

转头一看,林媛坐到了郑如月身边,她的脸色比上次见面的时候更好了,红扑扑的,眼睛也精神多了。

问了问她的身体如何,郑如月笑了:“你们啊,不要再把我当成病人看待了,我现在啊,身子好着呢。”

刘思齐从厨房端了糕点进来,正好听到自己媳妇儿的话,笑着接道:“可不是呢,若是往年,如月冬天里可是要病上一场的,今年啊,非但没有生病,反而身子好了许多。那老先生真是个神医啊,我可得好好地感谢感谢他。对了,那位老先生怎么没有来?我听小妹说,过年的时候他是跟你们一起过年的呢,怎么今儿没有一起来?”

“他啊,在家里呢,大丫给他准备了午饭,不来了。”

林家信说完,还不等刘思齐再开口,小林霜已经跳起来举着小手抗议了:“二舅二舅,你怎么光谢我师父呢,二舅妈的病可是我治好的呢,明明是我给二舅妈针灸的呀!要说厉害,也是我厉害才对呢,是不是啊二舅妈?”

面对小姑娘的撒娇,没几个人能抵抗得了,更何况是盼儿如命的郑如月?

“是是,我们丫丫才是最厉害的神医呢!”

一家人团团圆圆地说了会儿话,范氏怕孩子冷,已经把小永严抱到了屋里的炕上,还准备了新被子,让刘氏抱着孩子上了炕,还让郑如月也上去了。

郑如月本不想去,无奈婆婆担心她的身子担心惯了,实在是害怕她突然生病,一家人都要提心吊胆地了。

“娘让你上去,你就去躺会吧,今儿一大早就起来了,正好歇歇,一会儿吃了饭好有精神玩会儿。”刘思齐一边说着,一边给媳妇儿把鞋子脱了,郑如月没法,只好上炕上乖乖地盖好被子了。

厨房里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虽然赵素新的手艺不如林媛,但是做出来的饭菜也是十分可口的。再加上范氏的指点和刘丽敏的果子酒,中午的饭吃的十分舒坦。

刘志广和刘志阳也不知道跑到哪里野去了,直到饭菜都上了桌,这两个皮猴子才回来,一身新衣裳也脏兮兮的。

赵素新一手拧着一个儿子的耳朵,气呼呼地吼道:“你们这两个小皮猴,不知道吃饭了啊?这会儿才回来!看看,看看,昨儿才换的新衣裳,今儿就脏成了这个样子,你们俩是去浇地了还是去挖水坑了?啊?”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嘻嘻一笑,谁也不说话。

赵素新的火气显然还没有下去,一边给儿子拍打着身上的泥点子,一边接着骂:“你这孩子,平日里不是最稳当的啊,怎么今儿也跟着你哥一起去瞎胡闹?这过了年就去镇上学堂上学了,你再这样瞎玩,看人家先生不打你手心?”

刘志阳斜着眼睛,瞧了大哥一眼,显然对某人的威胁十分不高兴。

林媛看着他们娘仨又是打又是骂,但是处处都透着温馨的样子,不禁弯了弯嘴角。

刘怀清家里的桌子没有那么大,所有人在一个桌子上吃饭是坐不开的。所以,午饭是分桌子吃的,只是不是像某些人家分男女,而是分了大人和孩子。

林媛姐妹仨,再加上刘志阳和刘志广在一个小桌子上吃饭,虽然实现小孩子,但是桌上的饭菜却跟大桌子上的没啥区别。

刘丽敏在大桌子上刚坐下,也不知道说了句啥,就被范氏给骂了一顿。若是单纯的骂也就算了,偏偏范氏又拿刘丽敏的亲事做文章,这可把刘丽敏给说的脑子发晕发胀了。小妮子端着自己的碗,一溜烟儿地就跑到了小桌子上吃饭了,得,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只是,这小桌子上吃饭也不省心啊。小林霜和刘志广因为一只鸡腿已经在拿筷子打架了,刘志阳还是那副正襟危坐的模样,就连吃饭都跟个不食人家烟火的神仙似的。

哎,刘丽敏叹了口气,生怕自己这个小外甥会未老先衰。

倒是林薇和林媛还是正常人,该吃吃该喝喝,刘丽敏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凑到林媛耳边小声嘀咕道:“喂,你那儿长大了没有?”

林媛一愣:“哪儿?”

刘丽敏那眼睛瞄了瞄林媛的胸口:“那儿啊,你不是天天都吃酒酿蛋吗?有效果吗?怎么我这都吃了一个多月了,也不见长大呢?哎,是不是你这方子不对啊,你听谁说的这个方子啊,靠谱不?”

林媛两眼一闭,差点把刚刚吃下去的鸡蛋吐出来,这个小姨,能不能回到大桌上去吃饭啊!

吃过午饭,刘丽敏和赵素新几人在厨房收拾碗筷,林媛打算过去帮忙,被她们两人给撵了回来。

正在无聊,林媛就看到刘志广正缠着林毅在说着什么,瞧林毅那黑如锅底的脸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大表哥,你们在干嘛?”

林媛的出现,对于林毅而言简直就是个救星啊,林毅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盼望着她出现过。

“咳咳。”在林媛的注视下,刘志广干咳两声,放弃了对林毅的纠缠,努力装出一副自然的模样。

林毅皱了皱眉头,瞧着某人那飘忽不定的目光,再次确定自己的猜测十分正确。

“怎么都不说话?我一来就全都变成哑巴了?刚刚不是还说得挺带劲儿的嘛。哼哼,是不是我打扰到你们了?”

“是啊,是啊,你赶紧去屋里吧,外边太冷了。”刘志广巴不得林媛赶紧走开才好。

嗯?林媛斜睨了他一眼,双手抱胸,不仅不走了,还倚在了墙角上,十分悠闲地哼起了小调。

刘志广蹭的捂紧了自己的嘴,都怪这张臭嘴,怎么先生让背书的时候没见你这么溜呢!

一直在一旁小大人似的看好戏的刘志阳终于面皮抽了抽,出卖了自己的亲哥:“媛儿,你来的正好,再来晚一会儿,你家的护卫就要被他给撬走了。”

林毅是夏征派来保护林媛安危的暗卫,但是对外却不能这样说,林媛一直说他是自己请来看家护院的护卫。

听了刘志阳的话,林媛都不用再问,就已经猜到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上次刘志广在林家坳时就跟林毅交过手的,这些日子一直不服气,今儿一见面就又起了较量的心思。但是他明面上可是打不过林毅的,只好背后偷袭了。

不过刘志广可不承认自己是在偷袭,用他自己的话说,这叫做出其不意。

但是不管是偷袭还是出其不意,林毅早在他埋伏在墙角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他的存在,连手都没有出,只是用脚尖儿踢了颗小石子儿过去,就把自信满满的某人给打趴下了。

然后就出现了刚才林媛见到的那一幕,刘志广吵着闹着要拜师,可把林毅给烦透了。

林毅虽然明面上是林媛的护卫,其实还是隶属于夏家暗卫的,没有夏家家主的首肯哪里会把自己的看家本事教给别人?

这一点林媛虽然不知道,但是也明白江湖中人是不能随便收徒的。当即就笑着拍了拍刘志广的肩膀,道:“大表哥,你这样热衷武艺,大舅和大舅妈知道吗?”

刘志广身子一僵,嘴却硬的跟石头似的:“当然了,当然知道了,不仅知道还很赞成呢。”

刘志阳翻了个白眼,抬头看天了。

“是吗?刚刚我还见到大舅妈就在厨房里呢,那我去问问她怎么舍得让你受苦的。”

------题外话------

刚刚才发现,我起的这个名字真是有意思,刘志阳,六只羊,噗哈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