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兄弟反目/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作势就要离开,被身后的刘志广一把拉住,带着哭腔地求道:“我的小姑奶奶喂,你可别去,你要是去了,我这屁股又该开花了。”

果然是不同意的。

刘志广耷拉着脑袋,双腿一弯就蹲在了地上,一只手抱膝,另一手在面前的雪地里无聊地来回划拉着:“爹说咱们农家人学武艺没啥用,一不能当饭吃,二不能挣钱,平日里小打小闹也就算了,万不可当真。娘也不许我练,还说我这是在浪费时间,说我玩物丧志。”

“可是我就是喜欢这个啊,让我念书我记不住,先生都说了我不是读书的料。可是爹娘偏偏想让我多读书,还说就算不能跟二弟一样考取功名,至少识的几个字,以后去镇上找份不卖力气的工也是好的。”

刘志广的叹息一声接着一声,听得林媛心里一抽一抽地生疼。她也瞧得出来,这大表哥是真的挺喜欢练武艺的,只是大舅和大舅妈那里不好通过。

林媛正想着,突然刘志广的声音蓦然在耳边响起,满是欢喜:“媛儿,爹娘最疼你了,你能不能替我去求求情,让他们同意我去学武艺?”

“啊?我?”林媛目瞪口呆地用手指头指着自己。

“对啊,就是你啊。你这么厉害,爹娘们肯定会听你的的。”

面对刘志广满是期待的眼神,林媛皱了皱小鼻子,苦笑一声,真的吗?

一边的刘志阳却是不怎么认同,撇撇嘴给自家大哥泼了一盆冷水:“大哥,你也太看得起表妹了。我可不觉得她能说得动爹娘,爹也许有可能,但是娘那个性子,啧啧,难说喽!”

刘志广急得眼睛都红了:“二弟,你不帮我就算了,还给我拖后腿!”

刘志阳继续抬头看天,嘀咕道:“本来嘛,我说的都是实话。”

不理会刘志阳,刘志广再次将求救的目光投向林媛,那苦瓜似的小脸儿上满是哀求,看得林媛心下一软,无奈地叹了口气,点头道:“好吧好吧,我去试试,不过我可不保证一定能说服大舅他们啊。”

“好的好的,只要你肯去就行啦!”刘志广笑得嘴都快咧到耳根子后边了,推着林媛往屋里走,给她在身后挥着拳头打气加油:“表妹最棒!表妹最厉害,表妹出马绝对手到擒来马到功成!”

被身后这一连串的马屁声拍得头都要晕了,林媛无语地剜了他一眼,深吸一口气进了房间。

“太好了太好了,一定要成功,一定要成功。”刘志广双手合十,又是阿弥陀佛又是菩萨保佑地念了一大通。

刘志阳瞪了这没出息的大哥一眼,压下嘴角的笑意,伸出手来:“该演的戏我都帮你演完了,现在该把你的酬劳给我了吧。”

“哎呦,酬劳?什么酬劳?”在二弟危险的注视下,刘志广不再装傻,心虚地缩了缩脖子,笑嘻嘻道:“哦我记起来了,是我今年过年收到的红包哈?嗯对红包,给你买笔墨纸砚用的。可是,咳咳,二弟啊,我刚刚才想起来,若是媛儿帮我说动了爹娘的话,那我开学就要去镇上的武馆学习了。去武馆学习,自然就得需要新的短打衣裳,还有靴子的。这些东西,都不便宜啊,我,我这,嘿嘿,你懂得。”

刘志阳隐忍地咬了咬唇,要不是他不屑跟自己大哥较真儿,只怕早就要搜遍他全身把红包都抢来了。

刘志广嘻嘻笑着,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刚才的话厚脸皮,你抢吧抢吧,我这身上一个铜板都没有地,早就把红包藏到安全地方啦。

“哼,以后别再找我出主意!”刘志阳终究是没有大哥脸皮厚,一甩袖子气哼哼地回了房间里,临了还恶毒地回头诅咒了一句:“希望媛儿没能成功,嗯,这是我的新年愿望,也是送给大哥的新年祝福,大哥不用谢了,赶紧帮我实现愿望才是正途。”

刘志广一口气卡在嗓子眼儿,气得差点吐血!

不过还有更令他吐血的事,林媛在屋里正跟大舅刘思良说着让刘志广去学武艺的事,偏偏他这个好弟弟凑到跟前儿提了一句自己年后要去镇上学堂上学的事,这可把刘思良心里对大儿子的不满给勾了出来。直叹息都是一个娘肚子里爬出来的,怎么差别就这么大。

林媛挑挑眉毛,总觉得这个二表哥是故意选在这个时间点儿过来说起这事,这不是添乱吗?

结果可想而知,林媛都没有再提刘志广的事,就被刘思良给堵了回去。

得,这个任务,没完成。

林媛灰头土脸地回到院里,刘志广兴高采烈地跑上前来,眼睛研所未有得明亮:“怎么样怎么样?爹娘是不是特别痛快地就答应了你?”

林媛干笑着看了他一眼,有些张不开嘴。

这样的表情,难道,没成?

刘志广笑容一僵,喉咙动了两下,嘴唇慢慢白了:“你,你去也不行?”

林媛尴尬地抿了抿唇,实在是不敢告诉他其实是因为刘志阳在其中作梗才没有成功。

“那个,大表哥,要不,你换个理想吧,我,我肯定会帮你实现的。”

刘志广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行了,媛儿,你就告诉他吧,其实是我的原因所以你才没能成功说服爹娘。”刘志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依旧那么轻描淡写。

林媛大惊,赶紧回身扯了扯他的衣袖,一个劲儿地给他使眼色,这可是亲兄弟啊,要是让大表哥知道自己的亲弟弟在背后给他捅刀子还不得闹翻了?

刘志阳却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林媛的好意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走到大哥面前:“大哥,爹不让你学武艺,都是因为我。”

“你?”刘志广愣了足足有好几个呼吸的工夫,才在肚子里消化完了弟弟的话:“媛儿,怎么回事?”

林媛咬了咬唇,把刚才在屋里发生的事简单地给他说了说,为了尽量减轻他们兄弟二人之间的隔阂,她特意把刘志阳搅局的事给省略了过去。

可是,偏偏有人非得把水搅浑。

刘志阳慢慢跺着步子从身后走来,语气里居然带着挑衅和看好戏的嘲笑:“大哥,你就不要怪表妹了,爹不让你去习武,都是因为我的缘故。”

“你?”刘志广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弟弟,又呆呆地看向了林媛:“媛儿,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媛瞪了刘志阳一眼,一边暗暗悔恨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多事跑过来惹麻烦,一边在脑海里组织语言,尽量不让刘志广记恨自己的弟弟。

但是还不等她组织好语言,刘志阳已经不怕死地抢先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末了还冲他挑了挑眉:“大哥,我早就说嘛,你要是能够遵守承诺把答应我的东西给了我,我也不会这么不厚道地搅了你的好事了。”

什么承诺?

林媛听得云里雾里,刘志广却已经气得暴跳如雷,脸涨得通红,拳头也攥得紧紧地,手背上的青筋清晰可见,林媛怕他一个冲动跟二表哥打起来,赶紧跑上前去死死拉住他的胳膊,急道:“大表哥,你要冷静一点,冷静一点。二表哥,你还不赶紧给大表哥道个歉,快啊!”

道歉?刘志阳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笑话,右边唇角一勾,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这可把刘志广的火气更加成功地勾了起来,左手一拂,把林媛攥着他的手拿来,右手一个勾拳准确无误地落到了刘志阳的脸上。

刘志阳的脸,顿时肿了起来,嘴角也慢慢渗出了一丝血迹。

林媛呲地一声倒抽一口冷气,刘志广这拳打得真是实在啊,自己亲弟弟都能这么痛快利索地出手,连眼都不带眨一下的。

“二表哥,你?”

看了看刘志阳,林媛虽然觉得他受这一拳头纯属活该,但是还是有些心疼的,毕竟这两人可是亲兄弟啊,若是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就兄弟反目,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大表哥,你怎么能……”

不等林媛说完,刘志广几乎是咆哮道:“刘志阳,为了几两银子,你就毁了自己亲哥哥的未来,你不觉得太残忍了吗?我们还是不是一家人?”

“呵。”刘志阳嗤笑一声,抬手用袖子擦了擦嘴边的血丝:“亲兄弟明算账,你来我往才是正经。”

“好,好一个亲兄弟明算账,好啊!”刘志广自嘲大笑,眼睛里满是血丝,许是根本没有想到会被自己的亲弟弟这般对待,他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个荷包来,冲着刘志阳的脸就扔了过去:“给你!全都给你!拿着它,跟银子过日子去吧!”

荷包砸在刘志阳的脸上,他却连躲都没有躲。荷包掉到了地上,也没有弯腰去捡。

林媛咬唇,对这个二表哥所有的好感全都消弭殆尽了。

“你们都不懂我,全都不让我去学武,非要逼着我去念书。念书,念书,那根本不是我想要的!我想做的不让我做,你们为什么都不明白?都不支持我?”刘志广双手抱头,声嘶力竭地吼着,要不是因为此时他们都在院子门口,远离北屋,不然的话,只怕屋里所有人都要被他的叫声吸引了来。

刘志阳却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嗤笑一声,轻蔑说道:“明白?支持?大哥,你说这话不觉得违心吗?你口口声声说着喜欢练武,还说什么入伍当兵建功立业报效国家。可是,你是怎么做的?爹娘不同意,你连个不字都不敢说,不是让我去帮你做说客,就是让表妹去。大哥,你不觉得你太悠闲了吗?我看,你根本就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执着于武术,执着于建功立业,你只是空口白说而已!我劝你,趁早还是歇了这个念头,要么回书院好好念书,要么回家帮着爹种地吧!”

“二表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大表哥,他……”

“媛儿,你不要替他说话了,我们都看错了他,他根本就不是练武的那块料。你看看哪个习武之人像他这样跟个缩头乌龟似的,连自己想要习武的念头都不敢说出口,连自家爹娘都不敢面对,以后怎么上阵杀敌面对那成百上千的敌人?”

刘志阳的眼睛瞪得老大,一番话说得林媛连嘴都张不开了,说实话,他的话的确是真的,让人无懈可击。

许是刘志阳劈头盖脸的教训戳痛了刘志广的痛脚,他神色一凛,双手紧紧握拳,声音铿锵有力:“是,我就是个缩头乌龟!我要让你们看看,我这个缩头乌龟是怎么说服爹娘的!我谁都不求,我自己去说!”

说完,刘志广在林媛几人的注视下,一溜烟儿地往屋里跑去,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意外,就连刘志阳的眼眸里也流露出一丝意外。

居然,这么轻易的就把他给激怒了?

正纳闷,房间里突然发出一声隐隐带着哭腔的低,虽然听不真切,但是断断续续能听到刘志广的声音徐徐传来。

“爹娘,儿子有事相求……从小不爱念书,但是看到了带兵布阵的书就怎么也放不下……建功立业,光耀刘氏门楣……求爹娘成全儿子。”

紧接着便是长久的沉默,林媛等得有些焦急,想要跑过去看看,可是又有些于心不忍,因为结果已经在她的预料之中了,即便大舅同意了,只怕大舅妈也不会同意的。若不是朝廷明令,谁会舍得自己的儿子上战场面对杀人不眨眼的敌国士兵?

“二表哥,大表哥他,能成功吗?”

林媛回头,正看到刘志阳紧抿着唇,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紧紧盯着房门。她不知道,此时的刘志阳手心里已经满是汗水。

“不管能不能成功,至少,他走出了这一步,而不是整日里偷偷摸摸地看兵书找人过招了。”

林媛心头一动,看向刘志阳的眼神也变了变,好像事情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二表哥刚刚的话,似乎别有用心。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终于再次打开,刘志广的身影摇摇晃晃地从房间里出来,他的脸上毫无表情,根本看不出到底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不过,这个样子,应该是失败了吧。

待他走近,林媛才小心翼翼地开口劝道:“大,大表哥,你,你不要难过了,大舅和大舅妈不让你去,也是为了你好,他们不舍得你上战场……”

“他们,同意了。”刘志广冷不丁冒出来一句,那呆愣愣的样子,就像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似的。

“你要体谅他们为人父母的心情,千万不要……等下,你,你刚刚,说什么?”林媛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同意了?真的吗?

刘志广依旧是那副呆愣愣的样子,连声调都是毫无起伏的:“他们,他们同意了,他们同意我习武了,爹还说若是我愿意,还允许我入伍上战场。”

说完,刘志广捏了捏自己的面皮,虽然痛感十分真实,但是他依旧不放心,抓过林媛的手来放到了自己的胳膊上,急道:“媛儿,快,掐我一下,死命掐!哎呦,你这丫头还真使劲儿啊?疼死我了,太彪悍了你!”

林媛噗哧一乐,有人上赶着往她手底下送,她当然要十分尽力地满足他的要求啦。

刘志阳也被自家大哥给逗乐了,激动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太好了,大哥!爹娘终于答应你了!”

“是啊是啊,嘿嘿。”刘志广哈哈一笑,忽而想起了方才的事,脸色一变,伸手将他从自己身前推开,哼道:“对啊,终于答应我了,你是不是觉得很失望?呵,真是不好意思了,没能遵循您的意思,我十分抱歉呢!”

林媛撇撇嘴,这家伙,还真是够记仇的。

“大表哥,你误会二表哥了。”

不等林媛说完,刘志广哈一声:“误会?哦对了,是误会了,他不会是嫌钱少吧?”

说着,用脚尖儿踢了踢依旧还在地上躺着的自己扔的钱袋,轻蔑地不肯再看刘志阳一眼。

林媛看了看两人,刘志阳苦涩一笑根本没打算为自己辩白,这家伙,难不成真的要闹到兄弟反目才行吗?

“大表哥,你听我说完,你真的误会二表哥了。二表哥刚刚那样是为了激将,你要知道,不管是谁去大舅和大舅妈面前帮你说情,都不如你自己表明心迹的效果好。”

这会儿林媛也明白了刘志阳的用意:“再说了,就算刚刚我帮你说情,真的让大舅他们同意了你去习武的事,恐怕也不会同意让你入伍上阵杀敌的!”

天下父母皆是如此,习武可以,顶多就是强身健体,或者在镇上的大户人家找个差事看家护院罢了。这些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生命危险。但是,上阵杀敌就不同了,那可是玩命的啊,要是刘志广自己心知都不坚定,只怕他这个愿望是永远不能实现的了。那么将来不管他到了多大年纪,这件事都会是他一辈子的遗憾。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