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剖白,叙旧/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都是真的?”刘志广怔住了,“二弟,你,我。”

其实就算林媛不说,刘志广早晚也能想明白。平日里两兄弟关系亲厚的不行,即便两人一个性子跳脱一个性子沉稳,但是从来没有因为任何事而有过隔阂或者误会。

方才是刘志广太着急,一时没有想明白罢了。等他沉下心来,也就对二弟的心意清清楚楚了。

瞧着大表哥这窘迫的样子,林媛抿唇一笑,这就是亲兄弟,明明刚刚都动手了,这会儿只是说了其中关键,别的话根本不用多说,两人就已经和好如初了。

“好了大表哥,别再你啊我啊的了,你刚刚那一拳打得可真是到位,我都替二表哥脸疼呢!”

刘志广尴尬极了,脸也红红的了,低着头都不敢再看自家弟弟。

“那个,二弟,我刚才,太冲动了,真是对不住你。我,我该打,二弟,你还回来吧,大哥绝对不会躲得。”

说着,刘志广胸脯子一挺,把脸伸到了刘志阳面前,眼睛也紧紧闭上,一副英勇就义的神情。

刘志阳哪能真的打他呢,伸手将他嫌弃地推到一边,撇撇嘴,却压不住语气里的欢快:“行了行了,看着你这张老脸我就觉得眼疼。”

“对对,我是老脸,嘻嘻。”刘志广嘻嘻笑着,那模样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林媛弯腰将刘志广扔的那个钱袋捡起来,平摊在手心里,眉头一挑,贼兮兮地坏笑着:“那这个钱袋怎么办呢?我该给你们两个谁呢?”

还不等两人说话,林媛赶紧笑道:“当然啦,如果你们谁都不想要的话,那我可以勉为其难帮你们解决了它哦,不要谢我,我就是这么地乐于助人,不图回报。哎,二表哥,我还没说完呢,你怎么就给抢走了?”

林媛眼巴巴地看着手里的钱袋到了刘志阳的手里,暗自悔恨刚刚不应该那么客气的,应该直接把荷包一拆,银子一拿,全都放到自己的口袋里才对。

刘志广嘻嘻哈哈一笑,大度地敲了敲林媛的额头:“这个荷包本来就是我求二弟帮忙应该给他的,小丫头你就不要眼气啦,哈哈。”

哎呦,这笑得只能看到牙的家伙是谁啊,刚刚那个气急败坏扔钱袋的人去哪了?林媛鄙夷地送了刘志广的一个大大的白眼。

只是,刘志阳却并没有把银子放到自己的口袋里,反而还把自己的荷包拿了出来,一并交到了刘志广手里:“大哥,给,过年以后你就要去镇上学武艺了,这些银子,是二弟给你买书用的。”

刘志广愣了。

林媛也愣了,买书,让刘志广买书,这个二表哥是不是发烧说错话了?

刘志阳一笑,仿佛发现了什么秘密似的,挑眉道:“大哥,你别以为二弟不知道,娘给你的银子你都用来干什么了。你床底下那个箱子里究竟装了什么东西,我可是一清二楚的。”

“啥东西?”林媛眼睛大亮,闻到了八卦的味道,莫非,是男人都喜欢的那种书?

刘志广不知道林媛此时已经把他给想象成了那种只知道看女人的男人了,伸手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红了脸:“你,你都知道了啊?”

能不知道吗,两兄弟住在一个房间里,还睡在一个大炕上。更要命的是,刘志广这个粗心的家伙,居然不知道在冬天之前把那些书从炕头里拿出来,要不是刘志阳心细,那些书早就被赵素新一把火给烧了。

“行了大哥,你也别不好意思了。”刘志阳把银子塞进大哥的手里,“那些兵书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干嘛要藏起来呢?要是让爹娘知道你喜欢看兵书,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没准,还会因为这个早就准了你习武的心愿了呢!”

“原来是兵书啊!”林媛失望地叹了口气。

刘志广拿着二弟塞过来的银子,虽然只有区区几两银子,但是他却觉得那些银子沉甸甸的,沉得他的心都满满的了。

说起来,刘志广还真是个习武的料,虽然对念书不上心,但是对于兵书那可是看得津津有味,而且只要是看过一遍的东西,他就能融会贯通用起来。有次刘思良带着儿子们在地里干活儿,休息的间隙,刘志广还用玉米棒子排了个阵出来。要不是那次露出了马脚,只怕刘志广也不会发现大哥的秘密了。

只是刘志广看得那些兵书多是从地摊上买来的,有些残破不全,有些字迹模糊看不真切。没办法,这些旧书比那些新书可便宜的多,刘志广每月省吃俭用攒的银子都不够买一本新书的,但是却能买好几本旧书。

所以他才会这么看重新年的红包了,有了这些红包,他就可以买下一本他相中好久的新书了,那可是当朝最厉害的夏家军里人手一份的兵书呢。进夏家军是他最大的愿望,即便进去了以后只当个小卒子,他也高兴得很了。

回到屋里时,几个大人还在讨论刘志广习武的事。赵素新不无埋怨地看着自己男人,一个劲儿地说着习武没用,念书才能考中状元做大官什么的话。

虽然他们两口子答应了儿子习武的事,但是心底还是不怎么同意的。因为在他们看来,习武的出炉无非就是看家护院而已,只要儿子好好念书,即便不能像老二那样考状元,但是认得字了做个账房先生也好啊。看家护院哪里比得上做账房先生有脸面?

退一步讲,真的跟儿子说的那样,将来上阵杀敌建功立业了,可是那敌人是那么好杀的?朝廷的兵是那么好当的?

林媛在心里叹了口气,朝廷只设置了文状元,却没有武状元,要是有个武状元就好了。她可记得以前有不少大官都是通过武状元这条路走上仕途的。

刘志广的事告一段落,吃过午饭后,刘氏以前的几个闺中好友便都上门来找她叙旧了。

一转眼,曾经的小姑娘们如今都已经成为人妻人母了,再见面自然有不少话要说。为了让娘亲好好地叙叙旧,林媛和林薇两姐妹自告奋勇地把照顾小永严的差事给揽了下来,可是还没等孩子抱到手呢,就被范氏和赵素新给抱走了。

“你们两个还是孩子呢,哪里能看的了孩子?给外婆看,外婆看着。”

生怕林媛两人再把孩子抢走,范氏抱着小永严躲进里屋不出来了。

林媛姐妹俩面面相觑,这个外婆,都快赶上小林霜的孩子气了。

给刘氏她们准备了一些糕点和茶水,林媛就去了郑如月的房间跟她唠嗑了。

刘氏曾经的几个好姐妹,有的嫁到了邻村,有的就在本村留下了,还有一个是最命好的,因为长相出众,嘴巴又甜,家里人花了大价钱请了个十分厉害的媒婆,给她在镇上找了个婆家。听说她家男人是在大户人家做长工的,每月工钱十分可观。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但是吃穿用度在几个姐妹里边是最好的,当然如果不算刘氏的话。

原本这个女人在几个姐妹里边十分有优越感,往年每次回村也要给几个姐妹带些礼物,其中的目的有几分是想念旧友有几分是炫耀,就不得而知了。

可是,今年再回村,她的优越感顿时大受挫折,因为,曾经那个过得最差劲的人,居然摇身一变,比她还厉害了。

刘梅压下心底的不痛快,面上却是滴水不漏,笑意盈盈地牵过刘氏的手,亲热地说着话:“贤淑啊,你可真是好命啊,以前的日子过得那么凄惨,又是不能生儿子又是被婆婆欺负的。现在可好了,儿子也有了,婆婆也分了家,你啊,这好日子来了。”

刘氏笑了笑,总觉得这女人说的话有那么一点刺耳,但是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她什么样自己也清楚,随口应了几句并没有放在心上。

另外三个女人都不如刘梅嫁得好,对她十分羡慕,大家都是十分老实实在的村里人,没什么心眼儿,顺着刘梅的话纷纷议论起来。

“是啊,贤淑,以前每次听我娘提起你的事,我都特别替你担心。想去你那看看,可是,你也知道,我家那几个孩子都不省心,大儿子要上学堂,小儿子才刚会走,我也实在是分不开身了。”

“哎,我倒是能分开身,我家那几个娃儿有他奶奶给看着。可是,我嫁的远,离林家坳也远,想要过去一趟光是做牛车都得一整天。”

“你哪是一整天,明明是半天多点儿好不?”

“半天多点儿也是一整天了。哼,你倒是嫁的近,就在咱们村里,婆家有什么事啊整个村里都知道。哦对了,上次你是不是跟你婆婆吵架了?我听我娘说你婆婆弄得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你跟她吵闹,还大肆宣扬你彪悍不孝,都找到你娘家去了呢!”

“切,找就找呗,我这脾气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那个老不死的,整天里就知道挑我的茬儿。等着吧,等她老了,走不动了,甭指望我给她养老送终!”

这个女人是刘家村出了名的泼妇,还没出嫁的时候就已经声名远播了,原本以为是要嫁不出的,谁成想她那个男人就是被她从小欺负大的那个,这欺负着欺负着,竟也欺负出了感情,别的姑娘都看不上眼了。

刘氏笑着看着她,说不羡慕是假的,她们要么跟婆婆相处极好,要么就是自己脾气硬实,就算跟婆婆有了矛盾也不会受欺负。不像她,在婆家连大声说话都不敢。

看着刘氏有些落寞的笑容,刘梅眼珠子一转,笑容也多了起来,她就是这样,只要别人过得不如她舒坦,她的优越感就满满的了。

“哎呀,你们就别再提那些子陈芝麻烂谷子了,咱们跟贤淑这么多年没见了,赶紧让她说说这些年过的怎么样。”

等几人静下来,刘梅看向刘氏,紧紧握着她的手,关切地问道:“贤淑,我看你精神不大好,是不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对了,我看见你家门口有个马车呢,你们是坐马车来的吗?那马车可真不赖,听说镇上有专门给人家租用的马车,你这是在哪家车行租的?下次我出门也要去他家租一辆。”

“不是租的,是我家的马车。”听她说起自己气色不好,刘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眉毛拧了拧:“我气色不大好吗?可能是看孩子看得,哎,你不知道我那臭小子可淘气了,这才多大的人儿,就知道整天让抱着让人陪着,没人陪着就一个劲儿地哭。真是磨死人了。”

嫁在同村的女人点头应和:“哭?那是让你们惯得!这么小就让抱着,大人还做不做活了?让他哭去,甭搭理他!”

不搭理他哪行?刘氏心疼地皱了皱鼻子:“让他一直哭,万一哭坏了可咋办?哎算了,反正我在家里也没啥活儿要做,整日里就光抱着他了。”

“没活儿做?你咋这么好啊,我家那一堆活等着呢!”几个女人纷纷羡慕起刘氏来,身为女人在家里啥都不用干,这可是镇上的贵妇人才会有的待遇啊。

刘梅心里更不平衡了,刚刚听到她说马车不是租的,而是自己家里的时候就已经惊讶不已了。此时再听刘氏说起不干活,更是震惊。这刘氏走了什么狗屎运了,居然不用干活儿!

“贤淑,你们家是不是,发财了?”

刘氏想了想,算是发财了吧,主要是闺女争气啊!

想到这里,刘氏笑了笑:“还好吧,我家闺女开了个铺子而已。”

闺女开了个铺子啊,那肯定大不了,挣不了啥大钱。刘梅自我安慰地抿了抿鬓边的碎发,心里又平衡了许多。

那个生了两个儿子的女人却拍了拍刘氏的胳膊,撇嘴笑道:“净瞎说,别人不知道,我可是知道的。你闺女啊,哪里是开了个铺子而已,那简直就是个大老板啊!”

大老板?这话成功勾起了几个女人的好奇心。

刘梅不屑地嗤笑一声,没见识的东西,开个铺子就是大老板了?也就你这种没见过世面的人才会这么想,镇上开铺子的人多了去了,有能挣钱的,自然也有不能挣钱的。刘贤淑的闺女再厉害,顶多就是个小老板而已,还能成了大老板?做梦!

说话的女人却没有发现刘梅的神色,拍了拍刘氏的手,自顾自高兴地说道:“你们不知道吧?现在镇上最有名的铺子叫啥?”

“福满楼?”

“金记醋坊?”

几人说了几个,那女人都是笑着摇头。

刘梅却撇撇嘴,有些自傲地说道:“行了,你们几个连镇上都没去过几次,知道什么?你们说的都是以前的了,现在啊,镇上最出风头的铺子叫做稻花香,是卖糕点的。里边的糕点比以前的百年饼屋都好吃呢。”

“梅姐姐一直住在镇上,肯定吃过那稻花香的糕点吧?真的比百年饼屋好吃?”一个女人问了一句,说起吃的来,她的眼睛都亮了。

刘梅干笑两声,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她哪里有钱去买稻花香的东西吃?不过只是在自家男人发工钱的时候偷偷买过一次最便宜的那种糕点罢了,但是说实在话,还真是好吃!

“我就说嘛,梅姐姐肯定能猜出来。但是你们知道吗,那个稻花香的老板,其实啊,就是咱们贤淑姐的闺女呢!”女人得意挑眉,显摆着自己知道的事情,“怎么样,是不是没有想到?”

刘梅身子一颤,怎么可能,那稻花香是什么地方,怎么可能会是刘贤淑的闺女开的?这也太抬举她闺女了吧!

“不可能!你少胡说!”刘梅才不会相信呢,她在镇上住了这么久,虽然只去过一次稻花香,但是可没有在那里见过刘贤淑的闺女呢,她那个闺女长得不咋漂亮,但是挺秀气的,她要是在稻花香见过的话,肯定会有印象的。

“你肯定弄错了,那稻花香的老板娘是个四十岁的老女人了。”不等刘氏说话,刘梅已经自顾自地说着自己知道的事了。

“你们没有在镇上住,哪里有我知道的清楚?那个老女人倒也是林家坳的人,不过她只是那里的媳妇儿而已。对了,三年多前,镇上发生了一件事,有个开铺子的男人跟镇上的小寡妇勾搭成奸,后来这男人就抛家弃子带着小寡妇去邻镇了。这个老女人,就是这男人的婆娘。哼,还说什么稻花香的老板娘是个小姑娘,你真是胡咧咧。”

刘梅说完,自我感觉良好地翻了个白眼儿,那瞧不起人的架势,简直是一点儿也不遮掩了。

一开始说话的女人也被她给说烦了,撇了撇嘴,哼道:“呦,就兴你刘梅在镇上住知道镇上的事,就不能让我们这些土包子也知道一些?哼,我就这么跟你说吧,那个稻花香就是贤淑姐的闺女开的,他们的铺子开业那天我还去看了呢,她闺女还给大家说话了呢。而且当时贤淑姐两口子也是在的,只可惜当时人太多,我想要去跟她说说话也没能找到机会。”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