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 白莲花丢人/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已经数不清言儿来来回回了几趟了,她只知道,每次言儿来一趟,她的心就要冷一分,旁边坐着的那几个女人的脸色,就更复杂一分,还有那嘴边的笑,别以为用帕子遮着,她就看不到这些人嘲笑的嘴脸。

真是可恶,等她的征哥哥来了,看她怎么打这些人的脸!

只是,征哥哥真的会来吗?或者说,就算真的来了,是为了她来的吗?

想到这里,苏秋语的手攥得更紧了,指节都泛着令人心疼的苍白。

就在她感觉自己快要沉不住气的时候,言儿终于快步进来了。

还不等苏秋语开口,坐在她右手边的一个女子已经当先开口问道:“言儿又回来了?这次是哪家的小姐来了啊?”

言儿脚步不停,心里却对这个说风凉话的严如春讨厌至极,刚才她在外边等夏二公子的时候,生怕等得太久小姐会着急,是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回来复一次命,但是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所以就趁着别家小姐来到的机会回来。本是借口的事,现在倒成了她给自家小姐难堪的把柄了。

在座的其她几位小姐听了严如春的话不禁一笑,但是却都不敢开口附和,毕竟她们的身份可不比严如春。苏丞相的嫡女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苏秋语攥着的手更紧了,却没有理会这个讨人厌的严如春,她的姑母是宫中目前最得宠的柳妃,而苏秋语的姑母又是当朝皇后,宫中两位就各自看不顺眼了,她们做小辈的,自然更是互看不顺眼。不过,表面上的工夫还是要做的,谁让她的皇后姑母膝下无子呢。

言儿没有理会严如春的嘲笑,快走几步给苏秋语行了一礼,笑了笑,声音里满是得意和出了恶气的舒坦:“小姐,夏二公子到府上了,还从驻马镇给您带了那里最好的糕点。”

苏秋语藏在宽袖下的双手松了又紧,驻马镇最好的糕点,那岂不是那个小村姑开的铺子?谁要吃她的糕点!最好全都扔掉,喂狗!

言儿时刻看着自家小姐,见她脸色稍变,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小姐最讨厌那个小贱人的,她怎么一高兴把这茬儿给忘了。坏了坏了,今晚上又得跪一宿了。

“征哥哥来了?真是太好了。”苏秋语抬手抚了抚鬓边的秀发,脸上的不虞在一瞬间已经掩饰的极为完美了,她就是这样,再怎么不高兴,也不能在这些爱看笑话的人面前露怯。

“怪不得征哥哥来的晚了呢,原来是给我准备礼物了。”苏秋语笑意盈盈地跟在座的几位小姐说着话,那模样,要多嘚瑟就有多嘚瑟。

严如春咬了咬牙,翻了个白眼儿,不就是糕点吗,有什么好得意的,京城里什么好东西没有,送个破糕点就高兴成这样。

其她几个女子的脸色也都不好看了,看向苏秋语的目光里不再是嘲笑看好戏,而是羡慕嫉妒地要吃人了。

看到想象中的样子,苏秋语得意洋洋地笑了,就凭这些歪瓜裂枣也想跟她抢夏征,真是可笑!就给让她们好好地羡慕羡慕。

当然也有不羡慕的。苏秋语眼神一扫,看向坐在最中间的姚含嬿,还是跟往常一样温婉恬静,仿佛外界的任何言语都不能打破她的心境。

虽然没有从她脸上看到羡慕嫉妒的样子,但是苏秋语却并不觉得心塞,因为这个女子对夏征根本没有任何幻想。她还记得每次见到夏征的时候,这人都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一开始她以为这是故作姿态,时间久了才知道,原来这姚含嬿是真的不喜欢夏征。

不过她的妹妹姚芷兰可就不是这样了。姚芷兰瞪大了一双杏眼,语气也酸溜溜的:“不就是一些糕点吗?难不成这驻马镇的糕点还能比得上咱们京城的?征哥哥也真是的,这么大老远的回来,居然只带了一些糕点,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怎么想的,没准就是什么都没有带回来,只是在路口随便买了个东西就谎称是驻马镇的吧?也就苏秋语这个呆瓜真的相信他说的话。

其她几位小姐心思转啊转,幸灾乐祸地想着,这应该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心理吧。

苏秋语翻了个白眼,这姚含嬿的妹妹怎么这么蠢,难怪不是一个娘生的,继室的女儿就是上不得台面!

姚含嬿嘴角动了动,轻轻对妹妹说道:“征公子出身名门,怎会跟那些浪荡公子一样?芷兰休要胡言。”

姚芷兰咬了咬唇,默默闭了嘴巴不再说话了,虽然她跟这个姐姐不是一个肚子出来的,但是向来关系极好,在她看来,姐姐说的话永远都是对的。

“正是如此。”苏秋语本对姚芷兰也称呼夏征为征哥哥有些恼火,但是见姚含嬿婉转地纠正了自家小妹的错处,也就不再开口了。

严如春默默地瞪了几人一眼,苏秋语也就算了,她姑母是皇后,但是这个姚含嬿算什么东西,她爹不就是个大学士吗,有什么好得意的,整日里摆出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还真以为自己是仙子呢?

“呦,姚大小姐,好久不见啊,听说你今年又是女塾考核的第一名呢!”

人们往往对于自己得不到的东西或者达不到的高度而心生羡慕,当然,也有可能是嫉妒。说起姚含嬿的本事,在座几位小姐没有一个敢跟她叫板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过好在这姚含嬿为人极为低调,是以大家对她的敌意还是比较小的。

姚芷兰却不是个低调的,小了几岁性子就是跳脱一些:“那当然了,我姐姐可是陛下亲封的京城第一才女呢,当然厉害了!”

众人撇撇嘴,不再理会她了。

小丫头还要再说,却被姚含嬿一个眼神止住。姚芷兰打了个哆嗦,虽然大姐每次看她时都是清清淡淡的,但是为什么她总会觉得浑身不自在?就像那个成语说的,嗯对,如芒在背的感觉。

苏秋语才是本次宴会的主角,见大家的注意力转啊转的,居然让这个姚含嬿给夺了去,不禁心生不满。论才情她虽然比不上姚含嬿,但是论美貌,她可是在座所有人中的翘楚。

苏秋语用帕子掩了掩唇角,轻轻清了清嗓子,说道:“几位妹妹有所不知,这驻马镇啊有一家做糕点做的极为好的铺子,叫稻花香的。征哥哥酒楼里的糕点都是这个铺子供应的呢。其实呢,若不是因为有征哥哥的照顾,这个稻花香也不会这么厉害的。”

突然想到了那个烦人的小贱人,苏秋语忍不住顺口诋毁了一番:“而且啊,那个铺子里的东家还是个小村姑,小村姑做出来的东西能有什么好?还不是征哥哥体恤民情,瞧她可怜,暗地里给了她一个做糕点的方子。这才有了现在这稻花香的名气,征哥哥啊,可真是心善呢!”

“是啊是啊,征公子真是心善!”几人都被苏秋语忽悠地纷纷点头。

严如春嘟了嘟嘴,总觉得苏秋语说的这番话有点不对劲儿,但是哪里不对劲儿又说不上来。

一直静静坐着的姚含嬿却突然弯了弯唇角,看苏秋语的眼神也变了变。

当然,立即就有会拍马屁的小姐奉承起了苏秋语:“我可听说了,征公子还开了好几家酒楼呢,听说宫中以前嘴巴最刁的甄老先生都因为喜欢酒楼里的东西不肯走了呢。苏姐姐,你可真是有福气,以后啊,又有大将军府罩着,还有数不清的银子呢!”

苏秋语唇角一弯,觉得这位女子说的话十分受听。

“程姑娘是最近才跟着父亲进京的吧?我这府中啊就两个哥哥,一直羡慕别人能有个姐妹作伴。程姑娘若是得了空,以后经常过来陪我啊。”

程月秀一惊,受宠若惊地站起身来福了福:“月秀也觉得见了苏姐姐特别亲切呢,感觉就跟自己的亲姐姐似的。”

苏秋语笑意更甚,扫了在座几人一眼,对言儿道:“言儿,征哥哥这会儿应该也不忙了,你去把他请过来坐坐吧,就说我要当面谢谢他带来的糕点。”

“是,小姐。”虽然不情愿,但是言儿还是硬着头皮出去了,边走边默默祈祷上了。

一听苏秋语要把夏征请过来,严如春等人先是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忍不住动手整理起了自己的衣裳和头发。

姚含嬿眼睛闪了闪,宽袖下的手刚动了动就又停在了膝盖上。

“还是苏小姐面子大啊,不像我们,给大将军府呈了那么多帖子,结果征公子一个宴会也没有来,独独来了苏小姐的宴会,可见啊,征公子待苏小姐是不同的呢。”许是见程月秀拍马屁拍到了点子上,另一位父亲官阶低的小姐也跟着拍起马屁来。

不等苏秋语说话,严如春却当先笑道:“那是自然的,咱们谁能跟苏小姐似的,偷偷出城去那么远的地方找征公子呢。单是这份儿情谊,就理应待遇不同了呢。”

苏秋语偷偷出城的事在京中小姐圈子里偷偷传开了,也不知道是谁故意扭曲了传言,说她根本不是去给祖母祈福的,而是去驻马镇会情郎了。虽然不少人听了这个消息都眼红极了,但是对于苏秋语这个不合规矩的举动,还是存了几分看好戏的心态。甚至有人揣测,没准这苏秋语路上还会遇到歹人呢。

苏秋语嘴角动了动,没理会严如春,别人爱怎么说怎么说,反正她就一口咬定是去给祖母祈福就行了。

正想着,言儿的身影出现在花厅门口,只是这次,她的脚步慢了许多。

苏秋语皱了皱眉,没有在言儿身后见到夏征的身影,心里有些敲鼓,难道……

“咦,言儿回来了。苏小姐怎么还不赶紧让她进来呢。”严如春招了招手,等言儿进来了问道:“征公子呢?还在后边?”

虽然不想让苏秋语得逞,但是严如春也很想见夏征的,能多在他面前露面,就有机会打败苏秋语嫁进大将军府了。

言儿咽了咽口水,偷眼看了苏秋语一眼,没敢开口。

苏秋语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心里一痛,正想着怎么揭过这件事呢,就听到刚刚拍她马屁的那个女子又道:“我刚刚都说了嘛,征公子待苏小姐是不同的,苏小姐去请他,怎么可能请不来?你说是不是啊言儿?”

言儿低着头不说话,真想去外边冻着也不要回到花厅里来了。

姚含嬿悲悯地看了那拍马屁的女子一眼,一丝嘲讽在嘴角一闪而逝。

那女子还等着得到苏秋语的赞赏呢,没想到一抬头就看到原本柔柔弱弱说话都温柔如春风的苏秋语,正恶毒地瞪着自己,她打了个寒颤,那感觉,让她脖子后边感觉有一股凉风吹过,冷嗖嗖的。

“言儿,你怎么不说话?”严如春也瞧了出来,虽然有些失望,但能让苏秋语丢脸,她还是挺高兴的。

言儿无奈,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回,回禀小姐,征公子说,说男女有别,他不好到后院来。”

怕苏秋语不高兴,言儿眼珠一转,赶紧自己加了一句:“不过征公子说了,改日小姐若是得空了就去将军府坐坐,夫人在府上总是念叨您呢。”

请她去将军府呢,多好啊。

但是只要是脑袋瓜儿聪明点的,都听出来了这只不过是夏征的借口罢了,到底有没有念叨还不知道呢。

几人看向苏秋语的眼神顿时就变了,从刚才的羡慕嫉妒,立即就变成了嘲笑看好戏。什么不同,没准就是看着苏丞相的面子上才来赴宴的吧,偏偏某人还自我感觉良好地以为是因为她,真是好笑。

严如春一口恶气得以抒发,悠闲地挑着眉,端起面前的茶来抿了一口,刚刚还觉得苦涩难以入口的茶水,此时突然变得清冽可口了。

程月秀眼珠转了转,抬头看了苏秋语一眼,很识相的没有开口说话。

苏秋语深受打击,一双粉拳藏在宽袖里,本就白皙的脸颊愈发苍白起来,身子摇摇欲坠,俨然是一朵真正的柔弱白莲了。

前厅,夏征却差点跟苏天睿打起来。

“喂,我说你真行啊,我妹妹大老远地跑去驻马镇找你,你倒好,让她一个人哭着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我看到她的时候她的眼睛都肿成核桃了?你这心到底是不是肉做的啊,怎么这么铁石心肠?我就这么一个妹妹,你也不怕她被坏人欺负了?我还以为你会亲自将她送回来呢,你就这么……”

夏征斜睨了他一眼,危险地挑了挑眉:“我铁石心肠?对,我就是铁石心肠。不过,我再怎么铁石心肠也比不上你这个做亲哥哥的冷血!你既然知道路上有坏人,为什么还让她一个人出城去驻马镇?别以为我不知道,我还没有找你麻烦,你倒先来挑我的理了,你也不想想,我是让她一个人回来的吗?我娘不是人吗?我夏家大营随行护卫的人不是人吗?”

苏天睿咽了咽口水:“我可没有说他们不是人,你少给我设套。”

敢说安乐公主不是人,先别说皇帝了,夏大将军第一个不饶过他!

“可是,可是那是我的妹妹啊,阿征,你就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也该对她好一点儿啊。”硬的不行来软的,苏天睿这狐狸似的家伙最是了解夏征的软肋是什么。

夏征白了他一眼,哼道:“若不是你的面子,你以为我能记住她是谁?”

苏天睿一噎,好吧,京城将军府夏二公子是出了名的的不近女色,没准还真会不知道苏秋语的名字呢。

“呵,这不是福满楼的东家吗?久闻大名啊,没想到今日居然在这里能够见面,实在是赵某三生有幸啊。”

这戏谑的声音真是太难听了,跟乌鸦叫唤似的!

夏征撇撇嘴,转过身看向说话人:“二皇子真会开玩笑。”

赵弘盛笑:“怎是开玩笑呢,夏二公子是福满楼东家的事,现在全京城可都知道了呢。你说呢,天佑?”

苏天佑瞧了瞧自家二弟一眼,对赵弘盛抱拳说道:“二皇子说的是,征公子何必不承认呢。”

夏征对苏府的人,只觉得苏天睿还是可以一交的,至于这个苏天佑,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现在居然还跟二皇子走到了一起,他难道不知道柳妃昨天才对苏皇后不敬吗?他最讨厌的两个人走到了一块,真是待不下去了。

“二皇子和苏大公子都理解错了。”夏征气死人不偿命地撇过脸去,远离了这两人,“我说的开玩笑可不是这个,二皇子不是说什么三生有幸吗?你真是会开玩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从小就看我不顺眼了,不过正好,我也看你不顺眼。既然大家互看都不顺眼,那还是不看的好。”

伸手拉了憋笑憋得肚子疼的苏天睿一把:“走吧,我们去别处,这个地方这么好,就留给你们吧,可别跟来啊,我这身上可有巴豆,一大包呢!”

------题外话------

七天假期的最后一天啦,明天就要上班啦,你们准备好了没有?

看我勤快不,这么早就更新啦,快来夸夸我(* ̄3)(ε ̄*)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