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 又坑人了/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巴豆二字,赵弘盛的脸色突然变了变,手也下意识地放到了身前,只是还没有来得及跟身边的苏天佑说话,他已经猛地一转身,顺着小路朝恭房急急走去,独留下苏天佑呆呆地杵在原地。

“哎呦,笑死我了,居然是真的,哈哈。”苏天睿躲在不远处的大树后,指着赵弘盛渐行渐远的身影笑得肚子疼。

夏征生怕他的笑声惹来苏天佑的注意,伸手拉住他的胳膊,压低声音,骄傲地说道:“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下次你看他不顺眼的时候,就在他面前说巴豆就行,保准这家伙在恭房里出不来,拉的他腿软都站不起来!”

自从小的时候,赵弘盛被夏征和赵弘德用巴豆害得拉肚子以后,这家伙就不能听到“巴豆”两个字了,只要一听到,保准肚子疼,比真的吃了巴豆还管用。

夏征撇撇嘴,看了留在原地的苏天佑一眼,眉头拧了拧。

转身离开,苏天睿追在后边,嘴巴不停,一个劲儿地追着问:“你知不知道我妹妹回来以后整天都愁眉苦脸的,听说你在驻马镇认识了一个女人?那是什么人,长得如何?能入你的眼肯定特别漂亮吧?有我妹漂亮吗?我看应该没有我妹漂亮,我妹那可是京城第一美人呢,怎么可能会有人比她还漂亮!对吧对吧?哎你听我说话没啊?你倒是给我回个声儿啊!喂,阿征?夏征!你想什么呢!”

夏征不耐烦地挥手在他面前一扫,成功将他从自己面前赶走,慢悠悠说道:“你刚刚自己也说了,那个是我的女人,你这么关心我的女人做什么?别告诉我你对她感兴趣,我可告诉你,我的女人眼里只有我,你们这些小虾米,她才不会看在眼里,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苏天睿呲牙一愣,奇道:“我哪里说想要把她从你身边抢走了?兄弟妻不可欺,你当我是什么人?哼,你当我愿意问你的破事?要不是我那宝贝妹妹回来以后天天魂不守舍的,我才不问呢!我就是好奇什么样的女人能入得了你的眼,连我妹妹那么优秀的女子你都看不上,这世上还能有人比她更美?我可不信。”

夏征白了他一眼:“肤浅!”

“哦,你不肤浅,那你跟我说说呗,你这么有内涵的人喜欢的是什么有内涵的女人。”

夏征撇撇嘴,却没有再说话。算算日子,离开林媛也要有五六天了,可是这几天他却过得度日如年。更可恶的是,他得等到宫中的元宵宫宴之后才能离开京城回到驻马镇,哎呦,怎么还得等这么多天啊!

“也不知道宝贝媛儿想了我没有。”苏天睿的唠叨声早已被他自动屏蔽,现在夏征满脑子想得全都是远在林家坳的林媛。

“喂,喂,阿征!”

夏征刚想到林媛跟他携手逛街的光景,猛地被苏天睿叫醒,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却见苏天睿凑到他耳边,下巴冲他身后抬了抬:“喏,我大哥过来了,看来是有事找你。”

虽然苏天佑和苏天睿都是一个娘肚子里出来的亲兄弟,但是两人脾性各自不同,苏天睿跳脱活泼,又不失机灵,活脱脱一只小狐狸。而苏天佑就不同了,他也是狐狸,却不是聪明可爱的狐狸,而是沉稳又让人捉摸不透的狐狸。

两儿子是狐狸,苏丞相自然更是滑头的不行了,人称老狐狸。

“一窝狐狸!”夏征悄悄嘀咕了一句,冲已经走到面前的苏天佑看了一眼:“苏大公子找我?”

苏天佑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征公子好聪明。”

苏天佑看了一眼他身后的苏天睿,苏天睿十分识相地撇了撇嘴,走远了一点,虽然不愿意,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大哥比他更得父亲的青睐。

“苏大公子把人都支走了,不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要跟我说吧?”夏征这张嘴简直就是不得罪人就不停下。

苏天佑呵呵一笑:“征公子真会开玩笑,刚刚跟二皇子开了玩笑,现在又来消遣我了。”

夏征挑眉,要不是看在他是苏天睿大哥的面上,他恐怕都不会停下来跟他说话。他可不是他爹和大哥,对于这些官场上的人没什么好感,也不想掺和进去。

“大公子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我这肚子可饿得咕咕直叫了,我还想去尝尝贵府的膳食呢。”

苏天佑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已经有些撑不住了,这个夏征还是老样子,一张嘴什么都敢说,也不怕得罪人。按理说他跟天睿是亲兄弟,怎么待遇就这么不一样呢!

“既然如此,那我就开门见山了。”苏天佑走近几步,仔细观察着夏征的表情,哪怕一丝一毫也不放过,“除夕宫宴时,征公子自请拿下了朝廷印书的差事。苏某不才,记得一年前陛下曾经问过你,你当时是不想收的,怎的今日却又。”

夏征挑眉:“怎么,我替陛下分忧,难道也不行吗?哎,我可不像你们有能耐啊,就只能在这种小事上略尽心力了。”

说着,夏征掰着手指头开始东拉西扯了:“你看我爹和我大哥,个个骁勇善战,上战场那可是让敌人闻风丧胆的主儿。再说你和苏丞相,又有能力又有学识。再看我呢,可就不行了,文不能安邦,武不能定国。说起来我也就只有经商挣银子这么一个小爱好了,既然如此,当然就在这方面给陛下分忧了。”

“征公子言重了,公子天资聪颖,小小年纪就能开办好几家酒楼,这其中所需的勇气和聪慧,非一般人能比。”说实话,苏天佑对眼前这个小公子还是挺佩服的,以前只是觉得夏家二公子只知道玩乐和整蛊别人,跟自家二弟一个德行。但是自年前夏征开酒楼的事传开之后,他才觉得是自己太小瞧他了。

想到这里,苏天佑不禁敬佩起自己的父亲了,还是父亲独具慧眼,一眼就瞧出了夏征的不一般,不然也不会放任苏秋语去接近夏征了。

等等,好像有些事不对劲儿啊。

苏天佑抿了抿嘴唇,差点就被这家伙把话题拉远了,明明说的是印书的事啊。

抬眼深深看了夏征一眼,苏天佑更不敢小瞧他了。

“那印书的差事,说起来可是个苦差,耗时耗力不说,还不能挣银子。苏某实在是好奇,征公子既然经商开酒楼,应该能看出其中关键啊,怎么还会主动揽过这个苦差呢?”苏天佑笑意盈盈,说起话来就跟好朋友聊天似的,可是他却忘了自己跟夏征其实并不是很熟悉。

夏征却没有忘,挑眉勾唇,语气里带了一股疏离:“原来是这事啊,我如果说是因为我突然大发善心想要做善事了,你信不?”

苏天佑干咳一声,当然不信。

但是这话他可不敢说出口,笑道:“征公子本就是善人,又何来突然大发善心一说呢?”

夏征也挑眉一笑,这苏天佑果然是个八面玲珑的人,明知道他说的是借口,还顺着他接着说,不怪苏丞相对这个大儿子器重得很,苏天睿还是太嫩了,得跟这个大哥好好学学才行。

“苏大公子可是过奖了,我可不是个善人。”夏征眼神一扫,突然凑近了苏天佑,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我若是大善人,当年就不会给大灰狼下巴豆了。”

说完,还不等苏天佑反应大灰狼是谁,夏征已经离开他耳边,伸手在他肩膀上亲热地拍了拍,说道:“行,该说的我都说了,大哥你可别跟别人说哈,这可是咱们的秘密。小弟该去找天睿聊聊了,走啦。”

夏征一挥手,已经走远,独留下苏天佑一脸懵懂地留在原地,什么秘密,什么该说的都说了,他们都说什么了?

“苏大公子好手段啊,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从夏征那里套到了话,之前还跟本王说难以成事,原来,都是谦辞啊。”

赵弘盛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苏天佑敛了神色,拢了拢袖口:“二皇子过奖了,征公子可什么都没有跟在下说过。”

“呵。”赵弘盛的脸上满满写着的全都是不相信三个字,“也对,那是你们的秘密,当然不能跟我这个外人说了。”

苏天佑拳头攥了攥,终于明白夏征临走时跟他离得那么近说话的缘由了,敢情是看到了赵弘盛,故意给他设套,把这个大麻烦丢给了他啊。

再一次深深地体会到了夏征的坑人本事,苏天佑有些后悔,早知道会被赵弘盛误会,他当时就不该跟这个二皇子一起出现在夏征面前,没准这家伙就是误会了他们俩人的关系才故意坑他的呢。

赵弘盛深深地看着苏天佑,不怪他怀疑苏家跟夏家是一伙的。苏皇后的大皇子早夭,之后一直身体虚弱,再无所出。作为苏皇后娘家的苏府没了要辅佐的少主,但是若是还想保住苏家的地位,就得选择一位皇子扶持。

而他和淑妃之子赵弘德,是最有竞争力的两位皇子。淑妃是夏恒的亲妹妹,赵弘德有夏家支持,若再得了苏家的支持,这太子之位花落谁家还是悬念吗?

赵弘盛默默攥了攥拳头,只可惜那苏秋语一心只有夏征一人,即使他以妃位为诱惑也不能得到苏府的回应。苏哲这个老狐狸,做事真是滴水不漏。

林家坳,林媛一家人回到家时,老烦正捧着最后一碗疙瘩汤发愁,看到林媛的身影,老烦的双眼都要激动地冒出眼泪来了。

林媛相信,若是她今晚上不回来的话,老烦肯定会抱着那碗疙瘩汤洒泪到天明了。

心里偷偷笑了笑,林媛赶紧去厨房准备晚饭了。在路上走了这么久,一家人身上都有些凉,林媛先熬了一大锅姜汤,让大家喝了去去寒。

晚饭是一大锅馄饨,猪肉丸子的小馄饨,再加上葱花香菜,吃起来又美味又热乎。

正月初三初四,是给姑姑舅舅等人拜年的日子,舅舅家不用去了,林家信又没有姊妹,所以这两天他们一家人都不用外出,留在家里围坐在一起聊天了。

有时候林媛都在想,杨氏这么地刁难儿媳妇儿,应该也跟她没有生闺女有关系。若是她自己生了闺女,肯定就能将心比心地照顾照顾儿媳妇儿了。毕竟,谁都不希望自己的闺女在婆家受欺负。

初五俗称破五,这天是要放炮仗的,至于吃什么是没有特殊讲究的。林媛索性就按着以前的习惯包饺子了,这天吃饺子也是有讲究的,民间俗称“捏老鼠嘴”,就是把老鼠的嘴捏住,来年家中不遭老鼠灾害,家中粮食不被糟蹋。幸好他们家里没有属鼠的人,不然被“捏住了老鼠嘴”,来年就没饭吃了。

当然这也只是地方的习俗,当然不作数的。

初六这天本来无事,但是因为林永乐的事,这天的林家坳挺热闹。

虽然不能出殡,但是还是要把林永乐的遗骸送出去埋葬。林家老宅早早地贴了白纸,却没有设立灵堂,村里人把买的纸和贡品送了过来,就早早地离开了。

吃过午饭,林媛几人也出来看他们送林永乐出城了。虽然不能出殡,但是送葬的队伍还是不小的,林家忠在前边带路,后边是用林富贵家的牛车拉着的林永乐的棺材。只是那棺材十分普通,甚至连当年林家信给自己早夭的儿子买的棺材都不如。

林媛动了动纤细的眉毛,发现这个送葬队伍少了不少人。譬如作为亲哥哥的林永诚就没有出现,想到那日刘志阳告诉她的事,林媛对林永诚多了几分好奇。

当看到林家孝的两只熊猫眼时,林媛才发现李凤娥居然也没有出现。正纳闷,忽的就听到了身边几个婆子八卦的话。

“快看林家老三那眼眶子!我都跟你说了,那天听到他们打架了你还不信,现在看到人了,该信了吧?”

“我哪里不信了?这老三两口子不是经常打架吗?不过被打的永远是老三,你偏偏说你听到老三媳妇儿哭嚎了,我当然不信了。”

“不是的,嫂子,我也听到老三媳妇儿哭了,该不会是这老三打她了吧?对了,怎么今儿没看到老三那媳妇儿呢,按理说她也应该出现的啊,难道是在家里看孩子?”

“她?她才不看孩子呢,她那俩娃都扔给林家老太太了,但是这女人咋没有来啊,该不会是回娘家了吧?这可热闹了,就李凤娥那脾气,肯定要出事的。”

“呵,林家老宅出的事还少吗?听说老头儿也快不行了,还有那老太太,你看她现在瘦的,就剩下骨头了。哦对了,这两天你有没有听到林家有那种声音,嗯,就是很痛苦的嚎叫的声音?”

“没有啊,你家离得近比我们听得清楚。我只听到马氏哭儿子了。”

“难道,是我听岔了?不行,今晚我得再好好听听才行。”

林媛对什么嚎叫的声音倒是没有放在心上,对于林家孝两口子的事倒是十分感兴趣。她挑了挑眉,嘴角微不可查的勾了勾,李凤娥跟林家孝打架可不是新鲜事,但是林家孝若是真的动手打了李凤娥,那可就新鲜了。

林家信也跟着闺女们出来送林永乐最后一程了,只是,当他看到自家大哥那一夜之间仿佛老了十岁的样子时,实在是于心不忍了。世间最悲惨之事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了,这种痛苦,正因为他经历过,所以才更加深刻地同情林家忠。

叹了口气,林家信转过了脸去,却在街边的人群里发现了杨氏佝偻的瘦小身子。看着那苍白的头发,布满皱纹和泪水的脸时,林家信情不自禁地攥紧了拳头,即便他们已经断绝了关系,但是这个女人也是他的母亲啊,看到自家娘亲这个样子,林家信心里十分不自在。

“走吧,我们回家。”扯了扯闺女们的手,林家信转头抹了抹眼角,当先往家走去。

小林霜眨巴眨巴眼睛,疑惑地看向了两个姐姐,不是说出来送人吗,怎么这么早就往回走了?已经送了人了?送谁了?

林媛也看到了杨氏,怪不得自家爹爹情绪不对头。牵起两个妹妹的手跟在了父亲身后。她承认,她其实对老宅那边的人都没有好感,但是对于林建领两口子,现在又实在是狠不下心来了。

说实话,林建领曾经的确做过对不住自己子孙的事情,先是弃亲儿子和孙女于不顾,后是误听谗言要溺死亲孙女儿。这种事真真是不可原谅。

可是杨氏好像没有做的那么绝情,虽然对刘氏不太好,对孙女们也不亲热,但是毕竟没有像林建领那样要杀死孙女。

林媛抿了抿唇,第一次在走后又回过头来同情地看了杨氏一眼。也就是这不经意的一眼,在杨氏的心里重重地敲了一下。

杨氏鼻子一酸,泪水再次喷涌而出,抽泣的快要直不起腰来了。

林永乐被葬在后山,虽然没能进祖坟,但是地方还算不错,有山有水,显然是林家忠特意挑选的。

之后几天,林媛听说了一件事,那就是林家忠在四处找未成婚而又早夭的女子,想要给自己儿子配个冥婚。据说若是没有成亲的人死了以后,来生不好投胎,就算真的投胎了,也不能有个好的人家,所以不少父母才会想着给自己早夭的孩子配冥婚的。

林家信当年也想,只是没有那么多银子而已,所以这事也就作罢了。好在这个小儿子只是个还不到满月的小奶娃,他配不配冥婚的,没有多大的影响。

不过林媛却是把这个事放在了心上,以前没有提及过,那是因为她不懂这些,现在听说了林家忠给林永乐配冥婚的事了,她当然不能不管,那个小弟弟是爹娘心里永远的痛,活着没能给他最好,死了就一定要好好地补偿他,希望他来生能够托生在一个好人家,过上幸福富足的日子。

冥婚也是婚,需要的银子比正常亲事少不了多少。为了筹钱,林家忠也是费劲了心力,四处找媒婆寻合适的女子,又因为缺银子,林家忠更是愁的连头发和皱纹都多了不少。

一晃就到了正月初十这天,城中不少店铺已经开张,林媛的稻花香也不例外,只是当林媛几人到镇上的时候,才发现又出事了,只是这次出事的不是稻花香,而是换成了对面莫三娘的布匹店。

------题外话------

今天上班了,大家准备好了吗?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