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 小贼是熟人?/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初十开门做生意,初九这天大家就全都回到镇上准备开门事宜了。林媛的马车刚到店门口,就见到对面莫三娘的布匹店前聚了不少人,仔细一看,全都是同街一起做生意的老板们。

“莫姐姐,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担心莫三娘店里又来了什么捣乱的人,林媛赶忙过去问了问。

莫三娘正一脸阴沉地站在自家店门口前,看着屋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发呆。不管别人说什么问什么,她都一言不发,大家以为她是受到了打击,赶紧温声劝说着。

听到了林媛的声音,莫三娘才回了神,转身对她勉强笑了笑,只是那个笑容比哭还难看。

她不说话,林媛也从眼前的场景看出了端倪,布匹店里一团糟,地上散落着布匹和几件成衣,柜台上更是狼藉,账簿什么的随处扔着,装着碎银子的钱箱子也被翻了个底朝天,里边原来放着的几粒碎银子和一些铜板早已不见了踪影。

这是被小偷光顾了啊。

林媛脸一沉,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李昌又嫌皮痒痒了,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大过年的居然没有管好驻马镇。

“大家的店里也被偷了吗?”

林媛看向其他几个店铺的老板,见他们全都摇着头,心才放了下来。不过只是一瞬,却又立即提了起来。整个一条西街,开门做生意的铺子得有三四十个,比莫三娘生意好的也有,生意差的也有,甚至跟她一样只是一个女人开铺子的更是不在少数。那为什么,那个小偷就专门挑她下手呢?

“莫姐姐,是不是门没有关好?”

莫三娘摇摇头,看了林媛一眼,那眼神里暗波汹涌。

林媛一愣,看出她有话要说。眼珠一转,对跟着她一起过来的大嗓门子说道:“七姐,你快回去好好检查检查,看看铺子里的门窗都结实不结实。万一这个小偷都是一伙儿的呢,今儿偷了这边,明儿没准就来咱们店了。”

大嗓门子拧了拧眉毛,年前关门的时候不是把铺子里所有的门窗都重新修整过了吗,连林毅都说结实的很呢,怎么还要检查?

虽然心有疑惑,但是大嗓门子还是一口应下,赶紧回店里去了。

林媛如此一说,其他几个铺子的老板也都一个机灵,赶紧回店里检查去了。

一时间,布匹店前围着的人走了个干干净净,只剩下了林媛和莫三娘,还有过来帮忙的孟良冬。

看到孟良冬,林媛想起一事来,问道:“孟先生,你不是一直都在稻花香住的吗?有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或者看到什么可疑的人?”

孟良冬没有家,唯一的铺子也盘给了林媛,所以过年的时候林媛就让他住在了铺子里,一来给他一个落脚的地方,二来他也能帮忙看着店。虽然店里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但是有个人守着也比没有人要更放心一些。

只是没有想到,他们店里没有出事,莫三娘的店里却出事了。两家店不说面对面,但是也不远,若是这边有什么大的声响,孟良冬应该能听得到的。

可是,让林媛失望的是,孟良冬还真没有听到。

“这个,这个。”孟良冬红着脸支支吾吾地,看看林媛又看看莫三娘,喉头滑动了一下,终于挤出来了几个字:“那个,我,我在的时候,没有出事。”

什么叫“我在的时候”?林媛一脸疑惑,再看莫三娘那红的快要赶上猴屁股的脸蛋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不会吧,这两人,这么开放的?

林媛一脸暧昧地看着两人,把莫三娘看得更是脸红脖子粗了,再瞧她那似笑非笑的小眼神,莫三娘哎呦一声,赶紧跟她解释:“你,你别瞎想。过年的时候,我,我爹娘看他一个人实在是孤单,就,就让他,去我家过的年。仅此而已,没别的了。”

说着说着,莫三娘自己都觉得声音小了下去,眼睛也是这里看看那里看看,就是不敢抬头看林媛。

林媛眼睛一眯,嘴角忍不住上扬,恩,应该是没有别的,只不过是看他一个人孤单,所以让他一起过年,过年嘛,肯定就到很晚了,既然晚了,那就留在家里过夜吧。

噗嗤。

林媛捂嘴嘻嘻一笑,胳膊肘拐了拐莫三娘身子,有些邪恶地问了一句:“看来你爹娘,很喜欢这个准女婿嘛。”

莫三娘唇角一勾,即便没有说话,但是这意思也是不言而喻了。

一开始林媛还担心莫三娘的爹娘会不喜欢孟良冬,毕竟这个孟良冬实在是有些迂腐,而且又没有自己的家,两人成了亲肯定会有很多不方便。不过,孟良冬也是有自己的优点的,首先就是重情重义,不像那个谢志远,别人苦苦等候他好几年,他却一点也不放在心上,忘恩负义的东西。

言归正传,自从稻花香遭了贼以后,孟良冬就愈加警惕起来,他说他在的时候没有出事,那就是没有出事了。如此,便可以确定,布匹店遭窃应该就是孟良冬在莫家过节的时候,也就是除夕到初二那三天里。

林媛又看了看店里,发现门板并没有被砸破的迹象,而店里边更没有门窗被撬开的痕迹,这样说来,小偷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呢?怎么越看越像是这个小偷有店里的钥匙光明正大进门的呢?

林媛眨眨眼睛:“莫姐姐,咱们还是报官吧,这店里的东西先不要动,等官差来了以后好生检查一番,看看有没有贼人留下的线索。”

“这个,媛儿,要不还是算了吧,店里也没有丢什么贵重的东西,就别报官了吧?”莫三娘话说到一半,就看到林媛正眯着眼睛歪着头瞧着自己,莫三娘舌头打结,有些心虚地抿了抿唇:“媛儿,你,你怎么这样看着我?是不是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啊?”

“莫姐姐,你别装了,你这么不想让我去报官,是不是你知道什么事?莫非你知道这个贼人是谁对不对?”

莫三娘一愣,脸色有些白了。

孟良冬看看林媛,再看看莫三娘,有些激动地说道:“三娘,你真的知道是谁对不对?那就好说了,咱们赶紧去衙门报官,让官差去抓人,只要在那人家里搜到咱们铺子里的布,就能定他的罪了。”

“良冬,不能去!”莫三娘一激动,紧紧地抓住了孟良冬的胳膊,生怕他心血来潮立马就跑到衙门去了。

“为什么不能去?”

林媛和孟良冬同时惊呼出声。

莫三娘有些为难:“你们,别问了吧,反正也只是丢了几匹布和几两碎银子而已,根本不值钱的,我们又何必因为这点小事去……”

“是谢家的人?”林媛突然打断了她的话,屋里一片寂静。

谢家的人,难道是谢致远?

孟良冬握着莫三娘的手不自觉地落了下来,神色复杂地看着自己最喜欢的女人。

莫三娘咬咬唇,连忙解释:“是,是他们,但是良冬你别误会,我不想你去报官,不是因为我还对谢致远心存感情,而是,而是实在是不忍心她这么大年纪了,还要被抓进大牢,受那些非人的折磨。”

这么大年纪?

“原来是谢氏,可是,你怎么知道就是她,而不是谢致远呢?”

林媛的话也道出了孟良冬心中的疑惑。

只听莫三娘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这铺子里的钥匙,除了我和良冬,就只有她才有了。那还是我跟谢致远有联系的时候的事了,为了讨她欢心,让她接受我和谢致远的事,我就把铺子里的钥匙给了她,还说只要她高兴,随时都可以过来挑选布匹,喜欢什么拿什么。只是后来跟谢致远闹翻了以后,我已经把这个事给忘了,要不是今儿看到店里的门窗都是完整的,我也不会想起曾经还有过这么一件事。”

给钥匙就给钥匙吧,偏偏莫三娘还说了句喜欢什么就拿什么,这不是明摆着让人家随便搬东西吗?有她这么一句话,就算她们找到了谢氏的头上,也不能把谢氏如何了。

只是那个谢氏还真是厚脸皮,都已经跟莫三娘没有关系了,居然还好意思拿着人家的钥匙偷偷开门来拿东西,真以为自己是个香饽饽,任何人任何时候都得讨好她奉承她?

“脸皮都快要赶上城墙那么厚了!”不能把小偷处置了,心里真是不痛快。林媛不高兴地撅了撅嘴,“换锁!”

就谢氏今时今日的做法来看,就算他们找上门去要钥匙,这个贪图小便宜的女人肯定也是不会交出来的。与其找上门去生一肚子气,还不如直接把店里的锁换掉,永绝后患!

莫三娘点头:“我刚刚也已经有了这个打算,若是我早些想起给她钥匙这件事来得话,这个锁,我早就换掉了。哎,都怪我,不然也不会发生今天的事了。”

孟良冬紧紧握住了她的手,宽慰道:“这事不怪你,要怪也是谢氏,谁会想到她居然真的会趁你不在,到店里来拿东西。更让人意外的是,居然连银子也拿走了。”

孟良冬连连摇头,这种人还真是刷新了大家对无耻的最新看法了。

莫三娘也回握住孟良冬的手,她真担心他会误会她还对谢致远余情未了,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是没事了,孟良冬还是很相信她的。

感受到莫三娘的目光,孟良冬抬起头来,犹豫着要不要开口。林媛看出他有话要说,随口就问了一句。

孟良冬小心翼翼地看向莫三娘:“那个,从你家回来以后,我,我听说了一些事。关于,谢致远的。”

“他的事跟我没关系,我也没有心情听他的消息。”

林媛却嘻嘻一笑,问道:“孟先生,你先说是好事还是坏事,若是好事就算了,听了让人堵心。若是坏事的话,嘿嘿,你就说来让咱们听听,也好纾解纾解心情嘛。”

莫三娘噗嗤一乐,伸手在她额头上使劲儿戳了一下:“你呀,就这么看不得人家好?”

这倒不是,这项殊荣仅仅属于谢致远,若是别人的话,她还是希望大家都过上舒心的好日子的。

孟良冬咽了口口水:“如果这么说的话,那就应该让你们听听了。”

看来不是好事!林媛眼睛发亮,十分期待这谢致远又遇到了什么糟心的事了。

“我也是听街上那些大娘们说的,据说谢致远过年的时候没能让谢氏回家,而且马小倩还不许他给婆婆送东西过去,谢氏这个年过的不仅凄凉,还很困苦。”

林媛打断了他的话,不屑地撇撇嘴:“怪不得她会厚着脸皮来店里偷东西了。”

“媛儿!”莫三娘冲她摇摇头,示意孟良冬接着说。

“这个年过的凄凉还不仅是谢氏,那个谢志远过的也不咋样。除夕当天因为偷偷看亲娘,被马小倩堵在了门口,那个彪悍的女人居然让他在雪地里跪了半宿。除夕啊,那晚可是下了雪的,哎,这个谢志远也真够倒霉的,男儿膝下有黄金啊!”

孟良冬还在感慨好男儿不轻易下跪,林媛却狠狠地白了他一眼,这个蠢蛋,居然还在同情谢志远,若是谢致远不倒霉,你还能跟莫三娘双宿双栖了?

“还有啊,初一拜了年,这马小倩就带着谢致远回了马家庄娘家,这不,都快半个月了,居然还没有回来呢!那些大娘们听谢氏说,这个马小倩早就有让谢致远入赘马家的念头,只是谢致远是读书人,腰杆子硬气,没成亲的时候死活不同意入赘。没想到这成了亲了,居然还是没能逃过入赘的命运啊!”

怪不得马小倩会死活都要嫁给孟良冬了,不过谢致远成为上门女婿也不能全怪马小倩,要不是谢氏娘俩看上了人家马家是最新崛起的有钱人家,肯定不会同意马小倩进门的。

马小倩是家里独女,脾气又暴躁,在谢家时就已经逼得自家男人不认亲娘来。现在这谢致远倒插门去了马家,肯定就更加不许他肆意妄为,这谢氏啊,真是白养大了这么个儿子喽!

谢家的事在莫三娘听来,已经跟街上哪家哪家买了个啥一样了,她根本就兴不起来任何别的情绪了。

莫三娘把店里的布匹都一一归整起来,孟良冬则亲自去了老铁头打铁铺买了一个现成的锁头回来,以前的锁也不能用了,直接就扔到了后院。

过了十五,孟良冬就要去学堂给孩子们上课了,这样一来稻花香就没有账房先生了。本来林媛还打算再重新招入一个账房先生的,不过她突然想起了一个人,那就是在后厨做糕点的王叔,她记得王叔以前在村里做过小买卖的,而且他又识字,所以在问过王叔的意思之后,林媛就把稻花香账房先生这一重要任务交给了王叔。

索性后厨里几个人经过这几个月的历练,都已经能够成功做出十分美味又符合林媛要求的糕点来了,就算王叔不在后厨,他们也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

至于学堂那边,过年这几天孟良冬已经把孩子们应该学习的书籍全都整理了一遍,并且还好好地考虑了一番该如何教授。所以,对于这个新先生,林媛还是十分放心的。

再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学生的书籍了。虽然夏征还没有回来,但是林媛早在初一的时候就已经接到了他的飞鸽传书,陛下已经把印书的差事交给了他,那么跟马家庄的合作也就可以开始了。

马家庄还特意分出来了一个窑专门用来烧制活字模板,再有五六天就要开学了,得让他们先烧出需要的书籍来才行。时间紧迫,不可能把所有书都弄出来了,只好先印制开学就需要的,其它的再慢慢烧制了。

因为之前答应了夏征不会单独跟马俊英碰面,所以林媛就把这件事交给了刘掌柜和孟良冬一起去办。孟良冬负责挑选最先需要的文章和检查活字模板的正误,刘掌柜则负责剩下的所有事务。

新年新气象,为了追求生意的精益求精,林媛又给几个铺子特意准备了一些新的变化。

稻花香的糕点已经在驻马镇闯出了不小的名堂,俨然已经取代百年饼屋,成为了驻马镇最好的糕点铺子,甚至周围几个镇上的糕点铺子都不如稻花香的好。

相继推出了几款南瓜饼和无水蛋糕之后,林媛又先后上市了奶冻和各种饮品。奶冻的做法得需要冰块,如此年前让刘掌柜准备的冰块就派上了用场。

当林媛派人找刘掌柜取冰块的时候,刘掌柜还大吃了一惊,他哪里想到短短几天的功夫,这新东家就已经想好了怎么用冰块了。

至于各种饮品则更加简单了,因为还是冬季,无法取得很多新鲜水果。所以他们就只能做一些当季的水果饮品了。譬如,用苹果和白醋腌制而成的苹果醋,虽然跟传统意义上的苹果醋不同,但是味道还是大同小异的。

除了苹果醋,还有山楂汁,在山楂汁里加入其它各种烈度的酒,就有做成了各种饮品。而且这些新出的饮品显然十分畅销,顾客们经常来了以后都要抱着好几个盒子回去。

------题外话------

渣男永远都是用来坑的,吼吼~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