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臭豆腐/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福满楼也推出了几道新菜式,说是新菜式其实也不算很新了。之前福满楼的招牌菜叫做四喜福袋,听着很好听,其实就是跟饺子差不多的东西。因为后来林媛相继推出了水晶虾饺和烧麦,所以这四喜福袋的地位反而变得尴尬起来,说是招牌菜却已经不那么有诱惑力了,把它从招牌菜上划掉吧,又觉得十分可惜,毕竟这福满楼发家就是因为这道四喜福袋。

所以,林媛就把这个四喜福袋重新打造了一番,并且从这道菜上发展起来,做成了一个系列菜,把这个系列菜统称为四喜福袋,作为福满楼的第一招牌菜。当然,为了凸显福满楼的总店地位,这个系列菜在别的分店里是没有的。

说起这个系列菜其实很简单,只有四道菜而已,分别起名为:杨枝甘露,千里相会,双舞燕,状元红。

古人将“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作为人生四喜,而林媛的这四道菜的名字就是从这四喜化来。

杨枝甘露,原本是用西柚和芒果做成的一道甜品,但是这里没有这样的水果,所以林媛就把里边的水果改成了十分普通的苹果。为了做出酸甜的口味,她又在汤里适当地加了一些山楂汁,虽然不多,但是吃起来,又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淡淡的酸味,十分令人喜欢。

千里相会是林媛自己想的名字,菜品沿用了以前的四喜福袋,只是把面皮改成了豆皮,薄薄的豆皮里边包上精心调制好的馅料,再用韭菜叶子拦腰绑成了一个蝴蝶结的形状。上锅蒸熟后,把做好的调料汁浇上去就行了。

为了出新,林媛还在一个盘子里分成了荤素两种馅料,荤的是猪肉沫和大葱的,素的则是用了豆腐和粉条,另外还加了少许胡萝卜,蒸熟以后也十分美味。

双舞燕的名字,是化用了“洞房花烛明,燕余双舞轻”这两句诗。虽然有燕,但是这道菜却不是荤菜,而是素菜。是用鸡蛋和土豆泥混合以后,再做成了两只恩爱的小鸟的样子。这道菜不仅卖相讨喜,味道也十分好,就连老烦这个无肉不欢的吃货,都最喜欢这道菜。

最后一个是状元红,不是菜,而是酒。虽然孟家酒坊和安家酒庄的酒十分出名,但是让林媛十分庆幸的是,他们没有一家做出的酒叫做状元红的。所以林媛就让刘丽敏单独酿了一种烈酒,而后取名为状元红。

不仅如此,她还让她在刘家酒庄的后院里挖了一个地窖,把做出来的状元红埋到里边,并且标明酿制时间。这烈酒是埋得时间越久越好喝,所以这些酒将来都会是十分值钱的好东西。

这可把刘丽敏给乐坏了,还一个劲儿地说要给小永严专门酿制两坛子状元红,等他长大了考中状元以后再打开来喝。

林媛想出来的这四道菜可谓是独树一帜,有荤有素,有汤有酒,刚一上市就受到了大家的欢迎。菜品不说,单是那酒,就已经让不少人稀罕了。特别是林媛特意把状元红的寓意宣传出去以后,整个驻马镇里边,只要是家里有儿子的人,都去刘家酒庄买来存起来等自家儿子高中状元的时候喝。

如此一来,不光是稻花香的生意节节攀升,就连刘家酒庄的生意都前所未有的好。做生意嘛,最讲究的就是人无我有,人有我精。这次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多半都是占了人无我有的光了。当然,若只是我有肯定不能长久,所以林媛才会在质量上精益求精,力求完美。

稻花香和福满楼都推出了新菜式,豆腐坊也不能落后。林媛在之前豆干的基础上,发展出了成品豆干,把豆干做熟后添加各种辅料,做成了麻辣、鲜香、鸡汁等各种味道。这样的豆干不仅能单独作为一道菜,还是小孩子们十分喜欢的零食之一,十分受大家欢迎。

另外,林媛又大胆出新,把臭豆腐给做出来了。臭豆腐这东西,其实就是把豆腐给捂得发霉长毛,虽然长毛了但是又别有风味,炸出来以后又臭又香,十分好吃。

只是,这种东西,当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受的啦。

当林媛在厨房炸臭豆腐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人敢靠近厨房。不为别的,就是那股子臭烘烘的令人作呕的味道,都熏得大家头晕了。

不光是豆腐坊里满溢着这种味道,就连隔壁的几家都被这种味道给熏出来了,纷纷找上门来,问是不是他们把家里的恭桶给掀翻了。要不是周掌柜在门口亲自挡着,只怕大家都要冲进来帮忙把“掀翻的恭桶”给收拾干净了。

“来喽,臭豆腐出锅喽!”林媛兴高采烈地端着刚刚出锅的还在冒着热气的臭豆腐奔出来,一边走还一边用筷子连着夹了三四块臭豆腐放进了嘴里,津津有味地咀嚼起来。

小林子等人捂着鼻子躲得远远的,见她吃的这么欢实,只觉得自己胃里的早饭已经开始翻江倒海了。甚至已经有个小姑娘实在是忍不住,弯着腰捂着肚子,扒在墙角吐得稀里哗啦了。

林媛却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把盘子往桌上一放,伸手招呼着大家:“快来快来,可好吃了!你别看它闻着臭,吃起来可香了!我还专门熬了浓稠的汤汁呢,里边放了香菜、花生碎,可好吃了。真的挺好吃的,我不骗你们!哎,小林子!快来,给姐点面子!”

小林子脚步往后错了错,也没了往常的淡然神色,被她指名点中后,炯炯有神的眼睛里顿时闪过一丝慌乱。

别开玩笑了,让他吃这种跟屎一个味道的东西,打死他也不能就范!

躲在小林子身后的小六子悄悄拽住了小林子的衣摆,生怕他一个鬼迷心窍,就去吃了那个不知道是不是用屎尿泡出来的腌臜东西!

看着林媛吃得又香又欢的样子,小六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压下翻涌上来的不适感,凑到小林子耳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悄声问道:“大哥,东家,东家是不是这里出问题了?咱们以前当叫花子的时候,就算再饿也没有吃过这种又臭又恶心的东西啊!你说东家她有的是银子,吃啥吃不到啊,怎么就专门喜欢吃,咳咳喜欢这种东西呢?”

小六子咽了口口水,就差把屎字说出来了。

小林子抿了抿唇,拍了他一把,瞪眼道:“少胡说!哪里有说自己东家脑子有问题的?”

虽然没说出口,但是小林子也觉得林媛肯定是脑子出问题了。

正嘀咕着,林媛又冲他们招了招手:“哎,你们倒是来啊!再不来,我这里可就吃完了啊!这不,还有一半,小林子,来,给你吃!”

小林子咧嘴呲牙,还没来得及躲,就被大踏步追来的林媛一把拎住了衣服领子。

“啊!不要啊不要!我不要吃屎啊!你自己有特殊癖好就算了,为什么还要逼迫别人也去吃啊!放开我啊,放开我啊!”小林子瞪着大眼睛死命挣扎,可是越挣扎好像林媛拎得越结实了。

他怎么忘了,这个女人可是个悍妇啊,落入了她手里还能有的跑了?

林媛一把将小林子扔到了桌边,横眉竖眼哼道:“怪不得你们都跑的那么远!哼,现在说实话了吧,什么吃屎,你丫才吃屎!你全家都吃屎!”

说着,拿起筷子来,一只手钳住某人的下巴,另一只手就要将夹起来的那块臭豆腐塞进他的嘴巴里了。

“唔,放,放开!我我,我自己吃。”小林子双手乱摆,赶紧向林媛求饶,既然都要吃,那还是自己吃的好,至少男人的尊严不会被破坏。被一个女人胁迫着吃屎,那才叫丢人!

“少来!不会我刚放开你,你就偷偷跑掉吧?”不怪林媛不放心小林子,这小子,别看他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其实滑头得很,贼精贼精的。

小林子白了她一眼:“君子一言快马一鞭,那种偷偷跑掉的事,才不是我这种正人君子所为!你太小瞧我了!”

林媛耸耸肩,虽然不是很相信他,不过还是松开了手。

只是,她前脚松了手,某人后脚就化身灵活的泥鳅,蹭的就往旁边窜去。

“臭小子!”林媛一喝,抬脚就是一踹,眼看着就要踢到了某人的重要部位,小林子惊叫一声,双手下意识地一捂。

哪知,林媛只是虚晃一脚而已,手已经再次抓住了某人的衣领。

“哼!还正人君子,你刚刚信誓旦旦的话,都去哪儿了?”

小林子撇嘴,哼哼唧唧地被她重新按到椅子上坐好:“宁愿跑掉,也不要吃这个恶心的东西!正人君子,才不会吃它!”

“是吗?那只好。”

在小林子期盼的目光中,林媛嫣然一笑,接道:“只好让你做不成君子了!”

说着,一块臭豆腐已经被她眼疾手快地塞进了小林子的嘴里。

“呕!”

早就料到这家伙会吐出来,林媛连忙用手捂住了他的嘴,迫使他不能再张嘴吐出来。

无奈,小林子只好在林媛目光的威胁下,艰难地动了动嘴巴,忍住胃里的不适,闭紧眼睛硬着头皮咀嚼起来。

嗯?嗯?嗯?

心里无数念头闪过,小林子的眼睛猛地一睁,漆黑的眼珠都快要爆出来了,一张小脸儿也红彤彤的。

小林子这幅模样,早已把小六子等人惊得目瞪口呆了:大哥这是,这是被熏得要死了啊!呜呜,大哥,你放心吧,不用担心我们了,我们一定会好好活下去的,一定不会重蹈你的覆辙,绝对不会靠近这臭气熏天的东西的!

就在几人呜呜咽咽地抱头痛哭的时候,戏剧性的一幕刺激了众人的眼睛。

只见小林子激动地挥舞着自己的手,一会儿指指自己,一会儿指指桌上的臭豆腐,还不忘冲着远处躲着的小六子几人挥手。还有那嘴巴,明明林媛早就已经松开了捂住他的手,为什么他还是不开口把那坨臭烘烘的东西吐出来?难不成,已经被熏得脑袋迟钝,变成了傻子?

“呜呜,大哥,你那么聪明厉害的人,居然变成了傻子!那你还不如直接被熏死得好啊!呜呜。”小六子抹着眼泪,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着。

“吓!找打!”

小林子一巴掌拍在小六子的脑袋瓜子上,一脸嫌弃地哼了哼:“少咒你大哥我!去,把那个吃了!”

“啊?”小六子嘴巴张的都能塞进去一颗大鸭蛋了,眼泪唰地一声又出来了,而且越来越汹涌:“大哥啊,小弟知道错了,小弟不该咒你变傻!大哥,你就饶过我吧,不要让我吃屎啊,大哥,求求你啦,呜呜,别给我吃,别给我吃啊!啊!啊!唔!真,真好吃,大哥真好吃啊!”

小林子傲娇地抬了抬下巴,什么叫大哥真好吃?是臭豆腐真好吃!

臭豆腐就是这样,闻起来臭吃起来香,而且是闻着越臭,吃起来就越香。

原本她还担心老烦也会跟小林子等人似的,难以接受这种东西。但是,她明显是低估了某人的吃货本质。

“呀呀呀!丫头!你居然让我吃屎!”老烦暴跳如雷,不过也仅仅是抱怨了几句,就在某人震惊的目光中,将那臭烘烘的东西塞进了自己嘴巴里,“老头子我这辈子什么东西没吃过,香的辣的,甜的酸的,还真就没吃过这种臭的!来来,让老头子我尝尝!”

这一尝不要紧,林媛带到福满楼的所有臭豆腐都被他给尝了进去,要不是林媛眼疾手快抢救下来了几块,只怕刘掌柜和几位大厨师傅都没得尝了。

只是,这臭豆腐的味道虽然好,但顾客们不一定买账啊,毕竟这东西闻起来实在是太难以接受了。

老烦不关心店里的生意,刘掌柜和几个大厨却不能不关心。他们承认这东西上市以后一定会跟豆干什么的大卖的,但是让顾客们接受它,还是需要一个极漫长的过程的。

怎么让顾客接受,实在是个大难题。

林媛愁眉苦脸想了一整天,才突然想起了上辈子曾经见过多次的美食大赛。她完全可以借鉴美食大赛的形式来给自己的臭豆腐做宣传啊。

对策有了,接下来就是具体实施了。择日不如撞日,眼看着元宵佳节就要到了,林媛就把这个大赛安排在了元宵节的晚上,就在福满楼的门口,人来人往的,既能宣传臭豆腐,还能给福满楼拉顾客呢。

说起元宵佳节,这可是个大日子,过了这一天,这个年才算是圆圆满满地过完了。而且,这一天还有猜灯谜赏花灯的习俗,比八月十五还要热闹。虽然现在还是冬季,外出还能把人给冻得脸蛋通红,但是也抵挡不了大家的兴致。

既然是元宵佳节,就必须要有元宵吃了。距离正月十五还有好几天的时候,大街上就已经有不少小商贩开始摆摊卖元宵了。元宵其实就是把各种馅料混到一起,然后切成拇指盖大小的块儿,再放进装满糯米面儿的大箩筐里,然后晃动大箩筐,让馅料来回滚,把面儿都粘到馅料上就行了。

这样做出来的元宵是硬邦邦的,吃起来有些嚼头。而且元宵外边的面儿会不稳定,煮的时候很容易掉下来。

林媛在考察了市面上卖的元宵之后,决定把汤圆推入市场。汤圆其实是南方人的吃法,就跟包饺子一样,把馅料包进糯米面皮里边。跟元宵相比,汤圆的馅料柔软得多,煮熟以后,一口咬下去,馅料会变成黏稠的汤汁流出来,十分好吃。

跟大嗓门子等人说了汤圆的包法之后,林媛就着手准备汤圆的馅料了。黑芝麻馅是最普通的,把黑芝麻炒熟后碾磨成粉,拌入白糖和油就行了。这种馅的汤圆吃起来特别香,而且芝麻这种东西在农村里十分普遍。

就像之前的桂芝嫂子家一样,看见芝麻在前年大卖,所以就种了不少,谁知成熟以后居然没有人收,好好的芝麻全都砸在了手里。大家又不会做,不少人还用来喂鸡了。

所以林媛想要的芝麻,只是一天的功夫就已经收到了不少。

除了芝麻馅的,林媛还准备了花生的,为了让花生更香,里边也适量地掺了一些芝麻进去。除了这些,还有桂花的,稻花香本就卖桂花糕,干桂花存了不少,直接拿来用就行了。

因为时间紧迫,这次的元宵节只是推出了这三种馅料而已。其实除了这些还可以有不少别的样式的,比如各种水果的啦,鲜花的啦,而且还可以把汤圆的糯米面儿做成各种带颜色的。当然,这些她暂时还不打算推出来,新鲜东西若是一次性推出,会给顾客一种审美疲劳,太多了就不稀罕了,所以这几种新品她打算等到明年的元宵节再慢慢推出。

汤圆毕竟是新品,林媛依旧采取老办法,在店里煮了一大锅出来,然后让顾客们品尝。这样得到的效果果然是惊人的,第一天做出的两千个汤圆,被大家一扫而空。就连林媛打算送到福满楼的汤圆也被临时拿来卖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