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 学堂琐事/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汤圆已经开始上市,学堂里的事也不能再拖延了,正月十六孩子们就该去上学了。林媛抽空去了城南学堂一趟,为了让两个小妹早些见识一下自己的新学堂,林媛把这两个小家伙也一起带去了。

再次见到学堂时,可把林媛给惊了一下。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学堂就已经大变样了。曾经的破屋子已经被修整地十分结实,屋顶的旧瓦换了新瓦,而且还是十分结实的红瓦,不用问就知道,这肯定是马俊英从马家庄送来的。

房子修葺一新,里边的摆设也丰富了不少。以前只是用旧门板搭成的床被换成了新的,被褥也换成了新的。虽然桌椅不是很多,但是至少不用再像以前似的,喝茶什么的只能用手端着,没有地方放了。当然,屋里还准备了一个新的炭炉,里边的炭烧的火红火红的,林媛一进门就感觉到有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十分暖和。

给程老先生准备的一应新品,是让林媛最满意的地方。这位老先生为了孩子们吃了大半辈子苦,老了终于能享福了。

林媛把刘掌柜给程老先生安排的小厮叫了过来,虽然很相信刘掌柜的眼光,但是她还是又把自己想到的额一些细节问题一一告诉了这个小厮。毕竟刘掌柜是个男人,有些事还是不如女子心细。

此时的程老先生根本没有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虽然已经有了新的教书先生,但是程老毕竟在这里奉献了多年,一时半会儿也放心不下,孟良冬来了以后,两人更是诸多交流。

这不,程老先生和孟良冬就在教室讨论如何让孩子们更好地学到知识呢。

“程老先生。”林媛笑着跟他们打了声招呼:“打扰你们了。”

程老先生面色红润,精神矍铄,城南的孩子们上学有了保障,他的气色和心情也好了起来:“林老板来了。”

林媛摆摆手,走到两人面前,笑道:“程老先生可别叫我老板,还是跟年前一样叫我林媛吧。”

程老先生抚了抚胡须,笑的爽朗:“好,好。姑娘你给我们城南的孩子们准备了这么好的先生,我还没有当面跟你道谢呢。林姑娘,我代城南的所有乡亲们和孩子们给你行礼了。”

说着,老先生双手一揖,冲林媛弯腰就是一礼。

林媛哪里敢受程老先生的礼?惊呼一声,赶紧双手将他托了起来。

一旁的孟良冬虽然来到这里才几天,但是对这里的人和孩子却是了解得更多一些。他清楚地知道,林媛的举措给这些人带来的希望和便利。

又跟程老先生说了些话,几人的谈话不知不觉地就转到了上课上了。

程老先生对孟良冬十分满意,笑得眼角的皱纹都深了起来:“孟小友学识渊博,对待孩子更是耐心的很。能得这样的先生教授,真是城南孩子们的福气。老身对孟小友的为人和学识,也是佩服的很,没能考中一官半职,实在是可惜的很。”

官职对于现在的孟良冬来说,早已如同路边的野花一样,根本不能引起他丝毫的注意了。

“老先生过奖了,这几日跟老先生一起探讨学问,小生才是受益匪浅的那个。老先生不仅人品贵重,对待学问更是严谨得很。小生定会继承先生的品质,把城南这些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培养的。”

看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林媛也就放心了。说起来这两人还是很有共同点的,都是学识渊博,却都没能在科考中取得一官半职。

几人在屋里正聊着天,外边院子里不少孩子们都在好奇地看着他们,小林霜和林薇一来就跟这些孩子们玩到了一起。

林媛会心一笑,跟几个孩子打了个招呼。这几个孩子她还是有印象的,上次来的时候,这几个孩子就跟她聊了会儿天呢。

看到小林霜和林薇跟他们相处的十分融洽,高兴极了。她一开始还担心两个小妹会因为这些孩子穿着普通而不喜欢呢,现在看来都是她多心了。虽然这段时间她们家的条件好了,但是两个孩子没能因此而看不起那些穷人家的孩子,这一点令她十分开心。

小林霜扯着两个小姑娘跑到了林媛面前,兴高采烈地说道:“大姐,我们以后真的要在这里念书吗?我喜欢这个地方,大姐,你看这是我的新朋友。”

“好,真好。”林媛微笑着摸了摸小妹妹的头,对另外两个小姑娘笑着点点头,蹲下身来问了问她们的名字和年龄。

两个小姑娘有些腼腆,一开始还有些扭扭捏捏地,说话也跟蚊子嗡嗡似的。许是看林媛十分好接触,再加上上次她来的时候还给大家带了糕点,没说几句话,这两个小姑娘就放开了许多。

“林姐姐,我娘说,以后这个学堂就跟以前不一样了,换了新先生,学堂也更好了。那我们,是不是就得多交束脩了?我还看到我娘一直愁眉苦脸的,我怕,我怕我以后可能不能再来上学了。”

一个小姑娘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红着小脸儿鼓足了勇气问出了困扰自己多日的问题。

林媛一愣,再看其他孩子时,见他们都期盼地看着自己,想来这个问题应该是他们所有人心里的困扰了。

正要开口,林媛就见到院子门口徘徊着几个成年人,虽然衣着十分普通,甚至还打着补丁。但是他们神色平和,都是十分淳朴的老实人。

见到林媛向他们招手,这些人先是下意识地一躲,最后还是得了程老先生的招呼,这些人才憨笑着进了院子里来。

刚刚说话的那个小姑娘一转身,蹦蹦跳跳地就向其中一个农妇怀里跑去:“娘!”

林媛顿时明白了,这些人应该是看到了她的马车过来的。只是实在是太害羞了,所以才在门口徘徊不敢靠前。

小姑娘的问题是这些人心**同的忧虑,以前程老先生教书的时候,念在大家条件有限没有提过束脩的事,大家都是尽自己所能地给老先生一些东西。但是现在不同了,林媛可是个商人,他们担心也是可以理解的。

林媛将大家招呼到一起,虽然在这些成人们面前,她这个只有十三岁的小身板儿有些单薄,但是却一点也不影响她的气场。众人静静地看着她,没有一人有一丝不屑的神情。

“各位,正如大家所知道的,这城南学堂年前的时候被我买下了。”林媛不怒而威,却又不失平易近人之态,“但是,城南学堂还是会秉承程老先生的意志,跟以前一样尽心竭力地为大家服务。大家的孩子们,依旧可以放心地在学堂里上学。大家不要有心理负担,束脩依旧还是按着以前的标准来执行,有,便交,没有,就等等再说。”

说完,她又把孟良冬叫到了身边,介绍道:“这位是孟良冬孟先生,相信大家这几日已经跟他有所接触了。这位孟先生以后就是孩子们的先生,大家别看他年纪轻轻,其实是个很有学问的人呢,就连程老先生也在我面前一直夸赞他。”

大家的目光立即顺着林媛看向了程老先生。

程老穿了一件新的棉长袍,笑意盈盈地看着大家,点头道:“这位孟小友非常不错,对于做学问一事,老朽可是望尘莫及啊。”

连程老先生都说好,那这位孟先生肯定就是真的很好。这些人对程老先生十分熟悉,也很敬佩,对于他的话,自然相信。

林媛就是明白这一点,所以才会让他帮忙说几句话,也好安了大家的心。

“孟先生为人低调,做事却十分严谨,别看他不爱说话,但是教书育人从来不含糊,我正是看中他这一点,才放心把自己的两个妹妹交给他来教导的。”

林媛的话立即引起了大家的议论,原来这位姑娘的妹妹也会在这里念书啊,那就好了,这位先生肯定很厉害。

不过也有人高兴不起来,这位姑娘虽然不说,但是他们也知道她其实就是这城南学堂的幕后老板,跟大老板的妹妹们一起上学念书,那他们这些穷人家的孩子还不得天天被欺负?

当即就有不少人悄悄地告诉自己孩子要离林媛的妹妹们远一些,但是在人群里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他们所认为的富人家的孩子。难道,是嫌弃他们这里太破,所以没有来?

知道有人在找林媛的妹妹,几个刚刚跟小林霜玩过的小姑娘十分高兴地给他们指了指,这一指,实在是颠覆了这些大人们的思想了。

那两个穿着普通笑得天真灿烂的小姑娘,就是这位幕后老板的亲妹妹?怎么跟印象里的富贵人家的孩子不一样呢?不是应该身着绫罗绸缎,头戴黄金美饰,还要挂着一幅趾高气扬申请的模样吗?但眼前这俩孩子怎么跟他们穷人家的孩子玩得那么欢实?一点儿居高临下的姿态都没有。

不少人心中的疑虑被打消,小林霜和林薇两人本就是天真可爱又十分善良的孩子,得到大家的喜爱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特别是在听说孟先生亲自给孩子们准备了上课时的书本,大家更是放心多了,纷纷庆幸起来,自己当初幸好没有搬走,不然哪里还会遇到现在这么好的先生和这么好的老板呢。

正说着话,门口响起一阵车轱辘的声音,而且越来越近。

原来,是马家庄的人来给大家送刚刚印出来的第一套课本了。

孩子们全都跟欢快的小鸟一样,张开双臂迎着马车飞奔而去。

孟良冬怕大家拥挤会把课本弄坏,也赶紧过去了。

林媛远远看着,发现来送课本的竟然还是个熟人呢。

马俊英从马车进门时就已经发现了林媛的身影,唇边的笑意压也压不住,冬日里,他只看到林媛一身火红斗篷,娇俏可爱,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温暖和煦。

靠在马车上假寐的林毅机警地睁开了双眼,一个鲤鱼打挺就站起身来,看似漫不经心地站到了林媛身后,给了某人一个大大的警告,那意思十分明显,若是再敢靠近一步,小心你的腿!

“林姑娘,好巧啊!”马俊英披了一件白色斗篷,带着温柔的笑容缓缓行来,这谦和的样子实在是让人移不开目光。

若不是心有所属,林媛都忍不住要春心荡漾了。

“没想到送书这点小事还要劳烦马公子亲自前来,真是辛苦你了。”

林媛礼貌地笑了笑,不过对于孩子们终于能有了一本属于自己的新书,她还是十分开心的。所以这个笑容就不仅仅是礼貌性一笑了,反而还多了几分真心。

而在马俊英看来,就好像是林媛见到了他十分开心似的。

“林姑娘说哪里话,就算不来送书,俊英也是要来看望程老先生的。”马俊英快走几步到了林媛面前,眼看就差几步的距离了,冷不丁地面前冒出来一个黑影。

“马公子,您身上一股烧窑的糊味儿,我家二夫人最近鼻子不舒服,闻不了这些乱七八糟的味道,您就站在那里说话吧,莫要让我家二少夫人身子不舒服了。”林毅认认真真地说着瞎话,把身后的林媛逗得都要憋不住了。

马俊英嘴角一抽,脚步立即顿住了。烧窑的糊味儿?他在家只负责画画样子出出主意,哪里就真的跟着工人们一起去窑里烧砖了?

不过好在这马俊英的脾气不是一般的好,根本就没有跟林毅较真的心思,反正他也是知道这林毅就是故意不让他靠近而已。

林媛怕伤了马俊英的面子,赶紧岔开话题:“马公子,听说马家庄已经开始着手大规模印书了?”

马俊英点点头,脸上依旧是温润到让人心安的笑容,显然没有受到林毅的影响,笑道:“是的,其实在初二那天,我们就已经接到了夏公子的传信,而且夏公子安排的书法大家和篆刻大家也在初六的时候送来了要印制的第一册书的样本。不仅如此,夏公子还寻了几位饶有烧制技艺的工匠,专门给我们传授和指点烧制技艺。”

原来这些日子,夏征做了这么多事。看来他说要拿下印书的差事并不是没有准备的。

林媛偷偷一笑,马俊英的话成功勾起来她对某人的思念,算算日子,马上就要正月十五了,这家伙应该也快要回来了吧。

说话间,孟良冬已经把新印制的书搬了过来,林媛好奇,也跟着进了屋,随手拿了一本翻看起来。这第一本印制的正是《为学》,她记得年前过来找程老先生商议收购学堂的事的时候,就见过马俊英帮忙抄写这篇文章了。

“开学第一天,是要学习这篇文章?”林媛翻了翻,随口问了一句。

孟良冬也在翻看新书,说起来这本书的印制还有他不少功劳呢,现在看到了成品,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孩子一样,怎能不开心?

“是啊是啊,别看这篇文章短小,但是道理深刻,让孩子们在学习之前明白为学的道理,是十分有必要的。”孟良冬这些年的书可不是白念的,虽然没能在考场上发挥效用,但是教书育人实在是手到擒来。

林媛深深地觉得,孟良冬就是为教书而生,虽然不能在科举一途取得骄人成绩,但是培养出几个状元之才来,也是有可能的。

马俊英十分欣赏孟良冬的见解和学识,早在两人就印制书册一事接触的时候,就已经向他探讨过不少为学之事了:“孟先生说的对,以后俊英若是有什么不懂之处,还望孟先生能不吝赐教,指点一二。”

能得马家庄公子一揖,孟良冬实在是受不起,他局促不安地搓着手,赶紧将马俊英扶了起来:“这,马,马公子过奖了。我,我这。”

林媛看他这不知所错的样子,笑着为他解了围:“马公子,以你的学识在学堂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以后你若是时间闲了,可别忘了还要跟以前一样多来我们学堂里,给孩子们讲讲课解解惑哦。”

“这是一定的。”若是能在学堂里见到林媛,马俊英巴不得天天都能到学堂里来呢!

不过。

马俊英皱了皱眉:“不过,以后恐怕就不能经常过来了。”

“为什么?马公子可是有什么难事?”

问这话,林媛只是出于对朋友的关心而已,但是在马俊英看来却是十分欣喜,笑道:“倒不是有难事了,只是今年正好有科举考试,不日我便要进京参加考试了。”

说起考试来,孟良冬的神色暗了暗,应该是想到了自己曾经参加过的考试吧。

林媛一笑,原来是三年一次的科举考试啊,怪不得马俊英又紧张又期待呢。

“马公子学富五车,定然能够高中状元,我就等着马公子高中,衣锦还乡了哦!”

林媛的鼓励使马俊英的底气更加足了,心里早已乐开了花,若不是他的性子十分内敛,只怕此时会因为得了心上人的鼓励,都要乐得蹦起来了:“那就借姑娘吉言了,若是他日俊英高中了状元,一定会回来好生感谢姑娘的。”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