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葫芦里是什么药?/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公子真是说笑了,你能高中,那是你多年辛勤努力的结果,哪里是我一两句话就能决定的?若真是如此,那我不是要比观世音菩萨还要厉害?我啊,就不用辛辛苦苦地奔波忙碌了,在路边摆个小摊儿专门给上京赶考的学子们说好话,岂不是更挣钱?哈哈。”

林媛哈哈一笑,话题又重新转移到了印书上边了。

手里翻着那些书,虽然这些书里边每个字的边上还会有一些模板的印痕,不过对于现在的技术来说,这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了。更重要的是,林媛把这篇文章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没有发现一个错字,只是没有标点符号,句子和句子之间只是用空格来表示。

马俊英看她翻得仔细,以为她是好奇这书的印制过程,就挑了一些印书时遇到的事情说与她听。

林媛也没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听着。为了减少麻烦,当初夏征说要把她想出这个活字印刷的事公开的时候,林媛没同意。说起来也是,她一个小小的农家女,能做点菜已经够惊世骇俗了,若是再传出她还会印刷,甚至还解决了那么多有学问的人多年都没有解决的问题,这岂不是给她自己找事儿吗?

趁着马俊英停顿的功夫,林媛道出了自己这几日的疑问:“马公子,咱们朝廷有没有专门记录文字的东西?就是把所有字都收集到一起的?”

“哦,你说的是字库吧。”马俊英不愧是学堂里数一数二的好学生,对于这些东西十分清楚,给林媛介绍起来也很是得心应手。

朝廷中专门用来记录文字的地方叫做书库,里边记载着所有的文字,就像是现在的字典一样。不过,至于是用拼音还是用偏旁部首来分类,她就不清楚了。

反正不管怎样,只要有记录文字的东西,那么他们想要刻制模板就简单多了,直接将书库里的字调出来就行。而且,据马俊英透露,夏征给他送来的几个文字大家中,就有一位曾经是专管书库文字的官员,这样一来,就更加方便了。

跟林媛介绍完这些,马俊英眉头微不可查地蹙了蹙,大雍王朝虽然是靠武力得到的天下,但并不是重武轻文,所以,即便那个文字官员已经年迈,却也不是一般人能够请到的。夏征有钱不假,可是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用钱就能买到。

对于夏征的身份,马俊英再一次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那个,夏公子他……”

“嗯?怎么了?”林媛刚把给孩子们的新书重新整理了一下,没听到马俊英说什么,抬头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恩,没事,我是说夏公子他十分聪明。”马俊英自嘲一笑,夏征的身份究竟是什么跟他没什么关系,难道他还会因为夏征的深厚背景而放弃对林媛的喜欢吗?

听他夸赞夏征,林媛与有荣焉地笑了笑:“哦对了,马小姐最近怎么样?马家主还是不许她出门吗?”

说起小妹,马俊英精神了许多:“不同意啊,不过再不同意也架不住小妹的死缠烂打啊。这不是明天就是元宵节了吗?小妹缠着父亲求了好几天,父亲终于答应她让她明天出门了。”

说起来,马晓楠已经在家里憋了将近一个月了,再不让她出来,只怕这小丫头都要憋出抑郁症来了。

“明天出门?那太好了!”一想到那个小吃货,林媛就打心眼儿里喜欢:“明天我们福满楼会有活动哦,而且还有新品发布会。我猜马小姐肯定会非常喜欢的。”

新品发布会?这是个什么会?真是新鲜!不过,既然是林媛亲自邀请的,马俊英当然不会拒绝了。

“得林老板亲自相邀,马某人恭敬不如从命了。”

林媛眼睛瞪得老大,好像她邀请的是马晓楠吧,没说请他吧?

林毅倚在门口,眼珠子翻得比天还高,他又发现了马俊英的另一个特质,比他家二公子还要厚脸皮!

元宵节又称上元佳节,是十分重要的节日。白天倒是看不出什么,还跟往常一样,街边都是卖元宵和灯笼的小摊贩,但是到了晚上就不同了,往日里不到晚饭时候就关门的铺子还一直看着门做着生意。而且街边的各种小摊贩们也多了起来,卖花灯的,卖小首饰的,卖甜糕的,卖糖葫芦的,还有卖糖人儿的呢。

若是往常,这些东西一定会吸引不少人的围观,但是这次的元宵节,几乎所有人全都被福满楼给吸引了去。

福满楼门口的大空地上,在下午时候就已经用十张大方桌搭了个大台子出来,过往的人们好奇驻足。其他店铺却嗤之以鼻,元宵节搭戏台子吸引顾客的法子,都用了多少年了,今年又给搬出来了。

不过,最后当然是让他们大失所望。

只见大台子上用红纸写了几个大字,“福满楼新品发布会”。

新品,他们还是明白的,不就是福满楼又出了新的菜式吗?可是这发布会是啥意思咧?

天才刚刚擦黑,台下就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占满了,纷纷议论着这发布会是啥东西。

林媛唇角一扬,对这个先声夺人的效果十分满意。

马晓楠在大哥的陪同下,蹦蹦跳跳地,十分欢乐。将近一个月没有来镇上,她都快变成刘姥姥进大观园了。

“呀,大哥,这福满楼是要做什么啊?你瞧,这么多人围着呢!”马晓楠指着比自己高出了两个脑袋的大台子,又兴奋又好奇。

马俊英微微一笑,左右张望着,却没有找到自己梦寐以求的那个身影。做什么?他也想知道她是要做什么啊,只是这心思精巧的女子,从来没有要跟他一起分享秘密的意愿。

林媛站在福满楼二楼的雅间里,今日的发布会她虽然是主角,但是却没有要现身的打算,一切都交给了刘掌柜。

天已经黑了下来,但是因为街上处处都挂着花灯,沿街的铺子又全都开着门,所以根本也显示不出有多么黑。

刘掌柜向二楼看了一眼,得了林媛的首肯,便抬了抬手。

随着他的手落下,台子四个角落的莲花灯突然亮了起来。台下,一片哗然。

“哇,大哥,这灯好亮啊!”马晓楠吃了一口左手的甜糕,又啃了一口右手的桂花糕,激动地又叫又跳。

马俊英一只手正托着放满糕点的盘子,差点被小妹这一蹦给撞翻。

嗔了小妹一眼,马俊英才仔细观察了一眼那灯,跟平常灯没有什么区别,但亮度却是普通灯的三倍不止。

马俊英脚步动了动,换了个角度,才发现了这灯的秘密。原来如此,这么精巧的构想,一定是出自她之手。

“这灯里面交错放着小铜镜,铜镜可以反光,这样就能把蜡烛的光发散到四面八方,看上去就更加亮了。”

马俊英的声音不大也不小,周围几个离得近的人听了都转身看向他,虽然不说,但是眼神里的佩服显而易见。

马晓楠却是不吝赞赏的,连甜糕都不吃了,细细的眉毛都笑成了弯弯的:“大哥,你知道的真多!太厉害了!”

多吗?他只是在别人做出来之后解释一番罢了,跟那个想出这个方法的人相比,简直是不值一提。

沉思间,台子上又摆了两张长桌子,桌子上还放了一个食盒,食盒盖子没有打开,不知道那里边放着的是什么。不过,从福满楼现在打出的牌子来看,那里边放着的应该就是今天的主角,福满楼最新出的菜式了。

在大家的议论声中,刘掌柜笑盈盈地走上台子,先给大家拱了拱手,而后朗声说道:“各位,欢迎各位来到我们福满楼的新品发布会现场。顾名思义,今日我们就是要给大家展示一番我们酒楼最新研制的新菜式。首先,让我们请出最新研制的菜式。”

刘掌柜侧了下身,伸手指了指后边桌子上放着的那个食盒,显然那就是今日的新品了。只是,让大家纳闷的是,他一没有说明新菜式的名字,二没有打开食盒,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我说刘掌柜啊,你这新品到底是啥啊?赶紧让大家瞧瞧吧,别再吊大家胃口啦!”

“就是就是,我们都等了这么久了,就是想看看这新品是什么东西的。快点让我们瞧瞧吧!”

“刘掌柜是故意卖关子吧?别卖关子啦,只要东西好,爷立即就买,价钱可不是个事!”

在场的人,基本都是福满楼的老顾客了,正因为对福满楼充满了信心,才会等得迫不及待了。

刘掌柜哈哈一笑,脸上的褶子都笑了出来:“各位,各位稍安勿躁,我可提前声明,咱们酒楼这次的新菜式,跟往常可不一样。等下打开了,各位可不要惊得掉下巴啊!”

刘掌柜跟顾客们向来这样开玩笑,大家都知晓他的脾气,一听这话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催着他赶紧打开食盒。

“好好,这就打开了,各位,看好了!”抬头看了林媛一眼,刘掌柜慢慢走到台子前,打开了食盒。

众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刘掌柜的手,只是,那手却只是把食盒盖子打开了,却并没有把盘子拿出来。

正要开口催促他赶紧拿盘子出来,忽然有个距离台子近一些的人捂着鼻子低呼起来:“这,这是什么味儿啊?”

“是不是,谁放屁了啊?怎么这么没修养啊,这么多人呢,就不能走远点!”

“哎,不像啊。是不是谁家把恭桶给掀翻了,哎呀,不行了,越来越臭了!”

慢慢的,台子前越来越多的人闻到了这股子臭味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议论纷纷起来。男人们没那么多规矩,说话还随意一些。但是一些闺中女子却要含蓄地多,只是用帕子捂住了口鼻,眉头都快要皱成一团了。

林媛倚在二楼窗口,含笑看着下边,只是台子上那一盘臭豆腐不会有这么大的影响,能让这么多人都闻到这股子味儿,她当然得采取一些手段了。

马俊英自然也闻到了这股子味道,剑眉蹙到了一起,眼神却不由自主地看向了二楼。凭直觉,他知道这味道并不是凭空出现的,肯定跟她有关。

马晓楠苦着小脸儿,撇着嘴,一口将手里的甜糕塞进了嘴里:“这么臭这么臭!捂鼻子都不管用了!还是吃甜糕管用啊!”

效果差不多了,刘掌柜终于把食盒里的盘子拿了出来,借着台子上那四盏异常明亮的花灯,盘子里的东西一目了然。那里边,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几块黑色的东西,四四方方的,上边好像还有一些汤汁,绿油油的应该是葱花和香菜。

只是,那黑色的东西是什么?难道这就是那新品?

更让众人惊讶的是,当刘掌柜把食盒里的东西拿出来以后,那股子臭味,好像更浓郁了。

“这味道,怎么越来越大了?难不成?”

虽然没有人说出口,但是从大家的表情已经可以看得出来,他们,猜到了。

刘掌柜一脸神秘地看着大家,笑而不语。

台前众人的脸色更加好看了,这,这是说他们猜对了吗?

那臭烘烘的味道,真的是这个新菜式发出来的?

大家面面相觑,都从旁边人的脸上看到了目瞪口呆和不可思议的表情。这是怎么回事,堂堂福满楼居然会出这种跟那个东西,咳咳,那种恶心的东西!这,这不是在自己砸自己的招牌吗?

“咳咳,刘,刘掌柜啊,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这刘掌柜若不是开玩笑,就是头脑发晕了,哪里有像他这样自己毁了自己生意的?

还有不少人更是猜测是因为福满楼的东家对刘掌柜不好。致使刘掌柜心存怨怼,借此机会,趁东家不在亲手毁了福满楼来报复他们。

“这个,刘掌柜啊,你把这个东西拿出来,你们东家,知道吗?”有相熟悉的人忍不住小心翼翼地提醒着,看那欲言又止的样子,就差说出“你丫有病啊,居然自己卖屎!”

刘掌柜呵呵一笑,心里却是崩溃的,他早就预料到大家会有这个反应了,可是没办法啊,谁让他们东家总是想出一些“别具匠心”的东西呢!

刘掌柜求救似的抬头看了林媛一眼,不出所料的,没有得到任何可以回旋的余地。

叹了口气,刘掌柜伸手压了压,高声喊道:“各位,各位!请听我一言。”

台前的人们都因为那股特殊的味道,已经自动得向后退出了不少,此时的台前特别有意思,曾经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了。

为了让大家更清楚的听清,刘掌柜不得不扯开了嗓子喊了起来:“各位,这个就是我们福满楼最新推出的菜式,至于他的名字,暂时保密。各位也发现了,这个东西,很特殊。刘某想说的是,能够有勇气品尝的人都不是一般人。”

岂止不是一般人,敢吃这个的肯定就不是人!

大家都捂着鼻子远远看着,为了不让那股味道冲进自己的嘴里,大家连话都不想说了。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离开,反而还有越来越多的人闻讯赶来看热闹呢!

林媛优哉游哉地坐在窗边喝茶,看着底下的人越来越多,心情也越来越好,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臭怎么了,越臭大家越好奇,越好奇才会越想试一试。当然,能第一个走出这一步的人,还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

刘掌柜心里苦笑,这么多人围着一盘臭烘烘的东西不舍得走,这应该是他这辈子遇到的最奇葩的事了。

“各位,刚刚刘某人也说了,敢品尝我们新品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所以,在这里,我们福满楼奉上纹银一百两作为彩头,只要是第一个敢走上台来,吃下这盘中之物的人,就可以得到这一百两银子。”

话音刚落,寂静了多时的人群终于有声音了。

“哇,一百两啊!”

“一百两银子?够我们一家过一辈子了!”

的确,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这一百两银子都可以吃喝好多年了。正是因为看中了这一点,林媛才会决定拿出这么多银子来的,少了,根本起不到任何宣传作用。

不过,话虽如此,但是敢为了一百两银子而上台吃这种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东西的人,还是少之又少的。

第一轮议论声过后,又是一阵沉默,直到一个福满楼的老顾客清了清嗓子,问道:“刘掌柜啊,你只说给第一个吃这东西的人一百两银子,可是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东西是啥,怎么吃啊。万一这东西根本就不能吃呢?那你们福满楼岂不是在耍着我们玩啊!”

他身边另一人附和道:“正是如此。且不说这东西能不能吃,好不好吃,我们得先知道它安不安全啊,万一吃下去,噶,死了,那岂不是得不偿失?为了一百两银子丢了自己的命,这可真不划算!”

这人的话一说完,原本有冲动想要上台来尝试一把的几个农家汉子忍不住停住了脚步。家里还有老婆孩子等着呢,哪能为了银子冒这个险?

------题外话------

推荐好友的文文:

【豪门盛宠之夫人来袭】墨墨生香

南笙觉得,她这辈子最错误的决定就是招惹了容翎。

那一匹腹黑的大尾巴狼。

在遇到之前,容翎想的是怎么把那个丫头找出来,剥皮抽筋,可遇见之后,却是次次心软,步步沦陷。

某天。

“三爷,听说少奶奶把二少奶奶养的猫弄丢了”,贴身跟班匆匆走了过来。

正在赌桌上一掷千金的某男眼梢一挑,“去去去,一个猫而已,别打扰爷赢钱的兴致”。

他女人那么强悍,自己能搞定。

“可,少奶奶被二少爷带走了”,来人硬着头皮说。

话落,某男一把推翻了如山的筹码,原地早已没了身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