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家的顾虑,林媛早就想到了。刘掌柜抬了抬手,趁着台下大家的议论声小了赶紧说道:“大家放心,我们福满楼的东西,绝对干净安全,莫说中毒了,就连拉肚子都不会有的,各位尽管放心尝试。”

“我们可不能凭着你一面之词就信了,不行,刘掌柜,你还是给我们吃一块展示一下吧,你若是没事,那我们再吃也不迟啊,大家伙说是不?”

刘掌柜龇牙咧嘴,就差骂娘了。

二楼,林媛抿了口茶差点笑出声来,这个小伙儿倒是取巧,哄骗刘掌柜做个示范,然后他们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吃下去了。只是,这年轻人当刘掌柜是傻子不成,怪不得刘掌柜气得脸都白了。

林媛放下手里的茶杯,看了眼躲在人群里的小林子,正巧撞到了他询问的目光。她一脸泰然地摇了摇头,低下头去又倒了一杯新茶。这茶树镇的茶叶果然不错,等她把酒楼里的事处理妥当了,一定要开一间茶楼,好好地做做茶叶生意。

相比林媛的泰然处之,小林子却已经急得抓耳挠腮了。

林媛设下这个发布会,也不是没有准备的。万一台下的人们没有一个敢上台尝试,那她的计划岂不是要落空了?所以她提前将小林子从豆腐坊给叫了过来,小林子是豆腐坊的人,虽然曾经在稻花香露过两次面,但是只要不是认识的人都不会知道他其实是林媛手下的人。让他拿下这个彩头,绝对不会有人起疑心。

小林子搓了搓手,一贯镇定的他此时也有些坐不住了。倒不是担心那一百两银子会被别人抢走,而是担心他跟林媛之间的约定不能兑现。能“请”到他出面,可不是一百两银子就能解决的,他想跟林媛额外提出一个条件。现在他就等着自己上台然后回去了跟林媛提出自己的条件了。

那个小伙儿的要求,刘掌柜自然不能同意,只是大家此时都没有心思听他再说些什么,正无措时,马俊英突然痴笑一生,朗声道:“大家可真是好笑,人家既然设下这个彩头,就是为了送这一百两银子出去。难不成还有自己把自己的银子拿回去的道理?”

马晓楠也双手叉腰,哼了一声:“就是嘛,自己没有勇气不敢上台挑战,就闭紧嘴巴站到一边,把位置让给那些勇敢的人。少在那里起哄!”

刚刚那个说话的少年被这兄妹俩说的面红耳赤,脸上挂不住了,捋袖子就要挥拳头。幸而有认得马俊英兄妹俩的人在他耳边适时提醒,这少年才尴尬地抿了抿唇,放下了拳头,灰溜溜地离开了。

马家庄最近风头正盛,虽然本部不在镇上,但是已经隐隐有了跟孟家酒坊媲美的态势,怪不得那小伙子一听说是马家的人就不敢再出手了。

一场不快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化解了,林媛紧皱的眉头却没有舒展开,她向人群周围布置的几个护卫点点头,那些护卫又悄没声儿地隐到了暗处。

因为马俊英兄妹的支持,刘掌柜终于化解了眼前的尴尬,只不过,等了这么久终究还是没有人敢上台去挑战那盘中的东西。

马晓楠悄悄看了看四周,脸上的笑容已经换成了担忧,虽然跟林媛只见过几面,但是马晓楠十分喜欢这个小姑娘,现在这个场面,她多少有些担心。

用胳膊肘捅了捅大哥,马晓楠悄声问道:“大哥,怎么办啊?要是没有人上台,林老板的新品是不是就卖不出去了?那以后这福满楼的声誉不得受到影响啊?”

马晓楠的担忧也是马俊英的担忧,虽然他相信林媛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但是心里不知怎么的,还是不放心。

“三儿,你去。”

马俊英转头对自己的小厮说了一句,这个小厮就是那日在稻花香门口验五石散时帮忙说话的小伙子。

只是此时听到自家公子的话,三儿一脸惊恐,连忙摆手:“公子啊公子,小的上有老下有小,而不敢去吃那东西啊?您还是放过小的吧,您的大恩大德小的没齿难忘!”

马俊英嘴角抽了抽,真想一脚把这个差点跪地抱着他大腿痛哭的家伙给踹飞了。

马晓楠咧咧嘴,一巴掌拍上他脑门,脆生生地哼了一句:“还上有老下有小呢,翠儿什么时候跟你成亲生娃了,我咋不知道?莫非你孩子的娘亲不是翠儿?”

三儿的哭声戛然而止,这次是真的要跪倒在地,抱头痛哭了,刚刚他一时头脑发热,脱口而出,幸好翠儿今儿没有跟着大小姐一起来,不然的话,他就真的没有小了!

马俊英懒得再搭理这家伙,唇角一抿,甩了甩袖子就要上台。

马晓楠一把拉住了大哥,瞪大了眼睛:“大哥,你该不会,是要亲自去吃那个东西吧?不行!虽然我相信林姑娘的菜不会有问题,但是,大哥,那个东西,味道实在是特别,万一吃下去了以后,那个味道会一辈子留在嘴巴里,这可怎么办啊?那你就是有史以来第一个有口臭的状元郎了!”

呜呜,好可怜啊,好丢人啊,以后都没有人敢跟大哥说话了!这还是好的,以后大哥还怎么娶媳妇儿啊,她还打算帮大哥抱孩子呢,媳妇儿都没了,哪来的娃娃?

马俊英脸皮都要抽搐了,这个小妹,满脑子都在想些什么?吃这个东西就会变成口臭?那大家都不要吃大蒜了!

“小妹,你不要……”

马俊英无奈地抓着妹妹的手,刚要跟她解释,就听到人群里突然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呼声,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一个健步就跃上了高台,有些局促而又紧张地看着刘掌柜,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马晓楠兴奋大叫:“大哥,大哥,有人上去了!你不用去了!”

太好了,不用担心大哥娶不到媳妇儿、生不了娃娃了,她也不用担心没有小娃娃让她玩了。

马俊英一愣,放下心来,眼睛不由自主地往二楼瞄了瞄,却只看到一截大红色的衣袖,却看不到心心念念的人影。

人群里小林子懊恼地砸了砸自己的脑袋瓜子,这下完了,不能跟林媛提自己的要求了!

二楼,林媛唇角一弯,在确定台上这人并不是自己安排的也不是自己的朋友来帮忙的,悄悄地松了口气。

刘掌柜有些意外地看着眼前的汉子,没想到真的有人有勇气上台,他还以为上来的会是林媛早早安排好的那个叫小林子的男孩儿呢!

“这位客官,你是想尝尝我们福满楼这新菜式吗?”刘掌柜笑得见牙不见眼,此时真恨不得抱着眼前的汉子亲上两口,这可真是及时雨啊!

那个汉子被刘掌柜称为客官,还有些不好意思,原本还紧张的通红的脸立刻憨笑起来,挠了挠头:“俺,俺没来福满楼吃过饭,俺,俺不是客官。”

哈哈。

原本伸长了脖子等着的人群顿时大笑起来,都被这个憨厚的男人逗乐了。

林媛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其实一开始她除了担心没有人会上台以外,还有些担心得到这一百两银子的人会是个心术不正的家伙,那样的话,那这一百两银子有可能会害了一个家庭。毕竟,得了银子抛家弃子转而娶年轻姑娘或者从此好吃懒做的人,不在少数。

刘掌柜也笑了起来,抬手压了压,说道:“不管有没有来我们福满楼吃饭,大家都是我们的客官。这位客官,若是你有勇气品尝我们这新菜式,我们福满楼不光赠与一百两银子,还会奉上一桌饭菜,我们福满楼好生地招待客官和您的家人。”

汉子眼睛一亮,给了一百两银子就已经够他们一家人的花销了,现在还能来福满楼吃饭,这么好的事,是真的吗?福满楼啊,在那些有钱人眼里不算什么,但是在他们这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家人心里,那可是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高度啊!

“真,真的?”

刘掌柜点头笑道:“当然是真的,现在这么多人在场,难不成我刘某人还能诓骗你不成?哈哈。”

汉子挠了挠头,笑得脸都红了,那可真是太好了,跟婆娘成亲多年,都没给她买过什么好吃的,让她来福满楼吃饭,肯定高兴地蹦起来了。

台下不少人也被这汉子的憨厚模样逗乐了,有人哈哈乐着,喊道:“快别害臊了,你得先把盘子里的东西吃了才能带着老婆孩子来福满楼吃饭呢!”

“对啊对啊,赶紧着吧,要不一会再让别人给抢先了!”

大家的催促一声接着一声,不过大多都是想要试试这新菜式到底能不能吃的心理。

那个汉子抬头看了盘子里黑乎乎的东西一眼,心里对婆娘和孩子的疼爱胜过了一切,不就是个臭烘烘的东西吗,只要吃不死,有啥?

汉子伸手将腰带紧紧勒了勒,一步一步走到桌子前边,越靠近那盘子,臭味儿越浓郁。只不过,细细闻起来,好像其中还有点别的味道。

什么味儿?香味儿?

汉子自嘲地摇了摇头,他一定是闻这臭味儿闻多了,才会幻想出香味来吧?

汉子每走一步,底下人的呼吸就停滞一下。

直到他走到那桌子前边,这汉子才更清晰地看到了盘中东西的真面目,黑乎乎的,隐隐有些白丝儿丝儿的东西。

汉子心里一毛,该不会这东西不光是臭了,还发霉长毛了吧?

“这,这……”汉子抬起头来,求助地看向刘掌柜,明明还是寒冬,他却能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已经汗津津的了。

刘掌柜笑着点点头:“吃吧,绝对让你意想不到。”

刘掌柜原本是鼓励的笑容,在汉子看来却成了催命鬼,他头皮一麻,有些胆怯了,脚步也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可是,一想到家里笑容恬淡的妻子和天真可爱的两个孩子,汉子咽了口唾沫,上前一步,连筷子都不用了,直接用手拿起盘子里最上边的那块黑乎乎的东西,闭上眼睛就往嘴里塞去。

台下人全都屏住了呼吸,眼睛眨也不眨,直直地看着汉子的手和嘴。

吃进去了,吃进去了!

呕!

台前离得近的人,因为画面太过清晰,已经忍不住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但让大家出乎意料的,台上正在吃东西的汉子,竟然没有吐!

没吐也就罢了,居然还睁大了眼睛急急咀嚼起来。

这,这是怎么了?

大家似乎都忘记了那股臭味儿,连嘴巴鼻子也不捂着了,都张大了嘴巴看着他。

吃屎还能吃的这么陶醉?

刘掌柜眯着眼睛笑得胡子都快掉了,他就说嘛,肯定会意想不到的,看吧,吃得多高兴!

在大家瞠目结舌中,那汉子已经把盘子里的六块儿臭豆腐,吃的只剩下了两块儿。直到这个时候,汉子才猛然醒悟过来,自己刚刚吃的就是那个散发着臭烘烘味道的发霉东西!

怎么会,这么好吃?

咽下嘴里的最后一口臭豆腐,汉子看了看盘子里仅剩的两块儿,又看了看刘掌柜,就剩下两个了,还能吃吗?这掌柜的这么笑着看着自己,是不是也想吃?要不,给他留一个?

刘掌柜若是知道此时汉子心里的想法,肯定会哭笑不得了。这汉子也太憨厚了。

“你若是还想吃,这两块也是你的。”

“哎!”

得了刘掌柜的回复,汉子兴高采烈地应了,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两块儿臭豆腐给消灭了,心里还甚是感激刘掌柜没有跟他抢。

他在台上吃得高兴,底下的人们却是等得心焦,这么臭的东西吃一块儿就行了,怎么还吃起来没完了?有人突然想起了去年百年饼屋的事,偷偷想着该不会是这个东西里边也放了五石散吧,不然怎么会让人吃不过瘾呢?

“哎,你先别吃了!这么臭的东西,你咋都给吃进去了?吃一块儿意思意思就行啦,不用这么卖力气!”

林媛噗嗤一乐,敢情是有人以为这汉子是为了得到那一百两银子才会这么卖力地吃光了所有臭豆腐啊!

当然也有明白人,当即就叫了起来:“不是吧,我看他是自己想吃的呢,你看他把整盘都吃光了呢,好像还有点儿没吃够呢!”

怎么会这样?

议论声越来越响,询问声也越来越多,还有人叫着这汉子其实是福满楼安排的托儿,幸而有跟这个汉子一起干活儿的人帮他澄清了。

只是,这更加深了大家的疑惑,如果不是托儿,那就是这黑乎乎的东西是真的很好吃了?

刘掌柜也不制止,就这么笑着看着大家争论来争论去。直到有人实在是等不及了,开口问他,他才笑呵呵地携了汉子的手上前几步,高声道:“这位客官,大家都等不及了,就请你说说吧,这东西,味道如何?”

汉子点头:“好吃,好吃,特别好吃!”

“真的吗?你可不要因为那一百两银子就违心说谎啊!”

汉子连连摇头:“不会不会,俺怎么会撒谎?这东西就是好吃啊,俺长这么大,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呢!”

底下人唏嘘一片,这汉子一看就是个农家人,顶多在镇上帮忙做点零工罢了,这样的人还能吃过多么好吃的东西?

一些吃过各种山珍海味的有钱人,对他的话更是嗤之以鼻。

刘掌柜看出了大家的疑惑,也不解释,也不维护汉子,立即转移了话题:“这位客官,你是我们福满楼第一位尝试新品的人,按照我们之前的规定,这一百两银子,是你的了!”

说着,一个身穿翠绿棉制长裙的小丫鬟上台了,她手里托着一个托盘,托盘里如小山一样高高隆起,虽然盖着红布,但是大家也知道那红布底下藏着的就是一百两纹银。

“哇!”

刘掌柜亲自将红布掀了,露出里边白花花的银两,晃得大家眼睛都花了。

汉子激动地手足无措,嘴唇哆嗦着却一个字也没有挤出来。

刘掌柜亲自将银子送到他手里,又道:“还有一事也是说好了的,我们福满楼时刻为你打开大门,恭请您和您的家人光临。”

汉子嘿嘿笑着,连连点头。不过看着这么多银子也开始发愁了,他家在城外,虽然不是很远,但是带着这么多银两实在是不放心啊。

这些细节,林媛早已想到了,刘掌柜当即说道:“你放心吧,我们会派人驾着马车送你回家,顺便把你的家人接来,福满楼的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你和你的家人到来。今天,定要让你们过一个难忘的元宵佳节!”

汉子连连道谢。

马俊英不住点头,为林媛的细心而敬佩不已。

汉子带着银子下了台,立即就有福满楼的护卫送他去了最近的钱庄将银子存了起来,钱庄不但给了他存票,还约定了取钱时的暗号,以防有人捡到存票冒领。

存好银子后,便有人驾了马车等在门口,带着他回家接老婆孩子去了。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