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澄清,幕后之人/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大家对臭豆腐的有了一定的认识,现在已经没有之前那种排斥了,所以台前又重新围满了人。

大家对她的好评,林媛都听进了耳朵里,微微笑了笑,她指着身后站成一排的厨子们,说道:“各位,刚刚林媛听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所以,现在林媛要给大家一个放心。这些人,都是我们福满楼的厨师,一位也不差。”

介绍完,林媛转过身来:“实不相瞒,今日给大家介绍的新品臭豆腐,是我一手研制出来的。正如刚刚刘掌柜所言,这臭豆腐就是用一般的豆腐做成的,至于其中的工艺,是我们福满楼的秘密,恕我不能告知。”

每个酒楼都有自己的秘制菜,不光是酒楼,别的行业也有。所以大家还是很理解这一点的。只是,他们不知道臭豆腐的做法,又怎么能知道这东西干净不干净呢?

“相信大家都很好奇这好好的一块豆腐,怎么会变成了臭的呢?”林媛眯眼一笑,脸上尽是真诚,又拉近了跟大家的距离:“其实很简单,因为我加了一些独门秘方。”

角落里小林子撇撇嘴,什么独门秘方啊,不就是添了几条厚被子吗?捂得呗!

“虽然秘方不能告知大家,但是我和我们福满楼的所有厨师都能保证,我们福满楼售出的东西,绝对干净卫生,更不会像某些人说的那样,用一些令人恶心作呕的东西来祸害大家。”

说到某些人时,林媛脸上虽然还带着浅浅的笑意,但是眼中的精芒不容忽视。人群里几个人砸吧砸吧嘴,缩了缩脖子。

说完这些话,林媛转身,在桌子上拿了一双筷子,而后夹起碗中一块臭豆腐,放进了嘴巴里。

大家的目光全都聚焦到林媛小小的嘴巴上,那黑乎乎的臭豆腐被她慢慢吃了下去。

吃完后,林媛用帕子轻轻擦了擦嘴角,点头道:“有些凉了,不过还是很好吃的。各位,我们福满楼的东西,我们自己也是一直吃的。这新品更是如此,不瞒各位,每次林媛研制出了新品,第一个尝试的人都是我的小妹妹,第二个,则是我们福满楼的老东家。”

林媛刚说完,就被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

“嘿,我就是我大姐的小妹妹,我在这里啊!我大姐做的东西可好吃了,你们就放心吃吧!”

小林霜的声音从二楼雅间传来,大家的注意力都被这个天真可爱的小姑娘给吸引了去。

林媛也抬头看去,只见小林霜整个身子都扒在窗口,挥着小拳头高兴地跟大家打招呼。她旁边站着一脸紧张紧紧拉着妹妹衣摆的林薇,还站着毫无表情的老烦,虽然老烦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感觉,但是眼尖的林媛却发现这老头儿的胡子上闪着可疑的光芒,好像嘴角还残留着一片绿油油的香菜叶。

好家伙,这老头儿肯定是刚刚吃完桌上那盘臭豆腐!

见大家都在看着自己,小林霜更加兴奋起来,两只手都抬了起来拼命挥舞着:“瞧瞧我,天天吃都没事,能跑能跳,你们看!”

说着,这不怕死的丫头竟然一个跃起挣脱了二姐的拉扯,站直了身子。因为她个子小,够不到窗口,所以下边是踩着椅子的。没想到这孩子居然就这么站起身来,在那椅子上又蹦又跳起来,窗口就在旁边,这可把林媛给吓坏了!

“小妹!快下去!小心掉下来!”

其他看着的人原本还在笑这孩子的天真可爱,此时也都惊了一身冷汗。幸好老烦眼疾手快,赶紧拽住了小林霜的衣领子一把将她拎到了旁边的椅子上!

林媛深深地松了口气,给了离得最近的小林子一个眼神。小林子一愣,也不抱怨没能做第一个吃臭豆腐的人了,赶紧往福满楼二楼跑去了。一边跑一边乐颠乐颠地笑开了花,这就是意外之喜吧,哈哈。

经过小林霜这一闹腾,大家对臭豆腐的怀疑也消散了一些。

言归正传,林媛收拾了一下心情,笑容重新回到脸上:“各位,方才我和我的妹妹已经亲自验证了我们福满楼的东西绝对是干净卫生的。我相信各位可能还有疑虑,所以,今日,我便把我们福满楼的所有厨师全都请到了这里,来给大家一个安心。”

直到此时,厨师们终于知道自己被突然从后厨叫出来是为什么了。

得到林媛的示意,王大厨第一个上前,夹起一块儿臭豆腐吃了起来。这臭豆腐基本都是他做的,自己做的东西,他当然放心了。

有了第一个,其他厨师也都跟着一一上前,每人都吃了一块。虽然之前在厨房里已经见识过王大厨做臭豆腐时的场景,但是吃这东西还真是头一次。有人甚至还嘻嘻笑着夹了两块儿吃了起来。

刘掌柜也在最后一位厨师吃过之后,上前吃了一块臭豆腐。

林媛笑着点了点头。

“各位,我们的厨师也都一一品尝过,不知道大家可还有什么顾虑?”

人家东家、掌柜、东家的家人,还有所有的厨子们都吃过了,这还能有什么顾虑?若是这臭豆腐真的是那恭桶里的恶心东西做成的,那他们还能吃得这么坦然吗?

大家的心里多有了计较。

马晓楠第一个叫出了声:“没有了没有了,林老板和刘掌柜都亲自验证过了的,肯定没有问题啦!这么好吃的东西,也不知道是哪个黑心肝的非要诋毁福满楼!”

“可不是吗?我在这福满楼吃饭多年,从来没有出现过肚子疼什么的情况,可见这福满楼绝对是良心做饭,良心经商。若是有人胡说八道,肯定也是看到福满楼的生意好来恶意诋毁的!”

这个说话的人,刘掌柜认识,多年来一直很照顾福满楼的生意,虽然他的生意在驻马镇排不上名,但是为人正直,说话耿直,刘掌柜对他印象极好。

“多谢王兄!”刘掌柜拱手,遥遥道谢。

被称为王兄的人也抱拳回之一礼:“刘掌柜客气了,王某人只是说了句公道话而已。”

有了这两人的出面,再联想福满楼多年的好口碑,大家心里的顾虑终于被彻底打消,纷纷附和起来。

林媛勾唇一笑,精锐的眸子在人群里一扫,有那么几个人还在负隅顽抗,不过也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了。

而林媛上台前就安排好的人也已经非常隐蔽地围在了这几人身边,将他们跟别的顾客隔离了起来。没了这些人的恶意起哄,事态朝着林媛所希望的方向发展。

“各位,今儿是元宵佳节,我们福满楼除了推出了新菜式以外,店里还有各种活动。”林媛笑着卖了个关子,不说话了。

活动?

大家的好奇心被成功调了起来,纷纷询问是什么活动。不怪他们心急,实在是这福满楼太吸引人了,若是能跟刚刚吃臭豆腐的那个汉子似的,得到一个免费吃饭的机会,那才好呢!

林媛轻轻抬手压了压,接着道:“凡是今晚来店里吃饭的顾客,每桌消费满二十两银子,便可以参加本店的猜灯谜活动。猜中的朋友就可以通过大转盘抽奖,大转盘上设置了各种奖品,有汤圆、臭豆腐,有我们福满楼的招牌菜四喜福袋系列菜,还有各种不同份额的银两。当然,最高奖项则是免单一次,不管各位在我们福满楼消费多少,只要您转到了免单这一项,今晚的饭菜,我们不收一文钱!”

有灯谜猜,还有奖品拿,更吸引人的是居然还有可能免费吃饭!

“哇,这么好!”马晓楠眼睛都亮了,一个劲儿地拽着马俊英的胳膊往福满楼走去:“快,快,一会儿里边没地方了!”

“好好!”马俊英连连应着,眼睛却一直往台上的人影处瞄去,这个女人,总是能让他喜出望外。

酒楼里一下子多了不少顾客,林媛赶紧让刘掌柜回去好生招待,还另外嘱咐了店里的护卫,时刻不能放松警惕,以防意外发生。

厨子们也都迅速地回到后厨,麻利地继续炒菜了。

台子前的人一下子少了一半,一些没有能力去福满楼吃饭的人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不过林媛并没有因为他们没有经济能力而有所怠慢。用来试吃的臭豆腐没有撤去,她向大家保证,只要还有一人想试吃,他们福满楼都会供应到最后。

不得不说,福满楼的口碑再一次提高。

之前躲在人群里起哄的几个人见大势已去,已经开始悄悄溜走。

林毅哼了一声,挥手让要去追的人回了酒楼,自己一个健步悄悄跟在了后头。

距离福满楼不远的一个避光小巷子里,一辆装饰豪华的马车静静停靠着。那几个起哄的人耷拉着脑袋站成一排,只听马车里一个清脆的小姑娘声音响起:“哼,白给你们那么多银两,结果连起哄诋毁都不会!真是一帮废物!”

这小姑娘一听声音就知道也才只有十几岁,那几个汉子最小的也都二十多了,年长的还有四十的,被一个小丫头教训心里怎能福气?

其中一个性急的小伙子辩解道:“我们已经尽力了,一开始那些人都相信了的,谁知道那个福满楼的东家那么厉害,三言两语就给狡辩地没事了!”

“呵!”

这次出声的不是那个小姑娘了,这次的声音冷漠地多,明显是生气了的。

“自己没本事还怪别人!那个小贱人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看来还是你们做事没做到位!滚!以后在府里好好做事,若是让我发现你们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小心自己的饭碗!”

这是让他们保守秘密的意思了,几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提及报酬的事。没办法,谁让他们老爷就是宠爱这个女人呢,若是得罪了她,以后都不能在府里做事了!

见几人识相地离开,林思语却没有放松。她眯着眼睛狠狠地咬了咬唇:“都是一帮废物!废物!”

盼儿低着头静静坐在一边,为了不引起旁人的注意,她们车厢里没有掌灯。但即便是看不到,盼儿也能听出林思语是气坏了。

盼儿抿了抿唇,悄悄往旁边挪了挪屁股,远离了林思语一些。这女人最近的脾气越来越暴躁,稍一不顺心就要拿她出气,还是少说话的好。

但是不说话,并不代表没事。

黑暗里,林思语正因为看不清楚,下手更是没轻没重,长长的指甲一掐,正好掐中盼儿腰间的嫩肉,好在冬日里衣裳厚重,掐不疼,但是盼儿还是被这冷不丁的攻击疼得呲了呲牙。

“小贱人,这就是你找的可靠的人?你是故意找了几个废物给我添堵的,是不是?”

盼儿赶紧求饶:“姨娘,奴婢不敢,奴婢不敢啊。奴婢来府里不久,丫鬟们都还认不全,更何况是小厮?这些人都是少爷帮奴婢找的,奴婢想着凭着姨娘跟少爷的关系,少爷找的人肯定靠得住,谁成想这些人根本就不是办事的材料!”

“闭嘴!不许提他!”

盼儿可怜巴巴地闭了嘴不再开口,心里却是冷笑,这女人果然是因为李承志才性格突变了。自从知道李承志跟金家二小姐要成亲之后,这女人就三天一大气,一天一小气了。若不是怕在李昌面前失宠,她都敢说这女人都敢把气撒到那老男人身上。

“李承志,你这个负心汉!喜新厌旧,见异思迁!”一想到李承志对金灵儿百般疼爱的情形,林思语的怒气就蹭蹭地网上冒,漂亮脸蛋儿都开始扭曲了。

还没把气撒完,车厢外突然响起一个熟悉到让她胆寒的声音:“呦,表姐,好巧啊,居然在这里都能遇到你呢!”

是那个小贱人!

林思语的手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自己都能听到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了。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她刚把那几个人打发走,这小贱人就找上门来了。

“你,谁,谁是你表姐!不要胡乱攀亲戚!”林思语一出声就后悔了,她原本是想打死也不承认的,可是她跟林媛几乎是从小一起长大,她的声音,林媛会听不出来?

林媛浅笑一声:“是啊,我们已经断绝关系了,不是亲戚了!既然这样,那林姨娘就不要这么客气,再给我送见面礼了。”

林思语双手捏紧了帕子,连那声林姨娘都没心思计较了,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见面礼?呵,林媛,你是不是太瞧得起自己了,谁要给你送见面礼,不要再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没有吗?我还以为刚刚那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是林姨娘送来的见面礼呢,原来不是啊。哎呦,我还以为那是林姨娘你的人,所以才高抬贵手放了他们一马,既然林姨娘说他们不是你的人,那我就得把他们都抓回来送到衙门里好好地问一问。”

说着,林媛转过头去对林毅吩咐道:“林毅,去把他们……”

“别!”

林媛勾唇冷笑一声,看向马车的眸子冷了几分。她本就觉得方才散播谣言的人有问题,原本还以为是哪个酒楼恶意竞争的手段,没想到,背后捅她刀子的人,是这个林思语!

“你承认了?”林媛眯着眼睛,虽然在黑暗里,但是她的目光依旧犀利冷硬。

现在林思语是承认也不行推脱也不行了,承认了的话,她不确保这个小贱人会不会举刀冲进来给她两下子。但是推脱的话更不行了,这小贱人若是把那些人送到了衙门就更不行了,那些人都是李承志帮她找来的。李昌虽然老了,但是不傻,只要稍稍一查,就能查到她和李承志的关系了。

就在林思语纠结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马车突然猛地震动了一下,紧接着是冷风灌入,冻得她打了个哆嗦。

原来,林媛这个悍妇已经跳上了她的马车,还一把将马车帘子给扯掉了!

“你,你做什么!”林思语蓦地想起了这小灾星举着刀砍林家孝时的样子,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更让她担心了。

林媛勾唇,借着街角昏黄的灯光,她的笑容有那么一点儿恐怖的感觉。

“做什么?林姨娘这么漂亮的脸蛋儿藏在黑黢黢的车厢里,实在是太可惜了。美人嘛,就应该这样亮出来,让大家都来看看欣赏欣赏啊!”

说完,林媛伸出手来,作势要捏林思语的下巴。

“忠心耿耿”的盼儿瞅准时机,适时挡在了林思语身前:“不得无礼,你退下!”

“你才要退下!”林媛可是练过女子防身术的,对于小丫头盼儿更是手到擒来,一把扯住她瘦瘦小小的手腕拽到一边。

盼儿十分配合地歪倒了身子,趴在旁边捂住手腕哎呦哎呦叫个不停。

林媛嘴角抽了抽,小丫头,姐姐可没有使劲儿啊!

盼儿捂着手腕更用力了,就是没使劲儿才要赶紧捂一捂啊,要不回去了就露馅了。

“盼儿!”林思语惊呼一声,自己丫头被林媛一把撂倒,她没了屏障,心跳更快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