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赐婚/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林思语,都这么久了,你还以为我是以前的那个林媛吗?想欺负就欺负,想打骂就打骂?”林媛捏着她有些肉嘟嘟的下巴,心里腹诽着,这姑娘也就看着漂亮,其实也不咋样啊,这都双下巴了,还涂了那么多粉。哎,果然是老女人了。

林思语咬唇,距离这么近,她才清楚地看到了林媛的眼睛,那明亮的眸子里,果然是跟以前不同的睿智和坚毅。

“你,你放开我,我,我的确是想诋毁你们福满楼。可是,可是你们不是也没有什么损失吗?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找我麻烦?我,我,我是县太爷的小妾,你不能伤害我,快放开我!”

“呵!”

林媛嗤了一声,林思语啊林思语,果然是个猪脑子。他们福满楼没有损失,不是因为她林思语高抬贵手放过了他们,而是他们自己努力的结果。这女人居然还大言不惭地说着自己没有过错,真是可笑!

林媛手上的力道更大了,疼得林思语脸色苍白起来:“林思语,你最好弄明白一件事,今日我们福满楼无事,不是你施舍的,而是我们自力更生得来的!还有,你今日能保住这张还算漂亮的脸蛋儿,可不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而是姑奶奶我发善心放过你的。哼!”

使劲儿推了一下,林媛才放开了她的下巴,临了还嫌弃地拍了拍,撇嘴道:“你是把李府的厨房偷了吗?往脸上抹这么多白面,也不嫌沉!老女人!”

得到自由的林思语被老女人三个字深深地伤害到了,愣愣地摸上了自己的脸蛋儿,她的确摸到了厚厚的粉,可是这能怪她吗,这几天她都为了李承志成亲的事伤神,皮肤都变差了,不抹粉的话,脸色更难看。

盼儿低着头,把自己的笑生生憋了回去,连肩膀都开始颤抖了。老女人,这个林老板真是会捏别人的软肋,看来这女人回去了以后又要气得起不来床了,太好了,让这女人多病两天吧,她也能好好地放个假了。

从小黑巷子里出来,林媛心里一阵轻松,连走路都轻快多了。

林毅跟在后边,白眼翻得溜溜的。一整天了,这二少夫人情绪都不大好,要说不是思念某人了他都不信。这个林思语也是倒霉,非得挑这个时候往枪口上撞,活该被二少夫人整治。不过,能让二少夫人心情大好,也算是她功德一件了,那就让她平安回去好了。

一股劲风从林毅袖子里飞出,林思语的车夫身子颤了颤,慢慢恢复了意识。

正月十五是个特殊的日子,过了这一天才算是新年正式结束,所以宫中会摆好宫宴,宴请朝中重臣及其家眷。

虽然宫宴是从晚上开始的,但是朝臣们从下午就开始陆续入宫了。夏征也不例外,只是往年最晚一个入宫的他,今年却是最早的。

只要一想到今天的计划,夏征就乐得不行,就连见到往常最看不顺眼的赵弘盛都高高兴兴地打了个招呼,弄得赵弘盛一脸迷茫,小心谨慎地派人将自己保护起来,生怕这是夏征的阴谋。

“嘿,老头儿,你找我?”

御书房里,老皇帝正一个人坐在宝座上饮茶,夏征一个健步窜了进去,一屁股坐到了老皇帝对面,顺手端起桌上的茶盏,轻轻抿了一口,而后撇撇嘴嫌弃道:“堂堂一国皇帝就喝这种破茶?可怜!”

敢说皇帝可怜的人,普天之下也就夏征这小祖宗一个人了。

老皇帝伸手敲了夏征脑壳一下,奇怪的是,明明在低头喝茶的人,却好像头顶长了眼睛似的,身子向后一仰,便躲过了老皇帝的偷袭。

夏征嘿嘿一笑,老皇帝气得哼了一声:“一点儿规矩都没有!进来也不行礼,还敢抢朕的茶!朕可告诉你,这可是番邦贡献来的新茶,你这臭小子能喝到一口就是你的福气了,还挑三拣四的!”

就这破东西还是贡品呢?

夏征嫌弃地放下了杯子,晃着脑袋似在回味什么美味:“不是我说你,就这破茶你还当宝贝,要是尝过了我家媛儿泡的茶,那你还不得跟喝了仙露琼浆似的?”

老皇帝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夏征提起媛儿这个名字了,不光是夏征,还有安乐公主,甚至连淑妃都在他耳边提起过这个名字。一开始他还没当回事,现在听得多了,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小丫头也多了几分好奇。

老皇帝也孩子气的撇了撇嘴,十分不待见夏征的样子:“不爱喝就别喝!你这小子都快坏透气了,还骗朕有什么好茶?哼,若是真的有好茶,你这臭小子怎么不给朕带点回来?说白了,就是没想着朕,真是白疼了你这么多年,小白眼狼!”

夏征耸耸肩,摊摊手,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可就冤枉我了,可不是我不想给你带,是我实在是没有地方放,你也知道的,我这么懒,以前上课时就连课本都是小白兔给我翻开的呢!”

“少来!”老皇帝抬手就在夏征脑门上使劲儿一敲:“别以为朕没出宫就能任由你随意地忽悠!你娘三天两头地跑来炫耀,说你这次回京知道给家人带礼物了,什么好吃的糕点啊,美酒啊,还有个兔子毛做的暖袖。哼,你小子带了那么多好东西回来,还说没地方放,你就是没有把朕当成你的家人呗!小兔崽子!”

夏征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他就说呢,怎么这次回来以后也不见他娘在府里唠叨他了?敢情是跑到宫里来各种炫耀啊!

“那个,对啊,就是因为带的太多了,所以才没有地方给你带了啊。”夏征嘿嘿一笑,在老皇帝再次发飙之前,抢先说道:“你也别不高兴了,这次回来,我给你解决了那么大一个难题,难道这个礼物还比不上那些糕点酒啊的?”

他说的大难题,自然就是印书的事了。说起这个来,老皇帝还欣慰不少,说实在的,这印书真是个苦差事,分给谁谁也不想要。好在还有这臭小子在啊,一下子就说到了他心坎里去了。

不过,欣慰之余,老皇帝还是很好奇他为什么突然又想要这个烫手山芋了,所以今儿特意借着元宵佳节宫宴一事,把他提前宣进了宫里来。

“这礼物,朕喜欢。不过,你若是把印书的秘密呀告诉朕,朕会更高兴的。哎,你可别用糊弄朝臣的那套忽悠朕,朕可是你舅舅,也是你姨夫,你这脑袋瓜子里想了些什么,朕可清楚得很。”

夏征嘿嘿一笑,没说话,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玉佩似的小东西,继续若无其事地玩弄起来。

老皇帝默,终于扛不住了,一幅被他打败的无力表情:“好啦,真是服了你了,想要什么就直说,扭扭捏捏地跟个大姑娘似的。”

他夏征怎么可能会扭扭捏捏?知道老皇帝只是想在嘴上逞逞强,扳回一点面子,夏征也不跟他计较,将手里的玉佩小心翼翼放回到怀里,才笑嘻嘻地凑近老皇帝,神秘兮兮道:“这法子可不是我想出来的,我哪能抢了别人的功劳?不过呢,这该请的功还是要请,就请舅舅您想好这件事,等哪天正主来了,让她亲自跟您邀功,您可不能忘了这茬儿!”

老皇帝剜了他一眼:“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更何况朕是皇帝,君无戏言没听过?不过,你这到底是帮谁请的?该不会,又是那个,那个什么媛的吧?”

一说起林媛,夏征脸上的笑容就怎么也压不住了,抬起下巴,与有荣焉说道:“那是自然,印书这么聪明的法子,还能有别人能想出来不成?”

“行了行了,别再那吹了,这功你也邀了,该炫耀的也炫耀了,现在到了说正事的时候了吧。”

夏征挑挑眉毛,漫不经心地往外瞧了一眼,见天色差不多了,才将林媛想出来的用活字印刷来印书的方法一一向皇帝解释了一通,当然这其中少不了又是对林媛的一阵猛夸。

明明几句话就能解释清楚的事,夏征居然唠叨了将近一炷香的功夫了。老皇帝对着炫妻狂魔实在是无语得很,不过话说回来,这林媛想出来的印书的法子还真是精妙,能想出这么好的法子来的人,定然也是个精致聪慧之人。

“一直听你说媛儿媛儿的,什么时候把这小丫头带进宫里来让朕瞧瞧?”老皇帝笑意盈盈地看着夏征,俨然一副要相儿媳妇儿的架势。

夏征哪里看不出他心里的小算盘,嘚瑟地扬起下巴,“爷的女人岂是能随便看的?等爷哪天高兴了再说吧。”

“臭小子!”老皇帝抬手又是一记爆栗,要不是夏征躲得快,只怕他的脑门都要跟二郎神似的,被老皇帝多造出一只红眼睛来了。

夏征嘿嘿笑了笑,不过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站起身来,走到老皇帝面前,掀袍一跪,神色屋前所未有的认真严肃:“皇帝舅舅,外甥有一事相求,还请舅舅成全。”

老皇帝鲜少见到夏征如此,很是意外,不过,姜毕竟还是老的辣,略一想,老皇帝便已经猜到了夏征所求之事。

“求什么?”

“求皇帝舅舅赐婚,外甥夏征和林媛的婚事。”

“林媛是谁?是哪位朝臣家的千金啊?朕怎么不记得京中有这么一位小姐呢?”老皇帝歪着头想了想。

夏征嘴角直抽抽,忍道:“林媛不是京中朝臣的千金,也不是什么富家小姐,她是外甥在驻马镇认识的一个小村姑。”

“村姑?堂堂将军府的二公子,要娶一个小村姑为妻?”老皇帝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夏征龇牙咧嘴,实在是装不下去了,哼道:“老头儿,你不是都听我娘说过了吗,不是已经知道林媛的身份了吗,还来问我!说吧,到底赐不赐婚?”

老皇帝也装不下去了,好不容易能看到夏征这臭小子跟他第一回头,结果还没说两句话呢,就完事了,朕不过瘾啊!

“哼,朕知道是朕的事,你求朕给你们赐婚是你的事!别以为朕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如意算盘,不就是怕那丫头身份地位低,嫁进了京城被那些人看不起吗?可是,你以为人心这种东西,会因为你们是朕赐婚的,就会变吗?”老皇帝白了他一眼,明明挺聪明的小子,怎么一遇到感情的事就傻了呢?

夏征咬唇:“我自然也知道,可是,若是我什么都不做,什么努力都不争取,不是更无用?我喜欢她,想娶她,可是我不想她因为我的原因被京中人排挤,别人指指点点。虽然我知道,依她的性子,定然不在乎这些,但我还是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她除掉各种不快,不然我也不忍心让她忍辱负重嫁进京城来了。”

老皇帝凝眸深深看了他一眼,又道:“你刚刚不是替她邀了一次功了吗?让她自己跟朕提赐婚的事,不是正好?你也不用这么低三下四求朕了,看到你低头,还真是头一次呢啊!”

“她啊,她肯定不会用这个事来跟你求恩典的。”夏征暖心一笑,那丫头腰杆那么直,别人越是不看好的事,她越是要挺直了腰杆做到最好。若是京城有人不喜欢她,阻挠她和他的婚事,那她会做的,肯定不是来求皇帝赐婚,而是凭借自己的努力,做到最好,努力把自己提升到跟他一样的高度。

老皇帝有些动容,这样聪明睿智又倔强的女子,果然不多见。

“行了行了,朕答应你,若是你们两个小东西搞不定了,朕会给你们兜底的。”老皇帝依旧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许是为了掩饰什么,他低下头来又喝了一口番邦进贡来的新茶,只是这次。

“呸,真难喝。臭小子,别忘了让你媳妇儿给朕送点好茶来,朕这的茶真是难以下咽!”

夏征唇角一弯,朗声应下。

看了看天色,夏征眼珠子一转,捂着肚子对老皇帝说道:“为了吃你顿宫宴,我中午就什么都没有吃,这会儿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不陪你喝这难喝的茶了,我要去宴会上找点吃的了。”

“去去,少在朕这碍眼。”老皇帝像赶苍蝇似的挥着拳头撵人,恨不得永远都看不到这家伙似的。

宫中设宴时,入宫都是有时间限制的,到了时间就会封锁宫门,然后等到宴会结束后再打开宫门,若非有特殊情况,这期间宫门是不许打开的。

宫宴就快要开始了,此时的宫门口陆陆续续还有不少朝臣及其家眷进入。夏征隐身在一旁静静等着,直到看到了自己爹娘的轿子进了门走远了才松了口气。

远远地,他甚至还听到了家里老头子询问自己的声音。幸好大家都以为他现在还在老皇帝那里喝茶,不然,这老头子肯定早就遣人把他抓到身边守着了。

之前接到老皇帝的口谕,他提前进了宫,这会儿家里老头子和安乐公主都已经进宫了,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离开了。

夏征算计好时间,刚出宫没一会儿,宫门便已经关闭,再不容许人们随意出入了。

夏征嘿嘿一笑,吹了个口哨,六子牵着两匹马从街角出来了。骑着快马,若是此时出发的话,快马加鞭,不到半夜应该就能到了吧。

冷风在脸上呼呼吹过,夏征却一点也没有觉得冷,反而暖暖的,分开了半个多月终于要见面了。

宫里,老皇帝听到侍卫的禀报摇头一笑:“这臭小子,怪不得这么听话地进宫了,原来是打的这个鬼主意。”

想到了什么,老皇帝唇角一勾,吩咐道:“去驻马镇查一下叫林媛的丫头。”

侍卫领命而去,老皇帝沧桑的手指在茶杯口摩挲了两下,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新品发布会的效果的确不错,这一晚上卖出去的臭豆腐都不能用份才形容了。福满楼开业多年,店里日日都是香喷喷的,只有今天,一进酒楼,弥漫着的全都是臭烘烘的味道。而更奇的是,没有一人会嫌弃这味道,反而都意犹未尽地吃了又要。

刘掌柜一边急急算着账,一边催促着后厨手脚再麻利一些,他的额头,已经覆盖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今日生意之好,简直出乎意料。谁会想到那个臭烘烘的东西居然能卖的这么好。

不仅是臭豆腐,还有那个满额转盘的活动也是吸引了不少人。

刘掌柜抬头看了一眼转盘,那里还有不少人排着队等着抽奖呢。大家都希望能够抽中免单,但是作为做好的奖项,又怎是那么容易就能抽中的?

说到这里,刘掌柜就更加佩服林媛的精巧心思了,整个转盘被分成好几份儿,偏偏汤圆和臭豆腐那几份儿占得最大,免单两字细的跟手指头都有的一拼了。

这样有趣好玩的东西,哪里能少的了马晓楠?

为了多转几次转盘,她还特意帮旁边几桌顾客结了账呢。

马俊英宠溺地看着小妹,又看了看手里拎着的几盒汤圆和臭豆腐,实在是哭笑不得,这傻丫头,一百多两银子都可以买一大堆汤圆臭豆腐了,偏偏她要用来玩转盘。

“免单!免单!免单!”马晓楠紧张兮兮地看着转盘,嘴里一个劲儿地嘀咕着,只是事与愿违,那指针在免单一栏里晃晃悠悠了半晌,终究还是错了过去,停在了臭豆腐一栏。

“哎呀,又是臭豆腐!”看着小伙计递过来的臭豆腐,马晓楠顿时成了苦瓜脸:“这么多臭豆腐,我都快吃成臭豆腐了。”

马俊英噗嗤一笑:“好了,我们该回去了。”

还是有些不甘心,马晓楠恋恋不舍地看着那转盘,叹了口气:“看来我还是跟免单无缘了。”

“马小姐不要伤心,这东西本就是靠运气的。”

马晓楠玩转盘的时候,林媛一直守在旁边,对这个天真可爱的小姑娘实在是喜欢得紧。

“林姑娘,下次你们店里再有活动,一定要告诉我啊,我还要来参加!”马晓楠紧紧抓着林媛的手,这么好玩的东西她可不能错过,生怕林媛忘了,又叮嘱道:“你一定要让人去马家庄通知我一声啊,若是嫌麻烦,就让人去学堂告诉我大哥一声也行的。”

林媛忍住笑,拍拍她的手:“好,我一定不会忘了的。”

得了林媛的保证,马晓楠才在大哥的催促下上了马车。

马俊英将手里的汤圆和臭豆腐交到三儿手里,对站在门口送客的林媛温柔一笑,说道:“天冷,你还是回屋里去吧。”

林媛被这人的笑容温暖了整个心房,点头:“好,多谢。”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