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 夏征回来了/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俊英却被这个多谢伤到了,脸上有淡淡的惆怅,跟林媛道了声“告辞”便也上了马车离开了。

这晚上马晓楠玩得有些累了,一上马车就歪倒在了软垫上,见大哥微微出神,正了正神色,小声问道:“大哥,你是不是喜欢林姑娘?”

马俊英挑眉,黑曜石般的眸子异常明亮:“嗯?”

马晓楠的眼睛笑得弯弯的,在大哥肩膀上鼓励地拍了拍:“大哥,林姑娘又漂亮又聪明,最主要是人品好,妹妹喜欢她做我的大嫂。你一定要加把劲儿,争取早日把她娶进家门哦!”

早日娶进家门?

马俊英心里微微一涩,他也想啊,可是她的身边早已有了一个人,还能有他的位置吗?

忙忙碌碌的一天终于结束了,林薇和小林霜吃过晚饭后,林媛就让林毅把她们两人送回了驻马镇跟爹娘团圆了。只是林媛却是走不开的,臭豆腐今日刚刚上市,店里人又多,以防意外发生,她今晚没有回家。

所幸,一切顺利。

昏黄的烛光静静摇曳,林媛托着下巴,眼睛一瞬不瞬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哎!”

叹了口气,林媛紧了紧身上的披风,低头继续算今日的账了。虽然只是一天的账目,她却已经算了将近一个时辰了。但不是因为账目繁琐,而是某人的心思,早已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正百无聊赖地打着算盘,林媛耳朵一动,忽然感觉自己房间的门动了一下,再抬头时,就见一个黑影扑面而来。

林媛一惊,身子猛地向后一仰,手已经下意识地挡住了黑衣人的攻击。借着椅子的力量,抬脚一踹。奈何那黑衣人也是有功夫底子的,微微侧身,便轻而易举地躲过了某人的脚。只是在躲开时,不知是无心还是故意,那黑衣人的手,竟然附上她的小腿儿,而后向下,一路摸到了她的脚面。

林媛大惊,不等他手掌攥住自己的脚,便抬手一挥,把手边的算盘扔了出去。

黑衣人手一顿,放过了她的脚。

但是这已经把林媛彻底激怒了,手边没了算盘,但是还有烛台!

操起一只烛台,林媛就朝黑衣人的面门扎去。

别看黑衣人武功不是绝佳,但是身子却灵活如蛇,转了个圈便躲过了烛台,到了林媛身侧。这距离之近,林媛都能感受到对方呼出的热气,似乎还听到了他发出了一个隐忍的闷闷的声音,像是笑声。

林媛的烛台又是一挥,心里却纳闷极了,这家伙为什么要笑?还有那门,明明是拴好的啊!还有林毅,这家伙平日里拽拽的,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怎么到了事上就不见了?

都说打架的时候千万不要分心,林媛就这么胡乱埋怨的时候,那黑衣人已经瞅准了时机,左手一勾,将她拿烛台的一只手勾到了身后,手里的烛台也被打落在地。右手也不闲着,朝着林媛的面门而来。

林媛咬唇,使劲儿挣了挣,奈何那人力气之大,不是她一个小小女孩子可以挣脱的。

手被钳制,不是还有脚吗?悍妇怎能轻易被制服?

林媛正要出脚踹向某人的命根子,就见挥到自己面前的拳头突然停下,而后从拳头里掉下来一个东西,那东西被黑衣人吊在手里,在她面前摇摇晃晃得,看得她有些眼晕。

难道是要催眠?

就在林媛纳闷的时候,她终于看清了这东西的真面目,那是一块儿上好的羊脂玉,被打磨成了心形,上面还刻了字。字迹太小,玉佩又晃晃悠悠的,林媛看不清楚写的是什么。

但是有一点她已经确定了,这黑衣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心心念念了一晚上的夏征!

“夏征!”

林媛又惊又喜,却又嗔怒起来,手被钳制着,她便欺身上前,小嘴儿一张,一口把黑衣人脸上的黑布咬了下来。为了惩罚某人,还顺带着咬了一口那高挺的鼻子。

“哎呦!”夏征冷不丁被咬,松开手揉着鼻头,怨念地看着她:“我就是想给你个惊喜罢了,至于这样咬我吗?疼。”

林媛白了他一眼,上扬的唇角却暴露了此时的好心情:“惊喜?这算是惊喜吗?我差点就毁了你……咳咳,差点就杀了你!”

一高兴,这嘴就没把门的了,林媛差点就把“命根子”三字喊了出来。

夏征嘿嘿一笑,拉住了她的手:“就知道你会认出我的。”

林媛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若不是认出了那块玉佩是心形的,她也认不出这黑衣人就是夏征来。若是平时也许还行,今日她实在是心烦意乱的厉害了。

“你怎么做了个这样的玉佩?”将地上的算盘和烛台捡了起来放到一边,林媛看似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却在放烛台时不小心滑了手,没办法,实在是太激动了。

夏征嘿嘿笑着,把她拉到面前,将手里的玉佩交到了她手里:“你忘了?你不是跟我说过,心形代表喜欢吗?我现在把我自己的心送给你,希望你收下。”

林媛咬了咬唇,身子一侧,从他怀里滑了出来,把放在角落里的烛台拿到了中间桌子上。这屋子太大,她还在四个角落里各放了一个烛台,不然屋里要黑了。

“你的心,给我做什么?”她的确跟他提起过,这个形状代表爱,当时只是随口提了一句,没想到他记住了,还专门给她打磨了一只。

“我的心里全都是你,不给你给谁?”说起情话来,夏征嘴边还带着痞痞的笑,这勾魂的模样简直要把林媛给迷倒了。

感觉到自己的耳根子都烫了,林媛咬咬唇,一把将那玉佩抢了过来,借着烛光仔细看了看,方才没有看清楚的字,此时清晰可见。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林媛轻轻念了出来,虽然已经是俗得烂大街的话,但是真的用到了自己身上,她才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叫甜蜜蜜。

“有没有想我?”看着林媛跟红苹果似的小脸蛋儿,夏征忍不住上前偷了个香,连声音都魅惑极了。

“鬼才想你!”抬手推开他,林媛又气又羞,明明是想打他的,终究还是没下去手,真是没出息,她这个悍妇又变成小绵羊了。

夏征并没有因为被推开而恼怒,反而高兴地很,顺势扯住了她的小手儿,将她整个身子都带进了自己怀里,从身后抱住了那娇小的身子,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道:“媛儿,我想你了,无时无刻不在想你。”

林媛的耳边痒痒的,腰间圈着她的手也紧紧的,她的后背贴着他的前胸,就这样静静坐着,好像能够感受到他跳动的心脏,咚咚咚,有力而火热,诉说着的都是对她的思念和爱。

“我也想你了。”

……

正月十六,是城南学堂开学的日子,林毅一大早就带着林媛和夏征回林家坳接林薇和小林霜两人去学堂。姐妹两人第一天去上学,虽然知道这个学堂是自己家的,但是身为爹娘,林家信二人还是十分不放心,拉着两人的手嘱咐了好半天。

嘱咐完了俩闺女,林家信又拍着夏征的肩膀询问了他一番,什么家里人都好不好啊,父母身体可还康健啊,这个年有没有遇到烦心事等等等等,唠叨了好一通。连林媛这个亲闺女都有些听烦了,可是夏征却一点儿不耐烦的样子都没有,笑着跟他说了。

“好了,爹,他都回来了,你们以后有的是时间唠嗑呢。我们可得走了,这头一天上学就迟到,先生肯定会不高兴的。”

刘氏也赶紧催着他们快走了,在他们心里,先生可是顶大的人呢。特别是在知道这个先生就是稻花香的那位孟良冬孟先生以后,两口子更是喜出望外。孟先生的为人和严谨,他们可是知道的。

“驾!”林毅挥了挥鞭子,驾着马车离开了。

担心车厢里会冷,林媛仔细地把马车帘子放好,正巧马车路过陈柱子家,看着那紧锁的大门和越发破败的房子,林媛轻轻叹了口气,也不知道陈婶子在邺城过得可还习惯,年前的时候刘氏还跟她唠叨过呢。毕竟是这一起住了这么多年,虽然也有磕磕绊绊,但是现在分开了还是觉得亲切。

等哪天去邺城的时候,去看看陈婶子吧。

多日未见夏征,这次见面小林霜和林薇两人都欢喜得很,特别是小林霜,又在马车里跟他玩起了游戏。一路上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马车刚进城门口,就突然停了下来,距离城南学堂还好一会儿呢,怎么停了?

“怎么了?”林媛的手还没有碰到车帘子,就被夏征给挡了回去。

“外边冷,你往里边坐坐。”等到林媛坐到了车厢最里边,夏征才小心翼翼地掀开了一点儿帘子,生怕冷风灌进来冻到了里边的人。

马车前站着一个人,冷风里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夹袄,正倔强地看着他。

夏征眉头一挑,朗声道:“小林子,你不在豆腐坊,怎么到这里来了?”

来人正是小林子,昨晚新品发布会结束后,他没能得到第一的机会,回去后失眠了一整晚。好不容易想通了,谁知等他一大早赶到福满楼的时候却被告知林媛已经去林家坳了。

因为不知道林媛还会不会再回福满楼,他就又追到城门口来等着了,为了不错过林媛的马车,他愣是在冷风里吹了一早上,若是他们再不来,他的脚丫子都要冻麻了。

一听是小林子,林媛第一反应就是豆腐坊出事了。她赶紧向前来到夏征身边,将车帘子又拉开了一些。

“跟你说了外边冷,你怎么还过来?”夏征皱了皱眉,不过这丫头的脾气他也清楚得很,知道她肯定不会乖乖坐回去,叹了口气,又回身拿了一个毯子盖到了她的腿上。

林媛转头感激一笑,不仅是因为他的体贴,更是因为他的理解。

“小林子,可是豆腐坊出事了?”

林媛的问话把正在出神的小林子拉了回来,他又顺着那小小的缝隙往车厢里看了看,隐约只看到了一点儿衣角,却实在是看不到人。

“那个,没事。”小林子的脸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被冷风吹得,还是因为什么。更让林媛意外的是,平日里傲娇冰冷的小林子,居然有一点儿慌乱。

林媛皱了皱眉:“豆腐坊没事,那你这么早过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

小林子咬了咬唇,手也攥得紧紧的。

林媛没有发现,夏征却是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这小子,他那望眼欲穿的样子,同为男人的他怎会不明白?

“到底怎么回事?”见他不说话,林媛有些急了,莫非是别的事?

小林子攥了攥拳头,嘴巴抿了抿,道:“我,我想去学堂念书。”

原来是想去学堂念书啊,林媛吊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回到肚子里,这家伙,平时傲娇一点儿就算了,怎么这会儿还这样,害她白白担心了半天。

不过经过小林子这么一提,她才想起来,豆腐坊里还有好几个孩子呢,以前当叫花子的时候吃不饱穿不暖,更别提上学堂念书了。现在好了,虽然她雇佣了这些孩子,不过终究还是没有因为身为商人而忘了本心,若能给这些孩子们更好的前途,她当然愿意。

小林子等了半天都不见林媛说话,嘴唇咬得紧紧的:“我,我知道我现在只是你的一个伙计,根本,根本就没有资格提出念书的要求。算了,既然你不同意,就当我没有说吧。”

说完,小林子转过身就要离开,那落寞的神情让人看了都心疼得很。

“大姐!”林薇的声音突然从车厢里传了出来,小林子的身子蓦然一紧,脚步微微顿住。

林媛原本要叫住小林子的,此时听到林薇的叫声,还以为这小丫头因为上次跟他吵架的事而耿耿于怀,不许她让小林子去学堂呢。

“大妹,你别说了,在车里等着。”

吩咐了林薇一句,林媛将小林子叫了回来:“你这孩子,怎么长了一岁还是这么任性,我有说不让你去了吗?行了,你也别说什么谢谢的话了,我可不是白让你去上学的。孟先生一个人在学堂,既要给你们上课,又要管理学堂里的事务,肯定会忙不过来。你在豆腐坊的表现很好,等你去了学堂,就给孟先生当个助手吧,他有什么事忙不过来的,你就帮帮他,好不好?”

“好!”小林子兴奋地应下,毕竟还是个十来岁的孩子,再怎么老成,也是有孩子的天性的。

相比于平日里冷着脸的傲娇样,林媛还是更喜欢眼前这个爱说爱笑喜怒形于外的小林子:“好了,上车来吧,今儿就带你去学堂里熟悉熟悉。哦对了,晚上回去了以后,问问豆腐坊里其他孩子们,若是还有愿意念书的,就一起去吧。”

“可是,豆腐坊的活儿,怎么办?”没有想到林媛不仅答应了他的请求,还会想着别的孩子们,小林子愣愣地问了一句。毕竟那些孩子刚来的时候都是签了字据的,他们是来干活的,若是都去上学了,活儿怎么办?

林媛当然也想到了这一点,笑道:“大不了再请几个人呗,不过你们的前途不能耽误,只要是有上进心愿意多学点文化的,都可以去学堂念书。放心吧,我不会跟你们要束脩的,而且啊,你们的工钱照样发。当然我也不是开慈善堂的,若是有想去学堂的,要在学堂帮孟先生干点活才行。”

“哎,好!”学堂里能有什么活儿,左不过就是扫扫地擦擦桌子罢了,比豆腐坊的活儿还少。

小林子高高兴兴地应下,纵身一跃就坐到了林毅身边,还悄悄回头看了一眼,借着林媛放车帘子的空隙正好看到了某人同样兴奋却明显羞涩的小脸儿。

“嘿嘿。”小林子嘿嘿一笑,心情好得很,都不觉得冷了。

林媛重新坐回到车厢里,夏征正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奇怪地问了一句:“怎么了?”

“你真的想好了让他去上学了?”

“嗯。”有什么不对吗?林媛可不认为夏征是个不许自己小伙计去念书的苛刻老板。

夏征闲适地倚到了马车壁上,眼角若有似无地瞄了林薇一眼,而后闭上眼睛饶有深意地说道:“没事啊,希望,挺好的吧。”

怎么会不好?小林子本就聪明,能有读书的上进心十分难得,再者,有他帮忙,她就更放心了。

角落里林薇静静垂着头,一双小手局促地来回搅着,幸好马车车厢里的光线太暗,大家都没有发现她红扑扑的小脸儿,不然她肯定要丢死人了。

学堂里,临近的孩子们已经早早地进了教室等着了,新教室,新先生,还有新课本和新同学,大家都兴奋地眼睛发亮。

林媛带着两个小妹进门时,屋里几乎已经坐满了孩子,小石头和小河坐在一边正激动地挥着手跟她们打招呼。

除了他们几个,还有不少是听说了城南学堂被收购后转过来上学的孩子。因为孩子多,入座时有没有顺序,所以安排座位是首先要做的事。

孟良冬是个十分公平的先生,即便林薇和小林霜两人是林媛的亲妹妹,也没有特别对待。在给大家安排座位时,依然是按照身高来排列。

男女生分开落座,小林霜个子最小,自然是坐到了第一个。林薇和小河个头差不多,两人便当了同桌。小林子是男生里个子和年龄最大的一个,当然是坐到了最后。

看着他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坐在最后,林薇心有不忍,不过小林子自己却满不在乎,反正他来上学也不是真的为了读书做学问。更何况,那些字啊文章啊,他早就掌握得极好了。

安顿好了妹妹,林媛和夏征又去了一趟豆腐坊,问了问豆腐坊里的孩子们有没有愿意跟着小林子一起去念书的。出乎意料的,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

林媛以为是这些孩子顾忌着她这个东家的原因,就特意问了问跟小林子关系最好的小六子,小六子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个,这个,本来吧,俺应该跟着老大的,可是,可是俺根本就不是念书的料。让俺在那凳子上天天坐着,还不如让俺在这儿多干点活儿呢!”

别的孩子纷纷附和,都说他们没那个心思坐那念书,甚至还有个孩子说让他去念书,还不如回去要饭强呢。

林媛无语,这些孩子是懒散惯了,不想让人约束。学堂不比豆腐坊,他们不想去她也就不勉强了。

------题外话------

就快要一百万字了,哇哦,好激动,第一次写这么多~

要不要搞个活动咧?吼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