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 李府喜事/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月初六是个好日子,因为这天是金灵儿和李承志成亲的日子,当然对于某人来说这天注定是个痛苦难熬的日子。

作为驻马镇最大酒楼的东家,林媛和夏征自然也在受邀观礼的宾客名单之中。而对于知晓夏征身份的李昌,自己儿子成亲能够请到夏征这位人物,更是让他脸上有光、容光焕发了。

李昌毕竟是一方县令,他家办喜事,人哪里能少的了?镇上有头有脸的人几乎都来全了,先不说作为娘家的金记醋坊,还有孟家酒坊、马家庄也都来人了,当然就连最新崛起的刘丽敏也在受邀的行列。

夏征作为男宾,自然是不能到后院的,在二进门的时候就被小厮请到了男客区,林媛也不是头一次来李府了,笑着跟夏征作别后,就由小丫鬟带着去了后院。

李承志一早就带着迎亲队伍去金家接新娘子了,这会儿应该还在回来的路上。新郎这边的人,她不是很熟悉,唯一熟悉的几个就是金家、马家河孟家了,偏偏这几家的小姐都还在金家没来呢。

孟春燕和马晓楠作为金灵儿的朋友,自然是要送好姐妹出阁的。金玉儿倒是不想凑这个热闹,偏偏她又是新娘的堂姐,离开了不合适。

许是看林媛百无聊赖,金氏身边的大丫鬟特意来请她到金氏那里坐坐。金氏作为准婆婆,此时定然是十分忙碌的,林媛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真的傻呵呵地跑过去添麻烦。婉言谢绝了金氏的邀约,她就坐在花厅里喝茶了。

茶喝了一杯又一杯,还真是无聊的很。其他那些人都是一些家眷,不是岁数大的老年人就是生了孩子的妇人,她一个小姑娘跟这些人还真是说不到一块去。

那些人也因为不知道林媛的身份而不敢贸贸然前来搭讪,而且看她身边连个大人都没有,还以为这个小姑娘就是跑过来玩得。

愈发觉得无聊,林媛开始研究起桌上的喜饼。这些喜饼是金氏着人去稻花香订的,林媛瞅着那块芝麻饼,正一粒一粒数着上面的芝麻的时候,花厅里突然热闹了起来。

抬头一看,柳娘正在樱桃的陪同下跟花厅里的女眷们一一应酬着。跟往日见到的她不同,今日的柳娘特意打扮了一番,藕荷色绣花长裙剪裁地十分贴身,头上的金饰端庄而低调。

柳娘只是个小妾,但是毕竟也是李承志名义上的姨娘,她今日的打扮既不华丽也不寒酸,十分得体。

跟那些女眷们寒暄之后,柳娘最后来到林媛面前,跟别人的客气疏离不同,柳娘是真心对林媛十分热情的。

“林姑娘,你也来了?”

林媛点点头,请柳娘坐在了自己旁边的椅子上,笑道:“没想到能在今日的场合见到柳姨娘。”

柳娘抬手抿了抿头发,自嘲笑道:“是啊,我自己都没有想到今日的场合居然还有我出现的份儿。”

说起来,柳娘只是个小妾,即便再得李昌的宠爱,也不能出现在嫡子的婚宴上,更别说还要代替主母来招呼宾客了。只是,现在的柳娘不一样了,金氏那边还要陪着几位身份更加贵重的女眷,花厅里这些一般女眷也不能一直晾着不管。所以,她就让柳娘过来了。

林媛勾了勾唇角,说起来,柳娘的身份实在是太低了,即便别人明面上不说,但是她青楼出身的事情在场人都知道。再者,现在的柳娘在李昌面前一点儿也不受宠,根本比不上林思语。

但是,金氏就是让柳娘来了,却没有让林思语来,摆明了就是故意给林思语难堪的。

虽然二人谁也没有提起,但全都心知肚明。

樱桃瞅了瞅,见没人注意,低声笑道:“夫人早就跟我家姑娘说让她帮忙招待客人的事了,而且啊,还是挡着那人的面儿说的。就连姑娘身上的衣裳头饰,也都是夫人着人新做的。听说啊,那人在自己屋里好一通闹腾,还又闹到了老爷面前。哼,老爷面前又能怎样?夫人的一句年少无知就把他给打发了。”

柳娘点点头,接道:“少爷成亲是大事,来的客人又都是镇上有头有脸的人,老爷重视的很。”

拿起一块糕点慢慢吃了起来,林媛心情大好,这个金氏真是给力,虽然她不受宠,但是却精准地捏住了李昌的软肋。

只是可惜了,没有亲眼看到林思语吃瘪,林媛不禁有些失望。

柳娘看似漫不经心地喝了口茶,眼睛瞄了瞄林媛。

林媛瞧她这欲言又止的样子不免好笑,压低声音道:“沈大哥让我带话给你,这些日子李府事忙,你没空就不要出来了。”

柳娘羞涩一笑,点点头。

柳娘这小姑娘恋爱状态的小模样把林媛给逗乐了,不过她还是要提醒她一声。

“柳娘,不是我给你们泼冷水,你和沈大哥就打算一直这么偷偷摸摸下去吗?要知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若是让李昌或者金氏知道了,你和沈大哥都没有好下场的。”

林媛的提醒,柳娘并不是没有想过,只是,她总是选择性地不把这事放在心上而已,她总是侥幸地幻想着他们能这样一直好下去。

樱桃咬咬唇,显然也对两人的未来充满了担忧。柳娘的性子她最清楚,她原本是想让两人找机会逃出去私奔的,但是她知道这两人肯定做不到。

“林姑娘,求您帮我家姑娘想想法子吧。”樱桃小脸儿急得都红了,若不是周围还有这么多女眷,她恐怕都要跪下来求林媛了。

林媛深深地看了两人一眼,说实话,她不是不想管,而是不知道该怎么管,私奔的事她也想到过,但是正如樱桃所想,柳娘恐怕没那个胆子配合。

但是,即便是这样,她也想帮帮这两人。

“柳娘,船到桥头自然直,既然当初我愿意帮你们,就一定不会让你们身陷囹圄。”

许是觉得此时的情绪太过低沉,林媛嫣然一笑,道:“你啊,有空的时候还是好好想一想,等你们重得自由以后要去哪里,要做什么吧。”

林媛既然这样说,就说明她已经答应要帮助这两人了。柳娘眼眶里慢慢蓄满了泪水,拿起帕子擦拭起来。樱桃激动地连嘴唇都颤抖了,连连说着“多谢”,引得周围几个不明所以的女眷侧目看了过来。

柳娘毕竟只是个小妾,在花厅里待了一会儿就回到金氏房里复命去了。索性等了没一会儿李承志就接了新娘回来了,行礼时大家都聚到了客厅里,说说笑笑地好不热闹。

林媛刚刚出现在客厅,就被夏征一把拉住了小手。

林媛对夏征出现在人群里很是诧异:“他居然没有请你主婚?”

他自然就是李昌了,这家伙是知道夏征身份的,所以才会亲自到福满楼下了邀请帖。

夏征的手指在林媛手心里挠了挠,挑眉哼道:“他说给他主婚就主婚?爷也太便宜了吧。”

“反正不贵。”林媛噗嗤一笑,故意损了这傲娇的家伙一句。

“哼,不管贵还是不贵,反正我都砸到你手里了,你就是想出手也出不了了。”夏征斜着眼睛睨了她一眼,笑得不怀好意。

“确实是砸在手里了。”林媛才不买这家伙的账,继续损,就连脸上也故意露出了一幅嫌弃得不得了的样子。

这个模样可把夏征给逗乐了,憋住笑在她腰间轻轻拧了一把,说是拧,用搔痒来说更贴切一些。

林媛最怕痒了,特别是腰间。小眉头一皱,赶紧抓住某人作怪的手,瞪大眼睛用自以为严厉的目光警告着,只是这个警告显然没有收到应有的效果,某人不仅没有收回手,反而闹得更有兴致了。

两人这悄悄闹着,旁边人都好奇地看过来,夏征才恋恋不舍地停下,却依旧没有把手拿开。

林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看向客厅中央,新人已经开始行礼了。

两人都身着大红色喜服,李承志的头上还带着一个高高的帽子,胸前也挂了一个大大的红花,很是喜庆。只是这大红花和帽子上顶着的红花,让林媛突然想起了哪个民族装饰牛的样子,不得不说这李承志还真是有点像带了各种花的老母牛。

林媛被自己的恶趣味逗乐了,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引得夏征好奇的目光。

吐吐舌头,林媛捏了捏某人的手心,继续看向那对新人了。

夏征却没有打算放过她,凑到她耳边,蛊惑地一笑:“笑得这么开心,是不是在想我们成亲的情景?”

咳咳。林媛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狠狠地瞪了夏征一眼,连手都甩开了,只是那慢慢变粉的耳根子实在是可爱得紧。

“反正我是这样想的。”夏征的话成功让某人的耳根子红透了。

新人行礼完毕,便被一群爱闹的小伙子们簇拥着送进了洞房里去了。

李昌站起身来,拱手对各位宾客行了行礼,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有心,他拱手行礼时正好是对着夏征这边的。

“各位,非常感谢各位参加犬子的婚礼,李某感激不尽。还请各位莫要拘束,随意一些。”

话落,宾客们无不拱着手说着各种恭维的话。

林媛夏征互望一眼,撇撇嘴没说话。只是可能是还没有得到某人的回应,李昌居然一直冲着夏征这边笑眯眯地拱手。

夏征眉头一蹙,真想甩袖立即就离开。林媛笑着扯了扯他衣角,他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冲着李昌点了点头。

男女宾客各自分开,夏征十分不乐意这种避嫌的待客方式,真想时时刻刻让这小丫头黏在自己身边才好。

正要再趁人不注意偷偷占占便宜的时候,夏征远远就看到了正往这边来的马俊英,剑眉一挑,拉起林媛就将她送到了马俊英身边的马晓楠手里:“好啦好啦,不就是一顿饭的功夫吗?一会儿就又见面了,你赶紧跟马小姐去花厅吧,等会儿走的时候我让人去请你。”

说完,也不等林媛开口,就哥俩好地攀上了马俊英的肩膀往男宾区走去了。

直到这时,林媛才明白夏征突然变脸的原因,看着这两人你捅我一下,我捏你一把的背影,不禁乐开了花。

马晓楠静静看着林媛,知道她的目光一直追随着的并不是自己的大哥时,很是失落了一会儿。不过,这姑娘天性纯真善良,并没有因此而对林媛心存怨怼,才走了没几步就又开始拉着她叽叽喳喳说开了。

马晓楠正兴高采烈地跟林媛讲述着方才接新娘堵新郎时发生的趣事的时候,迎面走来了马小倩两口子。

这两口子显然并没有发现林媛两人,因为他们不知道正在激烈地说着什么。马小倩一脸怒气,扭着头瞪大了眼睛狠狠地数落着谢致远,谢致远身为一个大男人,面对妻子的数落居然一点儿反抗的意思都没有,唇抿得紧紧的,脸上表情僵硬地都快要变成木头了。

马晓楠显然也没有想到会遇到自己的堂姐,小鸟一般的嘴儿立即闭得紧紧的了,有些尴尬地看了林媛一眼,刚想拉着她绕路走,就发现堂姐数落的声音愈发大了起来,连身边路过的女眷们都忍不住侧头看过去。

马晓楠眉头皱得紧紧的,三两步走到堂姐身边,恨铁不成钢地低声警告道:“堂姐,你这是干什么,这么多人瞧着呢!你就是不为马家的名声着想,也要为堂姐夫的前途想想,他可还是要在衙门里当差的,这里这么多人,你是想让他在衙门里被人瞧不起吗?”

别看马小倩比马晓楠长了几岁,但是为人处世却是不如这个小妹的,不然也不会在谢致远顶头上司的家里当众骂自己的男人了。

不过对于小妹的话,马小倩多少还是听一些的,嫌弃地瞪了谢致远一眼,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要不是看在小妹的面子上,我才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你,看我回去了怎么收拾你!还不快走!”

谢致远身子不由自主地抖了抖,感激地看了马晓楠一眼,溜得比兔子还快。在经过林媛身边时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待发现这人就是称呼莫三娘姐姐的那个小姑娘时,脸上顿时红一块白一块,煞是好看。

林媛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抬手跟他打了个招呼,更是把这家伙臊得脚不沾地逃走了。

“哼,活该!”

冷笑一声,林媛还不及去寻马晓楠,就听到了马小倩略带刻薄的声音:“晓楠,你怎么跟这个小村姑走到了一起?你难道不知道她跟我有过节吗?”

“堂姐,林姑娘她人很好的,你别这样说……”马晓楠抱歉地看看林媛,焦急地跟自家堂姐解释着。

奈何这马小倩根本就是个心眼儿比针鼻儿还小的女人,哪里听得进去别人的劝说?冷哼一声,扯着马晓楠的手就走:“跟堂姐走,不要理这个刁蛮的泼妇!”

“堂姐!”马晓楠苦着脸想要把手收回来,可是她越是往回收,马晓倩就越是拉得紧。

马晓楠没办法,只能任由着马小倩拉着她往前走,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林媛解释,只好回过头来歉意地看着她。

林媛对这个抢了人家男人还赶出婆婆的马小倩实在是无语了,还说她是泼妇,怎么不想想自己呢?这马小倩的恶媳妇儿名声早就在西街传遍了,只要提起她,没一个人不摇头的。

女宾席上,女眷们早已落座,金氏也已经入席。看到林媛姗姗来迟,金氏亲自让身边的大丫鬟迎她。

原先跟林媛坐在花厅里的女眷们没想到这孤身一人的小姑娘,竟然能够得到县令夫人大丫鬟的亲自迎接,无不好奇。待打听到这看似平常的小丫头竟然就是福满楼的东家时,更是又惊又悔。

惊的是她小小年纪就能掌管好几家酒楼,而且为人还这么地低调。悔的是方才怎么就有眼无珠没认出来?白白错失了结交的好机会。

“媛儿,怎么来的这样晚?”金氏热情地拉过了林媛的手拍了拍,这个举动看在众人眼中意味就不同了,福满楼的东家向来神秘地很,谁的账都不买,据说背后有个京城的大人物撑腰,没想到竟然跟县令夫人这么亲切。还是县令夫人不一般啊!

看到众人眼中或羡慕或嫉妒的神色,金氏的虚荣心得到空前的满足,夏征的身份她已经清楚了,而夏征对林媛的看重更是摸得一清二楚,对夏家的未来二少夫人巴结一些,她当然愿意了。

林媛多么聪明,只是略一想就明白了金氏的心思,乐得给她这个面子,甜笑道:“姑姑见谅,方才碰到了熟人,说了两句话就来晚了。”

金氏被这个姑姑叫的十分舒坦,面上笑得更灿烂了,好像今日成亲的人就是她的亲儿子似的。

“说了这么会儿话,肯定饿了吧?快入座吧,就坐你玉儿姐姐身边吧!”金氏指着自己下首侧坐着的金玉儿,此时她的旁边正好是空着的,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难得林媛和金玉儿交好,她自然不会傻到把林媛推到别人身边坐了。

在座的年轻女子中,林媛也就对金玉儿和马晓楠的印象还好一些,马晓楠身边已经坐了马小倩了,她自然就坐到了金玉儿身边。

其实刘丽敏也是来了的,只是跟金玉儿相比,她的酒庄才刚刚起步,自然不能坐到靠前的位置。而且,她身边也坐了一位夫人了。

林媛刚坐下,就感觉到有一股不善的目光投在自己头顶,顺着目光寻去,果然看到孟春燕正厌恶地冷冷看着自己。

不怪这孟春燕不喜欢自己,先是因为金灵儿,后是因为撞车和五石散的事,这两人的梁子算是结大了。

不过,讨厌归讨厌,林媛可没有像孟春燕似的一见面就跟见到仇人一样,不喜欢她的人多了去了,若是每次见到了都瞪上两眼,那她的眼珠子早就累得抽筋了。

无所谓地耸耸肩,林媛还气死人不偿命地拿起一块糕点来冲她扬了扬放进了嘴巴里。

孟春燕气得七窍生烟了,这家伙还有心情吃东西!不过在看到眼前的糕点时,孟春燕更气了,将盘子往前一推,看也不看了。

为什么?因为这糕点是稻花香准备的啊,这林媛刚刚就是故意拿糕点跟她示威的!

孟春燕气呼呼地揉着帕子,小声嘟囔着:“你们稻花香的东西,我才不吃!不只是稻花香的,以后福满楼我也不去了!只要跟你林媛有关系的东西,我都不吃了!哼,再吃我就是猪!下半辈子只吃猪食!”

不多时,饭菜上桌,孟春燕本就饿了,再看到眼前又精致又香喷喷的菜肴时,更是馋的食指大动了。

只是当她拿起筷子夹菜时,金氏的一句话将她从天边摔落到泥地里。

“各位不要客气,今日的菜肴可是出自福满楼的大厨之手呢,肯定会符合大家的口味。”

孟春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