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喜宴上/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孟春燕吃瘪,林媛心情大好,夹起一粒烧麦就放进了嘴巴里,完全忘记了这桌菜肴就是福满楼的厨子做的,一个劲儿地夸道:“这菜还真是不错,好吃,好吃!”

林媛喜滋滋地夸奖着,却发现没有得到身边人的回应,好奇看了金玉儿一眼,这一看可把她给惊到了。

这愁眉不展、满脸菜色的女人,真的是那个高山雪一般的金玉儿吗?刚刚只顾着跟孟春燕较劲儿了,都没有仔细看金玉儿,现在仔细一看,金玉儿不仅是脸色不好,而且眼睛也一直飘飘忽忽的,她叫了她好几声了,居然都没有听到。

林媛心里咯噔一响,紧张地搅了搅手指。按理说摆脱了跟李承志那个败类的婚约,金玉儿应该很高兴才对,只是怎么越看越不是那么回事呢?难不成,她后悔了?若真的是后悔了可就坏了,先不说她跟李承志能不能成为举案齐眉的好夫妻,单是林媛从中作梗,就能招来金玉儿的埋怨,甚至是怨恨。

不行,不管因为什么,先得问清楚才行。

压下心中的忐忑,林媛扯了扯金玉儿的衣袖:“玉儿姐姐,你怎么了?怎么心不在焉的?”

金玉儿的眼睛正望眼欲穿地看着男宾席那边,虽然不明显,但是身为同桌的林媛却看到了。直到她扯着袖子问了第三遍,金玉儿才猛然回过神来,迷茫地看着她。

林媛无语扶额,瞧这呆萌的傻样儿,金玉儿是真的陷入爱情了吧?

“玉儿姐姐,这才一个来月没见面,你怎么变了这么多?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能不能说给我听听?”

闻言,金玉儿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苦笑道:“我脸色是不是不大好?哎,说给你听也行,只是,家丑不可外扬啊。”

家丑?那就不是因为李承志了。

“玉儿姐姐若是不想说就算了,不过,遇到了什么难事不妨告诉我,也许我能帮帮你呢。”

金玉儿看着林媛握着自己的手,心里一阵温暖,紧紧地回握住她的手,咬唇低声道:“我也没有能说话的姐妹,娘亲整日为了醋坊的事忙的焦头烂额,我也不忍心再拿这些事让她烦心。媛儿,既然你问起了,我就与你说说吧,权当纾解心情了。”

末了,她还不忘嘱咐林媛千万不能跟别人说起。

见她这般小心谨慎,林媛的神经也跟着紧张起来。

“哎,说到底,还不就是因为金家家主这个位置?灵儿攀上了县太爷这个高枝儿,二叔和二婶儿在家里更加耀武扬威了。年前的时候,二房那边的铺子卖假醋被顾客找上门来了。结果,二叔不承认,还无赖说着醋是从我们大房那儿运过去的。奶奶听说这事以后,可是气得不轻。不过,好在这次她没有偏心,着人查明真相以后还了我们清白。二叔那边无话可说,也只是象征性的打发了两个伙计完事。事情虽然还算是圆满解决,但是,二叔他们卖假醋是板上钉钉的事,我担心他们若是不知悔改,迟早会坏了金家的名声。”

此事发展到这里,倒也不至于能金玉儿担心地寝食难安,接下来的事才是真的让她感觉到了恐怖。

“偏偏这个时候,我娘突然病倒了,浑身乏力,没几天就只能卧病在床。一开始以为是被二房那边气得,再加上感染风寒,没有当回事。直到。”金玉儿咬了咬唇,脸色苍白如纸:“直到,世文也病倒了,而且是同样的症状,我才觉得此事有蹊跷。幸好请了善德堂的王老先生看了,才知道,原来是,中毒。”

金玉儿几乎要把嫣红的唇瓣咬破了,中毒二字更是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似的。

“中毒?”林媛也震惊不已,一个是深闺妇人,一个是小小孩童,怎么会中毒?难道,是他们?

金玉儿眼睛眯了眯,原本亮晶晶的眼睛里满是愤恨之情:“是啊,中毒,而且做得极为隐蔽,症状先是像极了风寒,而后手足乏力,卧病在床,最后形销骨立慢慢死去。下毒人每次用量都不大,所以发起病来后,一般大夫很难诊断出来。若不是王先生,只怕,只怕我娘亲和弟弟都要双双离我而去了。”

说着说着,一向高傲坚强的金玉儿轻轻抽泣起来,身子也跟着轻轻地颤抖。

这样的她与平日里的她简直判若两人,让人见了实在是心疼的不行。林媛眉头紧蹙,紧紧握住了她的手,安慰道:“别伤心了,幸好发现的早。伤心不是首要的,抓出下毒之人才是最要紧的。”

说起这个来,金玉儿用帕子擦了擦眼角,又恢复了往常的神态:“嗯,王老先生也说幸好发现及时,没有出事,慢慢调养就会彻底清除。至于下毒之人,我也已经查出来了。”

“那就赶紧处置了他!”林媛脱口而出。

金玉儿却是摇了摇头,拍拍她的手,羡慕道:“媛儿,你家里没有这种复杂的深宅关系,所以你体会不到其中的险恶。那个人,我没有处置了她,而是找了个由头,罚她去院子里干重活了,而且还派了心腹时刻看着她,这样她就算是想再作怪,也完全没了机会。”

林媛不懂,既然已经找到了下毒之人,为什么不把她带到老太太面前处置了她?反而还要留着呢?

金玉儿看出了她的疑惑,说道:“明面上的敌人,可比深藏的钉子好提防。若是我把她处置了,不仅打草惊蛇,还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敌人。幕后之人下次又派了个隐藏更深的人怎么办?”

原来如此,林媛不禁感叹,没想到这金玉儿在宅斗中还是一把好手。

“那,幕后之人?”林媛眯眯眼睛,一个名字呼之欲出。

金玉儿点点头,两人心照不宣。

果然是二房!没想到这二房的人除了心眼坏,连心肝都是黑的。先是弄坏了金老太太的轮椅,以此来诬陷金玉儿。后是用假醋诬赖大房。现在又起了害人之心。

这二房两口子,是真的把金家老太太和金家大房当成自己的亲人了吗?为了那个家主的位置,竟是连自己的良心都给扔了!

“世文今天也来了,自己在男宾那边,我实在是不放心,让莲儿跟着了。”

怪不得她一直往男宾那边看,原来是担心金世文。

说起来,金玉儿还真是疼爱这个庶出的小弟弟,每天不管在醋坊多么累,回到府里都要去检查一番世文的功课。自从出了中毒之事后,她还特意挑了个聪明的心腹送到善德堂去学习医理,好保护金世文。而且,她又请了一位武学师傅,专门教授他武艺,不仅强身健体,关键时刻还能防身。

对于自己的亲娘,她都没有这样上过心,足见金玉儿对自己小弟的重视。

虽然这样的方法治标不治本,但是眼下也只能这样了,二房那两口子的恶行,暂时还找不到证据,从轮椅一事就能看出,这两人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即便将那个下毒的人抓住了,只怕也审问不出什么来。

“玉儿姐姐,有一点你一定要记住,只要世文没事,只要金老太太不改变主意,二房再怎么折腾,也翻不出花来。所以,除了保护好世文,金老太太那边,你也不能让他们钻了空子。”

这一点金玉儿也想到了,不过还是十分感激林媛时刻为她着想的心意:“奶奶那边没事,不然出了假醋一事,她也不会着人详查了。媛儿,谢谢你。”

虽然只是最普通的三个字,但是林媛也感受到了金玉儿的真心。两人从一开始的萍水相逢到互相利用,再到如今的肝胆相照,也算是曲折了。

正说着话,莲儿从男宾那边回来了,一听说弟弟没事,金玉儿提着的心总算是落地了。又嘱咐了莲儿好生照顾少爷后,就让她赶紧过去照应了。

心情好了,金玉儿的情绪也好了许多,跟林媛说说笑笑地,把那些时刻关注着她们的人给羡慕坏了。

在座不少人是知道李承志原本的新娘是金玉儿的,再看她方才那低落的样子,无不用同情可怜的目光看着她。至于她们是怎么知道金玉儿和李承志的事的,随便一想就知道了,无非就是二房为了显示自己闺女比她更得李府的青睐罢了。只是,这青睐到底能持续多久,就不知道了。

看到大家低声议论金李二府的事,林媛冷笑一声,且让二房那边逍遥一下,到时候爬得越高摔得越疼!

酒过三巡,林媛正跟金玉儿说着自家酒楼新菜的事,余光一瞥,正好瞧见某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她抬起头来瞅了瞅,那条小路是通向男宾区的,瞧林思语那落寞气闷的样子,显然是从男宾区回来的。

林媛唇角一勾,跟金玉儿说了句“去方便”,就悄悄地跟在了林思语的后头。

果不其然,正好在隐蔽处见到了跟李承志撒娇落泪的林思语,李承志双颊酡红,走路都有些虚浮了,看来喝了不少酒。不过即便如此,还是十分理智地跟着林思语出来哄她了,他可不想这女人在他大好日子里闹事。

怕被他们发现,林媛离得有些远,根本听不清楚说得是什么。只看到林思语一会儿嘟嘴,一会儿羞涩,而李承志则全程都是色眯眯地看着她。

林媛不屑地撇撇嘴,这一对狗男女,真是一个臭鸡蛋一个破苍蝇!

“新郎官呢?怎么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该不会是掉进恭桶里出不来了吧?哈哈。”

几个男宾客调笑的声音远远传来,李承志扭头看了一眼,对林思语说了两句话,而后在她脸蛋儿上狠狠地啄了一口才大踏步离开了。

林思语羞红着脸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神色慢慢变得落寞起来。

“呦,林姨娘怎么这么难过?该不会是在想若是今日洞房里坐着的那个新娘子是你吧?唉,这女人啊,早晚都有穿红嫁衣坐轿子的时候,林姨娘又何必羡慕旁人?”

林媛一边说,一边优哉游哉地走近了林思语,突然拍了拍自己脑门,十分抱歉地说道:“哎呦,我怎么给忘了,林姨娘是小妾,是不能穿红嫁衣坐红轿子的。哎呦呦,瞧我这破脑子呦!林姨娘可不要怪罪我才好啊!”

从林媛出声嘲讽那一刻起,林思语就已经完全僵在了原地,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她哪里还顾得了听林媛讽刺的话?此时的她,满脑子都是“她怎么来了?她怎么来了?”

眼看着林媛越走越近,林思语慌乱地后退了两步,手指哆哆嗦嗦地指着她,声音也因为害怕而变得像极了破锣嗓子:“你,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林媛歪着头想了想,似乎想到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她的小脸儿一红,嗔了林思语一眼,羞答答地耷拉着眼皮道:“我啊,就是,就是李公子,李公子那个你的时候嘛。”

盼儿被林媛这扭扭捏捏俨然一副小媳妇儿的模样给惊到了,抱胸打了个哆嗦,忍不住腹诽:演戏而已,至于这么卖力吗?这羞答答的样儿,真让人受不了。

林思语却像是被雷给劈中了一般,浑身都不舒服,后背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只见她两腿一软,歪倒在了盼儿怀里。

盼儿撇撇嘴,却依旧大声疾呼:“姨娘,你怎么了?!”

林思语要死的心都有了,扭头低声喝道:“闭嘴,你这个笨蛋!是想把所有宾客都招来,让大家都知道我偷偷跑到男宾客那了吗?”

盼儿乖巧地闭紧了嘴巴,扶着林思语的手不着痕迹地在她后背处扯了扯,那里有个线头脱落了,她正好让这个线头脱落地更快了一些。

“林,林媛,你偷偷躲在那里看好戏,到底想做什么?”林思语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平静下来,但是她心里早就对林媛有了三分忌惮,再加上今日正好被她抓包,心里更是低了一大截,就连说话都底气不足了。

林媛却痛快地很,好看的眉毛挑啊挑,像极了在水中欢快玩乐的小鲤鱼:“什么做什么?我什么也不想做啊,我就是在宴会上吃的太饱了,随便出来溜达溜达而已啊。不过嘛,刚才看到了那么一出,我这刚吃进去的东西,还还真是有些受不了了呢。不行,我得这个地方吐一吐才行。”

说着,她抬脚就要走,乍一看,还真像是要找地方呕吐呢。

盼儿掩唇偷偷一笑,这顾左右而言他的本领,她还是最佩服这林老板。

“林媛,你站住!”林思语的耐性都被她给磨没了,这丫头怎么这样了,还不到一年呢,怎么就这么无赖了?

“你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林思语现在的念头,就只剩下怎么让林媛闭嘴了。

林媛也懒得跟她多废话了,抬手抿了抿碎发,将林思语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通,阴阳怪气地说道:“我想要的东西?林姨娘,你应该问问你自己能给出什么来。”

林思语一愣,刚刚才从心底升起的一点儿优越感顿时烟消云散,是啊,她能给出什么呢?

钱?这小灾星现在是福满楼的东家,还会缺银子吗?地位?呵,她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妾,自己的地位都保不住,还能给别人什么?

林思语咬咬唇,在李府被李昌宠爱久了,享受惯了被府里人奉承恭维的日子,她都忘了她在林媛面前早就没了炫耀的资本。

有的,只剩下被人要挟了。

“你,你到底想怎样,才会放过我?”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为了活着,她不得不向曾经看不起的人低头。

林媛勾勾唇角,出乎意料地竟然没有要挟她:“我为什么要放过你?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抓你啊!林思语,不要把自己想得那么重要,在我眼里,你跟大街上遇到的陌生人没什么区别。”

林媛的话让林思语心里更不踏实了,什么都不要,这一点儿也不像她的作风啊!

果然,林媛的话又来了。

“不过呢,我之所以跟着你过来,并不是为了看你们的破事。我只是要提醒你一句,林思语,你是李昌的小妾,不是李承志的小妾。要知道,你这事若是被人发现了,可就不只是浸猪笼的下场了。”

林媛用鞋尖儿踢了踢脚边的一颗小石子儿,看着那石子儿不受控制地滚落到了一堆烂草里,就像是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和眼前的林思语一样。以前她就是那颗命运不由自己的小石子儿,而高高在上的林思语就是那掌握别人命运的脚。不过现在都换了过来。

浸猪笼三个字,对于林思语来说并不陌生,曾经,她还跟着自己爹娘跑去林媛家里看她被大家浸猪笼呢!当时的她光鲜亮丽,是大家眼中的大美人,是早晚都会飞上枝头的金凤凰。

可是,自从她赌气答应做李昌的小妾开始,她就已经不是金凤凰,而是一只破落母鸡了。

林媛转身要走,突然想起什么来,回头“好心”提醒了一句:“哦对了,不管你是谁的小妾,接下来应该都会继续受宠的。金氏年纪大了,李昌早就不跟她同房了。至于金灵儿嘛,呵呵,她啊,正忙着保胎呢,就算有心思跟丈夫同房,身子也是不行的。所以啊,恭喜你啦,林姨娘,继续享受你春风得意的房中生活吧!”

说完,林媛轻蔑一笑,头也不回地走了。对于林思语这个靠美色笼络男人的女人,真是不值一提!金氏懒得修理她,就让金灵儿来吧,反正这两人都不是心思纯正之人,让他们狗咬狗,正好!

看着林媛大摇大摆离去的背影,林思语却抖若筛糠。她说什么?金灵儿怀孕了?怎么可能呢?他明明跟她保证过的,娶金灵儿只是为了金家的产业,他不是真的喜欢她的。可是若是不喜欢,又怎么会让她怀上孩子?

孩子,多么遥不可及啊。林思语的手轻轻抚上自己平坦的小腹,她心心念念的孩子,怎么还不来啊?

回到席上,林媛心情更好了,只是对面孟春燕的位置上居然空了。本来这也不会引起她的注意,只是当她下意识地往小姨刘丽敏那里看去时,才发现,孟春燕居然坐到了刘丽敏身边。

她的脸被另一人挡住,看不到神情。但是刘丽敏的神情却是清晰可见的,不耐,无奈,气闷。

这个孟春燕,是故意去找小姨麻烦了?

林媛脸色一冷,站起身来就过去了,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孟春燕正带着讥讽的笑,冷不丁头皮一冷,打了个哆嗦。抬头正看到眼神不善的林媛,连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是颤抖的:“你,你想干什么?这里是李府,你不要胡作非为!”

“呵,这话应该是我警告你!”林媛冷笑一声:“孟春燕,有什么冲我来,不要为难我小姨!”

小姨?

孟春燕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刘丽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