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买房子/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反正以后也不用看这两个儿子的脸色了,杨氏憋了这么久的气一下子爆发,抬脚就把自己刚刚坐着的那个小凳子踢翻了。

小凳子咕噜咕噜地滚到了屋子中间,正好撞到了吵得最厉害的李凤娥脚底下。

李凤娥哎呦一声,气呼呼地嚷道:“谁?居然拿凳子砸我!”

杨氏悠悠地睨了她一眼:“我刚刚说过了,谁吵得最厉害,我就跟着谁过。老三家的,我看你是打算请我跟着你们过后半辈子了?”

“我才没有!”李凤娥脱口而出,讪讪地看了在场的人一眼,闭了嘴巴继续坐下来不说话了。

感受到杨氏的目光,林家忠尴尬地咽了口口水:“咳咳,那个,咱们还是接着说娘住哪的问题吧。那个娘啊,你不在北房住,那你打算住哪啊?”

杨氏冷笑一声:“住哪?你们看着办吧,不行就在村里给我买一间房子吧。反正我是不打算跟你们一起了,看见你们这德行,我就生气!”

几个儿子儿媳全都不耐烦地撇了撇嘴,这个老太婆,真是腰杆硬了啊,还让他们买房子,你当那房子是大风刮来的,说买就能买的?

李凤娥本就跋扈,要不是因为杨氏威胁,她早就跳起来指着她鼻子大骂了。哼,手里连个银子都没有了,还指望着他们孝敬她?做梦!

等等!

银子?

李凤娥脑袋一亮,别有深意地看向杨氏:“娘,你今儿有点不一样啊,你说你身子也不好,岁数又大了,怎么非得要自己一个人搬出去住呢?你要是病了谁给你掏银子看病啊?还有啊,你又不能下地干活了,你吃什么喝什么啊?难道你还能样样都去买不成?”

买?

林家忠两口子互望一眼,顿时来了精神。林家孝也像是捡到了金元宝似的,眼睛一错不错滴看着杨氏。

“娘,你是不是藏了银子?是不是爹死的时候偷偷给你留了银子了?”

“娘啊,你可不能自己拿着那些银子啊,现在村里可不安生,万一有个小偷小贼的盯上了你,再给你偷了抢了怎么办?你还是把银子拿出来吧,我们替你保管着。”

“就是啊娘,您别这样看我们啊,我们可不是想要你的银子啊,我们这么做都是为了你着想,是怕你被小偷给吓到了。”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刚刚还在互相埋怨争吵的人,此时一听银子又都站到了同一条战线上。

杨氏苦涩一笑,这群王八羔子,哪里是在喊她娘,都恨不得认银子当娘了!

“行了,你们也不用问我了。我有没有银子,你们不清楚吗?”

杨氏讽刺的目光看向马氏和李凤娥,“当日你爹中风的时候,你们不是都已经翻了个干净吗?我压箱底的棺材本儿都被你们给搜了出来。怎么,不放心了?要不再来搜一次?”

听了杨氏的话,马氏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了头,李凤娥却是摩拳擦掌地跃跃欲试了,看样子,还真想去搜一搜杨氏呢!

“娘,您这是说的什么话,俺们哪里是那个意思。”林家忠死要面子这点儿,最像死去的林建领,讪讪地笑了笑,说道:“既然娘你不想在家里住了,那俺们就去问问老村长,看看村里还有没有空着的房子,给你买上一间。不过嘛,买房子的银子。”

林家忠看向了林家孝,意思显而易见。

一提到银子,林家孝当先就怂了,恨不得赶紧逃回自己屋里躲进被窝:“别看我!我可没银子了!我最后那点银子都给咱爹花了!”

林家忠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不过自己现在也没有办法了。总不能把家里的房子卖了,然后再去村里买一个吧?

见儿子犹豫,杨氏轻轻说道:“把家里那三间北房卖了吧,那三间北房虽然年数长了些,但是还是很结实的,肯定能卖个不错的价钱。卖了以后,给我买个小房子,剩下的,你们哥俩就分了吧。”

一听要卖北房,林家忠第一个就不同意。

林家孝本来也不同意,但是一听能分到银子,也就不说啥了,反正那三间北房也没有他的份儿,还不如卖了得到些银子呢!

杨氏要卖,林家孝也说要卖,这可把林家忠给愁坏了。林家孝家的两个儿子还小,他们不用担心,但是他可不能不为自己儿子着想。林永诚已经不上学了,等他把五石散的瘾戒掉,就该给他张罗着娶媳妇儿了。娶媳妇儿的话,没有房子可怎么办?

说了卖房子的话以后,杨氏就又找了个小凳子坐了下来,虽然不再说话了,但是她心里也清楚,老大肯定不会同意把北房卖掉,她刚才是故意那样说的。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林家忠一咬牙,一跺脚,狠下心来说道:“罢了,这房子我留下!娘的房子我出银子买。”

“那怎么能行?娘可说了,卖房子剩下的银子,还得分给我们一半呢!”李凤娥撇撇嘴,对老大打的这个如意算盘十分不满。

林家孝这时也站在了媳妇儿这边,吵着嚷着让林家忠分银子给他们。

林家忠哪里有银子给他们?给杨氏在村里买个房子花不了多少银子,当初林家信带着一家子出走,买的那房子才花了二两银子,杨氏一个人住,房子更小,最多不超过一两。

可是林家孝那边怎么办?

一直没有说话的马氏突然开口了:“家里不是还有地没有分吗?大不了多分给你一块儿好了。”

“才一块儿啊?”李凤娥阴阳怪调地哼了一声,眼珠子往关着林永诚的那间房子瞄了一眼。

马氏受制于人,不得不低头,气呼呼哼道:“两块儿,两块儿总行了吧!”

李凤娥露出一个胜利的笑容,这还差不多。

其实给林家信分家以后,家里的地已经卖过两块儿了,剩下的也没有多少,这么一分,林家忠只得了两块儿地,林家孝倒是得了四块儿,而且因为有林永诚的事做要挟,林家孝两口子先把土质好的地给挑走了。

分家的事还要找老村长立个协议,一听他们要给杨氏单独买间房子,老村长又是震惊又是气愤,当即就把林家忠两兄弟给骂了一通。

受了一个不相干的人的骂,林家孝没好气地哼了一句:“分的又不是你的家,说什么说!赶紧给我们写协议!”

老村长气得直戳拐杖,恨不得举着拐棍敲一敲这个不肖子孙的头,把他给敲醒:“你这个混账东西!你爹都得称呼我一声六叔,你还冲我嚷!滚,老子不给你们立协议,不管你们的事了!”

一听老村长不给他们立协议,林家孝可慌了,要是他不管了,那他分到手里的那四块儿土地可怎么办?他还打算偷偷卖掉两块儿,在镇上买个房子住呢!

想到这里,林家孝的态度顿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又是爷爷又是奶奶地哄着,就差给老村长跪下了。

林家忠冷眼看着三弟那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的德行,十分不齿。不过他也不能坐视老村长撒手不管了,毕竟他也盼着那三间北房和那两块儿土地呢。

“那个,老村长啊,刚才都是三弟不懂事,说话不中听,您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跟他一个小辈儿见识啊!”林家忠讨好地笑着,狠狠地踢了林家孝小腿肚一脚。

林家孝吃痛,次哈着喘了两口冷气,这老大真是个冷血,不就是多要了他两块儿土地吗,这会儿过来趁机报复了。

虽然吃了亏,但是林家忠可比他会说话,只要他能哄得老村长高兴,林家孝挨一脚丫子就挨了,没敢吭声儿。

被这兄弟俩求了半天,老村长一想起杨氏那佝偻着背的单薄样子,心里不忍,没好气地问道:“想让我给你们分家,也行,我先问问你们,为什么要把你娘撵出去住?怎么了,你们两个大小子,连个老太婆都养活不起了?还是说看她一个老婆子不能干活了,没什么用了,就给扫地出门了?”

林家忠兄弟俩互望一眼,纷纷叫起冤来。

“哎呦,老村长啊,您这可就是冤枉我们了,我们哪里是那种不孝的人啊!我们是想养老的,可是我娘就是不想跟着我们住啊,她说留在家里看到家里的一草一木,会想起我去世的爹来,所以愣是要出去住啊。我们又是拦又是劝的,我娘她就是不听啊。”

林家忠本就读过几年书,又在镇上呆了这么些年,说话说得天花乱坠的。瞧着他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林家孝心里偷偷一乐,不禁对这个大哥颇为敬佩。

老村长紧紧盯着两人,想要看看他们说的是真是假。林家忠倒也不担心,反正出去住的话的确是杨氏自己提出来的,他只不过是有点添油加醋罢了,倒不至于说谎的程度,任凭老村长去找杨氏对质,他也是不担心的。

瞧了这两兄弟半晌,老村长的确没有看出说瞎话的迹象来,冷冷哼了一声,拐棍在地上嘟嘟地杵了两下,沉声道:“哼!你娘不是怕看到一草一木想起你爹来,而是不愿意看到你们这一帮子不孝的东西们!”

“哎呦,老村长哪,俺们哪里不孝啦,您可别血口喷人啊!”被当面指责不孝,林家孝还不乐意了,当即又开始要耍横。林家忠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脚丫子又抬了起来。

有了上次的教训,林家孝还能让他再得逞?麻利地后退两步,躲过了林家忠的偷袭。

林家忠出师不利,恨恨地咬了咬牙,翻了个白眼儿。

老村长却是拿起拐棍一下子敲在了林家孝的大腿上,疼得他直哼哼。

“你大哥踢不到你,不代表老子打不到!”

老村长打了这家伙一棍子,心里的怒气稍微消了一些,但还是忍不住又开始骂了:“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孝子,那当初你爹病了的时候怎么不去请大夫来瞧病?你爹快不行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给你爹买点他爱吃的东西孝敬他?现在你爹刚死,后脚你们就开始分家了,还把你们的亲娘撵到了外边住!就你们这样的还敢自称孝子,就不怕让村里人指着你们的脊梁骨骂?”

林家孝被说得哑口无言,不情愿地低声嘀咕道:“那也不怪我们啊,是娘她自己要出去住的,我们又管不了!”

“对,你们管不了!管不了就不管了?”老村长气得脸都白了,林家忠赶紧上前帮他顺着胸口的气,他们今儿就是来分家的,不是来听他教训的,能赶紧分了家就行了。

“老村长啊,是我们不对,要是我们对娘好一点儿,她肯定就不会要自己出去住了。您教训的对,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们跟娘道歉,娘不原谅我们,铁了心就要出去住。所以,我们才来求您帮忙,给我们分了家以后,我拿银子出来,给我娘在村里找个好点的房子让她住进去,我们向您保证,以后我们一定会好好孝敬她老人家,好吃的好喝的,天天给她送去。争取早日让她回心转意原谅了我们。”

“哼!”老村长瞪了林家忠一眼,没再说话,转身去了桌子上拿出了笔墨纸砚,看样子是真的打算给他们分家了。

一看老村长的动作,林家孝不禁暗暗给大哥竖了个大拇指,要不说还是读书人的嘴巴好使啊,瞧大哥三言两语地就把老村长给说服了,真是厉害!

问清楚了林家忠兄弟俩分家的条件,老村长一一在纸上写了下来,还让两人签了字摁了手印儿。

拿到了分家单子,林家孝嬉皮笑脸地傻乐,好像手里的那张纸就是一张几百两的银票似的。

林家忠心里也高兴,却是没有表露出来,而是想着刚刚向老村长保证的事,拱拱手问道:“老村长啊,您看我娘的房子……”

老村长眼皮子翻了翻,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村里哪里有不要的空房子?又不是有人搬走不回来了!你俩不是孝顺吗?行啊,去镇上给你娘买个房子住吧,镇上的房子又漂亮又结实。最好啊,找个距离善德堂近点的房子,你娘岁数大了,身子又不好了,以后肯定三天两头地闹病,正好能方便她善德堂瞧病。”

去善德堂?那是去瞧病吗?那是去送银子啊!

林家孝攥着分家单子的手忍不住一阵哆嗦,他还想着在镇上给自己买个房子呢,就按最普通的,都得需要卖两块地才勉强够了。要是给老太婆买,那还能留下银子吗?

此时的林家孝特别同情林家忠,幸好当初他没有要那三间北房,不然的话,这卖地的事就得摊到他头上了。

林家忠也是又惊又心疼,不过他倒是心眼儿还多一些,似乎是瞧出了老村长话里的怒气,赶紧赔笑说道:“哎呦,老村长啊,您这是还跟我们生气呢啊。您就放心吧,我说了会好好孝顺我娘,就一定会做到的。我承认,以前我是有些混账,没能好好地伺候我爹,但是现在我已经知道错了,我就剩下这一个娘了,还能不孝敬她?”

老村长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没房子就是没房子,你再怎么说也没有用。”

林家忠眼珠子一转,拍了拍自己脑门:“哎呦,我想起来了。老村长啊,您还记得陈柱子一家吗?年前的时候他们不是已经搬走了吗?他家的房子还空着啊!我记得当时陈柱子就说了,以后不会回来了,所以那个房子就不要了。您不是早就收回来了吗?”

“对啊对啊,那不是现成的房子吗?那的房子我瞧见过,虽然不是很大,但是,但是还不错。”林家孝也想起了陈柱子的房子,不过那房子可没有他自己说的那样不错,早在陈老头儿两口子在的时候,那房子就已经塌了一半了,现在铁定不能住人了。

果然,一说起这房子,老村长的火气又冒起来了。

“亏你们说得出口,什么叫不错,那陈柱子家的房子能叫不错吗?你是眼瞎还是心瞎?去,你去看看那房子去,瞧瞧那房子到底是不是不错!”

被老村长撵着走,林家孝自己都有些张不开嘴了,连林家忠也后悔了。的确,那儿的房子以前还只是塌了一半北房而已,现在就连厢房都摇摇欲坠了。

但是,现在村子里能买到的房子也就是这一处了,他实在是想不出这些年还有谁从林家坳搬走,或者是哪家死了个没有后的老人了。

林家忠狠了狠心,对老村长说道:“老村长,我们就要那处房子了。大不了,大不了我们再给我娘重新盖一间房子。”

反正也是杨氏一个人住,顶多盖两间北房就行了,至于厨房和茅房,随便搭一搭就成了。

“大哥!盖房子是随口说说的吗?你不要想得太简单了。”林家孝生怕这个大哥急昏了头,赶紧劝了两句。

林家忠甩开他的手,义正言辞道:“不盖怎么办?娘铁了心不在家里住了,难不成还真要让娘去镇上住?让她一个人出去住就够担心的了,若是再离我们那么远,咱们谁都照顾不到她,万一出点事儿不是要后悔一辈子?”

嘴上说得冠冕堂皇,林家忠心里却是心疼的不行不行得了。镇上的房子多贵?就算是给老娘盖上两间房子,也花不了二两银子,再说了,等会儿他就去陈柱子的旧房子里看看,没准还能找出一些能用的东西来呢,这样就更加节省了一部分成本。

见大哥说得这么斩钉截铁,林家孝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反正盖房子也不用他拿银子。不过有一点还要说清楚才行:“等下大哥,虽然这房子是你掏银子买的,但是等娘走的那天,这房子也得分我一半才行。”

“凭什么?这房子是我花银子买的,也是我花银子盖得,你什么都不出还想占便宜?做梦!”

林家忠当然不会同意林家孝的说法,但是架不住某人的威胁啊!

只见林家孝斜了斜眉毛,眼睛里满是算计:“是啊,我做梦呢。万一哪天我要是做梦不小心说错了什么话,大哥你可不要怪罪我哦,我做梦呢!”

林家忠是被彻底打败了,银子再多,房子再大,也大不过自己的儿子重要。

“好,分你一半!”

林家孝嘻嘻一笑,得意地快要飞起来了。

老村长的声音却突然响起:“你们确定真的要陈柱子的旧房子?你们可要想好了啊,别忘了陈柱子的邻居是谁。”

邻居?

------题外话------

格格两个月了,自己总是咧嘴儿笑~跟她说话,她也能哼哼哈哈地跟着对话了O(∩_∩)O

原来带孩子还是有乐趣的,当然,如果她晚上不哭不闹还不让抱着的话(⊙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