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我家!/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柱子的邻居是林家信啊。

“是谁?”林家孝满脑子都是即将到手的房子和银子,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林家忠却是清醒的,没好气地瞪了三弟一眼,道:“是林家信,是林媛那个小灾星的窝!”

他们一家?

林家孝不禁唏嘘,原本是恨不得把这一家子当成垃圾给扔出去,现在倒好,他们居然买了这人的邻居的房子,这不是上赶着追着人家走了?

林家孝有些犹豫,扯了扯大哥的袖子:“要不,算了吧?”

林家忠也犹豫,但是一想到以后儿子成亲,还有那一屁股的债务,当即就定了下来:“为什么要算了?不行!邻居就邻居吧,反正也不是咱们住。林家信一家子也不可能去为难一个老婆子,只要咱娘不主动招惹他们,他们肯定不会过来找事的!”

说到这里,兄弟俩终于把房子的事定了下来。林家忠是带着银子来的,这是他从家里所有的角落里,搜刮来的所有银子了,凑在一起刚好一两银子。

老村长瞧了眼他手心里东拼西凑的碎银子,说道:“当初陈柱子接了爹娘走的时候,陈老头儿特意让人过来跟我说了一声,这房子他们不要了,让我随意处置。”

这房子,是当初陈老头儿一家子逃难来到驻马镇后,老村长可怜他们,把这个房子低价卖给了他们,也就才半两银子。

现他们家儿子出息了,家里也有了银子,自然看不上这么便宜的小破房子了,所以在把房子交给老村长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要银子。不是忘了,而是不屑要。区区半两银子,在陈柱子眼里根本就不值一提。

“所以,这个房子我也不要你们银子了,就免费送给你们,让你娘住进去吧。”老村长瞧了两人一眼,又道:“原本呢,这房子是免费给你们住的,所以等你娘走了以后我再收回来。但是,既然你要自己花银子盖房子,那就把这处院子送给你们吧,等你娘死了,你们兄弟俩随意处置好了。”

一听老村长发了话,兄弟俩全都高兴地不行,没想到一分银子不花,居然就能白白得了一处院子,这么好的事,真是让人高兴。

兄弟俩千恩万谢地走了,老村长看着两人的背影深深地叹了口气:“希望能借助这件事,把你们一家人的矛盾化解,老头子我也算是做了件善事。”

林家忠兄弟二人回到家后,把房子的事跟杨氏说了一通,原本以为杨氏会不同意住在林家信隔壁,只是没想到杨氏竟然异常平静地接受了这件事,着实让兄弟俩吃了一惊。

房子已经有了着落,林家忠急着搬到北房里去,就赶紧找人给杨氏盖房子去了。他特意去了陈柱子的房子看了看,跟林媛家那红砖绿瓦的大房子一比较,这边的房子简直就跟贫民窟似的了。

林家忠脸上不禁火辣辣的,脚步快得出奇,灰溜溜地就赶紧进了院子,把屋里能用的东西都收拾了一通。不过他本就是个读书人,没干过多少体力活儿,只是捡了两块儿木头就累得气喘吁吁了。

正扶着腰喘气,忽听得院子里传来了说话声,他仔细辨认了一番,待听出是林媛和夏征的声音后,下意识地就要找个地方躲起来。奈何这房子里乱糟糟地,根本就没有能藏身的地方,不禁又急又慌。

“咦?是陈婶子回来了吗?怎么这房子的锁开了?”林媛每天都会从陈柱子的房子前路过,早已习惯了门上有锁的模样,今儿一看大门竟然开了,当然好奇了。

夏征却是眉毛一挑,没好气地哼了一声:“陈婶子?我看你是盼着那个陈柱子回来吧?”

林媛勾唇一乐,斜眼挑了他一眼,这家伙又开始胡乱吃醋了。

“对啊,我就是盼着那个陈柱子回来呢!不是陈柱子,是陈世美啦!我想要看看他被那个什么县令小姐给踹飞然后摔得鼻青脸肿的模样,我还要当面羞辱他,告诉他什么叫做作死,什么叫做爬得越高摔得越惨!”

夏征被林媛这恶狠狠地看好戏的表情给逗乐了,也不吃某人的飞醋了,当即就哈哈大笑起来:“对,爷还要给他指一条明路,既然他叫陈世美,是世上最美,那就该去小倌馆好好地享受享受生活。那里的男人们女人们,才是真正疼他爱他的!”

林媛正抬脚准备往院子里来,一听夏征的话噗嗤一笑,好吧,论起嘴巴毒,还是这家伙更胜一筹。

屋里林家忠还在扶着腰一动不动地听着,忍不住出口骂了一声:“真是一对黑心!怪不得叫小灾星呢,这么地诅咒别人,心狠手辣的家伙!”

林家忠许是太过气愤,一时没有控制好声调,骂人的话让外边那对黑心给听到了。

林媛脚下一顿,冲着屋里喊道:“是谁?”

刚刚那个声音可不是陈婶子两口子的,这院子里是来了外人了?会是谁呢?她昨天才见过了老村长啊,没有听他提起把这个院子卖给了别人啊。

夏征也听到了,而且隐约已经听出了说话的人是谁,他脚步一动,挡在林媛身侧,生怕屋里那个男人来者不善,要对林媛不利。

林家忠刚刚骂完那句话就已经后悔了,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此时听到林媛问起,恨不得赶紧找个地缝钻进去。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一没有偷,二没有抢的,干嘛要躲?难道就是因为自己现在的日子过得穷困潦倒了,就没脸见那个小灾星了?

一想到这里,林家忠顿时挺直了腰杆,低头扑了扑身上的尘土,把刚刚捡起来的那两根木头嫌弃地扔到了一边,一边往外走,一边嘀咕:“老子有地有房,捡这两根破木头干什么?老子才不怕你这个小灾星,老子虽然没有你有钱,但是老子也是有骨气的!”

林媛和夏征在院子里等了一会儿,就见到林家忠念念叨叨地从屋里走了出来,虽然他已经十分仔细地拍了拍身上的土,但是他穿的那件长袍还是脏兮兮的,甚至在裤腿那里还破了一个洞,那洞明显不是新的,应该是早就破得了。

林媛抿了抿唇,感觉眼前这个有些驼背的中年男人,跟曾经的林家忠判若两人。以前的林家忠不管走到哪里都是挺直了腰杆,身上的衣裳更是讲究的很,别说破了个大洞了,就是稍稍有些勾丝的衣裳,他都会扔到一边不再理会了。

再看现在,真是物是人非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林媛忍不住问了一句,虽然这个房子已经破败,但是紧邻自己家,林家忠跟他们家的恩怨颇深,他若是来捣鬼的怎么办?

不怪林媛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是林家忠的人品让人不得不起疑。

林家忠的眼睛在林媛身上扫了一眼,只觉得自己的眼睛辣辣的疼,瞧那一身绸缎,瞧她头上那枚金钗,还有她手上脖子上,哎呦呦,这才一年不到,曾经面黄肌瘦的小灾星就已经出落成小贵妇了。

眼红地眯了眯眼睛,林家忠哼了一声:“这话应该是我问你们才对,你们怎么会在我家里?”

你家里?

林媛一愣,难道是自己这些天忙着收拾孟家累坏了?是不是出现了幻觉?这里不是陈柱子的家吗?什么时候变成了林家忠的家了?

夏征撇撇嘴,饶有兴趣地说道:“呦,原来这里已经是林大老爷的家了。啧啧,真是没有想到,这么个破院子,居然还能入了林大老爷的法眼!”

林媛掩唇一笑,这夏征,又拐着弯地损人了。

林家忠越听越觉得夏征的话不对劲儿,但是就是说不出来,咳嗽了一声,摆出一副主人的姿态,哼道:“那是当然,以后这个院子就是我的了。小灾星,我可警告你,以后你奶奶住在这里,你少打她的主意!哼,就算你想打她的主意也没用了,家里的房子地全都分了,你们就是再有想法,也分不到一分一毫了。”

奶奶?

林媛挑了挑眉,原来这个房子是要给杨氏住的。不过,杨氏放着自己的房子不住,怎么非要来这个破院子里住呢?她爹不是才给了她十两银子啊,这才几天,怎么就被撵出来了?难道,这两人把老太太的银子给搜刮了?

一想到这里,林媛就忍不住对林家忠怒目而视,还口口声声说他们有想法,真正有想法的应该是他们才对!这群白眼狼,吸血鬼!连一个垂垂老矣的老太婆的银子都不放过!

林媛情绪不对劲,刚要开口大骂,一旁的夏征就赶紧拉住了她的手,轻轻摇头示意不要冲动。

林媛咬咬唇,松开了拳头。

“哦?原来这房子是给老太太住的啊!”夏征双手抱胸,看好戏似的瞧了这房子一圈,撇嘴道:“啧啧,林大老板还真是孝顺呢,居然让自己亲娘这么好的院子!”

林家忠脸上挂不住了,涨得通红,急急为自己辩解:“哪里是我让她住的,是她自己非要搬出来住!哼,别以为我们是故意要粘着你们,要是村里还有别的空房子,我们才不会到这里来呢!”

许是为了挣回一点面子,林家忠赶紧补充道:“别想着看笑话,我自己的亲娘我自己疼,明儿我就找人重新盖房子,哼!”

说完,林家忠抬脚就走,走到门口,见他们二人还愣在原地,摆出一副主人的样子,幽幽说道:“怎么?两位是看上我这个破院子了?既然这么不舍得,不如就卖给你们好了,十两银子,怎么样?”

林媛早在林家忠的话里听出了端倪,看来他们没有抢了老太太的银子,当即就放了心,撇撇嘴,十分不耐地回道:“不劳您挂心了,我家的房子虽然小,但是好歹还能住的开,用不着再买。这个破院子,就留给你们家老太太住吧!”

说完,牵了夏征的手大摇大摆地出了院子,回了自己家。

看着两人进去的院子又大又排场,林家忠又是眼馋又是羡慕,愤愤地关了那个破门,连锁都懒得上了,扭头就走:“这破院子,还上锁!谁稀罕来偷!”

林媛两人回到家里,赶紧去找林家信把从林家忠那里听到的事一五一十说了。林家信一听,也十分奇怪,前几天林建领出殡的时候,他还跟杨氏聊过天呢,也没有听她说要自己出去住啊,怎么突然就要搬出来了?她自己一个人在外边,实在是不让人放心,再说了,到底是她真的要自己出来的,还是被那两个人给撵出来的?

刘氏也觉得事有蹊跷,抱着小永严,催了催丈夫:“既然是分家了,肯定是老村长知道的。要不,你赶紧去老村长家里问问吧,她奶奶那么大岁数了,可别再给气出点什么毛病来。”

林建领当初就是气急攻心才中风瘫痪的,不然也不会这么早就死了。现在就剩下杨氏一个人了,可不能再出什么事了。

林家信也是担心这个,当即连衣裳都来不及换了,随便抓起一件长袍就出门去了。

林媛夏征互望一眼,耸了耸肩。这两口子啊,就是太善良了,杨氏之前那么逼他们,现在听说她可能有事,还是跑得比谁都快。不过,林媛却很喜欢,若不是因为这两口子的善良,她也不会一心一意地孝顺他们,拼命挣钱让他们享福了。

不一会儿,林家信就回来了,从他那轻松的神色可以看出,应该正如林家忠自己所说的那样,杨氏就是自己想要出来住的。

果然,林家信把老村长的话一一转告,临了还说了杨氏把自己的银子交给老村长保管的事情。

林媛不禁暗暗赞赏,别看这杨氏年纪大了,还是挺聪明的。不过这倒是给林媛他们提了个醒,以后要是想要接济杨氏,倒是可以通过老村长。

要说最高兴的就属夏征了,一开始他还担心林媛会不放心家里的一切,不想跟他去京城。现在好了,只要把她放心不下的人都交给老村长来管理就行啦。

或者,交给县令。只不过李昌这个县令实在是不靠谱,以前他没空理会这个李昌,可不代表会让他一直猖狂下去,是时候给小白兔递个消息,让他再派个靠谱的人来接管了。

许是为了不让林媛一家子瞧不起,林家忠一回到家就忙活着要给杨氏把那边的房子盖起来。马氏虽然不同意,但毕竟拗不过自己男人,还是从墙缝里把自己藏了多年的压箱底的嫁妆拿了出来,让他去镇上当了换银子。

林家忠拿着那根银钗,还没走到村口就又回来了,一把将钗扔到了马氏手里:“还是你去吧!”

马氏纳闷,别看这钗只是个银的,但是也能当个三两银子呢,怎么他就不想去了?难不成是觉得对不起自己,不好意思去了?

一想到这里,马氏心里突然暖暖的,跟林家忠成亲快二十年了,头一次感觉到这男人心里是有自己的。

只是……

林家忠一屁股坐在炕沿儿上,没好气地低吼道:“老子在镇上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去当铺?老子丢不起那人!”

马氏默,心里又是酸涩又是失望。

最终自然还是马氏去的镇上,只是老奸巨猾当铺老板瞧她一个农村妇人打扮,把价钱压得很低,只给了二两半银子。马氏很少去镇上,也不懂,轻信了当铺老板的话,以为自己的银钗过时了,拿着那二两半银子就回了家。

林家忠一瞧那点银子,气得七窍生烟,又把马氏给狠狠地骂了一通。

马氏心里委屈:“要不说让你去啊,人家瞧我一个农村老太太,不骗我骗谁?”

这次轮到林家忠说不出话来了,捏着那点银子,重重地叹了口气,怎么自己就摊上了这么一家子。瞧人家老二一家,媳妇儿性子温顺模样俊俏,闺女贴心还会挣钱,儿子乖巧听话。就连找的女婿,也是个有钱的俊小伙儿。

再瞧瞧自己,媳妇儿又老又傻,两个儿子一个不如一个,唯一长得俊的闺女,还给人家做了小妾。他这个老丈人是一点儿光也没有沾到。

想到这里,林家忠随口问了一句:“思语在李府怎么样了?来信了吗?”

马氏正紧张地看着丈夫,生怕他一不高兴再给自己一脚。听他突然问起闺女,心里一疼,眼泪也止不住了:“没,过年时候捎了信儿回来,这都三个多月了,别说写信了,就是连句话都没有。”

一听这个,林家忠更气闷了,攥着银子哼道:“死妮子,攀了高枝儿就忘了爹娘!”

被骂不孝的林思语,此时也过得十分凄苦。虽然金氏已经接触了她的禁足,但是在她禁足的这些日子里,柳娘重新得了李昌的宠爱,即便她三番两次去李昌面前献殷勤,那个老男人都对她不屑一顾。

老的勾搭不了也就算了,就连小的也不搭理她了。

李承志跟金灵儿成亲以后,整日里围着媳妇儿转,现在金灵儿怀孕已经四个月了,虽然胎象稳当,但是因为金灵儿年纪小,怀孕后一直孕吐的厉害,所以府里的人都不敢大意,就怕她一不小心再给出了点毛病。

李承志十分疼爱金灵儿,所以在房事上一点儿也不敢碰她。更要命的是,金灵儿娇惯得厉害,从跟李承志相识到现在,又是被他一直捧在手心里疼着爱着,难免有些恃宠而骄。这样的结果就是,李承志房里的所有通房丫鬟全都被她整治了个遍。

一些听话点的长得普通的,就被打发到外院做重活儿了。至于那些狐媚惑主又不消停的,要么是被配给了府里的小厮,要么就直接撵出去发落了。发落的结果无非两种,一是给点银子回娘家,二是卖给青楼。

李承志虽然十分不舍得那些丫鬟,但是又不敢得罪了金灵儿,上有金氏压着,下有未出生的儿子牵着,他也只能有苦往肚里咽了。

不过,男人憋得久了,早晚会出事。在林思语第一百零八次勾搭之后,李承志终于忍不住再次把这个名义上的姨娘抱在了怀里。

把李承志勾搭到手,林思语的复仇计划迈出了第一步。她永远不会忘记被金灵儿从院子里轰出来的屈辱,更不会忘记自己禁足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无助。

金灵儿不就是仗着有孕轰她吗?那她就要让她尝尝失去孩子的痛苦!

------题外话------

跟大家发发牢骚,18号那天,我在我们这里给我家格格定了个百天照,是先交一百定金,然后再去的话半价~结果我去了,那里的东西都是套餐的,一个是能拍三次的,什么白天啊,周岁啊,我这人耳根子又软,就定了个三次的~回来后又觉得那个两次的好,就让她给我换了~然后就要退还700块钱~重点来了,她一直忽悠我让我半个VIP卡,把钱存进去,等选片的时候可以半价,选片在20—50元之间不等,再半价的话就更便宜了。我问用不完能退不?她没明说,但是意思就是不能~我就郁闷了,700块钱能加多少张照片?难道我拍一次照片会加五六十张吗?那都就又是一本相册了啊!

我就直说了不办卡,然后,那女人晾了我到现在都没理我~(⊙o⊙)~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