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整治渣男/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林家忠是想给杨氏盖个两间就算了,不过可能是因为受到了林媛一家的打击,他最终决定要给杨氏好好盖个房子,三间北房,一间盘上了炕,用来睡觉,一间堂屋,另一间用来存放各种杂物,虽然杨氏根本就没有什么要放的。

除了三间北房,还盖了一间厨房一间茅房。厨房就不说了,连茅房都盖成了带房顶的,可见这林家忠是真的被刺激到了。

陈柱子一家居住的时候,这院子里是长满了杂草的。林家忠也让人把草给整理了,还把院子中间那口井也给清理了一下。

也就七八天的功夫,以前那个破败不堪的院子还真是焕然一新了。

林媛双手抱胸倚在门口含笑瞧着那边热火朝天地干活,夏征却是唇角一勾,幽幽道:“你呀,心愿达成了是不是很开心?”

林媛挑眉,她就知道这家伙看出了自己的意图。当初她那么刺激林家忠,就是故意的,这林家忠十分德行,她还是挺清楚的,死要面子活受罪,就是为了不让他们瞧不起,他也会憋着劲地给杨氏准备一个好房子的。

果不其然,她押对了。

一直忙活着林家坳的事,林媛已经好久没有去刘丽敏的酒庄瞧瞧了。这日刚到了酒庄,没想到一进门就碰到了一个让她厌恶地想吐的人。

不错,正是孟家酒坊的家主孟同。

一瞧见他,林媛的火气就上来了,攥紧了拳头恨不能立刻就暴揍一顿。幸好夏征及时拉住了她,轻声道:“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们谋划的事进展极好,你若是此时动手,可就打草惊蛇了。”

抬头看了他一眼,林媛终于压下了火气。虽然她现在手里已经掌管着好几家酒楼了,但是有时候还是忍不住暴怒,要不是有夏征在,她不知道还要坏多少事呢。

在两人进门的时候,刘丽敏就忍不住捏了一把冷汗,林媛的性子她最清楚,只要是关乎自己家人的事,她就总是被气昏了头。幸好,今日没有。

“你们来了?”刘丽敏赶紧站起身来,走到林媛面前,以防孟同发现端倪,她故意侧了侧身子,挡住了他的视线。

“妮子,别冲动。”刘丽敏轻轻拉住林媛的手,压低了声音提醒了一句。

林媛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点点头:“放心吧,我会控制好自己的。”

虽然得了她的保证,但是刘丽敏还是有些不放心,看向了夏征。

夏征勾唇一笑:“小姨放心,只要是她保证过的事就一定会做到的。”

关于这点,夏征还是很相信林媛的。

连夏征都这样说了,刘丽敏也就放心了,侧身将他们带到了孟同面前,笑着介绍道:“这位是孟家酒坊的孟老板,想要跟我的酒庄合作呢!”

林媛两人的身份,孟同早就知道了,不过对于他们跟刘丽敏的关系,却是不清楚的。

“林老板,夏老板,没想到今日竟然在这里见面,真是三生有幸啊!哈哈。”孟同拱拱手,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了。不过他越热情,林媛就越觉得恶心,因为他那双色眯眯的眼睛,总是在林媛身上来回扫。

夏征更是气得脸都快绿了,拳头攥得嘎嘣响:“孟老板就是孟家酒坊的家主?孟家的酒不错,人嘛,就另当别论了。”

孟同碰了个冷钉子,尴尬地呵呵笑了两声。若是换了旁人敢给他脸色看,他早就翻脸不认人了。但是眼前这两人,他可不敢得罪,福满楼的生意是他可望不可求的,刚刚还跟刘丽敏商量着能不能跟她一起做福满楼的生意呢,这生意没有谈妥,若是再把金主得罪了,那他可就后悔死了。

既然孟同能把生意做到现在这样大,自然也是有些头脑的。见夏征对他不善,再结合之前听到的关于这两人的传闻,他就是再有贼心,也不敢把眼神往林媛身上瞄了。

“呵呵,呵呵。”孟同干笑了两声,十分聪明地没有接夏征的话。

才见第一面,夏征就忍不住要对眼前的男人大打出手,林媛不禁偷笑了一声,在孟同转身跟刘丽敏说话的空档,悄悄凑到夏征耳边,忍不住诘谀道:“不是说小不忍则乱大谋吗?爷,您可千万要忍住啊!”

夏征眯眼睨她:“忍?连自己的女人都快被别人看光了,爷要是再忍,就该去进宫当太监了!哼,算他识相,若是再敢看你,爷就不谋划了,直接命人抄了他的家,封了他的酒坊!”

“胡说什么呢!你就不怕文官们讨伐你?”林媛狠狠地白了他一眼,什么抄家查封的,说的倒是轻巧,但是封了以后呢?被大家的口水淹死吗?那孟家明面上可是没有什么把柄的。

夏征却是不甚在意地哼了一声,那神情不可一世:“怕什么?为了你,莫说是被文史讨伐,就是罢了爷的官职,爷也乐意!”

“你。”林媛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唇角微微翘了翘。

在夏征这里吃了个哑巴亏,孟同心里虽然十分不高兴,却不敢表露,跟刘丽敏拱手笑了笑:“敏姑娘,刚刚说的事,还请姑娘多多上心了。”

被他称呼为敏姑娘,可把刘丽敏给恶心透了。不过她依然笑着点了点头,保证自己会的。只是看到孟同吃瘪却不敢表露的样子,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送走了孟同,刘丽敏终于憋不住,捂着肚子哈哈笑了起来,拍着夏征的肩膀,十分高兴:“阿征啊,哈哈,还是有钱好啊,瞧他,你那么骂他,他都不敢得罪你!哈哈,真是痛快!”

夏征两眼看天,好像自己刚刚没说什么骂人的话吧,怎么把这个小姨高兴成这样?

林媛抿唇一笑,却是十分嫌弃得瞪了刘丽敏一眼:“哼!你还笑!刘家村以前的悍妇去哪了?你骂媒婆的那股子劲儿哪去了?见了那个老色狼就温顺地变成了小绵羊,我说小姨啊,你该不会是真的想要进孟家做小妾吧?你要是想去,可得赶紧说啊,我可不想得罪了我未来的小姨夫。”

刘丽敏一巴掌拍在林媛背上,气呼呼吼道:“少来!打死我也不会去给他当小妾!”

“那你见了人家那么高兴!”林媛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刘丽敏哼道:“我那是高兴吗?你没看到我脸都快拉的跟驴脸似的了?”

见这两人快要因为那个老色狼吵了起来,夏征赶紧岔开话题:“小姨,他来干什么?”

“他啊,还不是知道我搭上了你们福满楼的生意,想要分一杯羹?”刘丽敏没好气地哼哼着,坐在椅子里给自己倒了杯茶,刚喝了一口,就气呼呼地放了杯子:“什么谈生意?我看他谈生意是假,试探我才是真!”

试探?

林媛两人也坐了下来,夏征给她和自己各倒了一杯茶,幽幽道:“他是来试探你有没有发觉那日的事是出自他之手吧。”

刘丽敏点头:“幸好我时刻谨记咱们的计划,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不然的话,就这老狐狸,肯定骗不了他。”

林媛突然想起了什么事,问道:“他,知道咱俩的关系吗?”

“应该,不知道吧?”听林媛问起这个,刘丽敏也皱了皱眉头:“他跟我谈合作的时候,还感叹了一句我能搭上福满楼的生意呢,想来应该是不知道的。”

奇怪。

林媛蹙眉,孟春燕都知道了,怎么这个孟同就不知道了?难道孟春燕没有跟他提起?可是,为什么不提呢?

她相信,只要孟同知道了刘丽敏和林媛的关系,肯定会对刘丽敏有些忌惮,若是再想动手,也会顾忌着福满楼这边。

说起来,这个孟同也是个刚愎自用的家伙。对于刘丽敏的身份,他也只是在刘丽敏刚刚开酒庄的时候派人打听过一次,后来就再也没有了。若是他再去深入探查一番,肯定能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的。

“除了孟同,还发生了什么别的事吗?”

林媛的问话立即引起了刘丽敏的警觉,她想了想,压低了声音说道:“有,你还记得过年的时候,找你娘叙旧的那几个女人吗?里边有个叫刘大梅的,她来找我好几次了,说是约我一起游玩。”

刘大梅,林媛当然记得了,就是那个惹得刘氏不高兴的女人。

“她跟我娘是好姐妹,约你出去,有什么不对劲儿吗?”

刘丽敏挑眉:“当然不对劲了,我跟那个刘大梅根本就不熟悉,甚至之前就没有说过话!一开始我还以为她是看着我开了铺子过来巴结我,后来她来得多了,我就觉得不对劲了,派人去打听了一下,你猜,我打听到了什么?”

“什么?”

见自己也有勾起这两人兴致的一天,刘丽敏十分得意,笑道:“原来啊,这个刘大梅的男人,就在孟家酒坊做工!”

如此,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夏征嗤笑一声:“敢情这个刘大梅也是那个老色狼派来的啊!”

林媛却是气得脸都白了,蹭的站起身来,气得来回转悠:“好啊,这个刘大梅!亏我娘还当她是好姐妹,还邀请她来家里吃饭呢!她倒好,转过身来就来算计我娘的亲妹妹!怪不得那天她问我娘你为什么还不出嫁,原来那时候就已经把主意打到了你的身上了呢!”

说到这里,林媛就把那天偷听到刘大梅问刘氏的话说了一通。刘丽敏虽然很气愤刘大梅,但是对于姐姐维护自己的话还是十分感动的,当即对这个刘大梅更是气恼了。

林媛刘丽敏两人气得骂人的时候,夏征突然没了声儿。

“你想什么呢?”

夏征眉头一挑,看向林媛:“你猜!”

林媛嘴巴撇了撇,不再理他:“爱说不说,谁稀罕猜!”

夏征哈哈大笑,说道:“咱们之前不是苦恼怎么对老色狼下手吗?现在不就有人送上门来了吗?”

听了夏征的话,林媛略一沉思,可不就是吗?

这边林媛几人商议的时候,刘大梅那边也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大小姐?”刘大梅正缝着自己的肚兜,冷不丁门被打开,她还有些气恼,抬头一看,原来是孟春燕,赶紧站起身来,有些局促地看着她。

孟春燕居高临下地看着刘大梅,扫了她手里的大红色肚兜一眼,只觉得又恶心又难堪:“还不收起来?我又不是男人,可不吃你那套。”

刘大梅被她说的脸蛋儿一红,赶紧尴尬地将手里的肚兜塞进了被子底下。

“大小姐怎么有空过来了?”刘大梅又是倒茶又是擦椅子的,“哦大小姐别站着了,快坐下吧。俺这屋里不比大小姐屋里,您别介意啊。”

虽然十分嫌弃,但是孟春燕还是坐了下来,只是那茶却是没有喝,一看就知道不是好茶。

“行了,你也别忙活了,我有几句话,说完就走。”

刘大梅应了一声,局促地站到了一边,她虽然不是孟家的下人,但是孟家的规矩也是懂得,主子在,她们就得站着。

看她这样乖巧,孟春燕倒没有那么反感了,指着对面的凳子,说道:“这是你自己的家,你也坐吧。”

“不不,俺站着吧,站着吧。”刘大梅连连摆手,十分有自知之明地没有坐下。

孟春燕也不强求,问道:“听说,你又在给我爹找女人了?”

一听这话,刘大梅后背一凉,连声音都开始哆嗦了:“大,大小姐,俺,俺没有。”

“行了,别狡辩了。”孟春燕睨了她一眼,“我既然来找你了,自然就是知道了,你就不要再隐瞒了。”

刘大梅双腿一软,差点就要跪倒在地。

这莫非就叫做贼心虚?她替人家父亲找女人啊,现在人家闺女找上门来了,她还能有好果子吃?

“大,大,大小姐啊,我,我不是,那个,我是,是老爷,老爷让我去的,您,您别生气了。”刘大梅心跳的砰砰的,只盼着自己的男人赶紧回来。

“呵,我当然知道是我爹让你去的。”孟春燕似笑非笑,“不过,你这女人我也是看不懂,你不是也上过我爹的床吗?怎么会舍得让他又去找别的女人呢?”

刘大梅心里咯噔一声,猛地抬起头来,惊恐地瞪了眼睛,此时此刻,她希望自己的男人永远都不要回来。

“很奇怪我怎么会知道?”孟春燕好笑地看着她,心里却是哀叹一声,哪家的儿女会像她这样?既要时刻替母亲整治小妾,又要提防着自己父亲有没有找来新的女人。

刘大梅身子一个劲儿地发颤,喉咙也吓得快要冒火了。

孟春燕的手在桌上敲了敲,每敲一下,都像是一把刀戳在了刘大梅的心上,不是夸张,她是真的太害怕了,她虽然不清楚孟家的事,但是她男人清楚啊,每次她男人回来跟她说起这兄妹俩又弄死了一个庶弟的时候,她都觉得这两人不是人,而是魔鬼。

“行了,你也别害怕了,你男人是我大哥身边最得力的人,就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我也不会把你的事宣扬出去。”孟春燕见她被吓得已经差不多了,抓住时机放了她一条生路。

果然,刘大梅感恩戴德,激动地眼泪鼻涕直流。

孟春燕却是勾唇一笑:“不过,你也要证明自己的价值才行啊,不然的话,万一你男人自己发现了呢?你总得找个人帮你啊!”

话说到这个份上,刘大梅若是还不明白就太傻了,她赶紧表明态度:“大小姐,您说,只要是你安排的事,我一定会做好的!”

见刘大梅如此上道,孟春燕也少了一番弯弯绕,冲她勾了勾手指头,待她离近了才小声说道:“其实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安排给你做,只是想要提醒你,给我爹找女人,自然要找个好的。那个刘丽敏不错,你啊,一定要把这事儿办的漂亮一点,听到了没有?”

刘大梅一愣,怎么跟自己想的不一样?这大小姐不是最讨厌她爹找女人吗?怎么今儿还来鼓励她了?

刘大梅愣愣地不说话,拿眼睛悄悄地瞄她,想要辨别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孟春燕冷冷一笑,又道:“还有一件事,至于刘丽敏跟福满楼东家林媛的关系……”

听她提起,刘大梅狠狠打了个哆嗦,赶紧请罪:“大小姐放心,我一定会如实告知老爷的,绝对不会再隐瞒了。”

谁知孟春燕却是轻轻摇了摇头:“为何要告诉?我爹想要的是刘丽敏,又不是那个什么林媛。像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就不要告诉他了。”

“额,好,好的。”

刘大梅简直都要以为自己刚刚是在幻听了,这怎么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呢?要是让孟同知道了她们两人的关系,肯定就要重新考虑是否要拿下刘丽敏了。至少,也会改变一下手段了。

她承认,自己当初没有把这事第一时间告知孟同,其实是存了死心的,她看不惯刘氏比她富贵的姿态,她要给她添堵,让她不痛快,所以她才一心要把刘丽敏弄到孟同的床上。

你不是清高吗?等你有了个当小妾的妹子,看你还怎么清高的起来。

“当然,如果你遇到了什么困难,也可以来找我帮忙。”孟春燕突然勾唇笑道:“像一些助兴的药啦,本小姐应有尽有。”

刘大梅身子一哆嗦,连连点头应下。

从刘大梅的房间里出来,孟春燕看着天边那洁白如雪的云彩,笑得邪狞:“小贱人,等你小姨被我爹压在了身下,看你还怎么清高,怎么冲我耀武扬威!哼!”

许是得了孟春燕的威胁和“支持”,刘大梅更加殷勤地往刘家酒庄跑了,每次都是邀请刘丽敏吃饭逛街。有几次甚至都被林媛撞见了,林媛故意说出同行的话来试探她,果然让她漏了陷。

不过林媛两人谁都没有打草惊蛇,除了跟刘大梅唠嗑闲聊以外,倒也跟她一起出去逛了几次,每次林媛都让那对兄妹贴身跟着,时刻不敢怠慢。

刘丽敏每次出门都有护卫保护,刘大梅想要下手也没机会啊,可把她给急得脸红脖子粗的。刘丽敏林媛两人却是看热闹看得高兴,一点儿也不着急。

孟同等了好久也没能抱得美人归,自然也是憋得内伤,更让他心焦的是,酒坊里居然也出事了。

为了让他上钩,刘丽敏果真跟他合作,一起给福满楼供应酒水。头一次送货,没想到这酒就出了问题。

“怎么回事!怎么这两大缸酒全都酸了?”孟同气急败坏地在酒缸边转来转去,其实不用他走近,整个院子里都已经被这酸涩的味道充盈了。

------题外话------

推荐基友文文《豪门权宠之老婆悠着点》/疏影斜月

这是一个渣男作女互作互受,最后胜者为王败者暖床的故事,这是一个豪门权少宠妻无度,爱妻无下限的故事。

这是一个穿越的故事,二十五世纪的极品作女穿越到二十一世纪,开启了最耐人寻味的穿越之旅。

此文男主强大,女主强悍,男强女强,强强联手,更有萌宝助阵,男女主身心干净,一生一世一双人此文逗比风,绝对宠文,从头宠到尾,放心入坑此文涉娱乐圈,涉黑,作者脑洞大开,漫无边际,心脏承受力弱者慎入收藏!收藏!收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点击加收藏才是乖宝宝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