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整渣渣/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负责酿酒的几个老师傅全都一脸困惑地守在一旁,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昨晚儿上看的时候,这酒还好好的呢,怎么过了一个晚上,就变成了这样?

“怎么回事?说话啊,都哑巴了!”见几个老师傅全都闭了嘴巴没了声儿,孟同怒气更甚,随手一挥,就把酒缸上放着的一个漏斗给挥到了地上。

东西不大也不值钱,但是那漏斗落地的声音却是重重地敲打在了老师傅们的心上。说起来,他们以前也并不是孟家酒坊的人,只不过其他酒坊都因为各种各样的丑事关了门,后来孟家酒坊花了大价钱请了他们过来,他们才会在这里继续酿酒。

这几个老师傅里也有气性大的,来孟家并不是因为高昂的报酬,而只是单纯地喜欢酿酒,不想离开酒坊而已。

以前孟同对他们虽说不上是以礼相待,但是毕竟没有这样过,几个老师傅心里十分不舒服。不过毕竟也是他们酿坏了酒在先,谁也没有说什么。

牢骚发完了,事情还是要解决的,这可是他们跟刘家酒庄合作送去福满楼的第一笔订单,若是做不成,莫说以后的合作了,就是这次订单的违约金,也够他们孟家损失惨重了。

“一个一个的都不说话!真是白养了你们这群废物!难怪那些酒坊都会关门!”孟同忍不住又骂了几句,一甩袖子大踏步走了:“日夜赶工,赶紧把酒水酿出来!”

几个老师傅老脸讪讪的,围在一起仔细地寻找着原因,虽然谁也没有提及孟同,但是心里却是横了一根难以消化的刺。

以前福满楼的酒水就是从孟家酒坊购进的,只是后来因为刘丽敏自己开了酒坊,福满楼对孟家那边的订单就少了一大截。孟同本想借着这次机会东山再起,没想到第一次送货就出了岔子,赶紧去找刘丽敏商量对策了。

刘丽敏一听这事,秀美蹙得都快赶上疙瘩了,娇嗔道:“我说孟老板,不是我说你,这眼看就到了交货的时候了,你们居然出了这种事!你这哪里是要跟我谈合作啊,这不是明摆着坑我呢吗?”

孟同被她说的脸上微讪,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赶紧赔笑道:“敏姑娘啊,我哪舍得坑你啊,我可是诚心诚意地要跟你合作的。哎,都怪那起子老东西们,让他们酿个酒都能出错!敏姑娘你放心,我已经让他们日夜赶工重新开始了,我保证,这次肯定不会有事的!”

看他如此诚心实意道歉了,刘丽敏也很是同情,心里一软,惋惜道:“希望如此吧,那我就再宽容你十天时间,不过孟老板,这可已经是最后期限了,若是十天后还是拿不出像样的酒水来,后果你可是清楚的。”

后果如何,孟同当然清楚。他以前可是跟福满楼合作过的。

“放心放心,这次绝对不会有事!”孟同保证地信誓旦旦,刘丽敏微微一笑,心里却是好笑。

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酿酒,孟同可是一点儿也不敢大意了,每天都会到酒坊里去转上一圈。平时他都极少到酒坊的,没他还好,师傅们该怎么酿酒怎么酿酒,可是这几天他来了,反而十分别扭。

因为这孟同不是看这个不顺眼,就是看那个不顺眼,每天不教训几个人,他都不肯走,可让酒坊里的人叫苦不迭,纷纷诅咒他累死在某个小妾的床上。

而刘大梅在成功邀请了几次刘丽敏外出之后,越发胆大起来,这次再看到陪同的那对兄妹后,直接说道:“哎呦,妹子啊,你这每次出门都带着护卫啊?难不成你是信不过姐姐我?”

刘丽敏见她终于忍受不了要出手了,秀眉一挑,笑道:“哪里是不相信姐姐?是我自己胆子小,上次在城外遇到了劫匪,我这心里啊,可都留下阴影了呢!”

孟同派人半路拦截刘丽敏的事,刘大梅是知道的,因为,这个主意还是她向孟同建议的呢!只是可惜了,没想到这个刘丽敏看上去瘦瘦弱弱的,居然还随身带着棍子,还把那两个人高马大的汉子给打趴下了。

哎呦呦。刘大梅忍不住揉着心口哀叹,泼妇果然是泼妇,刘丽敏泼妇的名声还真不是空穴来风。

不过,今日她可不能再让那两兄妹跟着了,这事已经拖得够久了,孟同还没有着急,孟春燕那个姑奶奶都已经找了她好几次了。

“哎呀妹子,你这不是白担心吗?你也说了,你是在城外被劫的,难不成这劫匪还敢跑进咱们城里来?放心吧,咱们驻马镇平安和乐,肯定不会有事的。”

刘丽敏一听,哼了一声:“我啊,倒是盼着他们敢来城里呢,来了就让他们有来无回!”

说着,摆出一副要揍人的架势,刘大梅后背一个哆嗦,幸好这小泼妇手里没有带着棍子,不然她还真不敢邀请她外出呢。

不过话虽如此,刘丽敏倒是真的把那对兄妹给留下了,临出门似有心似无意地叮嘱了一句:“我那桌上还有从稻花香买来的糕点呢,你这丫头不是最喜欢吃那儿的绿豆糕吗?正好,都给你了。”

那个小姑娘眼珠一转,笑着应下。

刘大梅却是吃味儿地撇了撇嘴,一个小小护卫都能天天吃稻花香的糕点,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好了大梅姐,我们走吧!”亲亲热热地勾住刘大梅的胳膊,刘丽敏就拉着她一起出门了。

望着两人外出的背影,小姑娘唇边的笑意慢慢收敛,沉声道:“大哥,你跟在小姐身后,我去福满楼报信儿。”

跟往常一样,两人在街上逛了好一会儿,就去酒楼吃饭了。只是,这次换了地方。

“大梅姐,我们不是每次都去福满楼的吗?为什么要换香满堂呢?”

因为那里的老板跟孟老板是老相识啊,去那儿才不会事情败露啊。

刘大梅暗自腹诽,面上却是笑盈盈的:“妹子啊,你不知道,别看这香满堂不如福满楼气派,但是那儿的招牌菜可是好得很呢!上次你姐夫带着我去吃饭,我到现在都想着那儿的菜呢!”

刘丽敏心里冷笑,是想着那儿的菜,还是想着去那儿算计人?

“呀,大梅姐,姐夫对你真好!”刘丽敏违心地恭维着,还适时地装作小女孩儿一般憧憬了一番:“若是我以后的夫君也这样疼惜我,该多好!”

你以后的夫君疼惜不疼惜你,她不知道,不过马上就会有个老男人来疼爱你了。刘大梅阴狠地想着,唇角的笑意也冷了几分。

“好了,大梅姐,我们赶紧去香满堂吧,听你这样说,我都忍不住赶紧吃上那里的菜了呢!”刘丽敏一幅小女儿姿态,一边拉着刘大梅赶紧走,一边大声叫了一句。

身后紧紧跟随的人身形一闪,通知林媛去了。

正如刘丽敏所想,香满堂里的确有人正在等着她,不是旁人,正是孟同。从刘丽敏进了隔壁雅间,孟同就已经浑身发热,难以抑制了。他贼兮兮地搓着手,就等着刘大梅给他发信号了。

而孟同这一番丑态,全都进了自己闺女孟春燕的眼睛。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孟春燕此时就在孟同房间的对面,透过那道半开的缝隙,她正满心欢喜地欣赏着自己一手策划的好戏,甚至已经开始幻想起林媛知道小姨被侮辱之后那痛苦不堪的表情。

只是,这父女俩谁都没有想到,真正的幕后策划者此时正在对面的茶楼里观望着这边。夏征给林媛斟了一杯茶,笑道:“这孟家父女还真是会挑地方,正好给咱们提供了一个极好的观望地点。”

此时的林媛没有心情再听夏征说这些,她一双眼睛紧紧地透过窗缝,看着对面人的一举一动。虽然有那对兄妹在暗地里保护着,但是她实在是不放心小姨以身犯险。

“放心吧,不会出差错的。”知道林媛担心,夏征轻轻宽慰。

林媛叹了口气:“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小姨也实在是任性,咱们想了那么多整治孟同的办法,她非得挑这个。万一出了事,可怎么办?我怎么向娘和外婆交代?”

瞧她这坐立不安的样子,夏征抬手抓住她有些发凉的小手儿,轻声道:“别这样,你明明知道小姨是想亲手报仇,再说了,咱们的计划万无一失,不会出差错的。”

“可是……”

夏征截住她的话头,声音加重,沉声道:“我保证,不会有事的!”

咬了咬唇,林媛点了点头,继续紧张地看着对面的情形了,她的右手紧紧攥着一面镜子,一刻也不敢放松,只要有一点儿不对劲儿,就给那对兄妹发信号,让他们立即闯进去解救刘丽敏。

而此时的刘丽敏却十分享受自己主导的这场好戏,看着对面刘大梅那又紧张又忐忑的模样,刘丽敏都快要憋出内伤了。

轻轻端起刘大梅给她斟的酒,刘丽敏故意摇晃了一下:“这酒……”

“这酒没问题!”

不等刘丽敏说完,刘大梅已经迫不及待地接了话,说完才发现自己刚才过于激动,差点暴露了。

干咳了两声,刘大梅讪讪笑道:“我,我是说,这酒很好,这可是这里最好的酒呢!”

刘丽敏冷笑一声,垂眸掩了嘴角的嘲讽,再抬头时已经言笑晏晏:“大梅姐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这酒啊,真是好,我只是闻了闻,就觉得香的很呢!”

“呵呵,是呢,是啊。”刘大梅暗暗擦了擦冷汗,偷眼看着她,幸好没有起疑心,吓死了!

刘丽敏捏着那酒杯,晃了晃,在某人殷切的注视下,嫣然一笑,仰头一饮而尽。

见她的酒杯里一滴酒都没有剩下,刘大梅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现在就等着药效发作了。

隔壁等得心焦的孟同实在是按耐不住自己的心情了,一杯又一杯地喝着桌上的茶水,可是奇怪的是,明明是凉茶,他却越喝越觉得浑身发热,怎么也降不下去。

也不知道喝了第几杯茶水后,隔壁墙壁上终于有了动静。

三短一长,成了!

孟同一个激灵,蹭的就从椅子里跳了起来,连带着把桌上的茶杯茶壶撞翻了都没心思理会了。他三步并作两步,开门就往隔壁冲去。

“老爷,成了!”见到孟同进门,刘大梅激动地脸蛋儿潮红。

透过刘大梅的身子,孟同正好看到了歪倒在椅子里沉睡着的刘丽敏,只是也许是药效还没有完全发作,此时的刘丽敏睡得不太踏实,趴下一会儿就晃晃悠悠地抬起头来,闭着眼睛哼唧两声。

即便是这样,孟同也已经高兴的不行了:“太好了,大梅,你真是我的福星!等老爷回去了,好好疼你!”

说着,孟同在刘大梅柔软的腰间捏了一把,勾得刘大梅花枝乱颤,心绪翻腾。

瞧着刘大梅这媚眼生姿的俏模样,孟同腹间的邪火蹭蹭地往上窜,只想赶紧找个女人扒光了好好地折腾一通。

“嘿嘿,小美人儿,爷来啦!”孟同搓着手,淫笑着朝着刘丽敏走去。

刘大梅在门口往对面房间里看了一眼,奇怪地皱了皱眉,刚刚还看到大小姐在那儿笑呢,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不见了?

还没来得及细想,孟同突然闷闷地哼了一声。

刘大梅回头一看,吓了一跳,原本晕晕乎乎的刘丽敏此时竟然站了起来!

不过,幸好,从她那晃晃悠悠的身形和迷蒙的双眼倒是可以肯定,此时的刘丽敏并不清醒,应该只是药效还没完全发作的缘故吧!

“咦,孟,孟老板,你,你,怎么在这里?”

见刘丽敏突然站了起来,孟同一开始也吓坏了,虽然这欺霸良家女子的事他不是第一次干,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刘丽敏总觉得有点心虚。

“咳咳,那个,我,我正好过来谈生意,就,就过来了。”孟同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是颤抖着的。

刘丽敏揉了揉太阳穴,也许是脑子太晕,她身子一沉重新坐回到椅子里,用手支着头:“哦,我,我好像喝多了,头,疼。”

孟同小心翼翼地走近她,刚想把手放到刘丽敏肩上,就听刘丽敏闷哼一声,竟然一挥手把手边的酒杯扫到了地上。

啪!

那就被正巧落到了孟同脚边,吓得他一个哆嗦。

拍着自己的胸口,孟同叹了口气,这就是做贼心虚吗?

“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过来!”没好气地瞪了在门口愣着的刘大梅一眼。

“哦,哦。”刘大梅蹙蹙眉头,乖乖地过来了,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但是一时又想不通。

孟同被邪火逼迫地老脸通红,再次确认刘大梅的确下药以后,终于按耐不住了,让刘大梅把门窗关好,自己一撩衣摆,冲着刘丽敏就去了。

这个时候,哪里还管不管刘丽敏有没有晕倒?就是没有晕倒,应该也反抗不了了!

可是,现实永远都是现实!

当孟同邪笑着走到刘丽敏面前时,刘丽敏突然抬起头来,呕地一声,哇啦哇啦地吐了一堆!

“啊啊啊!”

孟同来不及躲避,还保持着撩着衣摆的动作,那堆污秽之物毫无疑问地全都落在了他的衣摆上,甚至已经渗过衣摆,流到了他的手上!

好恶心!

孟同恶心欲呕,托着衣摆的那只手都不知道该怎么动了,就那样托着,瞪大了眼睛忘了反应。

刘大梅关窗户的手一顿,惊讶地望着他,怎么会这样?不是晕了吗?

“嗯。”

只听嘤咛一声,原本晕晕乎乎的刘丽敏突然抬起了头来,用帕子擦了擦嘴角残留的污秽之物,睁着朦胧的眼睛:“咦,我,我喝醉了吗?呃,好难受啊!”

不知道是故意还是真的没有看到,刘丽敏直接无视了还托着自己呕吐物的孟同,在屋里张望了起来:“大梅姐,大梅姐?你在哪儿呢?”

刘大梅被刘丽敏叫得身子一颤,连窗户都不关了,怔愣地应了一声:“我在这里。”

刘丽敏揉着脑袋,看向窗边,艰难地晃了晃,打了个招呼就往门口走去:“大梅姐,我今儿有点醉了,就,就不跟你逛街了,我,我先回去了。啊,你不用送我了,我自己能走。”

在这几乎要石化的两人注视下,刘丽敏就这样摇摇晃晃地往门口走去,两人竟然谁都没有想起要阻拦。甚至连欲火焚身的孟同,都忍不住抽着嘴角眼睁睁地看着她出门了。

刚一出雅间的门,原本目光涣散、身体摇晃的刘丽敏突然清醒过来,冷冷一笑,快步下楼往对面的茶楼走去。

“小姨,你没事吧?”还没到雅间,林媛就已经迫不及待奔出来迎她了。

刘丽敏一手叉腰,一手拍着自己的胸脯,嘻嘻一笑:“你说呢?”

看她这嘚瑟的样子,林媛没好气地拍了她一下,嗔道:“哼,白让我担心了一场!以后再有这样的事,不许你再冒险了!”

知道林媛是真的很担心自己,刘丽敏笑着勾了她的胳膊一起往雅间里走:“放心吧,有老神医给的百毒不侵的解药,再有那兄妹俩的照应,我要是还能出事,那才叫怪了呢!”

听了她的话,林媛也放下心来,的确,老烦给的药,绝对奏效!

刚进到房间,夏征就一脸坏笑地招呼她们:“快来!看谁来了!”

------题外话------

明天去考试,下午回来了再写更新哈,大家晚上再来看,么么哒~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