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什么时候娶你/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丽敏只花了一百多两银子就从孟家酒坊挖走了七个酿酒的老师傅,还是身具精湛酿酒技术的好师傅,这对刘家酒庄来说简直是捡了个大便宜。

当然,对于孟家酒坊来说就是损失惨重了。

孟远建才不管这些,他早就拿着那一百多两银子不知道钻进了哪家赌坊里去了。倒是把管事给气了个半死,好不容易顺过了气来,可是当他赶到孟府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简直是气早了。

一直视酒坊为命根子的孟同,竟然顶着一张猪头脸瘫坐在门前台阶上发愣。发愣就发愣吧,偏偏坐了没一会儿就又是叹气又是垂泪的。

管事还以为是酒坊里的事提前传到了孟同的耳朵里,刚要赞叹一句还是家主靠谱的时候,孟同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发现了他,插着两条腿,以一个十分怪异的姿态颠颠地来到他面前,瞪着亮的发光的眼睛,激动地抓住了他的双手:“你能治不举吗?你能治吗?”

管事:……

原来,那日在酒楼里被大海带人暴揍了一顿之后,孟同的身子就不行了。皮肉之伤都好说,唯独是那个地方,实在是难言。

一回到府里,孟同都来不及处置那几个登门捉奸的伙计,就一头扎进了最宠爱的小妾房里,谁知,试了不下四五次,那里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可把孟同给急坏了,虽然他已经有一儿一女了,并不担心子嗣的问题。但是作为男人,作为一个坐拥十多个小妾的男人,这简直就是天大的耻辱!

但他不信邪,天真地认为是自己对那个小妾没感觉了,可是当他一连试了五六个小妾的时候,终于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

他,不是男人了!

为了治好自己的病,孟同将驻马镇所有的大夫都看了一个遍,结果可想而知,毫无起色。

周边城镇最有名的大夫也都请了,结果一样。

他甚至还听信一些土郎中的方法,对着那里又是扎针又是按摩的,甚至还让小妾亲自上阵为他洗礼,结果依旧没有改变。

所以他才会颓废地坐在台阶上悲春伤秋,连酒坊的事都抛到了脑后,都不能再享受了,还挣那么多银子干什么?

但是当他听到管事禀告说,酒坊里的老师傅们都被刘丽敏挖墙脚挖走以后,本生无可恋的孟同突然虎躯一震,灵光一闪:刘丽敏?刘丽敏!他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才变成这样的,或许,可以通过她来治好自己的病也说不定!

管事看着孟同发光发亮的眼睛,以为他终于振作起来,欣喜地添油加醋:“老爷,您可不能这样颓废下去。你看看,你才休息了几天啊,那个刘家酒庄就踩到了咱们孟家酒坊的头上来了,咱们可不能白白便宜了她。不能让她以为挖走了咱们的酿酒师傅,就能发家致富了!”

孟同连连点头:“不错,不错。她不是挖走了咱们的酿酒师傅吗?那老爷我就挖走他们的当家老板娘!”

管事一怔,当家老板娘?东家还真是贼心不死啊!

福满楼,林媛支着下巴瞧着对面歪坐在椅子里的夏征,眯了眯眼睛:“怎么样,还不说吗?”

夏征耸耸肩:“算上刚才那次,你这半个时辰里已经问了我十七遍了。”

“嫌多你倒是说出来啊!”

林媛的耐性都快被夏征磨光了,说来也是奇怪,对任何人都可以保持冷静的林媛,偏偏遇到了夏征就要头脑发热,有时候幼稚地连小林霜都不如。就像这次整治孟同的事吧,里边肯定有不少是她不知道的。

她现在来问,这家伙还嘴硬地不肯说,真是闷死人了。

夏征倒是很乐于欣赏林媛这快要炸毛的样子,平日里的她不是冷静地像个老和尚,就是彪悍地像头母老虎,像现在这样可爱小猫的样子,还真是不多见。

“看!看什么看!再看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抠下来当球踢!”林媛举着小手威胁着,眼眸里也故意流露出了阴险狠辣的神色。

夏征一阵好笑,惊恐地捂住自己的眼睛,十分配合地求饶道:“不要啊,不要抠我的眼睛啊!女侠饶命,女侠饶命!”

被夏征这搞怪的样子都笑,林媛双手叉腰,一只脚翘在夏征椅子上,果然摆出了一幅英姿飒爽的女侠模样来,恨恨地“威胁”道:“想要保命就乖乖地听话,本女侠或许还会给你留个全尸。”

这话就像是赦免死罪的圣旨一般,夏征立即放下双手,身子往椅子背上一躺,两条大长腿也伸得倍儿直,呈现一个大字型,闭着眼睛,一幅生无可恋的模样:“女侠,你来吧,奴家准备好了。”

准备好什么了?

这次换成林媛傻呵呵地看着他了。

见她不懂,夏征一只眼闭着,一只眼眯着,从那微微张开的眼缝里放出色眯眯贼兮兮的电芒:“女侠,你不是让我乖乖听话吗?我这么听话,你赶紧来吧!奴家都等不及要伺候女侠你了呢!”

什么!

林媛像是受到点击一般,身子不由自主地僵硬起来,偏偏夏征依旧还是那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林媛又羞又气,抬起脚丫子来冲着他那里就给踹了过去。

“哎呦,娘子脚下留命啊!”

夏征大喊一声,一手护住命根子,一手托住某人的小脚,呼呼地喘着粗气:“娘子啊,你这是要把为夫变成孟同那样啊?”

“孟同?孟同哪样?”林媛机警地逮住了夏征话里的机锋,赶紧追问。

夏征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这个时候了,怎么关注点还在孟同那里,不应该是她后半辈子的幸福吗?

用力捏了她的脚丫子一下以示惩罚,夏征伸手一拉一扯,就把这既让人疼惜又让人气恼的臭丫头扯进了自己怀里,一边揉搓着她肉嘟嘟的小手儿,一边说道:“你啊,真是拿你没办法。”

林媛挑眉,既然知道没办法还不早点说出来。

夏征无力苦笑,摇摇头道:“好,好,我说。那个胖子,的确是我安排的人。”

果然是这样。

林媛十分大方地赏了他一个白眼儿:“那个酒楼的东家呢?也是你的人吧?”

若东家不是夏征的人,怎么会让阿超阿月兄妹俩随便藏身?怎么会让大海毫无阻拦地带着人进到酒楼里?还有那个孟春燕,哪家酒楼会把自己的泔水车拉到大门门口的?不都是在后门悄悄地运走吗?偏偏这个装着孟春燕的泔水车,就那样大剌剌地停在了门口供过路人欣赏。

夏征弯弯手指,在林媛小巧精致的鼻子上一勾,忍不住赞道:“爷的女人就是聪明!”

林媛嘟嘟嘴巴,却对这句赞赏十分受用。

“不过……”

夏征将头枕到林媛的肩窝里,轻轻拱了拱,觉得那里又暖和又香甜,忍不住又抬起了头,用下巴蹭了蹭。

许是觉得痒了,林媛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问道:“不过什么?”

夏征轻轻笑了一声,下巴又凑近了一分:“你没觉得那个女人的迷药来得很蹊跷吗?”

迷药?据阿超说,那迷药是孟春燕给刘大梅的,而且刘大梅自己也说是从善德堂得到的。

善德堂虽然有些为富不仁,但是在林媛跟金灵儿就一些事对善德堂做了一番敲打之后,他们已经不再卖这些东西了。

那孟春燕是怎么得到的呢?

林媛秀美蹙成一团,看的夏征于心不忍,抬手轻轻抚平了她的眉头,轻声道:“好了,反正孟春燕也得到了该有的惩罚,这些事不想了。”

“嗯。”

林媛点头一笑,想到孟春燕那光着身子躲在泔水车里不敢逃走的囧样,就觉得解气。刘大梅和孟同算计她家小姨也就罢了,偏偏孟春燕也跟着掺和。

这次算是好的,她只是让阿月出手扒了她的衣服,没有把她交给别的男人。而且,虽然让她在泔水里泡了好一会儿,但是至少别人没有发现她的身份,也没有人看到她的身子。不过,若是这孟春燕还是死性不改,那下次可就不是这么轻易就能放过的了。

不光是孟春燕,还有孟同和刘大梅也是。

“听说刘大梅被她家男人给休了,那些一起来捉奸的人还把她偷人的事给说了出去。”林媛渣渣眼睛,看了夏征一眼,不用说,这肯定也是他安排的了。

“只是,应该是迫于孟同的威压,他的名字是保住了。”林媛皱眉又道:“就是可惜了大海和那几个一起捉奸的汉子们,丢了这份儿工了。哎呀,你就不能老实一会儿?不让你玩我的手了,又改玩头发了是不?”

林媛嘟着小嘴儿从他手里把自己的头发拽了出来,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警告他不许再动自己身上任何一样东西。

没了头发玩儿,夏征挑挑眉,把自己的脸送了过去,厚脸皮地笑道:“不让我玩你的,那让你玩我的好了。你想玩哪儿?鼻子?头发?手?还是,那里?”

啧啧,真是不要脸!

林媛脸蛋儿一红,伸手推开这个不要脸到极致的家伙,站起身来就走,却被一双大手牢牢禁锢在了某人的怀里。

“还没说完就想跑?”

感受着某人吹在自己脸颊上的热气,林媛心跳加速,哼道:“说吧,说吧,还想说什么?”

夏征勾唇贼笑:“当然是说你想玩哪儿了?”

“夏征!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

见某只小花猫又要炸毛了,夏征哈哈一笑,暂时放过了她,继续刚才的话题:“好,说大海他们。他们离不离开孟家酒坊有什么打紧?反正它也不会存在太久了。”

林媛挑眉:“你都知道了?”

夏征挤挤眼睛:“当然了,要不小姨会舍得花银子挖人?”

刘丽敏从孟家酒坊挖人的事她是知道的,虽然得到了好几个人才,但是从这件事以后,刘丽敏和孟家酒坊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虽然刘家酒庄现在已经基本站稳了脚跟,但是跟经营了多年的孟家酒坊相比,还是很单薄的。林媛担心,孟家酒坊会给他们带来麻烦。

“孟同可不是个简单人,你看上次陈家出事,他连街上的小混混们这么损的法子都能用。我担心,他会狗急跳墙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林媛的担心不无道理,这次算计孟同,他们的计策很成功以外,孟同没有防范也是有的。现在孟同受到了教训,只怕下次再想整治他,就难了。

夏征伸手将林媛的小手拉过来,轻轻揉搓了起来,宽慰道:“小姨也不是一般人,她身边还有那对兄妹呢,放心。”

“是,少东家,奴家遵命。”林媛斜眼嗔了他一眼,蹭的就把小手缩了回来,见他还要再来捉,身子一闪,避开了,正色道:“好了好了,孟家的事先放一放吧,还是先说说咱们自己的事吧。”

“成亲的事?”一说自己的事,夏征两眼放光,激动地连声音都变了:“好啊好啊,只要你点头,我随时都可以娶你!”

“呸!”林媛脸颊绯红,碎了一口:“瞎说什么?我说的是正经事,你少胡思乱想的!”

被林媛喷了一脸口水,夏征的激情瞬间被熄灭,哪里是胡思乱想,他做梦都想跟她成亲好不好?

“好了好了,你说是什么事吧。”知道自己再胡说,林媛肯定要生气了,夏征心不甘情不愿地坐回到椅子里,垂头丧气地问了一句。

林媛双手在自己脸颊上拍了拍,感觉没有那么烫了,才回过头来正色道:“今儿早上吴掌柜派人来了,说是邺城那边又出事了。”

“怎么,醉仙居又闹什么名堂了?”夏征似乎对此稀松平常似的,撇撇嘴道:“这个老吴是不打算干了吗?有点事就往你这里送,以前跟着我好几年都不带搭理我的。”

林媛无语:“是人家不搭理你还是你不搭理人家?就你那甩手掌柜的做派,人家连人都找不见,怎么给你递消息?现在好歹我还一直在驻马镇守着呢,他那里出了事不找我找谁?”

把夏征好好地训了一同,林媛才翻着白眼又道:“这次让你失望了,不是醉仙居闹名堂,而是你一艘建起来的香满楼自己出事了。”

“香满楼?会出什么事?”夏征不可思议地眨了眨眼睛。

林媛蹙蹙眉头:“来送信儿的人没有细说,好像是说有人吃了香满楼的菜给中毒了,但是到底是不是因为咱们的原因也不太清楚,因为到目前为止,也就只有这一个人有反应。”

中毒?

开酒楼的人最忌讳的就是中毒这事了,夏征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蹙眉哼道:“这个老吴,看来是真糊涂了,这么大的事居然指派了个人来说,他自己干什么吃的?”

林媛抬眸看了他一眼,沉声道:“吴掌柜,被抓进官府了。”

什么?!

夏征蹭地站起了身,显然十分震惊。不过也只是一瞬,他就镇静了下来:“他要是不进大牢才叫怪了,既然已经出了中毒的事,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吴掌柜必须得受点皮肉之苦。”

林媛默默点头,这点毋庸置疑,只是话虽如此,她还是十分担心吴掌柜,毕竟他岁数也不小了,大牢里什么样她还不清楚?林大栓在里边只待了几个月就死掉了,只希望吴掌柜在里边千万不要受罪才好。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查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至于吴掌柜,你能有办法先把他保出来吗?大牢,实在不是人呆的地方。”

林媛看着夏征,虽然知道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但是这个节骨眼儿上了,先把人救出来才是最重要的事。

夏征点头,心里却叫苦不迭,邺城明面上是个小地方,其实是仅次于京城最繁华的地方了,这样的好地方,早就被二皇子的人控制住了。邺城的知府和县太爷,自然也是二皇子的人,而他又跟二皇子不对付,只怕这吴掌柜,还真是不好救了。

不过这些话他没有跟林媛说起,她对自己的下属有多么紧张,他是最清楚不过的了,若是让她知道了这其中的纠葛,她肯定又要伤心伤神了。

“事不宜迟,明儿一早我们就赶往邺城。”夏征抬手抚平了林媛紧促的眉头,轻声道:“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先见到了吴掌柜才行。”

面前也只能这样了。林媛点点头,就赶紧把刘掌柜叫了进来,把最近的事一一托付了给他。邺城的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决的,虽然夏征不说,但是她也隐约感觉到这件事跟醉仙居还有醉仙居背后的人脱不了干系。

看着林媛有条不紊处理事务,夏征却心乱如麻,邺城,终归是要对上了吗?

林媛两人烦恼之时,林家坳也出了一件事,自从杨氏从老宅搬出来以后,自己过上了清贫但安生的小日子,再也不用看儿子儿媳的脸色过日子了。

只是,没了杨氏在家里守着,林家忠和林家孝两家的日子也不好过。虽然林家忠得了那三间北房,可是还没有住上几天呢,林家忠和马氏两口子就开始整日里心绪不宁,精神恍惚。

晚上睡觉,林家忠好像还总是能听到林建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的声音沙哑极了,但是念叨出来的话却是清晰的。

“不孝子,是你害了我啊!”

“不肖子,还我十年阳寿!”

每次听到这声音,林家忠都要从噩梦中惊醒,醒来就是一身冷汗。

更让他恐怖的是,醒来居然就看到睡在旁边的马氏瞪着一双死鱼眼紧紧地盯着自己。

林家忠恶寒,吓得差点尖叫出声。待发现是自己媳妇儿后,狠狠地骂了一句。

没想到马氏悠悠地来了一句:“你也听到啦?”

就是这么一句话,更是吓得林家忠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难道,这婆娘也听到了老头子的话了?

“你,你听到了?”

试探地问了一句,没想到马氏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里眼泪扑簌扑簌地往下落:“是啊,是啊,我听到啦,我儿子在叫我啊!他说,娘,我好冷啊,好冷啊!”

大半夜的,林家忠被自己媳妇儿这瘆人的笑声吓得一个哆嗦,狠狠抱紧了自己的胳膊,不过待听到她说的是儿子时才稍稍放下心来,原来听到的不是同一个人的声音啊,那就好,那就好。

这婆娘是太过思念儿子了,他呢,肯定是愧疚,对,愧疚,愧疚老头子活着时没有好好孝敬他,所以才会梦到他。

不是有句话叫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嗯,没事,他就是白天思虑太重了。

林家忠这样安慰了自己一番,重新躺回被窝里继续睡觉,但是总觉得后背凉风习习的。

马氏瞪着眼睛看着房顶,嘴里一直念叨着“娘我冷啊”,一宿一宿地睡不着觉。

------题外话------

据说会有二更~不过要晚上了(⊙o⊙)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