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中毒的人/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循声望去,只见一男子蹒跚着走了进来,他脸色有些苍白,步子也虚浮地很,不用问就知道,他应该就是在香满楼中毒的安家公子安杰了。

安杰显然还没有痊愈,一直得需要人搀扶着才能慢慢走进来。

“杰儿,你怎么出来了?”一看到男子,安以香本冷淡的脸颊上闪过焦急与心疼,连忙迎了上去,扶住了儿子的胳膊,砖头又对搀扶着他的女子冷道:“杰儿身子还虚弱得很,你怎么就让他出来了?”

被训的女子眸光一暗,垂下了头。

安杰赶紧捏住了女子的手,笑着对安以香说道:“母亲,不怪妍儿,是儿子听说香满楼来人了,才执意过来的。”

生怕安以香再对罗美妍说出责怪的话来,安杰赶紧岔开了话题:“这两位,就是香满楼的东家?”

林媛夏征微微点点头,都没有想到安以香那样一个强势的女人,对自己儿子竟然这么宠爱,果然是虎毒不食子啊。

安以香刚要把他们撵走,安杰就来了,她就是再讨厌也不好再开口赶人了,就是看在儿子面上也不忍心。

“杰儿,你身子还很虚弱,这些事有母亲处理就好了,你还是回去歇息吧,啊!”

安杰笑着摇了摇头:“母亲,这两日在床上躺的久了,儿子也想了很多事,总觉得儿子中毒一事有很多蹊跷的地方。难得能够见到香满楼的东家,母亲您就让儿子跟他们聊聊吧。”

安以香对谁都能狠下心去,唯独对这一对儿女不行。叹了口气,就由着他了。

安以香抿抿唇就要往自己椅子上坐去,却发现自己儿子正饶有深意地看着她,眉头蹙了蹙,无力妥协了:“好好,母亲不听你们说话了,母亲去酒庄里看看。你们聊吧!”

在路过安杰身边时,安以香眸光严厉:“照顾好杰儿。”

罗美妍低垂着眸子,温顺点头:“是,母亲。”

在安以香离开后,林媛眼尖地发现安杰亲昵地捏了捏罗美妍的小手儿。罗美妍抬头弯唇一笑,摇了摇头。

不得不说,这个罗美妍真的是个很温顺的媳妇儿,只是可惜了遇到了安以香这样一个婆婆,真是难为她了。

送走了安以香,安杰在罗美妍的搀扶下坐在了夏征和林媛的对面,虚弱地笑了笑:“让各位看笑话了,还请见谅。”

这个安杰倒是跟安以香不一样,更加平易近人地多。

“哪里,这话应该是我们香满楼跟安公子说才对。”林媛十分抱歉地笑了笑,“敢问公子现在感觉如何了?”

安杰无所谓地笑了笑:“无碍。我其实只是有些呕吐罢了,没感觉有什么大碍,是母亲太小题大做了。我还担心母亲会为难吴掌柜呢,看到吴掌柜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安杰冲吴掌柜友善而抱歉地笑了笑,吴掌柜一愣,干笑着回应了一下。

林媛夏征互望一眼,不禁对安以香更佩服了,安杰到现在都不知道吴掌柜被关进大牢的事,看来安以香对这个儿子真是保护的极好。

正说着话,丫鬟们已经奉了茶上来。

林媛接过那茶,却发现安杰没有,正以为他是身子弱不能喝茶时,就见罗美妍亲自端了茶盏给他,柔声道:“你身子还很虚弱,我没有放太多菊花,你尝尝这味道喜不喜欢。”

安杰温润一笑,伸手接过,闻了闻,笑着说了一声“好香”,就轻轻抿了一口。那珍惜的样子,好像手里端着的根本就不是一杯菊花茶,而是王母娘娘赐下的玉露琼浆一般。

出于对美食的好奇和敏感,林媛忍不住问道:“安公子喝的是什么茶?这么香。”

安杰笑道:“这是内子为我亲手泡的菊花茶,这菊花也是内子在院子里自己种的。姑娘若是喜欢,我让内子为你泡上一杯如何?”

不知想到了什么,林媛放下手里的龙井,点头道:“那就劳烦安夫人了。”

罗美妍温婉一笑,转身去了后堂,不一会儿就端了一杯热茶出来,亲自送到了林媛手里:“我看姑娘嘴角有些起皮了,许是这两天气急上火,就给姑娘多放了一些菊花。姑娘尝尝味道如何?若是觉得苦涩,再让丫鬟送些蜂蜜来。”

她的嘴角起皮了吗?林媛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嘴角,果然觉得指腹有些微的粗糙。

夏征瞪着两只大眼睛也盯了过来,恨不能把她的嘴角给瞪出朵花来。嗯,确实起皮了,回去了就给她滋润滋润。

还不知道夏征心里已经想歪了去,林媛接过那茶闻了一下,不禁称赞了一句,这茶虽然不及福满楼的茶香浓,却有一种别样的香甜气息。

刚把茶盏凑到嘴边要尝一尝,林媛突然觉得手里一轻,再看时,那茶盏不知怎么地就到了夏征手里了。

“喂!我的茶!”林媛眼睛一瞪,就要伸手去抢。

夏征侧了侧身子,挑眉道:“这么香的茶当然要给我先喝了,你就等着喝爷的口水吧!”

虽然这话说得极具挑逗意味,但是林媛却没有心思去羞涩了,因为那茶已经进了夏征的嘴里。

“哎!小……”

心字尚未出口,就已经见到夏征的喉头咕噜了一下,那茶早就进了肚子里。

林媛眼睛闪了闪,小心地盯着他,生怕他突然七窍流血中毒身亡。

不过,预想到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夏征咕噜咕噜眼珠子,冲她嘿嘿一笑,而后作怪似的吐了吐舌头,装作中毒呕吐的样子吓了吓她。

虽然有手臂挡着,别人看不到两人之间的眼神往来,但是安杰的眸子还是不由自主地动了动。

罗美妍看两人又是争又是抢的,显然是没有见过还有人会为了一杯茶水吵架的,赶紧说道:“两位不要抢了,我再去给你们泡一杯。”

还没等林媛开口,安杰却突然开口道:“没想到夏公子也喜欢内子的菊花茶,不如等下让丫鬟包一些菊花送给两位好了。”

罗美妍眨了眨眼睛,被安杰轻轻拉到了身边坐下。

林媛跟罗美妍要菊花茶可不是真的为了尝尝那茶的味道,现在看到夏征无事,不禁有些汗颜,觉得自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哪里还好意思劳烦罗美妍再去给他们泡茶?

“公子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夫人的菊花一看就是专门为公子炮制的,我们,就不夺人所好了。”

安杰抚摸着妻子光滑细腻的手,笑道:“林姑娘这话确实说对了,去年开始,我就跟随母亲学习掌管酒庄的事务,妍儿看我辛劳,就亲自采了菊花来晒成茶,每日为我冲泡,既能提神还能败火。这么久了,所亏了有妍儿的悉心照料,我才能将酒庄的事情打理好。”

说着,安杰再次看向了妻子,那眼神甜的几乎要腻死人了。

安杰这番话,是间接向林媛两人表明了罗美妍不可能给他下毒,他从年前就开始喝这菊花茶,若是有毒早就毒死了,还会等到大半年以后才中毒吗?

林媛又愧疚又羡慕地看着他们夫妻二人,忽听得旁边夏征轻蔑地嗤笑了一声,不禁侧目,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夏征却挑挑眉,悠闲地抱胸不说话了。这幅样子可把林媛给闷坏了,该不会这家伙看人家夫妻二人秀恩爱,有些吃味儿吧!

试探了罗美妍一番,林媛也不好意思再说些别的,赶紧转了话题,问起了安杰中毒那日到底吃了什么东西,有什么感觉。

许是坐了这么一会儿又有些累了,安杰的脸色白了几分,不过精神还算好。

他想了想,说道:“其实那天我只是觉得有些恶心而已,也是我朋友太紧张我了,为我请了大夫。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会是中毒。幸好这两天有妍儿照顾,我这身子才有所好转了。”

说到这里,安杰又暗中攥紧了媳妇儿的手,不由摇头轻叹:“说来也怪,没有出事之前我一点儿事也没有。但是自从那日在香满楼出事以后,我这身子就莫名地虚弱了起来,好像真的跟中毒似的。”

“那,可知道中的是什么毒?”

安杰摇头:“不知,大夫也没有诊断出来,只是说中毒,开了一些驱毒的方子。”

林媛不禁十分无语,这大夫可真够胆大的,连中了什么毒都查不出来,就敢给他开方子。

一直默不作声地夏征突然问了一句:“那日都有谁给你一起吃饭?”

想都不用想,安杰直接就说了两个人的名字出来,又接道:“哦对了,还有那个金灿。”

金灿,金舌头?

“你们点的菜,别人都吃了吗?包括这个金灿。”一想起那个有金舌头之称的金灿,夏征就有些嫉妒,要是他也能有个金舌头,林媛肯定天天跟得了宝似的抱着他不舍得撒手。

“别人都吃过了的,尤其是那个金舌头,两个鸡腿都被他吃光了。”

说起来安杰还很是纳闷呢,这个金舌头虽然家里条件不好,总需要别人请他吃饭。但是他吃东西的规矩还挺多,一道菜从来不会吃过三口。可是好像每次在香满楼里,他的规矩都会破。

“两个鸡腿,看他瘦瘦弱弱的,没想到也是个吃货。”夏征呵呵一笑,继续仰倒在椅子里不动了。

问清楚了这些,林媛又问了问安杰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或者是最近有没有遇到蹊跷的事情。

两人这一副官府审案子的架势倒把安杰给逗乐了:“你们俩啊,比唐知府和县太爷问的还清楚。这么说吧,虽然我们安家酒庄在邺城也算是头名,但是我们酒庄做生意向来合情合理,从来没有以势压人过。所以,不可能会得罪什么人。”

这就是把那两个朋友也一起否决了。可是若是没有人下毒,那他又怎么会中毒呢?好奇怪!

正想着,一直没有说话的罗美妍忽然轻声嘀咕了一句:“相公,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本就心性纯良,自然不会想到整日里跟你称兄道弟的人转眼就会背叛了你。这样的朋友,多得是啊。”

安杰愣了愣,摇摇头:“不会的,我相信我的朋友不是这种人。”

见他还是坚持己见,罗美妍笑了笑而是说起了别的:“不知道会不会是那些竞争对手呢?咱们酒庄的酒不是已经开始往京城运了吗,会不会是挡了人家的生意,京城里的一些酒坊就来故意报复呢?”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安杰沉默不语,他自己的朋友什么样他还可以相信,但是别人怎么想的,他可就不清楚了。

林媛夏征互望一眼,默默在心里记下了罗美妍的话。

安杰的身子实在是虚弱,只是坐了这么一小会儿,精神就有些萎靡了。

“安公子,这次的事,不管是幕后黑手是谁,我们香满楼总归也不能彻底洗脱干系。你放心,我林媛在这里保证,一定会查出下毒之人,为你出这口恶气。”

安杰微微笑了笑,并没有把这个小丫头的话十分放在心上,让人送客后就由罗美妍搀扶着回房间休息去了。

知道安以香也不待见他们,林媛两人就没有跟她告辞的打算了,跟着小丫鬟就往外走,刚走到二进门处,罗美妍忽然从后边叫住了两人,急急赶上来低声嘀咕了一句。

林媛眉头一皱,眨了眨眼睛。

罗美妍咬咬唇,低声道:“夫君他重情,你们也看出来了。所以这话,我也不敢当着他的面说,只好趁他回房休息赶来告诉你们。虽然我有些怀疑,但是自己也不好去查。母亲她对我,哎,你们应该也看出来她并不喜欢我,若是我再跟她说这话,只怕又要责备我多心了。”

这话说的也对。林媛叹了口气,对这个十分受气的小媳妇儿多了几分同情。

从安家出来,夏征一直都没有说话,直到回到了香满楼,林媛实在是憋不住了,就问了他一句:“喂,刚刚那茶明明是我的,你为什么要抢?”

她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起来夏征就一肚子气。

白了她一眼,夏征恶狠狠地说道:“呵,你还有理了?别以为爷不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不就是怀疑那小娘子给自己夫君下毒吗?哼!你都怀疑了,居然还去喝那茶!爷要是让你喝了才是大傻瓜!”

“那你喝,就不是大傻瓜了?”林媛侧目,还了个白眼回去。

“臭丫头,爷是关心你,怕你真的中毒,你不谢爷就算了,居然还说爷是大傻瓜!”

“就是大傻瓜!你要是被毒死了怎么办?”

“爷才不会被毒死!爷身上有各种解药,哪像你,一点儿防备都没有就敢喝!笨!”

这次轮到林媛无语了,说起来她刚刚确实是太鲁莽了,幸亏那罗美妍不是有坏心思的女人,不然的话,没准她真的中毒倒地当场喷血而死了呢!

看她有悔过之意,夏征又是心疼又是气恼,抬手在她额头轻敲了一下,哼道:“笨蛋,下次还这么鲁莽吗?”

林媛揉揉额头,还下次呢,这次都后怕地不行了。

见这两人刚刚还在剑拔弩张,此时又开始浓情蜜意,一旁的吴掌柜是一身一身的冷汗往外冒啊,生怕这两人再一个控制不住,当着自己的面做出什么有碍观瞻的举动来,他赶紧咳嗽一声,问道:“那个,两位东家啊,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啊?”

接下来?现在的事还没理清呢!

“你觉得怎么样?”

夏征摇摇头:“看不出来。”

林媛也蹙紧了眉头:“我也看不出,不过那个罗美妍说可能是他们安家族人有人报复,你信吗?”

“信不信,查一查不就知道了?”夏征挑了挑眉,却没有对这个罗美妍再多做评论。

林媛不禁斜眼问道:“刚刚在安家的时候,安杰对媳妇儿疼爱有加,你为什么要那样笑,就跟瞧不起似的。怎么,你觉得他说的是假的?”

林媛可一点都不觉得安杰说的是假的,瞧他对媳妇儿多呵护啊。

夏征同情地看了林媛一眼,那眼神就跟看傻瓜似的,弄得林媛气也不是笑也不是。

不等林媛发飙,夏征已经转头问吴掌柜了:“安杰府里,只有这一个妻子吗?可有小妾或者通房丫头?”

吴掌柜摇头:“安家在邺城算是经商第一大家了,家里又只有这么一个公子,哪家不是打破了脑袋想往里边钻?偏偏这安杰就对那个罗美妍情有独钟,别家的闺女是一个也瞧不上。别说小妾和通房丫头了,就是身边伺候的人,也都是小厮,连个丫鬟都没有的。”

“这罗美妍是何出身?”能得到安杰如此对待,定然出身极好吧。

吴掌柜笑了笑,对林媛道:“林姑娘觉得是何出身?大家闺秀?呵呵,其实不然。这罗家在邺城只算是个普通的富庶之家,家里经营着一间药铺。听说当初是安公子去药铺抓药的时候偶遇到她,才成就了这一段美好姻缘的。”

原来如此。

“这安公子对罗美妍那可是极其宠爱的,成亲三年了,虽然还没有孩子,但是安公子从来没有说过纳妾的事。也正是因为这个,安家主才对罗美妍多有不满的吧。”一想起安以香对罗美妍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样子,吴掌柜也不禁叹了口气。

林媛感同身受,都说有钱人家好,打破了脑袋想往里边钻,可是嫁进去以后真的能幸福的又有几个?这罗美妍还算是幸运的,虽然婆婆不待见,但至少丈夫疼爱。就冲着这一点,也可以排除她的嫌疑了。

“怎么,现在可以确定,人家安公子是真的对媳妇儿好了吧?”林媛斜着眼睛白了夏征一眼,显然对这两人十分羡慕。

夏征挑挑眉,却是凑到她耳边笑道:“你别忘了,一开始怀疑罗美妍的人,可是你呢!”

“我,我那是没弄清楚状况。”林媛撇撇嘴,十分不自然地扭了扭身子。

夏征唇角一勾,又道:“这么急着为罗美妍洗清嫌疑,是不是因为太羡慕他们了?放心吧,等你嫁进了将军府,我肯定比安杰更多十倍地疼宠你。再说了,你可比那个罗美妍幸福多了,我娘多喜欢你,前天还又捎信来问你什么时候能去京城呢!”

哦?林媛挑眉:“你怎么说的?”

“我说,她什么时候准备好了彩礼,你就什么时候去京城。”

“夏征!”林媛面上一红,抬手将这个厚脸皮嬉笑的家伙一巴掌拍到了椅子里。

吴掌柜扶额,这两人呦,就不能避避嫌吗?

------题外话------

哎,昨晚上出了考试成绩,我又华丽丽滴成了陪衬,每次都是差那么几分进面试,/(ㄒoㄒ)/~

这下好了,安心看孩子,安心写文吧~(⊙o⊙)

推友文《假王捕妃》,1v1双强双洁【pk求助攻】

一场谋划已久的穿越,她,成了女扮男装、风流倜傥、引无数少男少女竞折腰的捕头大人;

却被他——腹黑古怪的吃货王爷相中;

这是捕猎者与猎物间“吃”与“被吃”的故事;成则为王,败则暖床…

【推理、权谋、种田、美食,欢脱逗比,坑品保证,欢迎收藏】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