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唐青,找人/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安杰那里得到了一点线索,林媛两人就又让吴掌柜亲自去找了他说的那两位朋友处求证,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安杰吃的都是自己最喜欢的鸡肉和一些素菜,而这些东西,他们也吃了,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适。

“如此就可以确定,这安杰根本不是在咱们香满楼中毒的啊!”吴掌柜捶了掌心一下,又急又气。

林媛点点头:“那就是在来香满楼之前了。”

吴掌柜又道:“我也纳闷啊,那两人都说他们是去安家跟安杰碰面的,之后又一起到了香满楼,而且还是同乘一辆马车。如此说来,这安杰岂不就是在安家中毒的吗?哎呀,这次咱们香满楼可是背了个大黑锅!”

确实是背了个大黑锅啊,而且这黑锅还是别人强加给自己的!

林媛也是一肚子的气,因为安杰中毒一事,香满楼的声誉和生意受到了多大的冲击,不用她查就清清楚楚了。虽然现在门前已经没有人来扔烂菜叶子和臭鸡蛋了,但是跟对面热火朝天的醉仙居相比,他们这里冷清地跟鬼屋似的,真是让人窝火!

“当务之急,还是要查清楚安杰中毒的原因。”

见夏征一直不说话,林媛拍了他手背一下:“在想什么?”

夏征回神,耸耸肩:“没事,我在想,这姓唐的应该快来了。”

姓唐的?

林媛撇撇嘴,那个知府唐青啊!也是,王洪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就把吴掌柜给放了出来,这唐青不可能不过问。再说了,她和夏征出入香满楼闹得这样大,那边的人也不可能不知道啊。

“我倒是等着他来呢!身为地方父母官,出了中毒这样的事,不说赶紧查找凶手,先一味地打压!我看他还是别叫唐青了,改叫唐黑才对!”林媛气呼呼地拍了拍桌子,小手儿都红了还是不能打消她的怒气。

夏征勾唇一笑,眉头却一直没有舒展开,他总觉得这件事肯定不会那么简单就能解决的。

刚说着唐青,没想到唐青没有来,金灿先登门了。

一进门,金灿就急急跑过来,嘴巴一刻也不停:“哎呀呀,我刚刚去衙门击鼓鸣冤想给吴掌柜作证的,结果人家衙役们一出来就说吴掌柜已经回来了。我这还高兴是不是事情真相大白了,就赶紧过来了。可是,可是怎么这酒楼里还是这么萧条啊,大厨呢,伙计呢?你们不开张做生意了吗?”

许是太过激动,金灿一边说话,口水都喷出来了。

林媛呵呵一笑,身子不着痕迹地往后避了避。

夏征却没有那么委婉,直接皱着眉头,拿起茶壶盖子遮住了自己的脸。

吴掌柜又好笑又好气,赶紧拉住了正在不停歇说话的金灿,拱手笑道:“多谢金老兄帮我说话了,县太爷其实也没有证据证明安公子中毒就是我们香满楼的过错,这不我家东家一来,就把我给放出来了。”

金灿哦了两声,连连点头,一双精明发光的眼睛一直盯着林媛,喉头咕噜了两下,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林媛可不认为他这个样子是因为自己长得秀色可餐,嘿嘿一笑道:“金先生,实在是抱歉,我家酒楼最近还不能开张。不过,你放心,我们香满楼肯定不会关门的,等我们重新开张那日,一定邀请您来品尝我们的新菜式。”

一听有新菜式,金灿的眼睛更亮了,激动地连连点头,就差抱着林媛洒下热情的眼泪了。

好不容易送走了金灿,林媛轻轻地松了口气,不就是给他做了道鱼丸吗?至于这么看着她?好像她就是那鱼丸似的。

“呵呵,呵呵。”

夏征突然阴阳怪调地呵呵了两声,眼睛也斜着看她,脸上的表情精彩地都要开染坊了。

林媛一愣,不禁偷笑,这家伙又胡乱吃飞醋了,不就是被金灿多看了两眼吗?那金灿都快当她爹了,她还能对他有感觉不成?

“好好地!”嗔了夏征一眼,林媛正色道:“现在基本可以确定,安杰中毒是在安家了。”

“是吗?我看不然,我倒是觉得那个金灿十分有嫌疑。”夏征的醋坛子还倒着呢,“这金灿贪吃可是邺城出了名的,没准啊,他就是看那个安公子抢了他的鸡吃,才会心存怨怼,悄悄地给他下了毒。”

越说,夏征越觉得自己的言论十分靠谱,眉飞色舞道:“嗯,肯定是这样,你想想,那个金灿不是也跟安杰在一个桌上吃饭吗?他下毒多么便利啊,对不对?”

“对你个头啊!”林媛白了他一眼,哼道:“放心吧,金灿绝对不可能下毒的。一,他没有作案动机,你说的抢吃的,完全不可能。就安杰那样平易近人的公子哥儿,还会不让他吃饱?”

又伸出一个手指头,林媛继续说道:“第二,金灿根本无心下毒,更不要说在饭菜里下毒了。你别忘了,金灿外号金舌头,饭菜对他而言不仅是果腹之物,更是欣赏之物。谁会舍得在自己喜欢的东西里边下毒?嗯?你吗?你会舍得给我下毒吗?”

“不会,绝对不舍得。”夏征连连摇头。

林媛得意地勾了勾唇:“所以啊,金灿,绝对清白!”

“那他今儿来干什么?我可不信他是真的为了给吴掌柜说情。”瞧着夏征这一副十分嫌弃金灿的模样,林媛好笑地抿了抿唇:“他啊,自然是来示好的,安杰因为中毒,吴掌柜都被关进大牢了,他跟安杰又是一起来的,当然是怕咱们误会他啦。所以才赶紧去衙门给咱们作证还吴掌柜一个清白。”

“不用他作证,爷也能还他一个清白!”夏征皱皱鼻子,“还不是想着你给他做的那个丸子吗?以为爷不知道?哼!把爷的女人当厨子了?也不看看他的斤两,爷的女人是给他做饭的?”

林媛一愣,敢情这家伙心里通透着呢啊,明知道金灿来此的用意还跟她闹别扭!可恶的家伙!

正说着话,去送金灿的吴掌柜突然火急火燎得跑回来了,一脸惊恐:“东家,那个,那个唐知府来了!肯定是来抓我的!东家,你俩赶紧去屋里避一避,别再让他把你俩也给抓走了!”

王洪拜见夏征的事,林媛两人都没有让小伙计告诉吴掌柜。所以,在他看来,他之所以能出来,完全是因为夏征给了王洪银子,现在唐青来了,自然是认为事情败露来捉他归案的。

林媛瞪了夏征一眼,瞧你,早说不要瞒着吴掌柜的,现在好了,看把人给吓得!

夏征噗嗤一笑,安抚地拍拍他肩膀,示意他没事。

吴掌柜忐忑不安地被劝到了后堂里,虽然十分担心自己会给东家带来麻烦,但是对于这两位东家的能耐,他还是很信任的。

“哎呦呦,这可真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得一家人了啊!”

人未到声先来,林媛看了夏征一眼,虽然还没见到人,但是已经对唐青的圆滑世故十分钦佩了。

夏征耸耸肩,表示赞同。

相比于李昌的轻浮,王洪的怯懦,这唐青看上去更像一个官员。四方大脸,腰肥膀圆,走路时一晃一摆,特别是他的面相,唇角和眉梢微微上挑,即便是不说话时也给人一种笑眯眯的感觉。

“笑面虎!”林媛低声嘀咕了一句,引来夏征赞赏的笑,这唐青当初可是个京官,在京城里的名声就是笑面虎一个。

须臾间,唐青已经三两步走到了夏征面前,拱手行了一礼,笑眯眯道:“下官唐青拜见二公子,许久不见,二公子愈发英俊潇洒了。”

林媛垂眸,这唐青果然圆滑!

夏征勾唇一笑:“唐知府才是愈发英俊潇洒了呢!哦不对,应该只能说潇洒,英俊的话,肯定是比不上爷的!”

唐青显然十分清楚夏征的脾性,被他这么一调侃,当即就爽朗地哈哈笑了起来,根本就没有林媛想象中的半分尴尬和内疚。

这或许就是唐青的厉害之处!

“这位姑娘,想必就是……”唐青话说一半,拿眼睛看向夏征,眸子里的笑意不言而喻,看来夏征身边有一位佳人相伴的事情早就已经不胫而走了。

出乎意料的,恨不得向天下人宣告他对林媛的主权的夏征,居然破天荒地没有接唐青的话。

“我跟唐知府要叙叙旧,你若是觉得闷,不妨出去走走。”

林媛眯眯眼睛,不过还是笑着点点头,站起身来准备出门:“正好陈婶子他们也在邺城,我答应了娘去探望他们的。”

本以为夏征听到陈婶子三个字又会醋意大发,不想他只是淡淡地点点头:“让林毅陪着你一起。”

这更加加深了林媛的疑虑,眉头微微一蹙。

见唐青的眼睛在林媛身上停留了片刻,夏征眸子一暗,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唐知府,今儿来,所为何事?”

夏征冷不丁变冷的语调惊得唐青一个激灵,眼睛也从林媛身上收回,笑嘻嘻道:“哎哟,下官这不是亲自来给二公子道歉呢吗?”

“道歉?”夏征挑眉,一幅不明白的神情:“唐知府居然还有做错事的时候?”

唐青呵呵笑道:“这,哎,还不是因为安家公子中毒一事啊。都怪下官糊涂,听信谗言,偏信了那些小人的话,害得香满楼声誉受损。二公子,下官回去了以后,左思右想,前思后想的,就觉得这事啊,肯定有蹊跷,这不就赶紧来跟二公子您道歉了。还望二公子大人有大量,放过下官一马。”

说着,唐青双手作揖,还真的给夏征行了一礼。

夏征却鼻子一皱,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可别!唐知府啊,据我所知,那吴掌柜是王洪抓的,这香满楼也是王洪下令让人封的。这里边,有你唐青什么事?就算真的道歉,也该是那个王洪过来道歉才对!哦爷都忘了,爷已经教训过王洪了。”

唐青脸色微讪,之前的所有事都让王洪出面,就是为了事发以后让他当替罪羊。没想到他刚提起来,夏征就自己说了出来,还真让他有些难以招架。

见他不说话了,夏征唇角微勾,冷道:“唐青,别以为你背地里干的那点事儿,爷不知道。我告诉你,你把王洪当枪使,触了爷的霉头,这笔账,爷迟早会还回来!”

唐青也不是被吓大的,更何况他背后还有一位靠山呢!

“二公子冤枉啊,下官是真的被王洪给欺骗了,二公子若是不信,就……”

“爷当然不信!”夏征冷冷地打断了他,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明明就是他干的,却不敢承认,这种人最可恶了!

“唐青,出了京城,是不是就觉得爷治不了你了?”夏征故意凑近了他,声音也变得低沉而蛊惑,但给人的感觉却一点暖意都没有,满满的都是寒冷。

“唐青,知道爷为什么要把香满楼开在你的邺城吗?爷啊,想你呢,舍不得你呢!当然了,最舍不得还是你背后之人。回去了告诉他,爷给他准备了最喜欢的蜜豆酥饼,哪天若是馋得慌了,就来爷这里,爷肯定会好好招待他。嗯对了,别忘了跟他说,蜜豆酥饼里的料,可足了!”

夏征挑眉轻笑,好像说的真的就是最最普通美味的蜜豆酥饼似的。但是唐青没来由地心里一突突,他知道,这个蜜豆酥饼肯定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却说林媛从香满楼出来后,果然让林毅将她送到了王洪的府邸。陈柱子跟王巧心离开时,把陈家老两口儿也一起带走了,虽然她找不到这老两口住哪儿,但是只要到王洪这里来打听一下,应该会有一点线索的吧。

之前见到王洪的时候,她一心都想着吴掌柜和香满楼的事,把打听陈婶子两口子住所的事给忘了,不然的话,也就不用她再多跑这一趟了。

跟李昌比起来,王洪虽然同是一城县令,但是他的府邸相对要简朴得多。要不是牌匾上明明白白写着县令府三个字,林媛都怀疑林毅找错了地方呢!

“这位小哥儿,我是你家姑爷的朋友,能否问问你,他可在府中吗?”林媛亲自上前,问守在门口的小厮。

见林媛巧笑嫣然,礼貌客气,守门的小厮也给了她几分好脸色:“你是我家姑爷的朋友?我劝姑娘你还是赶快离开吧!”

林媛纳闷:“为何?”

小厮小心地看了看四周,对她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家小姐啊,最讨厌别人来找姑爷了,特别是女子,还是你这么漂亮的女子就更不行了。若是让我家小姐看到了,你肯定会吃点苦头的。”

林媛恍然,原来是因为王巧心。看来这个王巧心把陈柱子看得极紧,难道是怕他跑了不成?还是怕他被别的女人给拐走了?

“啊这样啊。”林媛憋住笑,认真道:“我看王姐姐人又漂亮脾气又好,没想到竟然会……”

没想到竟然会是个妒妇。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小厮也心领神会,十分同情地点了点头。

林媛心里偷笑,又道:“这位小哥儿,多谢你提醒。不过,其实我也不算是你家姑爷的朋友,主要是家母跟你姑爷的父母有几分交情,所以我这次来邺城,家母特意嘱咐我拜访陈婶子。若是小哥你知道陈家老两口的住处,那我就不用见你家姑爷了。”

对于那个改名叫做陈世美的陈柱子,林媛是一面都不想见他了,若不是刘氏挂念陈婶子,她也十分同情这个苦命的女人,才不会到王洪家来找陈柱子呢!

只是,事与愿违!

那小厮瞪大了眼睛,挠了挠头发:“姑娘,你是不是找错人了?我家姑爷没有父母啊,他是孤儿。”

孤儿?

这次轮到林媛傻眼了,难道真的找错了?

“你这里不是县太爷王洪王大人的府邸吗?”

小厮点头:“是啊,正是王大人的府邸。”

“那王大人有几个女儿?”

“一个,名唤巧云。”小厮认真地伸出了一个手指头,连主子的名讳都给说了出来。

王巧云,对啊!

“那你家姑爷呢?可是姓陈,陈世美?”林媛追问。

小厮更加疑惑了:“正是我家姑爷!姑娘,你,你确定你是找我家姑爷?可是,可是老爷夫人,都说姑爷是孤儿啊,还说他从小父母双亡,是吃村里的百家饭长大的。就连我家姑爷自己也是这样说的呢!”

“你家姑爷也是这样说的啊!”林媛眯了眯眼睛,心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陈柱子果然是当了陈世美了,连父母双亲都不认了!可是既然不想认,当初又为何耗费精力将他们老两口给接到邺城来呢?

“那你家姑爷还有别的亲戚吗?他没有带两位老人来过邺城吗?”

小厮想了想,恍然道:“哦有的!当初小姐姑爷两人成亲时,来过两位老人,那个老头儿还是个瞎子。不过,他们不是姑爷的双亲,据说是一个村里的同乡。姑爷在村里时看他们两人一个眼瞎一个身弱,就经常去帮老两口干活儿。这不姑爷成亲了,这老两口感谢姑爷大恩大德,千里迢迢来给他俩道喜的。成亲以后,这老两口就走了,这么久了再也没来过,据说是回乡下了。姑爷小姐还给了他们俩好一大笔丰厚的盘缠呢!姑爷啊,可真是个热心肠的好人!”

“好人?”

林媛冷笑一声,这陈世美果然是个好人,自己得爹娘不认,还冠冕堂皇地说什么助人为乐,他可真是个大好人啊!

想他陈世美在林家坳时,干过什么活儿?哪次不是陈婶子做好了饭菜端到他面前伺候他吃喝?就算陈老头儿不是个东西,但是从小也是打心眼儿里疼着他,除了看书什么活儿都不让他干。他倒好,攀了高枝儿了,就把自个儿的爹娘给忘了。可怜陈婶子,当初离开林家坳时还满脸高兴地憧憬着。

“哦,多谢小哥儿了,想来就是我找错了人了。”

看出这小厮什么也不知道,林媛也不打算再多问了,正要转身离开时,王府的大门执拗一声开了,一个娇小的人影走了出来。

小厮看见了她,嘿嘿一笑,赶紧迎了过去:“呦,绿柳姑娘这是去哪儿啊?瞧您这大包小包的,该不会又是去城南施舍穷人吧?”

绿柳小脸儿一抬,十分享受被人奉承的感觉:“可不是吗?城南那些穷人们,个个吃不饱穿不暖的,这不,小姐心慈,找了些她不穿了的旧衣裳,让我送到城南分了呢!”

小厮机灵地捧了句:“小姐是心慈,不过绿柳姑娘也是个大善人。那城南是什么地方?又脏又乱,那的人也是脏兮兮素质低下的,也就绿柳姑娘不嫌弃他们,还亲自带了衣裳送过去。我看啊,绿柳姑娘才是个大善人呢!”

绿柳被他说得心情大好,原本被王巧心派去城南送衣裳的不满都因为这小厮而消散了一些。

只是当她斜着眼睛高傲地看小厮时,才猛然发现,那儿,站着一个人,还挺面善。

绿柳皱眉看了半晌,越看眼睛瞪得越大!

娘啊!这不是姑爷邻居那个小村姑吗?!

知道绿柳是认出了她,林媛勾唇一笑,挥着小手儿十分热情地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啊,绿柳姑娘,你真是越来越貌美如花了。”

貌美如花?她现在真想藏起这张脸来,不让她认出来啊!

“你,你,你是谁?我可不认识你!”绿柳紧了紧手里的大包袱,声音都开始打颤了,“你赶紧走,我不认识你!你,把她撵走!”

冲小厮瞪了一眼,绿柳立即让他把林媛给轰走,直把小厮给看呆了。

林媛当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轰走的人,不过现在看到绿柳这幅惊恐的样子,她却十分享受,邪恶地笑了笑:“绿柳姑娘确定要轰我走吗?哎呦,我这人啊,最是胆小,可是受不得惊吓的。若是你让人这么一轰,我这嘴皮子一打架,说出了什么不该说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绿柳眼睛蓦然睁大,果然卡着嗓子不敢再让小厮轰她了,不过不能轰人可不代表她就怕了她。

“你少吓唬我!我可告诉你,你说话之前最好先在脑袋里过一遍,别以为这里还是你的福满楼,这里是邺城!在邺城,我家小姐才是最大的人!再说了,我可听说了,你们香满楼沾上了人命官司了,你要是想自保,最好老实点,没准儿我家小姐还会看在你跟姑爷是同乡的面子上帮帮你。”

在一开始的震惊之后,绿柳的脑袋瓜子终于好用了,再次恢复了之前趾高气扬的得意模样,威胁道:“但是,若是你口不择言,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我可警告你,你们香满楼就别想再在邺城开下去!”

林媛眸子一暗,再次印证了自己的猜想,绿柳这么害怕自己胡乱说话,就是怕她说出陈柱子爹娘的事来。想来应该是王巧心和王洪两口子看不起陈婶子老两口,才会给陈柱子编造了一个并不存在的身世。

其实她也想到了陈婶子两口子会跟王巧心这个儿媳妇儿不和睦,但是现在的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不和睦都是轻的,现在是人家根本就不认他们这公婆!

更可恶的是陈柱子居然答应了!这个不孝子!

香满楼的事还没有定论,现在她说什么,在绿柳看来无非都是在逞强。

林媛冷冷勾了勾唇,走近几步,轻声道:“他们在哪儿?”

绿柳被林媛压迫地忍不住后退了两步,梗着脖子嘴硬道:“谁,谁们?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

不知道?林媛挑眉,不知道就不知道吧,反正她已经知道答案了。

没再理会绿柳,林媛甩给她一个大大的白眼儿就上了自己的马车:“去城南!”

------题外话------

这下陈世美可是名副其实了哈哈~

推荐基友现言好文,《纯禽恶少蜜宠妻约》,一对一,甜宠文

34D大胸妹顾盼,为热爱生活吃瓜群众一枚,但自背负家族巨额债务的她签下那份该死契约,从此便走上砧板,开始任锐少鱼肉的日子……

原以为,在高中死对头“GAY”同志苏锐心中,自己只是蝼蚁女佣,最多被他挨挨碰碰,吃吃豆腐。

但为何每人都说他对自己情深似海,宠入骨髓?

诸事多磨,直到繁花看尽,锐少为她满山遍野种上向日葵时,

男人英俊如斯,薄唇微勾,这才开口,“傻瓜,还没看懂?我所有锋锐,早因你刹那的顾盼而磨平。”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