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不受待见的公婆/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诚如绿柳所说,城南的确不是个好地方,这里看上去比驻马镇的城南还要贫苦。

林媛在马车看着这里的一草一木,眉头皱成了一团,不禁感慨一声,不管是多么繁华的城市,总会有那么几处见不得人的地方存在,人们只看到了邺城的繁华昌盛,却没有想到这里也会有这等肮脏污秽的角落。

而可悲的是,这里住着的人,不在少数。

“姑娘,前边的路不好走了,恐怕不能再乘坐马车了。”林毅什么样的场景没有见过,眼前这样的画面倒也没有引起他多大的恐慌,不过马车若是进不去了,只能劳烦林媛走路了,可前边那泥泞不堪的道路……

“把马车停在一边吧,我们走路进去。”

见林媛没有把那些泥泞不堪的道路放在眼里,林毅不禁一愣,直到林媛小小的身影已经走在了前边才回过神来。

林媛拎着裙子,捡着干净点儿的地方走,她本就是在农村长大的,这样的道路并不能难住她。只是,这路显然还不如林家坳的路好走,邺城明明已经好几天没有下雨了,偏偏这路上还有不少脏水,不仅泛着难闻的腥臭味儿,甚至还能看到令人作呕的脏东西。

林媛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这里的人不仅贫困,而且素质不高,竟然在大路上随地大小便!

想想都觉得浑身难受,林媛难以想象,陈婶子两口子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在这里居住的。

“姑娘,你确定他们是住在这里?”林毅在前边小心地用棍子将一个脏东西挑开,又把旁边的木块踢到了污水里好让林媛顺利过去。

林媛小心地走过了一处水洼,抬手擦了擦额角的汗珠,轻声道:“我问绿柳他们在哪里住的时候,她下意识地往后躲,还用手使劲儿抓紧了手里的包袱想要往后藏,很显然,她是怕我发现什么。所以他们应该就是在城南,而且那个包袱里的衣服,应该也是给陈婶子两人送去的。”

林毅没再说什么,继续为林媛挑开地上的污秽之物。

两人走过了这段泥泞的路,看着两边正好奇地望着自己的人们,林媛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一个脏兮兮的小姑娘面前,弯腰笑道:“小姑娘,你们这里有没有住着一户姓陈的人家?两人年纪很大了,男人的眼睛不太好。”

那个小姑娘虽然浑身脏兮兮的,但是扑闪着的大眼睛很是明亮,听她问起,轻轻抬手朝着一个方向指了指。

找到了陈婶子两人的住所,林媛高兴地松了口气,回头看着那小姑娘感激地笑了笑,就想着从荷包里拿出一些银两来送给她。

谁知手还没碰到荷包,就被林毅低声制止了:“姑娘,不可。”

林媛疑惑不解地看着他,林毅机警地看了四周一眼,轻声道:“这里都是穷人,我们如此出现已经十分扎眼,若是再露财……”

他没有说完,但是林媛已经明白了他指的是什么。若是露财,只怕这些人会一拥而上,不把他们扒个干净誓不罢休。

林媛默然,为眼前的穷人们悲哀,若是王洪和唐青把一半的精力用在为民办事上,这里的百姓也不至于活得这么凄惨。

怜悯地看了小姑娘一眼,林媛便往她指的那个方向走去。

这是一处十分简陋的房子,甚至比林家坳的房子还要简陋,不过好在房子没有坍塌,至少还能够遮风挡雨。

林媛推开那个用几根烂木头扎成的木门,轻轻喊了一声:“有人在吗?”

久久没有人回应。

林媛皱眉,难道那个小姑娘指认错了?这里不是陈婶子的家,只是跟陈婶子很像的人?

“有人吗?”

声音大了一些,依旧没有人回应。

林媛抿了抿唇,转身要走,忽听得一个颤抖的声音在角落里轻轻响起:“是,是大丫吗?”

这声音又苍老又沙哑,若不仔细辨认,还以为是一只乌鸦在那里聒噪。

林媛定睛一看,虽然眼前的老太太头发更加斑白,皱纹更多,身子也更加驼背一些,但是她还是能认得出这就是在她家隔壁住了多年的陈婶子。

“婶子!”林媛又是惊讶又是激动,快走两步朝她奔去。

陈婶子也激动地哽咽了起来,手里拿着的破蒲扇哗啦一声掉在地上,又有一些扇叶从蒲扇上掉了下来。

“大丫啊,大丫,真的是你啊!”陈婶子老泪纵横地抱住了林媛的胳膊,激动地哽咽起来。

“婶子,是我,是我!”看着眼前这个明显老了好几岁的女人,林媛心里揪的生疼。

陈婶子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陌生地方,能够再次见到林媛,她就像是见到了自己的亲人一般,只想抱着她好好地诉说诉说自己心里的苦楚。

“婶子,你们,怎么到了这里了?”

平复了一番心情,林媛忍不住问了出来。

陈婶子抹了把眼泪,哭得嘴唇都哆嗦起来,叹了口气:“哎,还不是因为那个不孝子。”

虽然嘴里骂着不孝子,但陈婶子却没有多少怨气,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再怎么不孝也舍不得数落。

林媛多少也能猜到其中的原委,冷道:“是柱子哥吗?应该是王巧云吧?是不是她不认你们这公婆,觉得你们是农村里出来的,丢了她的脸面?”

陈婶子连连摆手:“可不是可不是,大丫,婶子没事,你别担心了。是我们住不惯那么好的房子,自己非要出来住的。你瞧,巧云还三天两头地过来给我们送衣裳送吃食呢!”

林媛咬咬唇,看了一眼陈婶子身上穿着的衣裳,有着明显改动过的痕迹,一看就知道是以前的衣裳不合身,陈婶子自己又重新改动过的。

林媛突然想起了绿柳抱着那个大包袱,还有她跟守门小厮的对话,敢情绿柳救济的穷人就是陈婶子两口子。

“婶子,大叔呢?”跟陈婶子说了这么半天的话都没有见到陈老头儿出来吵架,这可一点儿都不像他的作风。

陈婶子眼皮往屋里撩了撩,痛心道:“你大叔他,他水土不服,病倒了,正在屋里躺着呢。”

正说着,陈婶子突然惊呼一声,拔腿就往身后那个小黑屋子里奔去:“哎呦,我还熬着药呢!”

原来陈婶子之前是在厨房里熬药啊!

林媛跟进去,看着这所谓的厨房,小小的黑黑的,里边连个灶台都没有,只有一只缺了个口子的小炭炉,这炭炉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淘换来的。

陈婶子一边用破蒲扇扇了扇炭炉,一边赶着林媛出去:“这屋里脏,你快出去坐会儿,婶子一会儿就来。”

林媛勉强挤出一个笑,悄悄退了出去,她知道,她若是坚持留在厨房里,陈婶子肯定会更心疼的。

陈婶子住的这个小院子里,除了两间房子和一个小厨房以外,就什么都没有了。院子不大,只在中间摆了个小石桌,没有石凳,唯一的两个所谓的凳子,还是用外边捡的破瓦垒成的。

林媛咬了咬唇,不知道陈柱子有没有来这里看过自己的爹娘,若是看到了会作何感想。

等了不一会儿,陈婶子就喜笑颜开地出来了,手里还端着两只吃饭的碗:“来大丫,喝水!你大老远的来看婶子,婶子这里也没有什么能招待你的,你就,就凑合着喝碗水吧。”

林媛高兴地接过那碗,嗔道:“婶子你真是见外,咱们娘俩儿还说什么招待不招待的?嗯,婶子给的水,是我在邺城喝到的最甜的水了。”

知道林媛是故意逗她开心的,陈婶子张嘴一笑,笑着笑着眼眶又热了。

林毅默默地站在一边喝了一口陈婶子给他端来的水,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的。

知道陈老头儿讨厌自己,她也不喜欢那个势利眼儿的老头子,但是林媛还是问了一句他的病情。

陈婶子面露难色,犹豫了半晌,叹道:“大丫,婶子一直当你是亲闺女的,也就不跟你打马虎眼了。你大叔他,他纯粹就是气病的。被谁气得,不用说,你也知道了吧?”

林媛默然,当然知道,不是陈柱子,就是王巧云一家子。

许是见到了亲人,一向话少的陈婶子也打开了话匣子,向她抱怨了起来:“原本以为你柱子哥得了县令大老爷的青睐,我们老两口也就跟着沾光,能享享清福了。哪知道,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啊。哎,那天你柱子哥把我们从林家坳里接出来,那个王巧云就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了,先是不许我们跟他们同坐一辆马车,后是不许我们跟他们在一个桌子上吃饭。”

“我倒没有怎么样,想着她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姑娘,肯定是不会把我们这样的人看在眼里的。可是,你大叔他可不这样想啊,你大叔实在是气不过,可是又不敢说王巧云,就只能骂柱子。可是这有了媳妇儿的儿子哪里是当爹娘能随便骂的?你大叔只说了几句,柱子还没有不高兴,那王巧云就当先不乐意了。说是以后的状元郎都要被你们给骂没了!大丫,你说说看,难道状元还是能被人给骂走的?她说这话不就是说,是因为我们,柱子才考不上状元的吗?我们当爹当娘的,哪个不是盼着儿子有出息能够考上状元?怎么到了她王巧云嘴里,就成了阻碍他考上状元的人了?”

被陈婶子紧紧攥着手,林媛柔声安抚她:“不会的不会的,婶子你别多想,柱子哥一定会考上状元的!而且,就是考上了,也是因为你们教养的好,肯定不是她王巧云。她才跟柱子哥认识了几天,哪里比得上你们母子亲情十几年?”

林媛不说母子亲情还好,一说这话,陈婶子哭得更厉害了:“可别再提那个不孝子了!哎呦,婶子跟你说这些事都觉得丢人啊!闺女啊,你是不知道,那臭小子把我们接进了县令府,被县令大老爷两口子瞧不起、惹人白眼的时候,他连个屁都不敢放!”

陈大叔是瞎子,看不到王洪两口子对他们的百般嫌弃,但是陈婶子却是明眼人,一进门就感觉到了王氏的嫌弃。还有王洪,那眉头都快拧成一团绳子了。

偏陈大叔被富贵冲昏了头脑,听着这两人说话客气,就觉得他们是待见自己的。殊不知,越是待你客气,就越是对你疏离,他们两口子是根本就不想跟陈婶子二人有任何瓜葛。

果不其然,陈婶子两口子在县令府连顿饭都没有吃,就被儿子给送到了这个地方,后来只在儿子两人成亲当天去过一趟,然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儿子儿媳一眼了。

此时的陈老头儿也想通了其中的猫腻,气得又是扔拐棍又是砸东西的,还扬言要去县令府找他们算账。可是他们老两口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怎么能找到县令府里去?

幸好王巧云身边的那个绿柳,一个月来一次,给他们送点银两送点吃食,老两口才不至于饿死。

林媛越听越气,对王洪一家子一点好感都没有了。当初见到王巧云的时候,就知道陈婶子两人此来邺城定然不会有好待遇,却没有想到,其中竟然是这般的辛酸。

正柔声安慰着陈婶子,忽听得屋里一个声音有气无力地响起:“老婆子,你跟谁说话呢?是不是柱子来了?是柱子来接我们去享福了?”

是陈老头儿。

林媛抿了抿嘴唇,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他还在想着陈柱子能过来接他们过去享福,这个陈老头儿真真是眼瞎心也瞎了。

一听陈老头儿的声音,陈婶子尴尬地看了林媛一眼,而后冲着屋里大声嚷嚷了一句:“没跟谁说话!你就在屋里躺着吧,别做那美梦了!”

而屋里还真的没有再发出一点声音。

这,这,刚刚这说话底气十足的女人,是陈婶子吗?

林媛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陈婶子,好像根本不认识她似的,以前的陈婶子不是整日里唯唯诺诺,丈夫说啥就听啥的人吗?怎么现在变了?

冲陈老头儿吼了一嗓子还不罢休,陈婶子又嘟嘟囔囔地唠叨了几句,这才发觉林媛正跟看陌生人似的看着自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婶子,你刚刚,好厉害啊!”林媛张大了嘴巴,忍不住伸了伸大拇指。

陈婶子一愣,随即苦笑一声:“还不是让柱子给气得!你大叔来了这里以后,整日里跟柱子生气,把自个儿的身子都给气坏了。每天不是唠叨儿子不孝,就是唠叨我教子无方。可是他怎么不想想自己个儿?对儿子,他什么时候教导过?整日里不是在他耳边唠叨等儿子当了大官给他买大房子住买佣人伺候的,再就是天天地骂人。”

陈婶子咬了咬唇,喘了两口粗气,又气哄哄地说道:“到了这里了,又成天抱怨脏啊臭啊的。其实那天我也是被柱子气晕了,实在是听不下去那老头儿的抱怨,就顶了他两句。顶完了他我就后悔了,正寻摸着往外跑,没想到这老头儿居然没有骂我,也没有打我!”

说到这里,陈婶子忍不住得意笑了笑:“受了他二十年的窝囊气了,没想到还会有我翻身的一天。呵呵。后来啊我也想明白了,这老头子眼瞎,在这邺城连个认识的人都没有,他从炕上下来了,甚至连这个院子都走不出去。以前他还有儿子指望,现在儿子也不管他了,他要是再打我骂我,我也不管他了咋整?”

林媛连连点头,就是这个理儿,这陈老头儿也就是这个时候才能看到陈婶子多年来不离不弃的好。

陈婶子调皮地看了屋里一眼,压低了声音对林媛笑道:“后来啊,只要他再敢冲我嚷嚷一声,我就威胁他说我自己回林家坳去了,再也不管他了。这老头子啊,吓坏了,连大声跟我说话都不敢了。后来,一到晚上睡觉,都得让我在里边,我只要一动弹,他保准开口问我干嘛去,有时候我懒得搭理他不说话,他就伸手过来摸摸,摸到了才接着睡觉。”

虽然知道这个时候落井下石十分不地道,但是林媛也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陈婶子也呵呵笑了,只是越笑眼泪越多:“哎,这老头子以前多威风啊,哪里能想到会有今儿这样的日子?要不是因为柱子,我这会儿应该还在他棍子底下讨饶呢。丫头啊,你说,我是该感谢柱子,还是该气他不认我们呢?”

林媛紧紧咬了咬唇,沉默了。陈婶子不是吃不了苦的人,可是身体的苦根本不及心里的苦。想来陈老头儿此时也是后悔的吧,若是早知道陈柱子为了前途富贵,宁可给人家当上门女婿,也不认生养自己的爹娘,他应该就不会那么逼着儿子用功读书考取功名了吧?

“婶子,要不,你跟我回林家坳吧?”林媛攥紧了陈婶子的手,虽然他们在林家坳的房子已经给了杨氏居住,但是不是还有别的地方吗?林家坳没有空房子了,还可以在别的地方,至少比在邺城人生地不熟还要看王巧心的脸色强啊!

陈婶子苦笑着叹了口气,拍了拍林媛的手:“丫头,婶子知道你心疼婶子,看不得婶子这样吃苦受累。可是,婶子不能回去啊,柱子虽然不来看我们,但是他至少还在这个城里,婶子就算看不到他,只要想想跟他在一个地方,婶子的心里就踏实啊。林家坳是好,但是儿子不在那里,再好也不是家。”

吸了吸鼻子,陈婶子抹了把眼泪,道出了心底的往事:“当年你大叔喝醉酒烧了家里的房子,不光烧坏了他一双眼睛,也烧死了婶子只有三岁的小儿子。往北方流浪的路上,婶子的闺女,一个染了病没了,一个,一个被你大叔卖了,才换来了银子让我们能活下去。丫头啊,柱子就再不是东西,婶子也不能离开他,婶子,就剩下这一个孩子了啊!”

林媛微怔,没想到陈婶子心里还藏着这样的苦水。难怪她对陈柱子已经溺爱到了极点。他们老两口儿一辈子只养活了陈柱子这一个儿子,自然是舍不得的。

知道陈婶子肯定是不会跟她回去了,林媛就盘算着给他们老两口在城里买一处房子,至少比这个脏兮兮的地方强啊。

听了林媛的话,陈婶子赶忙摆手:“不行不行,丫头,你可别买!婶子虽然穷,但是婶子也不是没气。王巧心他们一家子看不上我们,把我们给撵了出来,但是儿子还是我们的儿子。我相信我儿子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他现在不来看我们,肯定是因为王巧心一家子拦着不让,等他考中了状元,一定会来接我们的!”

看着陈婶子眼底闪烁着的光芒,林媛实在是不忍心打击她,也只好配合着点头:“对,柱子哥肯定会来接你们的!肯定会!”

将刘氏给陈婶子准备的一些吃食放下,林媛又让林毅去城里买了些米面和肉,虽然她没有去屋里看看,但是想想也知道屋里应该不会有多好。所以,她就又让林毅买了两床新被子和新褥子来,虽然现在天气不太冷了,但是两人毕竟年纪大了,盖得暖和点对身子好。

临走时,林媛又把身上带着的所有银两都给了陈婶子。

陈婶子说什么也不肯要,林媛硬给塞进了她的袖子里,一脸笑意:“婶子,等你当上了状元郎的娘,我还想着沾沾你的光呢!这银子啊,就当我提前巴结你啦!”

陈婶子怎会听不出林媛这是在安慰她?心里又暖又涩,笑着收了。

直到林媛的身影消失在小路上,陈婶子还不舍得回去,喃喃道:“这么好的丫头,就算不是俺媳妇儿,能当俺闺女也好啊!”

屋里炕上,陈老头儿一双耳朵一直听着外边的声音,早在林媛进门时,他就已经听出她的声音了。只是他不好意思出门,他怕这丫头是来看笑话的,是来冷嘲热讽的。

没想到这丫头却是来送东西的,当她提出带他们回林家坳的时候,说实话,他的确心动了。可是正如陈婶子所说,他们不能回去,他们要跟儿子在一起。

陈老头儿瞪着无神的眼睛,眼角第一次流出了亮晶晶的水花,或许当初不该阻止柱子跟她好的……

却说绿柳失魂落魄地回去后,径直去见了王巧心,将遇到林媛的事一五一十地跟她说了一遍,临了还小心翼翼地问道:“小姐,她,她不会把姑爷的身世宣扬出去吧?”

若是宣扬出去了,可就坏事了,城里那些千金们要是知道小姐有个那样寒酸的公婆,还不得笑话死她!

王巧心最担心的就是这点,秀美紧蹙,急道:“我就说,应该把那两个老不死的送回林家坳去,偏偏世美不让。现在好了,老的没送走,又来个小的!一个一个都是跟我王巧心过不去是不是?”

听她声音高了起来,绿柳赶忙安抚:“小姐,您快消消气,您这还怀着身子呢,可别气坏了小少爷。”

想了想又道:“小姐,我觉得这事应该没有咱们想得那么严重,那老两口最怕的就是姑爷的前程受影响,若是以此为要挟,他们肯定会闭嘴的。只要这两人不说什么,任凭那个小村姑说破了大天去,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王巧心摸了摸微微隆起的肚子,笑得一脸奸诈:“你说的是。去,跟那两个老不死的说好了,若是乖乖听话,等孩子生了下来,或许会给他们机会瞧瞧孙子。”

“还是小姐有主意。”绿柳脆声应了,转身就走。

王巧心忙拉住她,沉声嘱咐道:“那个小贱人来邺城的事,千万不要告诉姑爷。”

……

------题外话------

推文,《暖宠之拽妻难撩》叶欢颜

简介:他说过,他一生一世只爱她,她笑着说,爱是她一生都戒不掉的烟,他说有毒我陪你一起。

她清纯靓丽,却腹黑至极,杀人放火样样拿手。

他妖孽贵气,却心狠手辣,黑白两道玩的很顺手。

她绝望无助的时候,他是暖阳,他说,“我来带你回家,一个有你有我的地方就是家。”

总裁很冷很高傲,在她面前很暖很无赖。

她离开他的时候,他孤独颓废,他说,“我走过你去过的所有地方,只因为那些地方有你的影子,你回来好不好?我很想你。”总裁很狠很自负,在她面前很爱很珍惜。

小对话:

唐墨白“上楼梯的时候别跟我打电话”

舒桐“为什么”

唐墨白“听不得你喘”

“……”禽兽!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