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棋子/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陈婶子处回来,林媛的心里一直不是个滋味儿,直到在香满楼门口碰到了衣着光鲜亮丽的陈世美,林媛冷笑一声,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出气筒。

说来也是他自讨苦吃,跟朋友相约来醉仙楼吃饭,偏偏看到了香满楼后临时起意要来羞辱林媛一番。这不,刚走到香满楼门口,就碰到下了马车的林媛。

林媛被陈世美这一身华丽的服饰刺痛了眼睛,冷冷地勾了勾唇角,还不等她开口,对面陈世美已经趾高气扬地开口了:“呵,林掌柜,没想到今日这样巧,在这里还能碰到你。”

林媛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不冷不淡地说道:“可不是真巧?到哪也能碰到讨厌的人呢。”

许是被林媛这不屑一顾的表情戳痛了,陈世美浓眉一蹙,有些不满地哼了一声:“林媛,你当真以为自己现在还是福满楼的东家呢?哼,你这香满楼都出了人命官司了,你难道不知?枉我还顾念着曾经的情分,想着来拉你一把,你不知道感恩也就罢了,还摆出这样一幅傲慢的神情,你真以为自己是天上的星星吗?”

“你是来帮我的吗?明明就是来看笑话的呀!”

林媛被这不要脸的家伙给气笑了,还说什么顾念着曾经的情分,且不说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情分可言,就算是有,他真的如他所说是个念旧情的人吗?连自己亲爹娘都不管的人,还大言不惭地说情分,真是可笑!

被林媛道破了来意,陈世美有一瞬间的不自在,不过在邺城这几个月,他的学问没多少长进,脸皮倒是厚了不少。

“是,既然被你看出来了,那我就直说了,我就是来看你笑话的。”陈世美双手抱胸,依仗身高优势,居高临下地看着林媛,一幅飘飘然的样子:“你不是攀上了福满楼的东家吗?不是仗着手里有几个臭钱就看不起我吗?呵,怎么样,现在好了吧,这香满楼出事了,你的情郎呢?跑了?呵呵,林媛啊林媛,亏我还以为你是个聪明的女子,没想到也是个傻瓜!”

林媛似笑非笑地倚在马车旁,双手环胸,静静地看着陈世美自我感觉良好地说了一大通,在某人终于停下了嘴巴以后,林媛掏了掏耳朵,笑道:“嗯?说完了?现在,该我说了。”

陈世美说的口干舌燥的,腮帮子都疼了,本以为林媛听了这些话不是恼羞成怒,就是后悔地眼泪鼻涕横流,却没想到,这丫头竟然笑了!

她居然还笑得出来!

“你说!”陈世美气得牙都痒痒了。

林媛耸耸肩,只说了一句话:“陈公子,我的事倒还是不用你操心。您啊,还是操心一下您的爹娘吧,他们现在住的地方啊,啧啧,又脏又穷。要是让别人知道您这样的大人物的爹娘住在那么个破地方……”

“林媛!住口!”陈世美又羞又急,真正恼羞成怒的人是他才对!

陈世美紧张地看了看身后,醉仙居就在香满楼对面,他们身边来来回回的都是邺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对陈世美也是有几分熟悉的。

见有人投来奇怪的目光,陈世美走近了几步,沉声威胁道:“林媛,你别瞎说!我是孤儿,我没有爹娘!”

在他走近时,林毅已经当先挡在了林媛身边。不过林媛却是知道的,这陈世美也就是个外强中干的家伙,中看不中用。

示意林毅不用紧张,林媛从他身后走出来,一脸的失望:“陈柱子,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改了个名字,你的身世就变了吧?你不要忘了,自己是从哪来的。也不要忘记,当初你们从老家逃难出来时,为了保住你这个唯一的儿子,陈婶子两人卖了自己的女儿!你身上,背负着的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还有你死去和卖掉的兄弟姊妹!夜深人静时,你难道都没有觉得后背发凉吗?哼,陈柱子,善恶有报,你好自为之!”

狠狠地扔下了一句话,林媛厌恶地瞪了他一眼,真想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陈世美僵硬着身子站在原地,心里想着的都是她方才的话,善恶有报,善恶有报……

香满楼二楼雅间里,夏征优哉游哉地坐在窗边品茶,直到某人气呼呼地进门来,忍不住笑道:“怎么,你把人家骂了个狗血淋头,倒把自己给气得不行。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啊!”

林媛瞪了他一眼,就知道这家伙不可能放任自己跟陈柱子单独相处,瞧他笑得嘚瑟的模样。

“哼,这倒像是你的作风,冷眼旁观我们在吵架,若是我们不是在吵架,而是在**,敢问夏公子是不是会急得从这里跳下去?”

林媛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把夏征手里的茶盏一把夺过来仰头就喝,喝完还是觉得不解气:“再来一杯!”

夏征挑挑眉,十分听话地给她把杯子倒满,勾唇魅惑地一笑:“我啊,不应该让你喝这种茶,应该去安家少夫人那里要些菊花来,让你好好地去去火。”

知道他是故意调侃自己,林媛瞪了他一眼,一边喝茶,一边哼道:“要一些怎么能行,你得亲手给我晒制一些菊花才行。你看人家安杰的夫人,对他多好,连菊花都是自己亲手采摘亲自晒制的呢!”

“在你看来,这就叫做恩爱了?”夏征突然挑眉,问了一个看似莫名其妙的问题。

果然,林媛被他给弄晕了:“怎么,难道不是吗?”

“你才是个女人啊,女人是怎么想的,你怎么问我?”夏征好笑地从她手里接过了空茶杯,倒掉凉了的残茶,重新给她续了一杯新茶。

“这个,这个嘛。”

林媛尴尬地挠了挠头发,说实话,她是真的不知道啊,上辈子她一心钻研美食,连亲情都给忽略了,更不要提爱情。这辈子倒是遇到了心仪的男子,只是若不是夏征主动出击,只怕林媛这回还在懵懵懂懂地不知道爱情为何物呢!

看她这真的被难住了的样子,夏征无奈摇头,决定放弃这个话题了。

见他不说话了,林媛尴尬地四处看了看,发现吴掌柜没在香满楼,不由问道:“吴掌柜呢?真的被唐青带走了?”

不怪林媛担心,谁让她走的时候正在唐青那个笑面虎进来了。

夏征白了她一眼,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爷就那么窝囊?随便来个人就能从爷手里把人带走?”

听他如此说,林媛也就放心了。

夏征补充了一句:“安家族中人的事我们插不上手,不过吴掌柜在邺城待了多年,人脉多,爷让他去打听安家族人们的事了。”

原来如此,林媛点点头,虽然她打心眼儿里不认为是安家族人们下的毒,但是以防万一还是查一查得好。更让他们纳闷的是,这安杰所中的毒竟然没有人知道是何毒。林媛怀疑是食物中毒,可是那天的饭菜也不是只有他一人吃过,她还没见过只有一个人食物中毒的。

想到这里,林媛忍不住说道:“让林毅把老烦接来吧,有他在,至少能查出安杰中的是什么毒。”

夏征点点头,反正在邺城有他保护林媛,就让林毅跑一趟驻马镇好了。

唐青府邸的一处小院子里,一个身着青兰色长袍的男子正神色悠闲地喂着池中的锦鲤。那一群群肥大漂亮的锦鲤,为了一块儿食物你争我抢,好不热闹。

唐青快步走来,恭恭敬敬地行礼:“下官拜见二皇子。”

悠哉悠哉喂鱼的正是二皇子赵弘盛。

赵弘盛将手里最后一块儿食物扔下去,看着那些鱼儿为之争抢的画面,惬意地笑了:“怎么样?是不是给你难看了?”

唐青愈加恭谨,根本没有刚刚在香满楼时那圆滑的笑容:“能为二皇子效劳是下官的福气,莫说难看了,就是要下官的脑袋,下官也不会有半句怨言。”

赵弘盛呵呵一笑,回身亲手扶起了还在行礼的唐青,意味深长地说道:“唐大人这话言重了,本皇子可不稀罕你的脑袋,本皇子想要的是你的女儿。”

不得不说,这赵弘盛拉拢人心果然有一手,只是两句话的事,就把唐青紧紧地拴在了自己身边,为他所用。

一拜一起间,唐青的心情便大不相同了,忠心耿耿里多了几分亲近:“二皇子果真料事如神,夏公子的确没有怀疑到那人身上。就算他们找出了下毒之人,这香满楼也铁定要垮了。弄垮了一个,还怕弄不倒别的分店吗?到时候三皇子断了经济来源,他还怎么跟二皇子您争?”

唐青越说越兴奋,好像已经看到了赵弘盛登基称帝,闺女贵为皇后得一幕,只是他的国丈美梦能不能实现还是个未知数。

赵弘盛勾唇一笑,又道:“可见到了那位女子?”

“见到了。”虽没有明确指出是谁,但唐青也明白他说的正是夏征身边的林媛,“那女子看上去普普通通,毫不起眼。但是,若是看她一眼,又会莫名的被她吸引。”

这种感觉让他十分讨厌,还有一事他没有说,那就是这女子一看就十分聪明、果敢,跟他的闺女有的一比。

“哦?”早在京城时,赵弘盛就对林媛充满了好奇,这次来邺城,多半也是为了要见识见识她究竟有何过人之处,居然能被夏征看在眼里。

唐青尴尬地笑了笑,说道:“二公子对这女子十分疼爱,下官过去以后,还特意将她支了出去,显然是不想让她参与到皇室争斗中来。”

“皇室争斗?”赵弘盛轻嗤一声,想让她免于皇室争斗?想要保全她的周全?夏征啊夏征,枉你聪明一世,也有糊涂的时候,从你认识她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深陷这漩涡之中了啊。

见唐青支支吾吾似是还有话要说,赵弘盛不禁问了一句。

唐青难为情地呵呵笑了两声,用袖子擦了擦冷汗,道:“那个,二公子还让我转告殿下您,说是,说是已经准备了您最喜欢的蜜豆酥饼,还说酥饼馅大料足,请您过去品尝。”

虽然唐青知道此时说吃的东西不太合时宜,但是他又总觉得夏征说这话别有一番意味,思来想去还是照原话回禀了赵弘盛。

果不其然,这话十分重要。

赵弘盛深吸一口冷气,突然觉得自己的肚子刀绞似的疼痛,脸色也跟着苍白起来。

唐青大吃一惊,忙上前搀扶,一边询问一边暗自喟叹夏征好手段,只是一句话就能让二皇子当场中毒,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毒这么厉害!

若是知道唐青此时心中所想,赵弘盛一定会恼羞成怒,把他一巴掌拍进地缝里去不可。

赵弘盛喜欢蜜豆酥饼确实不假,但那也是小时候的事了,自从夏征和赵弘德两人偷偷将巴豆放进了他的酥饼里,害得他拉了好几天肚子以后,赵弘盛就对蜜豆酥饼敬而远之了。

怎奈何这唐青实在是太过谨慎,从夏征哪那里听到的任何话都要原封不动地转告给赵弘盛,害得他此时又开始肚子疼了。

“殿下?殿下?”生怕赵弘盛真的中了什么厉害的毒,唐青又急又害怕,担心得脸色比纸还白。

所幸赵弘盛这次并不是直接听到了巴豆二字,反应没有上次在京城是那么强烈,虽然没有痛到跑茅房的程度,但肚子实在是不舒服。

“殿下,您觉得如何了?”一个温柔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赵弘盛只觉得浑身通畅起来。

见自己闺女终于来了,唐青窃笑了一下,知道赵弘盛此时并无大碍,就悄悄地退了下去。路过女儿面前时,还不忘使劲儿挤了挤眼睛,抓住机会拿下他!

奈何唐如嫣看都没有看自己爹爹一眼,就端着托盘从他面前走过去了,气得唐青真想当场骂娘。

“殿下恐怕是刚刚在池边喂鱼时受了凉气,如嫣亲手煮了姜汤,您趁热喝了暖暖身子吧。”

说着,素白纤长的手指端起那碗送到了赵弘盛面前。

自打小时候被夏征和赵弘德捉弄之后,赵弘盛再也不敢吃别人随便送来的东西了。他看了那碗姜汤一眼,某种警惕之色一闪而逝,笑道:“只是腹痛而已,哪有那么娇贵?”

唐如嫣聪明绝顶,哪里看不出赵弘盛不喝姜汤是因为什么?

“殿下身为皇子,是真龙之子,怎能不娇贵?”唐如嫣浅笑一声,拿起小勺子舀了一勺姜汤,吹了吹热气,自己当先一口喝下,而后才又舀了一勺送到了赵弘盛嘴边:“已经不烫了,殿下用一些吧。”

赵弘盛的肚子一阵一阵疼着,此时正想喝些热乎乎的东西,见唐如嫣亲自试毒,这才放下心来,接过那碗喝了一口,果然觉得身子暖暖的,肚子也没有之前那么痛了。

将一碗姜汤一饮而尽,赵弘盛笑着对唐如嫣道:“嫣儿煮的姜汤堪比灵药,我这肚子当真没事了。”

唐如嫣笑着垂眸,遮住了眼中的失落,他终究还是不信任自己的。

“能为殿下效劳,是嫣儿的福气。”

赵弘盛十分喜欢这个聪明又乖巧的女子,若不是有她献策,安杰中毒一事不可能进展这么顺利,香满楼也不会这么轻易地就被他打垮,可以说,若是将来赵弘盛能够登上皇位,唐如嫣功不可没。

“嫣儿。”赵弘盛紧紧地握住了唐如嫣柔软的小手,用自己最温柔的语调说着自认为最甜蜜的情话:“嫣儿,这次安家的事多亏了有你才能如此顺利,等我地位稳固后,就像父皇请旨,娶你为妃。”

唐如嫣明显一怔,眼中流光溢彩,就在赵弘盛以为她激动地要痛哭流涕的时候,唐如嫣突然话音一转,连连摇头:“殿下不可。”

不可?为什么?

赵弘盛不明白,以为她没有听明白,不禁补充道:“嫣儿,我说的是娶你为妃,正妃之位。”

这次唐如嫣拒绝地更加坚定了,一双眸子里满是对赵弘盛的爱慕和筹谋:“正因为是正妃之位,嫣儿才不能答应。殿下,嫣儿爱慕殿下,但是更希望殿下能够完成心愿登上高位。所以,殿下,嫣儿不能为了自己的儿女私情,就阻拦了您的雄心前程。”

赵弘盛显然没有想到唐如嫣会如此为他着想,不禁有些怔愣,他见过不少女子,身边也有不少像唐青一般的谋士,哪个不是盯着他的正妃之位,哪个不是想等他荣登大宝之后将皇后之位收入囊中?

唐如嫣心智如妖,自然明白自己这番话在赵弘盛心里会引起什么样的波澜,不过她遮掩地很到位,好似完全没有看出赵弘盛眼中对自己别样的情怀,接着说道:“殿下,恕嫣儿多嘴,您不应该娶我,甚至安家妹妹也不行。能做您正妃的女子,不仅要出身高贵,还要对您的前程有帮助才行。”

赵弘盛饶有兴致地看着她,一脸欣赏和笑意:“那,以你所见,哪家的千金才符合这个条件?”

唐如嫣勾唇一笑:“殿下不是知道吗,还要来问嫣儿。”

赵弘盛哈哈一笑,第一次主动将唐如嫣揽入怀中,既高兴又疼惜:“嫣儿啊,你果然是我的解语花的,若是安乐儿有你一半懂事,也不用我如此费心费力了。”

唐如嫣娇俏一笑,低下了头。只是在赵弘盛看不到的地方,眸中精芒顿现。

待唐如嫣从房中出来,躲在角落里的唐青一把将她拉到了无人处,小心翼翼观望之后,气急败坏地骂道:“你这个死丫头!二皇子许你正妃之位那是看得起你!你居然不要?你居然不要!臭丫头,你这是要把爹给气死啊!”

唐如嫣冷眼看着自己爹爹这急得抓耳挠腮的模样,不禁蹙眉:“爹,你在官场这么多年,该不会真的认为二皇子会许我正妃之位吧?”

“什,什么?”唐青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异常冷静的女儿,“难道,不会吗?”

“当然不会。”唐如嫣冷笑一声:“你只是一个小小的知府,哪里比得上丞相尊贵?而我呢,除了有个聪明一点儿的头脑对他有用,别的,根本比不上那个苏秋语。再者,爹爹可不要忘了,苏秋语可是皇后娘娘的亲侄女儿,中宫无子,二皇子得了苏秋语,就相当于是得到了皇后的支持。这点,他比谁都更清楚。”

女儿说的这些,唐青也明白。可是。

“可是那个苏秋语喜欢的不是夏征吗?”

唐如嫣像看傻瓜一样看着自己爹爹,平日里挺聪明的爹爹,怎么突然傻了呢?

“所以二皇子才会这么急着整垮他啊。再说了,爹爹你刚刚自己都说了,夏征身边有个女子的。”唐如嫣抿了抿发丝,提醒道:“爹,容女儿提醒你一句,那个什么林媛,你最好不要动她,我想二皇子应该也是希望她完好无损的。”

唐青眉头一蹙,觉得自己闺女说得好像都挺对的。不过,皇后之位就这样拱手让人,实在是于心不甘啊!

“可是,可是爹爹费尽了心机扶持二皇子上位,不就是为了给你挣个皇后之位吗?现在你自己把它拱手让人了,你让爹爹,你让爹爹怎么甘心哪!哎!”

说到这里,唐如嫣笑得云淡风轻,俨然一切都已经掌握在手中的姿态:“爹,你这是信不过女儿了?”

怎么会?这个世上他最相信的就是自己这个聪慧的闺女啦!

“既然相信女儿,就不必烦恼了。”

唐如嫣自信地抬了抬下巴:“爹爹认为,以安乐儿、苏秋语那样的女子,会是女儿的对手吗?呵,女儿既然敢把皇后之位拱手相让,就有能力再把它拿回来。苏秋语又如何?除了有个做丞相的爹和做皇后的姑姑,她有什么可以比得过我的?皇后之位,只是暂且让她替我保管罢了。”

知道女儿的聪慧和手段,唐青终于放下心来,笑呵呵道:“有女儿这句话,爹爹就放心了。”

唐如嫣勾勾唇角,眼睛往赵弘盛所在的房间里望去,那里一个身影从窗户里透出来。虽然只是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但是也照样让她钦慕地心房乱颤。不得不说,她是喜欢这个男子的,只是,他却只当她是谋夺皇位的棋子。

棋子?既然同为棋子,那她就做那个最聪明的棋子,做唯一能让他欣赏的棋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