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大尾巴狼/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林媛二人已经答应要帮安杰保守秘密,可是安家家主那关还是不好过的,当然这些事就不用林媛他们担心了。

送走了安杰,林媛突然斜眼睨了夏征一眼,忍不住调侃道:“呦呵,我们夏公子什么时候也开始操心别人的幸福了?”

夏征勾勾嘴唇:“别人的幸福爷可不关心,爷只关心我们的幸福。”

说完还不忘邪恶地舔了舔自己的唇,那模样要多魅惑就有多魅惑。

林媛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决定不再跟他探讨什么幸福不幸福的事了,咳嗽了一声,道:“你怎么知道那个罗美妍是喜欢安杰的,万一等他们回去了,她又开始加害他怎么办?哎呦,你又敲我脑袋!”

“敲你都是轻的,我还打算把你脑袋扒开看看里边装了什么呢!”夏征无力叹气,为有这么个傻丫头默哀了一会儿:“你自己都是女人啊,你难道看不出来那安夫人对安公子的眼神不对劲吗?”

有什么不对劲的?

瞧着林媛这懵懂的表情,夏征扶额:“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去安家吗?你说安公子疼爱妻子,说他们恩爱,我当时嗤笑了一声。”

“哦记得了,我还问你为什么笑呢!你该不会那个时候就已经发现罗美妍下毒了吧?”

夏征点头:“下毒到没有发现,不过我却看得出,罗美妍对待安杰并不像他自己说的那么恩爱,应该说,她当时看安杰的眼神是爱恨交织的。现在想想,她当时也是很纠结的吧。”

原来如此。

“希望他们两人能够发现彼此的好,安安稳稳过日子。”这是林媛的心里话,说实话,安杰对待罗美妍那可不是一般的好,能得一心人如此,此生无求了。

“安杰中毒一事眼看着就要明了了,林大老板有没有想到让咱们香满楼重振旗鼓的办法呢?”夏征浓眉飞扬,饶有兴趣地看着林媛。

林媛翻了个白眼儿:“什么林大老板,你可别忘了,你才是香满楼的少东家,我啊,只是半路出家,充其量只能算是给你做工的小伙计。我这么小这么小的分量,哪里能担负的起重振香满楼威名的重任?您哪,真是太瞧得起我了!”

为了给某人上眼药水儿,林媛故意把“这么小这么小”说得又慢又重,还伸出小手指来比了比,逗得夏征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所以啊,香满楼重振威名这么小的事,当然得分派给你这个这么小这么小的分量的老板啦,像我这样的老板,可是要做大事的!”

呸!

林媛忍不住碎了口唾沫,可是呸了一口仍旧觉得不解气,又接连呸呸两口才作罢。

在接二连三的呸呸声中,吴掌柜突然进来回禀,说是安家小姐和唐知府千金一起来了。

林媛赶紧用帕子擦着自己嘴角的口水,小脸蛋儿红了红。

夏征却是一副早料到如此的表情:“只是两位小姐吗?”

吴掌柜意外地看着他:“还有一位公子,气质……嗯,很是高贵。”

说完又忍不住补充了一句:“以前没有见过。”

气质高贵的公子,又不是邺城的?

林媛抓着帕子想了想,听说安家跟醉仙居走得很近,而且现在安家酒庄的生意在京城也有所涉及。难道,那个公子,是京城的人?说不定是那位?

林媛为自己的猜测忍不住抖了抖,待看到夏征欣赏的目光时,更是呼吸停滞起来。

天哪!她居然,还有见到皇子的时候?简直跟做梦似的啊!

夏征被她这又是激动又是紧张的表情弄糊涂了,他若是知道此时林媛的心里在想些什么,肯定咧着嘴嫌弃地扔下一句“没出息”的!

来人正是二皇子赵弘盛与安家小姐安悦儿、唐知府千金唐如嫣。只是同在赵弘盛身边,安悦儿与唐如嫣互看不顺眼。

唐如嫣出身官宦之家,从小饱读诗书,头脑又聪慧,哪里会看得上商贾出身的安悦儿?安悦儿自然也看不上唐如嫣这高冷傲慢的姿态,只不过她没有唐如嫣那样的头脑和心胸,不像她会遮掩自己的情绪罢了。

“唐小姐不在府中画画练字,怎么也跟我们出来逛街游玩?唐小姐不是经常说这是浪费时间的无聊事吗?”安悦儿继承了安以香八分的气势,不过相比安以香的收放自如,安悦儿显然还稚嫩的很。

唐如嫣唇角勾了勾,没有跟她顶嘴,只是给了她一个清淡得几乎难以捕捉的眼神。

就是这么个眼神,给安悦儿的感觉就是她被无视了,这女人又在装清高了!

“你!”

“悦儿!”不等安悦儿炸毛,赵弘盛略带严厉地看了她一眼:“你不是说想来看看香满楼重新开张的情形吗?既然是来玩儿,怎么又不痛快了?”

“殿下!明明是她先看不起我的,您不说她怎么又反过来说我呢!”安悦儿嘟着小嘴儿,一副受伤的委屈模样。

“悦儿,没有人看不起你,再说了,你以后是本皇子的人,谁敢看不起你?”赵弘盛压下心中的不耐烦,努力用最温柔的声音安抚安悦儿。

安悦儿被他那句“本皇子的人”给逗乐了,小脸儿娇俏,脸颊绯红,明动的眼睛甩给唐如嫣一个大大的白眼儿。

唐如嫣冷笑一声,假装没有看到。

赵弘盛却是抬手附上了她有些许冰凉的小手儿,用口型对她说了四个字:“委屈你了。”

男人的甜言蜜语永远是女人的最佳良药,特别是心仪的男人。

唐如嫣轻轻摇了摇头,眸子里温柔似水,她的知书达理跟安悦儿的刁蛮任性正好对比,赵弘盛心里的天平再一次向唐如嫣那边倾倒了。

感觉到赵弘盛拉着自己的手愈发紧了紧,唐如嫣垂眸窃笑,安悦儿那个蠢货!

当林媛看到这三人时,给她的第一感觉就是硝烟弥漫,但是也仅仅是一眼,赵弘盛身边的两个女人,孰高孰低就已经见了分晓。

“呵,大尾巴狼好艳福啊,这么快就找到了两只母狼。打算什么时候生小狼崽子啊?到时候爷给你送点鸡送点鸭,保证让你们个个都欢喜。”夏征双手环胸,悠闲地坐在椅子里,虽然他知道赵弘盛的身份,可是一点儿要起来行礼的意思都没有。

林媛挑了挑眉,也安安稳稳地坐回了椅子上,反正夏征没有跟她明说这家伙的身份,她当然也不用行礼了。

安悦儿却是当先不乐意起来,气呼呼地冲到了林媛和夏征面前,叫道:“你说谁是母狼?真是无礼!”

说完转头对赵弘盛道:“殿下,他骂您是狼,您快治他的罪!”

唐如嫣心中冷笑,为安悦儿的智商担忧,看来以后她的皇后之争,又少了一个竞争对手了。

赵弘盛嘴角抽了抽,都懒得看安悦儿了,径直坐到了夏征对面的椅子上:“你这小霸王嘴巴还是这么刁!怎么,你这香满楼都快开不下去了,难道你一点儿都不心疼?”

夏征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心疼?你哪只眼睛看到爷心疼了?哦对了,我应该问的是,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这香满楼开不下去了?”

“这还用看吗?”赵弘盛双手摊开,在空旷如也的大堂里划了一圈,“你瞧,这酒楼里哪里还有人光顾?”

夏征勾唇,一旁自斟自饮茶水的林媛却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一笑,立即引起了赵弘盛的注意。

“这位,应该就是你的,红颜知己吧?听说你找了个小村姑做女人,啧啧,我在京城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以为手下人弄错了呢,没想到今日一看,竟然是真的。”

赵弘盛摇了摇头,满脸的惋惜和嘲讽:“夏征啊夏征,你这眼光啊,可真是越来越不行了!”

夏征星眸暗了暗,冷笑道:“不行?再怎么不行也比你强吧,找了个空有其表的猪脑子!”

赵弘盛脸色变了变。

唐如嫣垂眸,遮住了唇角一闪而逝的笑意。

只有安悦儿突然问了句:“猪脑子在哪儿?”

“噗嗤!”

林媛忍不住再一次笑了出来,这安乐儿真的是安以香的闺女吗?明明是个从小被娇宠惯了的傻丫头嘛!同样是娇宠,这安悦儿可比马晓楠差远了。

唐如嫣十分“懂事”地拉了拉安悦儿的衣袖。

“你拉我做什么?”安悦儿瞪了唐如嫣一眼,随即眼珠子一转:“哦,你就是那个猪脑子对不对?”

唐如嫣唇角抽搐,为这个安家小姐能不能顺利赵弘盛的后宫担忧了一会儿。

而此时的赵弘盛已经被这个安家小姐彻底打败了,他选择无视。

扭头对林媛笑了笑,轻轻道:“林姑娘是吧?听说你厨艺不错,有没有兴趣到我府中做个厨娘?这香满楼可都萧条地没有顾客光顾了,你又何必在这一棵树上吊死呢?”

说完,赵弘盛还故意拿眼睛挤了挤夏征,显然对自己当着他的面挖他的墙角十分得意。

夏征却根本不为所动,拈起桌上的茶轻轻抿了一口,嗯媛儿亲手泡的茶就是好喝。

林媛为夏征继续斟满了茶水,笑道:“这位公子,刚刚你在说我们香满楼无人光顾的时候,我就已经笑了一次了,你又何必再惹我笑一次呢?我看啊,猪脑子的,应该是你才对哦!”

赵弘盛眯了眯眼睛,唇角的笑容淡了淡:“哦,为何要笑?难道姑娘不赞同我的话?可是这香满楼内的确是没有人光顾了啊!”

林媛挑眉,紧紧盯着赵弘盛:“难道,公子你们不是人吗?”

赵弘盛脸皮抽了抽,笑容僵在唇角,身上的气息也开始变得危险起来。就在林媛认为他会发脾气暴走的时候,这家伙居然哈哈一笑,连着说了三个“有趣”。

夏征看向林媛,身子已经做好了防御的姿势,虽然他了解这男人从来都是玩阴的,但是还是忍不住为林媛担心。

林媛倒是没有害怕,不过此时的她却对这个赵弘盛更了解了,怪不得夏征会叫他大尾巴狼,这家伙果然是头狡猾凶残的狼,只是一句话就能燃起他心里的怒火,这样暴虐的男人果然不适合登上高位。

论嘴皮子功夫,赵弘盛自然是比不上林媛和夏征的,而安悦儿又是个“徒有其表的猪脑子”,根本指望不上。

唐如嫣笑了笑,轻轻说道:“这位姑娘就是香满楼的东家吧?早就听说福满楼出了位聪慧的女东家,如嫣一直不得相见。如今姑娘来到邺城,我们可得好好说说话。”

林媛笑着点点头,这就是那笑面虎的闺女?果然是个聪明人,至少比那个安悦儿、王巧云聪明得多。

“哼,她算什么聪慧?他们香满楼的食物有毒,害了我大哥,别以为我大哥性子好就能放过你们。”安悦儿对林媛一脸的不满,“我看啊,你们这香满楼还是趁早关门大吉的好,这次是我大哥命好才没有出事,下次可就不知道又有谁倒霉了!哼早关门早省事,省得再害死了别人!”

赵弘盛唐如嫣依旧浅笑,这次倒是没有阻止这猪脑子开口,看来登门看热闹才是他们此次前来的目的。

夏征撇了撇嘴,懒得搭理这蠢货。

林媛耸耸肩,既然他不搭理,就只能由她开口了。

“关于令兄中毒一事,我看安小姐还是回家后跟令兄问清楚比较好。至于我香满楼能不能继续开下去,我想就不劳安小姐费心了。”

“你这是什么……”

“不过呢。”林媛勾唇带笑,冷冷地打断了安悦儿:“我们香满楼重振旗鼓那天,还是很欢迎安小姐前来捧场的。”

被林媛抢白,安悦儿气得腮帮子鼓了又鼓,憋了半天最终只是在嗓子眼儿里挤出了一个字:“好!”

唐如嫣掩唇轻笑,这安悦儿啊,脑袋瓜子没有人家活泛,嘴皮子也没有人家灵活,还傻不拉几地往前冲,真是可笑!

夏征也被这安悦儿的傻样儿给逗乐了,忍不住在林媛耳边低语了几句,两人抿唇轻笑,这两小无猜的亲密样子可把唐如嫣给羡慕坏了,忍不住偷偷看了看赵弘盛,想象了一下自己跟他亲密耳语的情形。

看着夏征林媛这两人亲密无间的模样,赵弘盛的逆反心理顿时大盛,一抹奸诈的坏笑在唇边闪现:“夏征啊,你这可有点不负责任了啊!秋语妹妹在京城盼你盼得眼睛都快红了,你倒好,在这邺城跟别的女子卿卿我我。哎,虽然咱们两人不是亲兄弟,但是怎么说,你娘也是我的表姑母,我这做堂哥的得说说你,你可不要负了秋语妹妹,或者玩弄了别的姑娘的感情才好。”

玩弄?这赵弘盛明摆着就是挑拨夏征和林媛之间的感情啊!

林媛挑眉,笑容如常。

夏征摊摊手,眼睛看向了赵弘盛两边的女子,意味深长地说道:“这个嘛,就不劳堂哥您费心了,这件事呢,我娘她早就已经处理妥当了。”

安乐公主?赵弘盛得意的笑僵了僵,有些不明白了。

“不过呢,既然我们是堂兄弟,那我这做堂弟的也有几句话要提醒一下堂兄。你身边这两位美人,个个生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而且呢,又一个比一个聪明。啧啧,我这个当外人的都觉得难以抉择,也不知道堂兄你该选择哪位做皇子妃呢?哎,可惜了,皇子妃的位子只有一个,另一个啊,只能做侧妃了。”

一听夏征这话,唐如嫣立即反应了过来,可是还不等她阻止,安悦儿已经脱口而出:“当然是我做正妃,她做侧妃了!”

“哦?堂兄啊,你居然愿意让一个商贾之女做正妃,看来你对安小姐是真的很疼爱啊!”

说完,夏征挑了挑眉,意态悠闲地端起了茶杯喝的津津有味。

皇子跟一般官员之子可不一样,他们的正妃人选多是皇帝或者皇后选择合适的千金然后赐婚的。像安乐儿这样的商贾之女,做个侧妃都是勉强,还妄想做正妃?真是做梦!

唐如嫣抿了抿唇,垂眸不语。

但是出乎意料的,这次,安悦儿竟然神奇地听懂了夏征的话!

“殿下,他,他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她不能做正妃吗?难道商贾之女就要低人一等吗?

安悦儿手指着沉默不语的唐如嫣,瞪大了眼睛说道:“殿下是要让她做正妃吗?可是殿下您不是答应了乐儿,要让我做正妃的吗?将来等您登上……”

“悦儿!”

“安小姐!”

赵弘盛和唐如嫣异口同声吼了出来,生怕她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来!

从小都没有受过一丁点儿委屈的安悦儿哪里能忍受得了这两人如此严厉的吼叫?

安悦儿咬了咬唇,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儿,终于小脚一跺,转身就跑了出去。安以香和李家成的种种提醒哪里还记得住?就算记得起,只怕此时她也没有心情再去照办了。

“悦儿,悦儿!”赵弘盛只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了,明明是来看夏征的热闹的,怎么到头来就成了他被看了热闹?

“殿下莫急,安小姐只是一时想不开,等她想通了自然就不会如此了。”唐如嫣柔声宽慰着,见赵弘盛依旧愁眉不解,低声道:“如嫣这就亲自去追她,定然不会让安家误会的。”

她说的是安家,不是安小姐,赵弘盛感激地看向唐如嫣,握了她的手紧了紧。

同来的两位小姐一时间全都走了个精光,夏征好笑地用胳膊支着自己的下巴,心情十分舒畅:“堂哥,堂弟我是不是说错了话?怎么两位嫂嫂全都走了?”

饶是赵弘盛再能忍,此时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他攥紧了拳头,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了一句话:“夏征,你够狠!”

“多谢堂兄夸奖!”

好像真的得到了多么厉害的夸赞,夏征十分高兴地接受,双手抱拳一揖,笑得嘴巴都快咧到耳根子后边了。

这下赵弘盛气得嘴唇都开始哆嗦了,冷冷一哼,抬屁股就走。

夏征却气死人不偿命地在后边补充了一句:“堂兄啊,你还没告诉我什么时候生小狼崽子呢?堂兄?堂兄?噗,哈哈。”

瞧着夏征笑得在桌子上快要站不起来了,林媛忍不住在他后背上一拍,又好气又好笑地哼道:“你啊!”

这一次把赵弘盛气走了,依他的性子肯定要有所行动的,夏征抹了把笑出来的眼泪,一副撂挑子的德行:“等下爷给小白兔传信儿,这大尾巴狼就留给他对付去吧!”

这些皇权争斗的事还不如他们挣钱重要呢,接下来就该着手扭转香满楼当前境况的事了。

不过在两人忙活着邺城的事时,驻马镇也出事了,只是出事的不是福满楼,而是刘丽敏。

------题外话------

本来给安小姐起名叫安乐儿的,可是今儿突然发现夏征他娘也叫安乐~额趁着没有闹笑话赶紧改了,昨儿我还懵逼地把安公子写成了金公子,幸好有亲耐的给我提出来了~感谢两位亲,么么哒~

以后我要是再写错了赶紧帮我说一声哈,我这脑子有时候不太够用,汗~最后谢谢大家么么么么

今推文重生之凤女归来作者:凡云玲

本文一对一甜宠无度,男女主身心干净。且看公主对上驸马,是公主诱君榻上眠,还是将军闷骚撩妻入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