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逼迫,遇险/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无痕公子留下以后,刘丽敏顿时觉得自己的生活愈发变得黑暗起来。

先是范氏莫名其妙地把无痕公子的底细摸了个清,上到十八代祖宗,下到家中几亩地几头牛,莫说父母兄弟了,就连他拐了不知道多少道弯儿八杆子打不到的亲戚都给问了个遍。

再就是赵素新郑如月一车一车地往家里买布买棉花,两人了一天到晚凑到一起就是研究当下最流行的新鲜花样,势必要给刘丽敏一个前所未有的成亲大喜。

更让刘丽敏头疼的是,就连她爹两个哥哥也跟着掺和进来了,还有那两个皮崽子侄子,天天围着无痕公子乱转。

而最让刘丽敏吃惊的是,这看似不染尘埃的无痕公子,竟然对一家人的围追堵截没有任何不满,好像还十分享受。

对此刘丽敏恶毒地认为,他定然是从小家庭缺失,没有感受过父母兄弟的关怀。

看着无痕公子乐滋滋地喝着范氏从刘家村送来的鸡汤,刘丽敏再次确认了自己心中的猜想,这家伙从小缺爱!

不过即便一家人如此热情,还是没能给刘丽敏解决这个大麻烦。自从留在了刘家酒庄之后,无痕公子整日都跟在刘丽敏屁股后边,对于酒庄里哪里有好酒,哪里的酒最新鲜,哪里的酒是陈酿,他摸得门清。

不仅摸得门清,还喝的痛快!

对于无痕公子似乎无底洞似的胃口,刘丽敏由一开始的震惊变成了心痛,她的酒啊,就这样白白地被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喝了大半!

刘丽敏不止一次地跟他要银子,却被这家伙一句轻飘飘地“你赔我衣裳,我就给你银子”给打发了。

刘丽敏无奈,却又不甘,终于在他把自己藏在闺房中的一坛子藏了数年的好酒给糟蹋后,发飙了。

“不就是一件衣裳吗?好,我赔!”

刘丽敏气得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伸手就在无痕公子的身上扒拉,一边扯衣裳一边解气地骂着:“王八蛋!吸血鬼!让你喝我的酒!让你喝我的酒!”

无痕冷不丁她突然发起疯来,赶紧捂住了自己要害部位,拼命地躲闪着。

上次在酒窖里的时候,他披着的那件外袍已经被扯得乱七八糟了。现在他身上只有一件长袍用腰带束着,若是再扯,他就真的没有衣裳穿啦!

“放开,快放开我啊!哎呦,你这个女流氓,你怎么还有扒人衣裳的嗜好?你,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啊?”

刘丽敏冷笑一声,抬起头来望着某人惊慌失措的俊脸,笑得一脸奸邪:“呦,你才知道我不是女人啊。你不是让我给你赔衣裳吗?好啊,我给你赔啊!”

“我,我让你赔我衣裳,可没有让你扒我衣裳啊!你,你快放手!”

无痕公子有些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刘丽敏刚刚的那个笑容,让他有些胆寒,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他对眼前这个女子多少有些了解,不光是酿了一手好酒,还十分聪明果敢,这点甚至不亚于男人。

但是,她一直不成亲,所以他才会放心地留下来,甚至在面对刘丽敏的父母家人时也没有担心,因为他知道这女人跟他一样,是不想成亲的人。可是现在,他突然怕了,心里一直打鼓,总觉得自己好像判断错了。

刘丽敏眸中的奸诈一闪而过,小手不停,扒上了他的腰带,冷不丁一扯,那腰带本就松松垮垮地系在某人的腰间,经过这么一扯,立即就掉到了地上,无痕公子的长袍也变得松散起来,原本整整齐齐的领口也散开了。

“你!你!”无痕低头看着自己领口,又看了看她地上的腰带,“你这个流氓!”

刘丽敏撇撇嘴:“你已经说过一次了,就不能用个别的词?”

说着,手一掀就要去扯某人的裤子。

“你放手!”

“为什么要放手?你不是让我赔你衣裳吗?你不给我一件衣裳作参考,我哪里知道你这衣裳是什么材质?乖啊,把裤子脱下来,我好去给你买新衣裳啊!”

刘丽敏笑得无害,可是看在无痕眼里,却比他大哥的鞭子还要可怕!

“你,你放手,我,我不……”

“你不什么?”刘丽敏眼睛一亮,就等着无痕把后边的话说完,可是,无痕的嘴刚张开,范氏突然闯了进来。

无痕就像是见到了救星似的,哇地一声大叫:“哎呀,我就说大白天的不行不行,你偏不听!现在好了,哎呦,丢死人了啊!”

说着,无痕抓起地上的腰带撒腿就跑,临走还不忘给了刘丽敏一个得意的小眼神儿,把她气得鼻子都要歪了。

待无痕公子走后,范氏又是尴尬又是羞恼,三两步窜到闺女身边,像往常一样拎起了她的耳朵,教训道:“臭丫头!你真是丢了老娘我的脸了啊!以前让你找男人你不找,现在找到了男人,你怎么,怎么就这么等不及了?啊?哎呦呦,你的矜持呢?”

“娘,不是像你想的那样,我……”

“不像我想的那样?”范氏眼睛一亮,“难道是无痕主动的?哎呦,这敢情好啊,没看出来他那样害羞的小少年还这么疯狂呢。咳咳,他主动也不行啊,好啦好啦,赶紧成亲,我都问好了,无痕家里没有父母,只有一个大哥一个妹子。长兄如父,我这就跟他说,让他大哥来提亲。”

一点儿也不给林丽敏解释的机会,范氏迈着小脚儿快步走了,一边走还一边高兴地嘀咕着:“明明都急成那样了,还不赶紧成亲?这下好了,明年我就既能抱孙子又能抱外孙子了,哈哈。”

“娘啊,您真坑死我了啊!”

刘丽敏无力地瘫倒在地,为自己娘出现地这么及时而哀叹,就差一步,就差一步她就能逼着无痕公子把那句“不让你赔衣裳”的话说出来了,现在好了,一计不成,再想逼他就范就更难了。

知道范氏说啥就是啥,刘丽敏趁着他们还没有逼自己的时候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偷偷溜了出去,只有一个无痕看你们怎么成亲!

虽然在镇上开酒庄已经半年多了,但是说实在的,刘丽敏好像还是头一次这样悠闲地出来逛街。为了不让范氏带人找到,她专门往小胡同里钻,钻着钻着,自己都有些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这边,好像没有来过呢!”皱着小眉头,刘丽敏看了看两边的商铺,终于确定自己迷路了。

“先找到福满楼。”一边嘟囔着,李丽敏一边打量着四周的行人,想要找个面善点的人问问路。

刚锁定了一个老大娘,还没等刘丽敏开口,前方突然传来一声惨叫,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啊,不要啊,不要啊,这些腌菜还要卖掉给儿子看病啊!不要踩啊!”

“臭婆娘!一点儿银子都没有,还看什么病!把银子给老子交出来,交出来!”

“你,你别这样啊,儿子病了你不管,就知道赌钱!现在就剩下这么一点儿铜钱了,你也要抢走!怎么会有你这样当爹的啊!”

妇人倒在地上,身上衣裳脏兮兮的,胸口还有一个黑乎乎的脚印似的痕迹,看来这女人不光是被抢了银子,还被打了!

而那个打人的汉子却根本没有因为婆娘的眼泪而心软,他的手在婆娘的身上来回摸索,直到在她的里衣衣襟里摸出来一个皱巴巴的钱袋后,才狠狠地碎了一口走掉了:“臭婆娘!才这么点儿银子!你最好祈祷老子这次能翻本,不然就把你卖进窑子里去!哼!”

那男人生的五大三粗的,拿了银子就走了,刘丽敏远远地看着这一切,当她赶到时男人已经没了踪影。

“可恶!”恨恨地跺了跺脚,刘丽敏看了四周凑热闹的人群一眼,却发现根本就没有人站出来为这个可怜的女人出头时,心里不禁冷笑。

走上前去,刘丽敏轻轻地安慰着:“大姐,别哭了,为这样的男人流眼泪不值得!”

那个妇人脏兮兮的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本就哭得乱糟糟的脸更花了:“呜呜,我的银子啊,那是我儿子的救命银子啊!呜呜!”

哭着哭着,那妇人突然想起了什么,四处张望着,待看到自己的腌菜坛子被打翻后腌菜扔了一地的模样,哭得更凶了。她跪行到坛子旁边,两只手胡乱地捧起地上的腌菜就往坛子里装,一边装一边哭着念叨:“卖菜,卖菜,卖了菜儿子就有救了!”

刘丽敏的心里本就有气,看到妇人如此这样,又气又心疼。她生平最讨厌的就是不负责任的臭男人,看到眼前女子被自己的丈夫又打又骂,甚至还威胁要把她卖进青楼里,刘丽敏立即看不下去了。

“哼,幸好你跑得快,要是让我逮住肯定给你一顿暴揍!”

骂了那男人一声,刘丽敏赶紧走到妇人身边,一把夺过她的手,阻止她在继续捧拾那些沾满了土渣滓的腌菜,难受而坚定地说道:“别捡了,你这些菜,我买了!给,这些银子够给你儿子看病了吧?”

说着,刘丽敏从荷包里把所有的银两都塞到了妇人的手里:“你赶紧给你儿子看病去吧!千万别再让你男人把银子抢走了!”

宛若天上掉馅饼,妇人愣愣地看着手里突然出现的银两,眼睛都直了,她傻傻地抬起头来,结结巴巴问道:“我,你,你……”

刘丽敏被妇人的眼神戳痛了心底的柔然,一把将她从地上扶起来,还体贴地为她扑打着身上的脏土:“你觉得怎么样?还能不能走路?你儿子呢?快去给他看病吧!”

妇人仿佛终于回过神来,眼泪流的更凶了,双腿一弯就要给她跪下:“姑娘啊,你真是菩萨显灵啊,姑娘,多谢你的大恩大德,我,我就是死,也难以报答你的恩情啊!”

“大姐,你别这样,快起来!”刘丽敏双手架着她的胳膊,柔声安慰了几句,恐怕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也有这样温柔的时候。

“大姐,你儿子呢?还是赶紧给他治病要紧。”

那妇人连连点头:“是,是,我这就回家把我儿子抱出来看病,回家,回家。哎呦!”

“大姐,你怎么了?不能走路了吗?”

妇人一手扶着自己的腿,艰难地挪动了一下,可是她却发现自己的腿钻心地疼,连冷汗都冒了出来。“我,可能是刚才被那个杀千刀的给踹的,我这腿,疼得厉害。”

刘丽敏低头为她揉了揉腿,在揉到膝盖上方的时候妇人又哎呦叫了一声,显然是被踹的很厉害。

“大姐,你家远吗?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妇人一愣,随即感激地双手合十,眼圈又红红的了:“妹子,你真是个大好人啊!大好人啊!”

刘丽敏笑了笑,扶起妇人的胳膊,反正她也不知道怎么回去了,索性就帮这妇人一把,等会到了药铺再向药铺的人打听回去的路好了。

妇人的家不算远,只是有些偏,走着走着,就远离了街道。

刘丽敏有些不放心,眉头蹙了蹙。

许是看出了她的担忧,那妇人突然笑着说:“妹子啊,真是多谢你了。我家那口子啊,成天个不着家,那赌坊都快成了他家了。哎,我跟儿子相依为命,这日子过得苦啊!”

刘丽敏微微点了点头,心里踏实了一些,既然那个男人不在家,就这么一个妇人和一个孩子,应该不会有危险吧。

正想着,妇人指着前方小胡同笑道:“妹子,我家到了,就在这个胡同里边。”

刘丽敏瞧了一眼,那胡同小小的,幸好现在只是半下午,若是天再暗一些,她都怀疑这里肯定是荒郊野岭。

没来由地打了个哆嗦,刘丽敏咬唇道:“既然到家了,那我就回去了。”

“哎,妹子,这都到家门口了,你怎么就走了?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虽然没什么能感谢你的,但是怎么着也得请你到家里喝杯水才好。”妇人的眼神很真诚,挽留地很热情,刘丽敏一时找不到推脱的说辞,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

妇人的家在这个胡同最里边,刘丽敏一边扶着妇人往里边走,一边看着路过的几户人家,发现那几户全都上着锁,唯一不上锁的一户人家也静悄悄的。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人居住。

刘丽敏不禁有些纳闷,难道这整个胡同五六户都没人住?还没等她开口问,两人已经到了妇人的家。

“妹子,快进来,我家不咋好,你可别嫌弃啊!”

家门没有锁,妇人推门进去,喊了一声:“儿子!娘回来了!娘有银子了,这就带你去看病!”

看她一进门就急着跟儿子说看病的事,刘丽敏心里定了定,看来她儿子是真的病了。

妇人将刘丽敏带进了屋,因为妇人的腿脚不好,刘丽敏暂时没有松开她的胳膊,便随着她在里屋看了看她生病的儿子。

屋里不太整洁,炕上躺着一个人,他的脸冲着里边看不到模样,整个身子被厚厚的被子盖得严严实实的,从背后乍一看根本看不出那孩子多大。不过妇人说过,她儿子才七岁,想来是被子太厚显不出他多大了吧。

“你怎么给他盖这么厚的被子?”虽然病了,可是现在眼看着就要夏天了啊,这么厚的被子也太热了吧。

妇人脸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不过很快就掩饰了过去,刘丽敏并没有发现。

“哎你不知道啊,我这儿子从小身子就弱,就是夏天也要盖着被子睡觉才行。现在又病了,我这心里啊,哎。”

看着妇人又要落泪,刘丽敏不忍心再问,笑着坐在了桌边。

妇人也坐下来为她倒了一杯水,那水壶本就在桌上,倒也不用妇人再站起来去倒水了。

“妹子,你刚刚扶了我半天,肯定渴了吧?来,喝杯水,我家没有茶叶,你就将就着喝点水吧。”

别说,刘丽敏还是真的渴了,见那妇人是从一早就准备好的水壶里倒的水,而且她自己还当先喝了一口,刘丽敏就放心地喝了起来。

“妹子,你是哪里人啊?以前没在这边见过你呢?”见刘丽敏把水喝光了,妇人又给她倒了一杯,一边倒一边跟她拉起了家常。

一丝异样在心中一闪而逝,快得刘丽敏抓都没有抓住:“哦,我是刘家村的,不怎么来镇上,今儿也是偶然到这边来的。”

妇人笑了笑:“我看妹子你应该也不小了吧,怎的还是女孩家发髻?妹子你还未成亲?”

刘丽敏眉头皱了皱,脑袋突然有些累,她不禁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我,我不打算成亲。那些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就像你男人,儿子病了管都不管!”

说到这里,刘丽敏心中突然清明,终于知道刚刚的异样是什么了。

“你不是说你儿子病得不轻吗?怎么还不带他去看大夫?”

居然坐下来跟她聊天,这女人定有蹊跷!

想到这里,刘丽敏猛地站起身来打算往外走,可是,她眼前突然一黑,脑袋不仅累,又变得昏昏沉沉起来。

“怎么,怎么回事?”刘丽敏身子又困又乏,难以站立,重新坐回到凳子上。可是脑袋依旧沉的很,恨不得能够立即趴在桌上好好睡一觉。可是这会儿哪里能睡觉?

刘丽敏看着眼前空空的茶杯,这么个生活困难的人家,怎么用的起这样干净精致的茶杯?

“你,你给我下药?你到底想做什么?”艰难的抬起手指头,刘丽敏恨不得把这个歹毒的骗子千刀万剐!

妇人耸耸肩,笑得猥琐奸诈:“妹子啊,你是个好人,可是呢,有句话妹子你一定要记住,那就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你,你这个骗子!”刘丽敏恨得咬牙切齿。

妇人却笑得花枝乱颤:“妹子,你也别怪姐姐,姐姐也只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而已。”

还有别人?

刘丽敏昏昏沉沉的脑袋转的也慢了,根本想不起自己到底得罪了什么人:“谁?谁要害我?”

妇人笑而不语。

一个带笑却明显恨意浓浓的声音自门口传来,且越来越近:“谁?妹妹你难道不知道得罪了谁吗?也对,妹妹你是贵人嘛,贵人多忘事啊,你忘了姐姐我也是理所当然的。”

这个声音太熟悉了,刘丽敏眼睛微眯,恨恨地念道:“刘大梅!”

来人正是刘大梅,她就躲在妇人隔壁那户家中。

自那日被丈夫带人捉奸后,刘大梅就躲了起来,刘家村也不敢回了。再次见到刘丽敏,她心里的怒气蹭蹭得冒,过了这些日子,当时没有想明白的事此时全都明白了。

“刘丽敏,你可真是好手段啊,居然看出了我的计划!哼,不过你再聪明。今儿还不是又落在了我的手里?哈哈。”

刘大梅笑得张狂,刘丽敏心里却在打鼓,刘大梅在这里,那孟同应该也在吧?

“呵,刘大梅,你居然还敢出来?就不怕被人捉了浸猪笼吗?”许是为了看到刘丽敏跪地求饶的模样,刘大梅给她下的药不太多,现在她只是浑身乏力头脑发晕,却还没有到晕过去的程度。

“你那奸夫呢?还在做缩头乌龟?”刘丽敏冷冷一笑,轻蔑得哼了一声。

这次孟同学聪明了,在没有确定刘丽敏真的中招前不敢露面了。

啪啪两声鼓掌声,孟同从里屋出来了:“刘老板果然聪慧,只是可惜,居然没有瞧出那装病的儿子就是我。”

刘丽敏此时终于明白妇人的儿子为何要盖厚厚的被子了,哪里是身子虚弱,根本就是在掩饰孟同那成年人的身量。

“呵,我确实没有想到,堂堂孟家酒坊家主,居然会委屈自己给人家当儿子,还是个病入膏肓快死的儿子!”刘丽敏嗤笑一声,“孟家主这次能当儿子,下次,是不是就该当孙子了?”

噗。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刘丽敏突然听到一声轻笑。

孟同被刘丽敏的伶牙俐齿气的半死,脸皮都在抽搐了:“好啊你,都落到了我的手里了,居然还嘴硬!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你!”

说着,孟同一把拉起刘丽敏的衣襟,肮脏的手在她身上胡乱地又扯又摸,直把刘丽敏恶心地要吐出来。

许是被刘丽敏的不配合弄得心情全无,孟同又烦躁又气恼,一巴掌打在了她娇嫩的脸颊上,气呼呼吼道:“贱人!你以为爷愿意碰你吗?爷看到你就想吐!不过你也别得意,若是上次你就顺了爷,爷还会考虑考虑把你接进府里来。但是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居然找人算计爷!那好,爷这次改变主意了,等会儿破了你的身子,爷就把你卖进镇上最低等最肮脏的窑子里,让你每天伺候那些最下等的男人!”

轻轻挑起刘丽敏精致的下巴,孟同笑得恶毒而猥琐:“如果你此时跟爷服个软,求求爷,爷没准儿会看在你这俊俏模样的份上饶过你!”

一听这话,刘丽敏还没表态,一旁的刘大梅当先叫了出来:“老爷,您不能放过她!您忘了是谁害的您不举了吗!您……”

“住口!”孟同气急败坏地吼了一嗓子,他抬起猩红的眼瞪着刘大梅,几乎要将她生吞活剥。

刘大梅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哆嗦着嘴唇不敢说话了。

那个妇人一直低垂着头,心里却在偷笑。

刘丽敏却是真的笑了出来,甚至都笑得咳嗽起来:“哈哈,原来,原来孟家主不举了啊!哈哈,真是恶有恶报啊!”

“闭嘴!闭嘴!”孟同接受不了不举的事实,所以才会想方设法把刘丽敏擒到,原本以为有了她自己能好,可是刚刚摸了她两把,他才悲催地发现自己那里一点反应都没有!

恼羞成怒的孟同再次扇了刘丽敏两个巴掌:“来人!给爷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女人!”

话音刚落,门口便闪进来三个身材魁梧的壮汉,其中一个就是刚刚抢妇人钱的赌徒。

刘丽敏惊恐地看着这三个男人邪笑着走向自己,牙齿一合,狠命地咬住了自己的舌头。与其被这些男人玷污,还不如一死来的痛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