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演戏/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府,金灵儿挺着将近七个月的肚子,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蠢货!没把人算计了,还把自己搭了进去!真是个不中用的!”

红梅赶紧捉了她的手,心疼地劝着:“我的小姐啊,您这都七个月了,可不能这样动怒啊!您得为您肚子里的小少爷想想啊!”

摸着高高隆起的肚子,金灵儿脸上初为人母的喜悦之情尽显,小心翼翼地坐回到椅子上,一边抚摸着肚子,一边克制自己情绪:“哼,枉我还帮孟春燕弄到了极好的迷药,居然都没派上用场,不是蠢货是什么?那个孟家,真的完了?”

红梅给金灵儿倒了一杯暖胃的红枣茶,还往里边放了几粒红灿灿的枸杞,据说这是最近兴起来的最养身子的东西了。

“可不是吗?外边都是这样说的。”将茶杯放进金灵儿手里,红梅续道,“听说孟家小姐已经定亲了,据说夫家是城外一个小村子里的,不是很富裕。”

金灵儿慢慢饮了口茶,轻蔑地翻了个白眼:“就她还想找个什么样的好男人?不是说她现在脑子有点问题吗?也不知道那个小贱人使了什么手段,居然把好好的一个人给逼成了这样!”

“小姐,有句话奴婢不知当讲不当讲。”

金灵儿嗔了她一眼:“你打小就伺候我,还有什么不能讲的?”

红梅脸色微微一变,不过很快就用笑容遮掩了:“小姐,您现在身怀六甲,没几个月就要生了,何必再浪费心神精力去理会那些不打紧的人?要奴婢说啊。您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养好身子看好姑爷才是,莫要……”

“好啦,红梅。”金灵儿笑着截住她的话头,十分自信地抿了抿发髻,“我这身子啊,是善德堂的王大夫亲自给看的,不会有事。至于姑爷。”

一提到李承志,金灵儿脸上的笑容更甚,满满的都是幸福感。

“至于姑爷,就更不用担心了。”

红梅欲言又止,眉头微微蹙了蹙。

“哦对了,姑爷还在铺子里忙活吗?这怎么能行?你快去厨房,让厨子给姑爷把鸡汤炖上,等会儿姑爷回来了,好给他补补身子。”

小姐喂,真正需要补身子的是你啊!给他补什么身子?补了身子去别的女人床上快活吗?

虽然这样抱怨着,但红梅一句也不敢说出来,笑着点了头,退了出去。

都说不是冤家不聚头,果不其然,红梅还没走到厨房就迎面碰上了盼儿。

一想到林思语干的肮脏事,红梅就忍不住为房间里的金灵儿心疼,怒目瞪着盼儿,骂了一句:“贱人!”

盼儿也不是个软柿子,既然有人上赶着挨骂,她也不介意还回去,冷笑一声:“自己没能耐拢住男人的心,还好意思骂别人贱人?到底谁才是贱人还不知道呢!”

没料到盼儿这么不知廉耻,红梅气得脸都红了:“你们姨娘才是贱人!你也是贱人!哼,就你们姨娘干的那点龌龊事,我,我都不好意思开口!”

“龌龊?”盼儿冷笑,意有所指,“哪个深宅里没点儿龌龊事?我劝你啊,还是好好保住你家主子的胎,这都七个月了,可别再给掉了!要是连孩子都掉了,只怕少爷真就不想进你家主子的门喽!”

红梅一愣,对着已经离开的盼儿的身影忍不住碎了一口:“小骚蹄子,居然咒我家小姐和小少爷!小心你这辈子都找不到男人,嫁不出去!”

骂完了,红梅揉了揉心口,喃喃自语:“你们别得意!等我家小姐平安生下了小少爷,再整治你们这些骚货!哎,就是委屈了小姐。不行,小姐那么相信我,我绝对不能让她受一点儿伤害!”

……

安杰中毒对香满楼的影响不可谓不小,重新开业多日也不见顾客登门。

赵弘盛坐在对面醉仙居二楼雅间里,悠闲地自斟自饮。他的对面是个身着黑色斗篷的男子,即便整个房间里只有他和赵弘盛两个人,这男子也没有把斗篷脱下,甚至连脸都没有露出来。

“这香满楼,看来是真的不行了。”

听到男子的嘲笑,赵弘盛嘴角一勾,冷笑道:“夏征若是这么容易被打败,本皇子不就成了草包了?”

男子惶恐,深深地垂了头:“奴才该死!”

“无妨。”赵弘盛轻笑,眼睛依旧看着对面的香满楼,虽然招牌已经重新挂了上去,门前也打扫地干干净净,可是怎么看怎么透着一股萧条的意味。

“若只是夏征也就罢了,如今又出来一个林媛,哼,这赵弘德是走了什么好运,手底下这么多能人。”

这次男子低调了许多,只是语气里依旧是难以掩饰的狂妄:“殿下是说那个厨娘?奴才听说了,那丫头会些厨艺,不过,依奴才看,她顶多是头脑聪慧点儿,若是真的比试厨艺,奴才敢保证,这丫头根本不值一提。”

林媛的本事,他们早就打探清楚了。农村出身的小村姑,偶然机会下给甄老先生做了两道稀奇古怪的菜,以此换取跟福满楼合作的机会。若说真的有点儿本事,应该是研发了豆腐的制作。不过,这并不能说明她多么厉害。

在斗篷男子看来,这些都是小聪明罢了。

若是真的比试厨艺,这么个小丫头,哪里比得上他磨练了几十年的技艺?

听着男子语气里明显的轻视,赵弘盛刚要开口斥责,便听得那男子“咦”了一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赵弘盛也忍不住好奇起来。

看着门口渐渐有了雏形的台子,夏征忍不住挑眉:“怎么,又想来个,那什么,新品发布会?”

林媛娇俏一笑,斜眼睨了他一眼,俨然一副“你绝对猜不透”的样子:“发布会早就是用过的招式了,凭本姑娘的本事,一种方式会用两次?”

原本悠哉地倚靠在椅子里的男人突然眼睛大亮,身子往前一伸,笑得邪恶:“一种方式不用两次?你确定?”

林媛挑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看到某人邪笑如妖的模样,林媛嘴角一抽,扭过了头,没听懂,没听懂!

看着她泛红的小脸儿,夏征抬手支住下巴,修长的手指在桌上有规律地敲着,眼珠子早就飞快地转了,看来他得多找几本春宫图好好学习学习。

……

“喂喂,听说了没有?香满楼门口要演戏呢!”

“快走,快走!去香满楼看戏啊!听说特别好看呢!”

“免费的?哎呦,这年头还有免费戏看啊?快走!去晚了可就占不到好地方了。”

香满楼门口搭了戏台子唱戏的消息在邺城不胫而走,还没到开演的时间,台下已经挤满了看戏的人群。寂静多日的香满楼重新热闹起来。

反正只是看戏而已,看戏又不会中毒。

安以香坐在醉仙居二楼的雅间里,看着对面台子前挤得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有些不耐烦。

李志成最是了解自己的妻子,轻轻附上了她的手,笑道:“你整日里忙活着酒庄的事,今儿好不容易偷偷懒,就当是陪陪我吧。”

听到丈夫如此说,安以香不禁有些愧疚,心里也慢慢静了下来。

对面,安杰看了忐忑不安的罗美妍一眼,亲自给她斟了一杯茶:“放心吧,万事有我。”

罗美妍忍不住鼻子一酸,垂着头不想抬起。

“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啊?”安悦儿忍不住抱怨了一句,刚刚进门的时候,她可看到了,隔壁坐着的就是二皇子赵弘盛和唐家父女。

一想到这个时候唐如嫣就坐在她心爱男子的身边,她浑身就不舒坦。

正抱怨着,雅间外边有人敲门。

是唐如嫣。

安悦儿厌恶地翻了个白眼儿。

上次的不愉快,安以香夫妻二人都知道了,其实他们不是很希望女儿嫁入皇室的。即便二人有心攀上高枝儿,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儿作牺牲品。奈何这孩子是真的喜欢二皇子。

跟安以香夫妻二人见了个晚辈礼,唐如嫣笑道:“方才殿下还念叨悦儿妹妹呢,正巧妹妹就来了。这不,殿下特意让我来请妹妹过去坐呢!”

“哼!不是有你在呢吗,还要我过去干什么!”虽然面上不乐意,但是安悦儿的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我怎能跟妹妹比呢?殿下最喜欢妹妹的活泼伶俐了,才几日不见,一直在姐姐耳边念叨妹妹呢!”唐如嫣笑得温婉,也很聪明地适时表现出了一丝羡慕和醋意。

就是这点儿醋意,顿时让安悦儿的虚荣心得到了空前的满足,都不等安以香夫妻二人首肯,安悦儿已经一屁股从桌子上跳了起来,当先就走了出去:“殿下当然是喜欢我的,在他心里我才是最重要的!”

唐如嫣笑了笑,给安以香二人打了声招呼便跟着安悦儿走了。

“悦儿!”安以香唤了两声,奈何这丫头的心早就飞到了隔壁某人身上,哪里还听得到她的声音?

李志成拍拍妻子的手背,无奈地摇了摇头:“开锣了!看戏吧!”

戏台子上,吴掌柜身着墨青色长袍,依旧笑得爽朗,完全没有受到生意上的影响。

“多谢各位捧场,近日,我们香满楼受到一事影响,不仅生意下滑,还让大家对我们香满楼的饭菜产生了恐惧。今日,咱们什么都不提,只看戏。”

吴掌柜此话一出,就算有别有用心的人想要借机挑事也挑不起来了,因为大家的热情都被即将上演的戏给吸引了。

咣咣!

呛呛!

首先上场的是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子,两人都身着极其华丽的服饰,瞧样子,应该是一对夫妻。

让两个小孩子演戏,这还真是头一次见!

不仅是台子下的人,就连醉仙居里的人也都被吸引了过来。

那对“小夫妻”中的妻子手里端着一杯热茶,一边给夫君饮用一边开口唱起了戏,戏文很短,但是意思很明显,妻子心疼夫君整日辛苦打理铺子,亲手给他晒制了菊花,并以此来泡茶,希望能为夫君减轻疲乏。

虽然演戏的只是两个不过七八岁的小孩子,但是两人的表情动作俱是到位,俨然就是一对恩爱有加的年轻小夫妻。

在大家的掌声和喝彩中,场景变换。这次上场的是四个男孩子,其中一个就是刚刚那对夫妻中夫君。

四人到了一处酒楼,点了酒菜。桌上菜样不少,明显可以看出有鸡肉和芹菜。就在四人觥筹交错之时,那个饰演“夫君”的孩子突然呕吐起来,一边吐一边用颤抖的声音唱着自己的台词,无非就是难受云云。

“夫君”的“妻子”闻讯也赶来了,哭得声泪俱下。

就在大家惊慌失措,以为这位“夫君”就此咽气之时,一个身着红衣的小姑娘突然蹦蹦跳跳地上台了。

刚上台,这位小姑娘就扯着嗓子咿咿呀呀唱开了:“吾本江湖一郎中,四处游历无定处……”

就在这女孩子开口唱词之时,台下突然有人噗嗤一声,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小姑娘的唱功,有待加强啊!”

“这么小的孩子,也就四五岁吧,唱成这样很难得了。”

“就是,而且人家小姑娘长的多俊啊!”

香满楼二楼,林媛忍不住扶额:“臭丫头,都说了不用唱不用唱,把银针一亮,别人还能不知道你是郎中?”

夏征却是笑得眉飞色舞:“不会啊,我觉得小姨子唱的,哈哈,唱的挺好的啊。还有那唱词,是你给编的?”

林媛瞪了他一眼,那么难听的唱词才不是她编的!明明是小林霜自己想的!

饰演郎中的小林霜十分开心地把自己的唱词唱完,才跑到“夫君”身边给他把了把脉,还看了看他的舌苔和眼睛,而后小大人似的晃了晃脑袋,继续唱道:“此子中毒深又深,遇到我来幸又幸。此药下肚急又急,药到病除快又快!”

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了一粒花生来塞进了“夫君”的嘴巴里,只是,机灵的小林霜只是把那花生攥紧在手心里,小手更是在他嘴边虚晃了一下就离开了。

这么好吃的花生才不舍得送人呢!

饰演“夫君”的小男孩儿嘴角抽了抽,假装吃下了药丸,又过了一会儿慢慢睁开眼睛站了起来。

而后,他的同伴便开始找酒楼的茬儿,非说是酒楼下毒害人。

紧接着“衙役”上场,准备抓人封店。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饰演郎中的小姑娘突然开口唱了起来,这次她的唱文很长,内容更是令人惊异,就连小姑娘什么时候开始由唱换为说的都没有察觉出来。

待小林霜说完,吴掌柜已经笑着走上了台,跟他一起的,还有邺城最为德高望重的大夫。

“各位,刚刚戏文里的事,我想大家应该都已经猜出来是怎么回事了。”吴掌柜朗声道:“不错,正是前些天我们香满楼里发生的中毒事件。相信肯定有不少朋友会质疑,喝了菊花茶以后,再吃鸡肉和芹菜,真的会中毒吗?其实,我也不相信。但是,在请教了咱们刘大夫之后,我终于相信了。刘大夫在翻阅了老祖宗留下来的医书后,也给我找到了答案。这,叫做食物相克。”

食物相克?虽然说万物相生相克,但是食物还能相克,这真是头一回听说。

紧接着刘大夫也站了出来,引经据典,为大家讲解起了食物相克的原理。当然,这繁复深入的医药知识,可不是一般人就能听懂的。

不过大家到是听懂了一件事,那就是安家公子中毒,跟香满楼没有关系。

“各位,相信各位还有些疑惑,接下来我们来请安家公子说两句。”送走了刘大夫,吴掌柜向早已等在台下的安杰二人伸了伸手。

安杰紧紧拉着罗美妍有些凉的手,鼓励地笑了笑。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这是安杰这些天在罗美妍耳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罗美妍即便再胆怯,此时也坚强起来。

安以香诧异地望着自己的儿子儿媳在台上侃侃而谈,原本看了戏之后她就已经够震惊的了,没想到这之后竟然是这样的真相。还有,儿子儿媳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她怎么没有察觉到?果真是太过入戏了?

不过,安以香提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了下去,虽然这件事里完全是因为儿媳的菊花茶引起的,但是她也是为了儿子好。只要不是儿媳下毒谋害的自己儿子就行了,管它什么相克不相克的,以后注意就好了。

李志成勾了勾唇角,眸子里的阴沉一闪而逝,儿媳真的是不小心吗?

安杰罗美妍道清了事情的原委后,王洪便迈着四方步上台了,亲自给香满楼正名,连县太爷都出面了,还会有人不信吗?

只是,大家的担忧也随之而起。菊花和鸡肉都是平时吃的最多的东西啊,难道以后都不能再吃了吗?

对此,吴掌柜笑着说道:“各位,各位不用恐慌。虽然这食物相克十分危险,但是只要我们平时注意,一般是不会有事的。各位请看,在我们香满楼的外墙上,已经把大家经常食用的食材相克一一写清。大家有空时不妨多过来瞧瞧。”

顺着吴掌柜的手看过来,果然见到香满楼外边不知何时已经贴上了一幅巨大的绸布,红色绸布上用黄色丝线清晰地绣着相克的各种食物,甚至连食用后可能会发生的不良反应也都列清了。

大家纷纷赞赏地点头,对香满楼这为大家着想的举动十分受用。

得知自己大哥中毒是个意外,最高兴的当属安悦儿了,她天真地拍着小手儿,看着那幅巨大的绸布跃跃欲试。

生怕安悦儿看出端倪,赵弘盛轻轻点头,将她放了出去,安悦儿小燕子似的高兴地跑走了。

若说脸色最差的当属赵弘盛了,自己好不容易筹划好的事,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戳破了?真是不甘心啊!

计谋被戳破,唐如嫣脸色也不大好看,眼睛微微眯了眯,轻轻说道:“殿下放心,虽然中毒一事真相大白,但是他们香满楼的生意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起来的。只要我们在他们的生意有起色之前再略施小计,一定能把香满楼彻底打垮。”

“哦?那你可想到了什么小计?”赵弘盛眼眸危险地眯了起来,看地唐如嫣身子一颤,这样阴鸷的目光她还是头一次在心爱的赵弘盛眼里看到,忍不住大脑停滞了一下,支支吾吾地“我”了半天。

“不中用!”赵弘盛显然是气坏了,扔下三个字就继续看向了戏台子,直觉告诉他,今日的戏还没有演完。

------题外话------

今儿才发现咱们也有举人啦,啦啦啦~恭喜~毓雅宝贝~亲亲荣升举人,谢谢亲耐滴支持~撒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