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养生药膳/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如赵弘盛所料,跟大家介绍完食物相克之后,吴掌柜话题一转,又道:“各位,正所谓万物相生相克,既然有相克,便有相生。食物亦是如此。我们不仅要避免一些相克的食物,还可以借助食物的相生相克制作药膳,以此来滋补身体。”

吴掌柜顿了顿,笑道:“也许大家要说了,我们又没有病,为什么要吃药?再者,若是真的生病了,喝点药不就行了?正所谓是药三分毒,大家都知道汤药不能经常食用。但是药膳就不同了,药膳中并没有放药材,但是做出来的食物的效果却跟药材是一样的。有病治病,无病强身嘛!”

好一个有病治病,无病强身。

台子下听着的人群里,立即就有一个年纪较大的婆婆问道:“我家小孙子打小身子就弱,经常着凉。说给他吃药吧,还那么小,就怕对身子不好。敢问掌柜的,你说的那个药膳,能给他吃吗?”

吴掌柜点头:“当然能了。药膳比汤药好的另一点就是,药膳人人皆可食用,只要找到适合自己的药膳,不管是大人小孩,还是孕妇产妇,都可以食用。”

如此一说立即吊起了大家的胃口,孕妇生病不能随便用药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所以不少有孕的人都格外小心,生怕一不注意就染了风寒。还有一些孕妇身子骨弱,想要调理,也只是吃一些燕窝,可是燕窝并不是人人都吃得起的啊,一般人家的孕妇就只能硬撑着了。

“吴掌柜啊,你说了这么半天,到底哪里有这个,嗯,对,药膳卖啊?我家媳妇儿刚生了孩子,我正愁不知道给她吃啥补身子呢!成天吃鸡蛋喝鸡汤,我那媳妇儿都快吃吐了!”

“对啊对啊,我爹嘴巴可叼了,岁数又大了,就是不爱喝药,可是那么大年纪了,生了病不吃药这不是找,啊呸,瞧我这臭嘴!吴掌柜啊,你就别卖关子了,你刚刚说了这么一大通,是不是你们香满楼就有的卖啊?反正中毒的事也澄清了,只要你们香满楼的东西没问题,我们都愿意去你们酒楼里吃饭啊!”

“可不是吗,香满楼的东西不算贵,像我这样的穷光蛋都能吃得起,我还是喜欢在香满楼吃饭!”

“哎呦呦,你还穷光蛋呢?哈哈!”

说起来这香满楼是福满楼几个分店里价格最亲民的一个了,当然也是因为有醉仙居压着,吴掌柜没办法,只能另辟蹊径,将酒楼里的价格定了三个不同的档次。

有钱的人去雅间,店里当然也有山珍海味供他们选择,经济能力差点的顾客则可以在大堂,总之,在香满楼,不管是什么样的阶层,一般都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价位。

为了照顾香满楼的这一特点,林媛提供的药膳也相应做了调整,上到腰缠万贯的富户,下到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户,都能适用。

听着大家的话,吴掌柜心里简直乐开了花,大家的疑虑打消了,香满楼恢复往日光彩指日可待啊!

“各位各位,吴某人感谢各位的捧场了。实不相瞒,咱们香满楼还真就推出了好几种养生药膳,老人孩子,产妇孕妇,都能用。接下来,咱们就给大家介绍几种,来来来,各位擦亮了眼睛,好好看看,哪个是适合你的药膳,等下可别忘了到咱们店里定下来啊!”

说完,吴掌柜走到台子一边,向酒楼那边挥了挥手,立即便有十二个模样俊俏身着统一服饰的小姑娘出来了。她们的手里全都端着一个红木托盘,托盘上是大小颜色不一的盘子、碗,不用说,里边定然就是刚刚吴掌柜介绍的药膳。

小姑娘们在台子上一字排开,大家这才发现,这些姑娘们无论是从个头还是胖瘦,亦或是妆容发髻,全都差不多,真真是整齐划一啊。

就在大家啧啧称其的时候,一个小姑娘笑着端着盘子慢慢走到了台子中央。她走路的步子很特别,笔直的腿精致的脚,走出来的步子好像是在一条直线上似的。

不知道谁轻轻说了声“她走路跟猫似的,真好看啊”,其他人不禁也纷纷附和,这小姑娘的步子果然跟猫似的,慵懒可爱,看起来好美啊!

男人们的眼睛都在小姑娘的步态和脸蛋儿上,女人们的眼睛都在小姑娘的腿和脚上,想着她是怎么走的,好像屁股要扭一扭更好看。

就连唐如嫣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两只脚不由自主地动了动。

那个小姑娘走到台子最前边,用最优雅的姿势站好,而后轻轻将手里的托盘往前一伸,笑道:“鲜奶粳米粥,睡前一碗,让您精力旺盛容颜焕发。”

说完,小姑娘在原地转了个漂亮的圈,又踏着猫步回到了自己方才的位置上。

“哦,这叫鲜奶粳米粥啊!”

大家的注意力终于被小姑娘手里的托盘拉了回来,这才想起来自己应该注意的是养生药膳才对。

第一个小姑娘走回到一半的位置,第二个小姑娘便含笑踏着猫步出来了,依旧是同样的步态,同样的微笑,同样的优雅娇美,只是这次托盘上的东西换了。

小姑娘笑道:“玫瑰猪手,理气通经,活血化瘀。”

紧接着,十几个小姑娘一一走上前来,每人都大致介绍了自己手里的药膳方子和功效。

“阿胶糯米粥,滋阴补虚,润肺安胎。”

“四物木耳汤,补血活血,常服颜面红润皮肤细腻。”

“当归乌骨汤,滋补肝肾,养血调经。”

……

足足十二味养生药膳,听得大家目瞪口呆。男人们不再看小姑娘了,女人们也不再研究步态了,大家全都被小姑娘手里的托盘和没有听过的菜名给吸引了。

直到最后一个小姑娘将菜名报上,这十二个姑娘站成一排齐齐往前走来,而后以一个v字形状在台子上站定,笑意盈盈地看着大家。

吴掌柜适时上台,再次对香满楼的养生药膳做了一番宣传,直到他话音落下,大家纷纷叽叽喳喳议论起来,而一些心急的人早已进了店里占据了最好的位置。

看着人们争先恐后地涌进了香满楼的大门,赵弘盛脸色更加阴郁起来。

感受到他身上生人勿近的冷冽气息,唐青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十分自觉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悄没声儿地退到了一边。

还没来得及将女儿叫过来,赵弘盛已经幽幽开口了:“你不是说,自己的计策绝对有用吗?不是说即便洗清了罪名他们的生意一时半会儿也起不来了吗?不是说趁着他们消极之时略施小计就能彻底打垮吗?嗯?你怎么不说话了?!”

赵弘盛一个接着一个的质问,声音愈发响亮,语气愈发凌厉,听得唐如嫣一个哆嗦,双腿一软跪倒在地:“殿,殿下恕罪,是臣女思虑不周,打乱了殿下的计划,还望殿下恕罪,给臣女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将功赎罪?”赵弘盛冷笑一声:“你还打算如何将功赎罪?再找个蠢女人给自己丈夫下毒吗?”

唐如嫣面色微白,指尖深深地陷入了手心里,使劲儿掐了掐,极力让自己保持冷静:“殿下恕罪,罗美妍一事是臣女疏忽,本以为收买了罗美妍的师兄的邻居就能万事大吉,却不想,终究还是功亏一篑。”

“所以。”赵弘盛面色阴冷,声音也冷得刺人肌骨:“下次莫要妇人之仁,本不该出现的人,就该让他永远消失。”

唐如嫣脖子一僵,他的意思,是告诉她应该把罗美妍的师兄杀掉?

“唐大人说你是闺中诸葛,依我看……”

虽然没有把话说完,但是赵弘盛语气里的轻蔑和不屑显而易见。唐如嫣身子微微一晃,突然想起了那晚他说要娶自己为妃的话,现在想来,当时的他多半也只是试探罢了。

“殿下。”唐青也跟着跪倒在地,笑面虎都变成了哭脸猫:“殿下,小女此次是大意轻敌了,以后,哦不,下次,绝对不会再这样了。”

说完,唐青扭头看向正在发呆的女儿,急急唤道:“嫣儿,嫣儿!”

唐如嫣猛然回过神来,就见到自家爹爹正给自己拼命使眼色。唐如嫣敛了心神,恭恭敬敬地伏在地上,说道:“殿下,这次的事是臣女的错。但是殿下,如今香满楼崛起之势已无力回天,眼下当务之急殿下还是赶紧去香满楼恭贺夏公子才是。”

赵弘盛挑了挑眉。

只听唐如嫣续道:“安杰中毒一事,目前看来只是罗美妍为情郎复仇而起,显然还没有怀疑到有幕后指使之人。殿下此时若主动恭贺,定会让对方猜不透,乱了心神。如此,我们便有了更多的时机来打算之后的事。”

赵弘盛手指动了动,轻轻摩挲起自己手上的扳指。唐如嫣的心落下一半,只要赵弘盛有这个动作,就说明他多半是心动了。

果然,赵弘盛唇角一弯,亲自将唐如嫣扶了起来,笑道:“嫣儿果然是女中诸葛,如此,本皇子便听从你的建议,给夏征送份贺礼吧,顺道也去品尝品尝这养生药膳是不是真如他们所说的那样神奇。”

见赵弘盛笑了出来,唐青也暗暗抹了把冷汗,心道一声“果然是伴君如伴虎”,强笑着重新坐回到了椅子里。

唐如嫣心里百感交集,既为自己身为棋子的命运而失落,又为赵弘盛的无情而悲伤,不过更多的,还是昂扬的斗志,只要自己有用一天,就能多陪在赵弘盛身边一天。人在还怕心不在吗?

想通了这些,唐如嫣的笑容慢慢自然起来,又道:“殿下,嫣儿还有一言。如今香满楼生意回转,夏征定然骄傲自大,殿下过去了必然会受到几分冷待,还望殿下……”

“这个你放心。”赵弘盛笑得阴沉,“大丈夫能伸能屈,若是这点儿嘲笑都受不住,本皇子这些年早就被夏征这个小王八蛋给玩死了!”

这话倒是真的,从小夏征就跟赵弘德是穿一条裤子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赵弘盛不顺眼,许是也跟上一辈的恩怨有关系吧。

唐如嫣自然是体会不到赵弘盛说的这些的,不过看到赵弘盛那恨不得吃人的表情,她十分聪明地没有开口询问。

今儿的香满楼完全可以用熙熙攘攘来形容了,看着大堂里坐的满满当当的顾客,林媛终于有了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哼哼,爷今儿终于是痛快了一回了!”夏征眯着眼睛,唇角的笑意怎么也压不下去。

林媛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正要开口,便见到赵弘盛盛气凌人地进门了。

在夏征胳膊肘上捅了捅,林媛抬了抬下巴:“瞧,又有人来给你送痛快了。”

可不是吗?

夏征眉头一挑,迎面走过去:“呦,稀客啊!”

赵弘盛早就料到此来定会有一番不痛快,压下心里的不快,笑道:“听说香满楼新推出了,什么来着?啊对了,养生药膳,这么稀奇的东西我当然要来给你捧捧场了!再怎么说,咱们也是一家人呢,是不?”

谁跟你一家人,你个大尾巴狼!

夏征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不过还是十分热情地欢迎了他:“原来是来品尝药膳的啊!好说。媛儿,来,给堂兄准备一道败火养生的,你看堂兄的嘴唇都起皮了,肯定是这几天又急又气,心里不痛快!”

赵弘盛嘴角抽了抽,差点就维持不住那个好不容易挤出来的笑容了。

只是没想到,还有更绝的!

林媛点头一笑,十分爽快地应了:“好嘞!不就是败火吗?堂兄先进雅间稍等片刻,我这就让伙计给您送十斤梨子上去,保证让您败火通便,舒爽地很!”

赵弘盛整个脸皮都在抽搐,恨得牙根都开始痒痒了。要不是唐如嫣适时地拉了拉他的袖子,只怕他当场就要爆发了。

唐如嫣哆嗦着嘴唇,没想到林媛这个小贱人嘴巴这么毒,怪不得赵弘盛方才会在醉仙居说那样的话。

夏征这两个人简直就是赵弘盛的克星!

不过夏征显然没有要放过他们的打算,亲自将两人送到了二楼雅间,亲自让吴掌柜准备梨子去了,看着这人舍不得走的样子,唐如嫣相信,若是赵弘盛不把那十斤梨子吃完,他都不打算走了。

儿子中毒一事真相大白,安以香二人也算是放下了心来。只是在见到林媛的时候,安以香多少有些不自在,虽然心里知道是错怪了他们,但是骄傲的品行还是让她说不出一句对不起来。

所幸林媛倒也不缺她那句对不起,来人皆是客,林媛依旧热情地接待了他们。

“林老板,听你们说那养生药膳十分神奇,一定要给我母亲准备一份合适的啊。”跟罗美妍解除了心结,安杰的心情也大好了,连带着身子和精神都好了起来,见了林媛都有心情开玩笑了。

安以香正愁找不到话题跟林媛打招呼,顺着儿子的台阶说道:“我这么大岁数了,还要什么养生啊,还是给我儿子儿媳准备一份吧!”

连称呼都改成儿子儿媳了,可见在安以香心里,对罗美妍的态度已经开始转变。

罗美妍乖巧地搀扶着婆婆,显然听到安以香称呼自己“儿媳”十分开心。

林媛是个聪明人,怎会看不出两人之间的关系转变?笑道:“安家主这话说得,您哪里岁数大了,瞧您这皮肤又细腻又白皙,连个皱纹都没有。要我说啊,说您是二十岁的小姑娘都有人信呢!”

没有哪个女人不爱听奉承话,安以香这次笑得更是见牙不见眼。

林媛一边将他们一家人往雅间里带,一边道:“依我看啊,就给安家主您准备一份玫瑰猪手汤,美容养颜,让您啊,永远都二十岁!至于少夫人呢,就该来一份红枣滋宫汤,这汤啊,滋阴养颜,最重要的是,助孕哦!”

低声在她们二人耳边笑着说了一句,罗美妍小脸儿立马红了,唇角忍不住勾起,眼睛顾盼生辉。

“好好,就要这个汤!”安以香高兴地拍着林媛的小手,十分喜欢这小丫头的善解人意。

安以香和罗美妍进了雅间,安杰却被李志成叫了下来。

看着父亲温和的脸,安杰有些不自然地抿了抿唇。

“你中毒一事……”

“父亲。”不等李志成问完,安杰心急的抢先说道:“儿子中毒一事,就是因为食物相克,没有别的原因,还望父亲莫要担心了。”

李承志眯了眯眼睛,深深地看了儿子一眼。

就在安杰以为自己的谎言要被戳穿的时候,李承志突然叹了口气,意味深长道:“到底是不是中毒,你自己心里有数,至于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那毕竟是你们小两口的事,做父亲的原本不应该插口。只是,杰儿,你和你妹妹是爹娘的心头肉,特别是你娘亲,她很早就没了父母,对于亲情看得极重,父亲希望你们小两口不要让她失望才好。”

安杰身子猛然一僵,细细回味着父亲的话,小两口,小两口,莫非,他知道了什么?

看着李承志渐渐远去的背影,安杰再次想起了小时候偶然听到的那件事,不禁脸色煞白。他自小就知道,自己的这个爹远没有看上去那么敦厚老实,只是他不知道,这些事母亲知道不知道。

送了安家人进了雅间,林媛又开始招呼起了大堂里的人。雅间有限,不少有身份有头有脸的人都没有了地方可去,可是他们又自持身份不想在大堂里吃饭,这可把林媛给愁坏了。

好不容易又打发了一桌子人,林媛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门口一位公子给吸引了目光,雍容高贵是林媛见到此人的第一感觉。再看,林媛便想到了内敛无双朴实无华八个字。

同是雍容华贵,但是,赵弘盛给人的感觉是高贵跋扈的,而夏征则是高贵不可一世的。

“这位公子,咱们酒楼雅间客满,不知道您……”吴掌柜也感觉到了此人的不一般,说起话来不自觉地带了一种对上位者的恭敬。

“无妨,我就在大堂里坐坐好了。”

看这位公子如此平易近人,吴掌柜顿时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亲自将他引到了大堂里最好的位置坐下,就连茶水都是他亲手倒得。

这位公子看了看四周,在林媛身上微微停顿了一晌,笑道:“那位姑娘就是贵店的东家?不知可否请她为我介绍一番贵店的特色菜肴?”

吴掌柜一愣,让东家亲自介绍菜肴的要求其实挺过分的,可是不知怎的,他就是生不起嫌恶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