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义妹/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早在此人进门时就关注他了,听他这样说,笑着走了过来:“既然这位公子提出来了,那林媛就为公子介绍一道适合公子的养生佳品好了。”

“如此便有劳姑娘了。”

谦和有礼,真诚恳切,林媛微微一笑,对他的印象更好了。

“公子多礼了。”林媛笑了笑,对他稍稍打量了一番,发现他虽然脸上带笑,但是眉眼间显着几分疲倦,想来是最近赶路了。

更让她奇怪的是,这男子的眼角眉梢似乎有那么一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林媛确定自己并没有见过他,还想再仔细看看的时候,那男子突然有一些不自然,眼神闪烁了一下。

林媛一愣,待发现那男子微微泛红的耳根时不禁好笑,只对视几息而已,她这个女子还没害羞,这个大男人倒害羞起来了。

压下心中的笑意,林媛让吴掌柜给他上了一份十分简单的“青玉白菜汤”。

待菜品呈上时,男子微微一怔,显然没有想到林媛会给他送上这么一份简单至极的菜肴。

“这。”男子眉头微挑,“姑娘给在下推荐这汤,可是有什么说法?”

林媛暗赞一声“妙”,其实她推荐这道菜不仅是因为跟男子气质相符,多少也存了点试探的意味。若是赵弘盛见了这道菜只怕早就变脸了,这不是敷衍他吗?

而此人,虽然纳闷却并不气恼,而且也没有假惺惺地询问。显然,此人是真的宽和。

“公子别看这白菜简单至极,其貌不扬。其实,它的营养价值高的很,有菜中皇后之称。”林媛唇角弯弯,“而且,这道青玉白菜汤中,除了清水和白菜之外,就只放了一些最基本的调料,并没有其它任何调料来污染它的味道,可谓是原汁原味。在小女子看来,这样一道低调内敛的汤品才最配公子的气质。”

同样的低调内敛,其貌不扬,甚至还有点大智若愚,这就是这位男子给林媛的所有感觉。

“姑娘好见解。”男子忍不住抚掌赞叹,被她这么一说,本没有胃口的他也忍不住拿起汤匙品了一口那汤,的确简单到除了咸味没有别的调料了。只是细细品一品,却又觉得好像还有点甜,有点鲜。

赵弘德唇角忍不住扬起,终于知道为什么夏征会对这个女子情有独钟,安乐公主也对她赞赏有加了。如此一个聪慧善解人意的女子,谁不喜欢?

想到这里,赵弘德看林媛的眼神里,不知不觉多了几分欣赏。

“我说堂兄啊,你用这样的眼神看未来弟媳,有点儿不妥当吧?”夏征的声音冷不丁响了起来,隐隐还有些不满。

堂兄?林媛一愣,怪不得看着这位公子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再一看,果然跟夏征的长相有些像,跟赵弘盛也有几分相似。

原来他也是一位皇子啊!

赵弘德哑然失笑:“怎么,终于肯承认比我小了?”

夏征一屁股地坐到了椅子里,顺手把一直站着的林媛也拉到了椅子上坐好,毫不客气地给了赵弘德一个大大的白眼儿:“大一天也是大,这不是你的口头禅吗?哼,不过啊,我看你这个堂兄一点儿当堂兄的样子都没有,明明知道这是你弟媳,见了面不给见面礼也就罢了,还让她站着,还让她给你介绍劳什子的汤!哎?我说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跟那大尾巴狼似的了,专门欺负我女人?”

赵弘德嘴巴忍不住抽了抽,居然拿他跟赵弘盛比!他哪里有欺负他女人了?他只是想了解了解她嘛!

不等赵弘德解释,夏征这不饶人的嘴巴又开始了:“还有啊,别拿那种欣赏又喜欢的眼神看我的女人,这女人可是我好不容易才追到手里的。你要是喜欢,就自己去追一个,反正我的女人,你别想打主意!”

这次不仅是赵弘德,就连林媛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人家哪里用那种又欣赏又喜欢的眼神看她了?说的她好像是朵花,人人都喜欢似的!

这次赵弘德是想解释,也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看着他窘迫又急切的样子,夏征忍不住挑眉大笑,揽着林媛的胳膊道:“怎么样,我就说他是只小白兔吧,是不是很可爱?”

林媛撇撇嘴,连赵弘盛那只大尾巴狼都能被他给整的没了脾气,更何况是老实巴交的赵弘德了。不过幸好赵弘德跟他不是敌对关系,不然的话,还不得被欺负地天天哭鼻子?

赵弘德是拿这个夏征没法子了,无力地叹了口气,弱弱地问了句:“二哥也来邺城了?”

“当然了,要不我怎么会把你给叫来?”夏征撇撇嘴:“你们之间的事你们自己解决,别打扰我们的平淡小日子。”

赵弘德噗嗤一笑,还平淡小日子呢,将军府的二公子若是能甘于过平淡小日子,还不得把京城那一帮子千金小姐们给惊掉了下巴!

“哎,你别岔话题!”夏征揉了揉林媛柔软的小手,冲赵弘德挑了挑眉:“你这大老远的来了,见了未来弟媳怎么也得表示表示吧?你这光靠一张嘴可一点儿诚意都没有啊,是吧?”

是什么是,哪里有这样当面要礼物的?

林媛脸蛋儿一红,赶紧掐了他一把,小声道:“不是!别瞎说!”

夏征忍痛呲了呲牙,却面不改色地继续说道:“别害羞别害羞,怎么说你也管他叫一声堂兄的。这么好的机会,不跟他多要点好东西怎么行?放心放心,堂兄很大方的,而且,哎呦,而且不用我说,堂兄自己也是要给礼物的,是不是啊堂兄?”

忍者林媛的夺命十八掐,夏征终于把话说完了,末了还不忘拿眼睛冲赵弘德挤了挤,那根本不带任何威慑力的威胁,看得赵弘盛直乐。

“弟妹手下莫要留情。”赵弘德忍住笑,对林媛道:“阿征这家伙欺负我十多年了,今儿终于见到他被人欺负了,弟妹可要给为兄好好地出口恶气才行。”

他这么一说,倒弄得林媛有些不好意思了,咬了咬唇,又忍不住笑道:“刚刚还看你谦和有礼,现在看来,原来也是个油腔滑调的。”

“哈哈。”赵弘德忍不住大笑,连道几声“妙啊”,突然眼珠子一转,看了夏征一眼,有些奸诈地笑道:“见面礼是有的,不过,弟妹的见面礼肯定是比不上义妹贵重。不知你……”

义妹?

林媛一愣,夏征却是眼睛大亮,义妹好啊,三皇子的义妹不就是柳妃的义女?这样的地位莫说京城里那些千金小姐们了,就是公主也能比肩了。

“好!当然是义妹了!”

不等林媛表态,夏征当先拍着桌子双手赞同,虽然赵弘德这提议明显是不认同林媛是弟妹的身份,有点儿让夏征丢人的意思,不过只要能对林媛有帮助的事,他可是一点儿也不介意。

赵弘德微微一愣,他原本会以为夏征会不同意的,没想到他竟然第一个赞成,这么爱面子的家伙,居然甘愿被他压上一头。

深深地看了林媛和夏征一眼,赵弘德心里不禁一叹,果然是一物降一物,林媛就是夏征命中的克星。

“能得到这样一位聪慧的妹妹,真是难得。”

赵弘德一笑,看向林媛的眼神里又多了几分宠溺。

夏征得意一笑:“那是当然,我的女人能给你做妹妹,是你三生三世修来的福气,哈哈。来媛儿,快叫声大哥。”

林媛愣了愣,到现在还有些迷糊,她怎么就糊里糊涂地成了赵弘德的义妹了?皇子的妹妹啊,那岂不是公主一类的存在?天哪,这么大的馅饼居然掉到了她的头上,真的假的?

“怎么了?”看她一个劲儿地发愣,夏征忍不住在她面前晃了晃手,取笑道:“是不是太开心了?这有什么,只要你高兴,等跟爷到了京城里,你想认谁当大哥都行!不就是叫声大哥的事吗,只要他有钱,别说叫一声大哥了,就是叫,咳咳,叫两声都行!”

赵弘德一阵好笑,本以为这家伙会一时口快把“就是叫爹都行”给说出来,却不想话到嘴边还是让他给吞了回去。

夏征却是捏了一把冷汗,要是让家里老头子知道他在外边随便认爹,不得把他给劈了!

不过,对于这个从天而降的便宜大哥,林媛却是认定了。有个皇子大哥罩着,以后她就可以在邺城横着走了啊!什么王洪唐青的,靠边站!就连那个赵弘盛她都可以不用怕了。

当然,其实林媛还是有私心的,等她将来到了京城见到了苏秋语,看她还敢不敢背地里叫她小村姑!小心她也指使丫鬟给她来个掌嘴!

“大哥!”林媛笑嘻嘻地站起身来,甜甜地叫了一声,“大哥在上,请受小妹一拜!”

说着,林媛一撩裙子就要单膝跪地。

这可把赵弘德给吓呆了,这,这是拜见大哥吗?怎么越看越像绿林好汉拜把子!

夏征噗嗤一乐,一把将跪到一半的林媛给揪了起来,好笑嗔道:“你当小白兔是山头大王啊!还请受小妹一拜!喏,敬茶就行了。”

抬手将一杯早已倒好的茶塞进林媛手里,夏征又好笑又好气。

林媛却是尴尬地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敢情跟皇子结拜不是这样啊,幸好她没有提议拿小刀割手指来个歃血为盟,不然的话,还不得被夏征和赵弘德笑话一辈子?

林媛嘿嘿干笑着接过了那杯茶恭恭敬敬地递到了赵弘德手里,这次她可涨教训了,一边递茶一边轻轻说道:“大哥请喝茶。”

赵弘德压下唇角的笑意,点头接过了茶水,象征性地喝了一口,而后果真从腰间拿出了一块玉佩递到了林媛的手里:“为兄没有什么东西给你,这块玉佩是为兄出生时,姑母送给为兄的。虽然说是为兄的东西,但是其实也算是你的东西。如此,便送给你吧,这玉佩上还有为兄的字,将来若是到了京城,这玉佩可比夏征好使。”

送人见面礼还不忘挤兑一下夏征,看来这赵弘德也是只调皮的小白兔啊!

林媛笑着接了过来。

玉佩香囊都可以作为男女之间定情之物,原本夏征是不许林媛接下的,但是一听那是安乐公主当初送出去的,也就没说什么。

不过,这见面礼也太轻了吧?

夏征敲着桌子不乐意了:“喂喂,我说小白兔啊,你也太小气了吧,你这认了个聪明漂亮还会挣钱的好妹子,结果就送这么一块儿玉佩?还是我娘送给你的那块儿!你这哪里是送见面礼啊,你这明明就是物归原主好不好?不行不行,这礼物太轻,再送点别的!”

“夏征!”林媛赶紧小声劝着,这礼物哪里轻了,人家都说了,这玉佩是从出生就带着的,而且上边还有三皇子的字号,这东西就相当于是三皇子亲临啊,怪不得他会说在京城这玉佩比夏征还要好使。

夏征的脾气赵弘德还不了解?不让他沾点便宜他就觉得是吃亏了。

“好,既然这样,那为兄就再把京城中的一处院子送给小妹你吧。”赵弘德笑道:“那处院子是外公当初留下来给我的,我一直在宫中住着,以后封了王父皇还会再赐下府邸,这处院子根本住不到。与其让它空着,不如就给小妹你住着吧,等将来你到了京城,也好有个落脚之处。”

看了夏征一眼,赵弘德突然坏笑道:“这院子啊,以后就是小妹你的嫁妆。若是将来跟夫君有了嫌隙,小妹大可不必受夫家的气,只管回了咱们自己的院子即可。”

林媛噗嗤一乐,这大哥真是个有意思的,什么夫君啊夫家的,这不都是在说夏征吗?

夏征嘴角抽了抽,不就是讹了这家伙一处院子吗,至于这样挤兑他?不过反正院子到手了,这家伙爱怎么挤兑就怎么挤兑吧,他就当听不到。

二楼走廊,赵弘盛一双阴鸷的眼睛紧紧盯着突然出现的赵弘德,一双拳头蓦然攥紧。

唐如嫣立志进宫为后,自然会对京城里的情势,特别是几位皇子有所了解。当今圣上生有六子,皇后长子早夭,五皇子和六皇子尚未成年,四皇子母妃母家势微,四皇子本人也生性怯懦,不堪大用。唯一有望继承大统的就是二皇子赵弘盛和三皇子赵弘德。

只是看了一眼,唐如嫣就认出了楼下大堂坐着的人,便是生性秉直为人低调谦和的三皇子赵弘德。

果然人如其名,唐如嫣眯了眯眼睛,若是单纯说才华,只怕这赵弘德要更胜一筹。只是……

唐如嫣看了身边男子一眼,不禁自嘲一笑,谁让她对这个男人情根深种呢,即便前途坎坷,她也要为他争上一争!

赵弘德来了,赵弘盛怎会看他如此高兴?

唇角一勾,赵弘盛对楼下人笑道:“三弟,好巧啊!你也来邺城了?”

正在跟林媛说着京城中事的赵弘德眉头微微一皱,抬头道:“二哥,真的好巧!”

说完,斜眼睨了正悠哉悠哉喝茶的夏征一眼,他就纳闷,怎么这家伙突然舍得把行踪告诉他了,敢情不是让他来认妹子,而是让他来当挡箭牌的啊!

夏征挑眉,笑得无害,以口型回了一句:你自己惹得敌人,自己解决!

不等赵弘德再开口,夏征已经抢先说道:“呦!两位堂兄肯定多日未见了吧?来来来,既然多日未见,肯定有好多话要说吧。快快,快去二楼跟二堂兄叙叙旧,我们就不留你了啊,去吧去吧!”

看着夏征挥着小手一副送君千里终须一别的“恋恋不舍”,赵弘德嘴角抽啊抽,默默上楼去了。

赵弘盛也忍不住脸皮抽搐,若论脸皮厚还真是没人比得上这只小霸王!

香满楼此次的翻身仗打得不可谓不漂亮,既洗清了罪名又重重的打击了醉仙居的生意,其作用跟去年年底的火锅有的一拼。

不过,相比于林媛等人的开心,醉仙居这边自然要心急了。

斗篷男子虽然没有去香满楼亲自品尝养生药膳,但是一向高傲自大的他显然十分不服气。

“殿下,那林媛就是有些小聪明罢了,什么养生药膳,不就是鸡汤鸭汤的吗?这有什么?奴才也会,而且奴才必定比他们香满楼做的要好得多!”

听到斗篷男子的不甘,赵弘盛冷笑道:“你也会?那你怎么不提前想出来!看人家做得好挣了银子了,你又在这里放马后炮!”

“奴才,奴才知罪。”斗篷男子赶紧跪下,低头垂眸,可是显然他还想再争一争,“殿下,奴才不甘心,奴才愿与那林媛相较一番,奴才有自信,定然能把她打败。”

打败?

赵弘盛嘲讽一笑:“打败她又能如何?香满楼的生意已经好转,你跟她一战又有何用?哼,如今又来了个赵弘德,他们真是如虎添翼了!”

只要一想到那日在雅间跟赵弘德针锋相对的场景,赵弘盛就浑身不自在。这赵弘德看着老实,原来也是个有爪子的,他只说了句林媛身份卑微,就被这家伙抓住了把柄,什么皇子义妹皇妃义女,说的他哑口无言。没办法,如果这样的林媛还算身份卑微,那身为二皇子的他不也就低微了?更可恶的是,他还连带着把自个母妃也给扯了进去,真是可恶!

那日的情形唐如嫣一直看着,自然也领会到了赵弘德的能耐,果然不似表面看着那么简单。

不过,对于斗篷男子的提议,她倒是觉得可以一试。

“殿下,依嫣儿看,此事可行。”

“哦?说来听听。”赵弘盛挑眉看了唐如嫣一眼。

“殿下,对于那林媛的底细我们都已经查得清楚,的确只是个小小村姑而已,这样出身的女子,即便如外人所说厨艺精湛,定然也是比不上先生的。而且,若是真的打败了林媛,对于香满楼来说定然有所打击。若是我们再对此事大加宣扬,整个邺城就会知道,被打败的不仅仅是林媛,还有香满楼!”

唐如嫣看了斗篷男子一眼,其实对于这个人的身份她也是不清楚的,只知道此人是赵弘盛从京城请来的,而且厨艺精湛。

不过虽然不知道他确切身份,但是凭着她的聪明才智,多少也有了一些猜测。

赵弘盛捻了捻手指头,语气有一丝不屑:“这次,你怎么保证一定成功?”

唐如嫣心里一个戈登,知道因为上次的事赵弘盛对她的能力有所怀疑了。

不等唐如嫣开口,斗篷男子当先高声道:“殿下若是不相信唐姑娘,总该相信奴才的厨艺吧?不然,奴才也不可能会位居……”

“住口!”赵弘盛一声厉喝,震得斗篷男子一个哆嗦,赶紧伏下身子,连称有罪。

赵弘盛哼道:“最好管住你自己的嘴!你要知道,若是被人知道你做了这样的事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见斗篷男子连连应下,赵弘盛沉思半晌,终究是答应了:“既然你这么有自信,那就给你个机会,最好不要让我看到你败。”

“殿下放心,奴才必然旗开得胜!”斗篷男子笑得得意,好像已经看到了林媛被打败的狼狈模样。

------题外话------

昨天剁手了吗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