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吃瘪/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醉仙居就是不一样,瞧人家这杯子,都不是一般人能用的。”摩挲着手里的茶杯,夏征眉头微挑,那笑容越看越不对劲。

果然,赵弘盛脸皮一抽,心里暗骂了醉仙居的掌柜一句:这老东西以为东西好就是品味高吗?

林媛忍不住捂嘴偷偷笑了起来,这一整桌子的金银器具都快把她的眼睛给闪瞎了,只是不知道这赵弘盛突然请他们来吃饭到底有什么阴谋。

“早就听闻醉仙居的菜最是美味,京城里的醉仙楼更是如此,只是我一直深居宫中,还从来没有机会品尝过呢。”赵弘德笑道,“今日能品尝到如此美味,还真是要多谢二哥了。”

赵弘盛敛了敛心神,挤出一个笑容来:“三弟真是言重了,作为兄长,二哥我自然要给你接风洗尘的。更何况,醉仙居本就是我母妃娘家的产业,二弟和堂弟都到了邺城,我这个做哥哥的,怎么说也得请各位过来聚一聚。”

赵弘盛说的冠冕堂皇,夏征撇撇嘴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林媛最是了解夏征的性子,知道他就算十分讨厌这只大尾巴狼,但是此时也不会随意说什么,至少也应该先把大尾巴狼的意图弄清楚了再说。

赵弘德倒是好修养,虽然他心里也很想跟夏征一样翻个白眼,不过还是忍住了,笑道:“那就有劳二哥了。”

正说着,雅间门开了,唐如嫣带着伙计端了菜进来。

赵弘盛顿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终于送菜来了,再不来只怕他就要被夏征的白眼儿给淹了。

“公子,菜来了。”

唐如嫣巧笑嫣然,虽然不是故意的,但是面对着眼前的三个身份尊贵的男子,她多少还是很在意自己言行的。更何况,还有一个村姑出身的林媛呢,即便她不是王巧心那样肤浅的女子,但是骨子里散发出的优越感还是怎么遮都遮不住的。

虽然唐如嫣笑靥如花,步态又轻盈娇美,甚至她今儿还特意涂了浅浅的胭脂,身上的香粉也香的恰到好处。只是可惜,屋里的三个男人,居然没有一个人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

夏征的眼里从来只有林媛一个女人,此时正伏在她耳边不知道说着什么,不过从林媛那微微羞涩的小脸儿上,多少也能猜出一些来。

赵弘德则含笑看着对面的一对儿,虽然跟林媛只是相处了短短几日,但早已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看待,眼里的宠溺都快腻死人了。

而最应该看着唐如嫣的赵弘盛却是一脸深沉地看着面前的一桌子金银器具,唐如嫣都站在他身边了,居然都没有舍得给她一个笑脸。

没能收到预料中的效果,唐如嫣又失落又嫉妒,那个村姑出身的小贱人居然能吸引屋里两个男人的目光!这几个男人也是眼瞎,她这样一朵花儿放在眼前都不知道抬眼看一下,真是不解风情!

“几位公子,这些菜都是醉仙居的招牌菜,相信各位一定会喜欢的。”

唐如嫣清了清嗓子,希望能用自己最为端庄最为甜美的声音吸引大家的注意。

“不知几位公子对这些菜可有了解,不如就让嫣儿来给各位介绍一番如何?”

指着一道状似牡丹花的菜,唐如嫣笑道:“这道国色天香是用咱们邺城特有的黑鱼为主料,将鱼肉剖成条状,再装饰成牡丹花的形状。烹制时,先用热油定型,再下油煎熟。出锅后,用各种香料调汁,并用刚采摘下来的青瓜雕刻成花瓣形状,如此这道国色天香才算真正完成。”

不得不说,唐如嫣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只是可惜了,大家所有的注意力全都被那道鱼吸引了去,完全没有给唐如嫣一个眼神。

唐如嫣吃了个瘪,悻悻地抿了抿唇。可是在看到夏征将第一筷子鱼放到了林媛的碟子里,还小心翼翼地剃掉了里边的刺时,不禁有些呆了。

看了看身边的赵弘盛,唐如嫣自嘲一笑,身份地位又如何?没有一个贴心的男人照顾疼爱,再高的出身又能有什么用?

见唐如嫣突然发起呆来,赵弘盛眉头一蹙,这女人又开始犯什么傻了,不是说要介绍桌上的菜肴吗,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赵弘盛眼神沉了沉,果真是不堪大用!

“这道国色天香,大家觉得怎么样?”棋子不堪用,只能赵弘盛亲自开口了。

赵弘德眉头微蹙,却没有看那道国色天香,而是紧紧盯着角落里一道十分简单的清香百合发呆。

赵弘盛没有发现他的异样,今儿的目的是让林媛出手比试厨艺,他的所有注意力全都在林媛身上。

而此时的林媛,除了吃还是吃。

夏征一边给她夹菜,一边忍不住腹诽,他真的是把林媛带来了吗?确定带来的不是小林霜?若不是昨天他亲眼看着林毅把小林霜送回了驻马镇,只怕真的要怀疑眼前的大吃货是那个小东西!

“嗯,那个。”

腹诽归腹诽,但是林媛一个眼神过去,夏征还是积极地给她夹了她看中的菜。

“真有这么好吃?”夏征蹙眉,小心翼翼地尝了一口林媛已经吃了快半盘子的蜜汁藕和,忍不住撇嘴摇头,“哪有那么好吃啊,很一般嘛!”

夏征当然不会知道,林媛不光是在吃东西,更是在品味其中的调料和做法,虽然这味道的确很美味,但若是真的跟林媛相较,胜负如何还真不知道呢!

见林媛吃得如此没有形象,唐如嫣不禁唇角微勾,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果然是村里来的小贱人,这么寻常的东西都跟没见过似的!

若说最高兴的自然要数赵弘盛了,传说中厨艺精湛的林媛居然吃得连头都舍不得抬起来了,看来这次都不用比就能得出结果了。

“林姑娘觉得这饭菜,可还合胃口?”

夏征翻了个白眼,明知故问,没看到他家媛儿都吃了好几盘子菜了吗?

吞下一个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做成的煎饺,林媛接过夏征递来的帕子擦了擦嘴角,点头笑道:“醉仙居果然名不虚传,这些饭菜不仅样式新颖,味道更是绝妙。”

藏在隔壁房间的斗篷男子得意地勾了勾唇角,透过墙上的暗孔继续看着那边的情形。

唐如嫣扬起一个胜利的微笑:“都说林姑娘厨艺精湛,能得到林姑娘的夸赞,可见我们醉仙居是真的不错。”

这个马屁拍的不可谓不香,极大地满足了赵弘盛的虚荣心,连日来的挫败感终于能消弭了。

只是可惜,夏征永远都会在恰当的时间给予别人最痛的一击。

“呦!我们醉仙居?原来这醉仙居是唐家的啊!这可新鲜了。”看向赵弘盛,夏征问道:“二堂兄,京城的醉仙楼是不是也是唐家的啊,我还以为都是你们家的呢!”

唐如嫣嘴角抽了抽,这家伙明明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偏偏要这样说!这不是故意挑拨她和赵弘盛的关系吗?

“殿下,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赵弘盛当然明白,笑道:“嫣儿不必如此惊慌,堂弟只是开玩笑而已。”

夏征挑眉,十分自然地接话:“就是就是,唐姑娘,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我是看你刚刚亲自上菜,还以为你是醉仙居新请来的端菜小伙计呢!”

唐如嫣咬唇,知道自己必须要笑,可是她真的是笑不出来啊!

林媛却是笑得开心,这个夏征的嘴巴就是毒,明明是在损人,却还让人家不能生气,这种感觉啊,真好!

夏征已经说话了,林媛自然不能示弱,不然还让人以为她这个香满楼的东家是浪得虚名呢!

“醉仙居的菜肴,说实话,的确十分美味。”

就在赵弘盛和斗篷男子沾沾自喜的时候,只听林媛突然话锋一转,说出的话立即让他们又尴尬又失落了。

“只不过,这些菜还是不够完美。”

不够完美?

隔壁房间里斗篷男子一听差点都要喷出来了,这个小黄毛丫头居然说他做的菜不够完美,哈哈,还有比这更搞笑的笑话吗?

话虽如此,不过斗篷男子还是冷笑一声好好看戏了,他倒要看看这个小丫头到底能指出什么不完美的地方来!

林媛拿起筷子,指着桌上的菜一一道来:“首先是这道国色天香,造型精美,鱼肉也够滑嫩。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牡丹形状形似而神不似,若是牡丹的花须子再做得精致一些,再把花瓣的颜色弄得新鲜一些,想来会更好。”

“这牡丹……”

根本不给唐如嫣说话的机会,林媛紧接着又道:“而且这黑鱼在做之前应该用盐水泡一下,好让它把体内的脏东西吐干净,这样鱼肉才会更加紧致美味。”

“鱼肚子里的脏东西都已经剖洗干净,还吐什么?你这是在吹毛求疵!”这次长了教训,唐如嫣说话快极了,生怕林媛再次给她把话头截回去。

林媛笑着看了唐如嫣一眼,那一眼,在唐如嫣看来竟然带着一种“你不懂就不要装懂”的感觉。

只听林媛轻道:“难道唐小姐不知道鱼的身子里边不仅是肚子脏吗?它还有鱼鳃和肺泡呢!”

这……

唐如嫣嘴角一僵,难道鱼还要吐干净脏空气?还真是头一次听说!

不仅是唐如嫣,就连赵弘盛和隔壁的斗篷男子都惊呆了,这种说法,还真是闻所未闻。

只是一道国色天香就已经快要让斗篷男子和赵弘盛吐血了,这剩下的还有满满一桌子足足十来个菜呢,若是等她说完了,那他们岂不是要抱着大桶吐血三升了?

果然,当林媛拿着筷子指着剩下的菜一道一道说完后,赵弘盛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谁把这丫头的嘴巴给他堵上?

隔壁的斗篷男子早已扶着墙双腿发软难以站立了,这丫头的嘴巴,莫说京城里的达官贵人了,就连宫中那位够比不上她啊!

赵弘德倒是好笑地看着这个小妹,看着体贴地送上热茶的夏征,赵弘德呵呵一笑:“刚刚看小妹吃得欢实,还以为小妹是对这些饭菜十分喜欢呢,现在看来,呵呵。”

原来是在给人家挑刺儿啊!这丫头,吃了人家的还说人家不好,真够坑的!

难道没有听过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吗?哎呦,这小丫头真是不上道啊,不过,他喜欢。

“那是当然了,你以为一般的饭菜都能进的了她的眼睛?也不看看是谁的女人,不挑点儿怎么对得起爷的身份?”

“哦?”想起来到邺城这几天听到的传闻,赵弘德忍不住凑近了一些,略带讨好地笑道:“这几天一直听说香满楼的东家厨艺精湛,烧得一手好菜,什么时候也给大哥露一手?”

说到这里,林媛不禁觉得有些对不住这个新认的便宜大哥了,白白得了人家一处宅子,她什么表示都没有实在是说不过去。而且这几天一直忙活着香满楼的生意,说好了的洗尘宴结果还让赵弘盛给抢了去。

“好啊,大哥,今晚上我就亲自下厨,给你做顿好的。”

“好!”赵弘德高兴地抚掌大笑。

一旁的夏征忍不住又开始挤兑了:“放心吧,爷的女人做的东西哪有不好?”

一听这话唐如嫣终于有了反应,这小村姑刚刚不是说的滔滔不绝吗,那就让她自己露一手啊,看看她做出来的菜到底是不是堪称完美!

唐如嫣忍不住窃喜,只要这女人敢做,她也能像她一样说得头头是道,不就是挑刺儿吗,谁不会?

“林姑娘说得十分有道理,只是不知道林姑娘厨艺如何,是否能给我们做出一道堪称完美的菜肴来,也好让我们开开眼界?”

林媛看了这女人一眼,从她进门时就感觉到了这女人的优越感和敌意,不会这女人也把她当做情敌了吧!可是林媛十分确信,不管是赵弘盛对她,还是她对赵弘盛都没有半分好感,又何来的敌意?

林媛还没有开口说话,夏征当先不答应了,让她的女人下厨做菜,真当自己是皇子妃了?就算真是皇子妃也没有让她的女人动手伺候的份儿!

“我说堂兄,你们香满楼是不是缺厨子了?居然到我们香满楼来挖人!”看了唐如嫣一眼,夏征冷笑一声,道:“爷的女人做的东西也是你们能吃的?爷的女人可不是大街上随便抓来给你们端盘子介绍菜式的!”

夏征说话向来不客气,这次对唐如嫣更是十分不留情面,说的唐如嫣身子一僵,脸色苍白起来。

大街上随便抓来端盘子介绍菜式的,这不就是说她呢吗?

抬起有些朦胧的眼睛,唐如嫣看了身边男人一眼,虽然知道这个男人并不是真心对自己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受了委屈,她特别希望这个男人能安慰她一下。

不过,结果永远都是让她失望的。

听到夏征的话,赵弘盛嘴角一抽,赶紧笑着打圆场:“堂弟说的是,林姑娘可是三弟的义妹,哪里能随便下厨做菜?是如嫣唐突了,还望姑娘莫要介意才好。”

“不介意?”夏征撇撇嘴,“那要是介意怎么办呢?”

唐如嫣嘴唇一个哆嗦,这夏公子,难道是想让她给那个小村姑道歉?怎么可能,她可是堂堂知府的千金,这丫头呢,不就是运气好一些,得了夏征和三皇子的青睐吗?除了这些还有什么比她强的?

赵弘盛自然也知道这点,可是既然话已出口,若再改口岂不是显得自己心胸狭窄?

“嫣儿,还不快给林姑娘道个歉。”

“殿下!”

“嫣儿,你不是一向很识大体吗?莫要使小性子,快些道歉。”赵弘盛向她挤了挤眼睛,意思很明显,眼前亏而已,以后会找回来的。

唐如嫣心里苦笑,眼前亏都舍得让她吃,以后还有什么能帮她考虑的?

“林姑娘,刚刚是我唐突了,还望姑娘莫要在意。”

说起来这个唐如嫣的确是个人物,这样明显不公平的待遇都能接受,若是她林媛,肯定早就气得发飙了。林媛暗赞一声,对这个唐如嫣更加刮目相看了。

要说最憋屈的绝对不是唐如嫣,应该是隔壁的斗篷男子了,明明是他主动提出要跟林媛一试高下的,结果对方根本就不屑跟他对上,他不但吃了个瘪,还被小丫头片子巴拉巴拉给数落了一通,真是窝火啊!

正气得抓心挠肺的时候,斗篷男子突然听到一直沉默的赵弘德突然说了一句话,不禁瞳孔紧缩紧张不已。

只听赵弘德问道:“二哥,不知能不能让三弟见见贵店的大厨?”

赵弘盛手指一顿,眼睛微眯,皮笑肉不笑道:“三弟是想挖我酒楼的大厨吗?呵呵,为兄怎么没有听说你也开了个酒楼呢!不会是香满楼还想要我的人吧,有了林姑娘不就够了吗?”

这赵弘盛真是会岔话题,两句话就又把话题引到了她身上了。

赵弘德显然没有被他轻易带跑,笑道:“二哥言重了,我哪里开了什么酒楼,我只是觉得,这道清香百合的味道十分熟悉,好像以前尝到过。所以才想要见见大厨。”

赵弘德是个十分率真的人,不像赵弘盛那样说一句话要拐上十八个弯儿,这话一出,在座不少人全都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一直在宫中居住,既然说味道熟悉,显然就是怀疑这个大厨是宫中御厨了。

宫中御厨私自出宫为酒楼掌勺,这可是对皇上的大不敬之罪,这要是捅了出去,不光是那个御厨,就连容留御厨的醉仙居,甚至赵弘盛都要治罪!

唐如嫣眼睛一转,笑道:“三殿下当然熟悉,这醉仙居跟京城的醉仙楼一脉相承,菜的样式和味道都是一样的。殿下觉得味道熟悉也不是不可能。”

真的是这样吗?虽然他偶尔也去过醉仙楼,可是……

赵弘德浓眉紧蹙,总觉得这个味道跟京城的醉仙楼不太像啊!

“来来,三弟,一直说菜了,都忘了喝酒了。这酒啊,可是安家酒庄最好的酒了,只有我们醉仙居和醉仙楼才会有,别的地方可是见都见不到呢。快三弟,尝尝这酒如何。”

赵弘盛亲自为他们斟满了酒,这样欲盖弥彰的行为无非更加剧了大家的猜测。

互望一眼,林媛夏征弯唇笑笑没再说什么。

好不容易送走了林媛这伙祖宗,赵弘盛气得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这顿饭是他有史以来吃得最窝囊的一顿了!

斗篷男子重重地垂着头跪在地上,一句话也不敢说,但这样根本不能消除赵弘盛的怒气。

“混账!本皇子怎么告诫你的?不要露出马脚不要露出马脚,你倒好,人家没有找出你的马脚,你倒自己给送去了!我看你这脑袋是不想要了是不是?你不想要脑袋了就自己出门撞死,不要拖累本皇子!”

斗篷男子伏低身子,声泪俱下:“殿下恕罪,殿下恕罪!是奴才心急求胜,才会,才会用宫中御膳房的做法,奴才以后再也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赵弘盛挥手,一把将桌上的碗碟扫到了地上,一只盖子直直砸到了斗篷男子的脑袋上,他却连躲也不敢躲,硬生生地接下了,瞬间,脑袋上一股鲜红的血流慢慢流了下来。

他这个样子也没有让赵弘盛心里的怒气消下去,但是一想到自己的醉仙居和醉仙楼完全都是这个男人和他去世的师傅给撑起来的,却又不得不放过他。

“滚回京城去!这些日子就不要出来了!”

斗篷男子如蒙大赦,连连磕头谢恩,只是心里对林媛和赵弘德的怨恨更深了。赵弘德身份尊贵,不是他能动的,但是那个小贱人,哼,等着,迟早让你吃苦头!

------题外话------

昨天卡文,六千字写了足足三个多小时,至于卡文的原因,让我哭笑不得~

我去看了看某讯阅读的评论,实在是心塞,为了不让大家误会,这里做一下说明~

第一,关于收费,不是按章收费,而是按照字数收费,字数多了收费多,字数少了收费就少~至于大家说的贵啊什么的,我也没有办法,因为这是网站规定的,不是我订的,我没有权利更改,谢谢体谅~

第二,关于题外话,题外话是作者与读者沟通的平台,题外话里的所有字都是不收费的,在哪里都是这样~

别的问题暂时没有发现,我只能回复潇湘的读者评论,别的地方的不能回复,所以请读者们见谅~

不知道这段话有没有人看到,若是有,感谢你支持我~若是没有,额,我也没法了,呵呵~只是不希望再有读者进行人身攻击,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