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引荐/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

唐青急急忙忙进门,在赵弘盛耳边低语了几句,赵弘盛一张脸都快要绿了……

看着赵弘盛火烧尾巴似的离开邺城,夏征忍不住扶着窗棂笑得快活。

站在香满楼二楼,赵弘盛快马离开的情形一览无余,林媛忍不住看向身边笑得得意的人:“喂,是不是你做了什么?”

夏征挑眉:“他害得我在邺城跑东跑西的,难道我就不该给他找点事做?”

“什么事?你该不会也给醉仙楼找了点麻烦吧?”赵弘盛这么着急走,林媛能想到的只有京城的醉仙楼出了事。

夏征惬意地抿了口茶:“醉仙楼?那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哦?

一旁的赵弘德将刚刚得到的飞鸽传书毁掉,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那个兵部侍郎藏得那样深,居然也让你给揪了出来。收受贿赂啊,这次他又损失了一枚好棋子了。我看他以后,肯定不敢再给你找麻烦了。”

“哼。”夏征不屑一笑:“爷就不能惯着他!以为爷不动他,就当爷好欺负了?这次的事就当是个教训,要是再敢跟爷过不去,爷就把他的老巢给掀了!”

这次林媛是听明白了,敢情是夏征把赵弘盛手下人的罪行给抖了出来啊,怪不得那家伙会急着回京呢。

看了林媛一眼,赵弘德语气有些低沉:“二哥走了,我也该回京了。只是可惜了,不能把你这个小妹带回京城,若是让姑母知道我已认你做了义妹,不知道她要怎么高兴呢!”

夏征撇了撇嘴,不敢苟同:“她才不会高兴呢,她只会觉得你会跟姑姑一起抢了她的儿媳妇儿!”

夏征和赵弘德的关系,除了安乐公主是皇帝的表妹以外,赵弘德的娘亲淑妃还是夏征的父亲夏恒的亲妹妹,怪不得这两人的关系要比跟赵弘盛近了许多,他们可是亲上加亲呢!

“这话倒是真的。”赵弘德笑着看向林媛:“你啊,可得早点去京城,为兄敢肯定,你若是到了京城定有不少人抢你呢!不过幸好,为兄已经提前预定了,你这个妹妹啊,是怎么也跑不了了。”

林媛噗嗤一乐,这个大哥真是有意思,说的她好像是件人见人爱的货品似的!

不过,在这个大哥走之前,她还有一事相求:“大哥啊,在你走之前,小妹能否借你一用?”

借,他?

赵弘德微微一怔,只觉得这小妹笑得又奸诈又诡异,好像跟某只小霸王一个德行!

二皇子赵弘盛突然离开邺城的消息不胫而走,而随之而来的另一个消息则更令王洪热血喷张。

三皇子居然也来了邺城!

“三皇子啊,那可是人如其名,贤德宽厚,对待属下更是如此。”王洪一边高兴地念叨着,一边跟身边的陈世美连连叮嘱:“等会你见到了三皇子,一定要稳重守礼,三皇子最是喜欢有才华且人品贵重的人了。爹相信,你一定会得到三皇子的青睐的。”

虽然有了王洪的肯定,但是陈世美心里多少有些忐忑,想起上次跟着王洪去拜见赵弘盛的情形,陈世美心里就是一个咯噔:“爹,这,这三皇子会不会跟二皇子一样看不起……”

“放心吧,三皇子是什么人?那可是最礼贤下士的皇子了。”看了看身边无人,王洪撇撇嘴,低声道:“瞧二皇子那势利眼儿,依爹说,这大统之位,他定然是不行的!”

“爹啊,慎言!”陈世美吓得冷汗直冒,惶恐地东张西望,这可不是在县令府啊,这可是在大街上啊,若是让唐青的人听了去,这脑袋还要不要了?

看着女婿这吓得脸色苍白的模样,王洪忍不住皱了皱眉,真不知道当初自己是怎么看上这个陈柱子的,越是相处越是觉得他不堪大用。

不过现在闺女已经跟他成了亲,连孩子都有了,再说什么都晚了。王洪忍不住腹诽了一句,若是他的闺女能得了二皇子或者三皇子的青睐,哪里还用他再这么来回奔波?

抬头看了眼香满楼的招牌,王洪整了整衣襟:“到了。记住,一定要稳重,机灵点,别跟上次见二皇子时那样,问你半天憋不出一个屁来!”

陈世美赔笑着点了点头,随着王洪下了马车。

赵弘德跟夏征关系亲近,自然是要住在香满楼了。此时王洪更加庆幸自己没有给夏征和林媛为难,不然的话今儿肯定连赵弘德的面都见不到了。

“我先进去,等三皇子召见你再跟着进来。”特意嘱咐了陈世美之后,王洪才精神抖擞地进了雅间。

待王洪进门,陈世美正了正衣袖,左右看看,此时不是饭点儿,香满楼里人很少。他轻轻咳了咳,双手一揖,恭恭敬敬地冲着满口的柱子拜了拜,神色恭谨地练习着。

“草民陈世美拜见三皇子。不行不行,太呆板了。”

摇摇头,陈世美重新站起身来,再次弯腰一揖:“草民陈世美,拜见殿下。嗯,这次好点了。不紧张不紧张,再来一次。草民陈世美拜见……”

“呦!这不是陈公子吗?怎地行这样大的礼?我可受不起啊!”

一个清脆可人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差点把陈世美的老腰给惊得闪了过去。

“你你!林媛,你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了,我根本不是在给你行礼!”猛地直起腰来,陈世美自认为十分有气派地甩了甩袖子,抬着下巴斜了斜眼睛,十分地不可一世。

林媛冷笑一声:“原来不是给我行礼啊,呵,我看你这又是鞠躬又是作揖的,还以为你这是在迎接本姑娘呢!”

迎接你?

陈世美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忍不住笑了起来:“林媛啊林媛,你瞧瞧你自己这现在这样子,衣着如此普通。再看看我,绫罗绸缎,我还要迎接你?笑话!更何况,你还端着茶水呢!怎么,是不是也是知道了屋里的那位公子是当今的三皇子殿下,所以上赶着过来巴结了?啧啧,林媛啊,你也不瞧瞧自己的长相,也就是我还会对你另眼相看,皇子,呵,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林媛唇角微勾,一言不语地看着这陈世美滔滔不绝地说着,心里连连惋惜,当初的林媛怎么就没有看清楚这男人的真面目呢!

“啧啧,陈公子所言正是,瞧公子身上这衣裳,少说也得七八两银子吧?”

“什么七八两,七八两银子的衣裳能给本公子穿吗?本公子这衣裳十多,二十两银子!去去,别乱动,本公子还要去拜见三皇子殿下呢!哎呦林媛啊,你自己也是,开着这么大一个酒楼,也不说买件像样点的衣裳首饰,你这样出去,还是跟个小村姑一样呢!”

理了理自己的衣裳,陈世美也不忘嘲讽林媛一番,在他的印象里,香满楼虽然洗清了罪责,但是再怎么比也是比不上醉仙居的,人家醉仙居的本店可是在京城,跟它比,这香满楼就是个小店子而已。

虽然他直觉那个夏征的身份有些不一般,但是跟屋里那位相比,可就不够看了!

瞧着这陈世美不可一世的模样,林媛忍不住提醒道:“陈公子啊,你这一身衣裳就二十两银子,不知道您给父母送了多少银子过活呢?哎,这些天我一直在忙活着酒楼里的事,都忘了去看看陈婶子了,也不知道他们老两口这些日子有没有饭吃,有没有银子花?”

“林媛!你给我闭嘴!”不等林媛说完,陈世美一声低喝,向林媛走近了两步,低声威胁道:“林媛,想来你应该知道此时房间里的那位公子的身份了,我告诉你,今日我来就是为了见他。我也知道那个夏征的身份不简单,但是他就是身份再尊贵也贵不过皇子去!林媛别怪我没有警告你,若是你再胡乱说话,等我飞黄腾达以后,定要你好看!”

林媛眯了眯眼睛,看陈世美的眼神里莫名多了几分同情。

陈世美抿抿唇,眼睛斜了斜错过她的眼神,心里依旧沾沾自喜:同情他做什么?他马上就要翻身做贵人了!

“哦忘了告诉你,就算你再胡言乱语也不会有人相信你的。知道为什么吗?”

陈世美笑得得意:“因为你口中的陈婶子两人早就一口不承认自己的身份了,为了他们唯一的儿子,他们只会承认我的确是个孤儿!”

这么笃定陈婶子两人会保守秘密?林媛略一沉思,便想明白了,肯定是王巧心了。

“陈柱子,你不要忘了,你跟陈婶子两人的关系,不仅是我知道,整个林家坳的人都知道。难道,你能把他们的嘴全都堵住吗?”

“哼,你觉得会有人去林家坳探查我的底细吗?”

陈世美像看傻子似的看了林媛一眼,正要再开口,雅间的门开了,王洪激动万分的大脸出现在门缝间:“快进来,殿下要见你了!”

许是太过激动,王洪都没看见站在一旁的林媛,匆匆扔下一句话就赶紧回到赵弘德身边去了。

“林媛,你是个聪明人,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想来你也明白,莫要做了让自己后悔的事情!”眯着眼睛最后一次警告了林媛,陈世美整理了一下衣裳就推门进去了。

林媛冷笑着摇摇头,这个陈世美是不是太过自信了,这还没有见到三皇子呢,就已经确定一定会得到重用了?短短几个月不见,真是越发地自大了!

“草民陈世美,拜见三皇子殿下。”

陈世美双手一揖,弯膝下跪,对着座上那个器宇轩昂的男子恭恭敬敬地拜了拜。

虽然他的语气是沉静的,但是心里早已开始翻腾了,那个夏征居然也在,还坐着!还坐在三皇子对面!还那样没有形象地坐着!

真是太大胆了!他就不怕三皇子一个不高兴给他治个不敬之罪?

哼,三皇子心胸宽厚可也不能这样肆意妄为啊!等他将来得了势,看他怎么替三皇子整治这些不懂事的东西们!

“嗯。”赵弘德略略点头,看了一眼跟着陈世美一起进屋的林媛,这丫头说的借他一用就是为了这个男人?

听到赵弘德应下,陈世美敛了敛心神,刚要站起身来,便听坐在一边的王洪笑道:“世美,这位是将军府的二公子,快给夏二公子见礼。”

将军府?

大雍王朝夏姓的人可不在少数,但是姓夏的将军却只有一位,就是常胜将军夏恒。夏恒膝下二子,大儿子夏臻,留在夏家军为帅。至于二子,自小便被封为逍遥郡王,人们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名字,难道,这夏征就是那位逍遥郡王?

陈世美脖子一僵,连舌头都开始打颤了,刚刚,刚刚他还在跟林媛吹嘘要整治他们!天哪!爹啊,你咋不早些告诉他夏征的身份?

这个还真是冤枉了王洪,夏征向来不喜旁人偷窥他的行踪,明令禁止不许唐青和王洪将他的身份透露出去。再说了,若是让陈世美这么早就知道了他的身份,那还有什么好玩的?

“草,草民,见过夏公子。”

陈世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这句话说完的了。

给三皇子和夏征一一见过了礼,陈世美暗暗吁了口气,刚要起身,就见到赵弘德指着给他们斟好了茶坐了下来的林媛道:“这位是我的义妹,林媛。”

义妹?!

看着林媛歪着头冲自己眨眼睛的样子,陈世美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起了一半的身子都僵住了!

王洪显然也没有想到林媛除了是夏征的心上人以外,还是三皇子的义妹,虽然没有封号,但是有皇子和夏家公子罩着,一般人谁敢动她?

“哎呦,原来林姑娘是殿下的义妹啊!本官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了,林姑娘莫要见怪啊!”王洪笑着冲林媛拱了拱手,笑得老脸都要开花了。

林媛笑道:“王大人真是过奖了,我只是个小村姑而已,只是运气好,殿下不嫌弃收我为义妹而已。”

含笑看了眼还没有站起身来的陈世美,笑道:“陈公子怎地还不起身?是身子不舒服吗?”

陈世美尴尬地笑了笑,暗地里揉了揉有些发软的腿,他没有发现此时自己后背已经全都湿了一大片。今儿受到的打击有些大,他都反应不过来了。

王洪跟赵弘德又说了什么,陈世美已经没有心情听了,因为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林媛身上。刚刚在门口跟林媛说过的话一直在耳边回荡,现在他只想把自己说过的话全都给吞回来!

偷偷抬眼瞧了瞧林媛,只见她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明亮的眼眸里有嘲讽有同情,还有冷漠。

陈世美突然想起了在城南住着的爹娘,连手指头都开始颤抖了。

心里太过害怕,陈世美连王洪叫了他好几声都没有听到。

王洪气得肺都要炸了,这个女婿果然是个扶不上墙的,上次见二皇子就是这样,这次又是!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就掉链子!

“世美?世美!”

“啊?”陈世美冷不丁地反应过来,一扭头就见到三皇子和王洪正皱眉看着自己,赶紧赔礼:“殿下恕罪,草民刚刚……”

“陈公子是不是太累了?”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夏征突然懒洋洋地笑道:“也是,房间里就我们几个人,偏偏只让陈公子一个人站着,要我,我也走神。”

言外之意,就是说陈世美其实是在抱怨了?

“夏公子误会了,草民不敢,草民不敢!”

这么一大顶帽子扣下来,他可担不起啊!

林媛噗嗤一笑,对陈世美道:“陈公子莫要紧张,夏征他就是爱开玩笑,你可不要放在心上。”

陈世美抹了抹冷汗,他也不敢放在心上啊,人家夏征是什么人,他是什么人?哎呦,他怎么就那么胆大妄为地说他身份不够尊贵呢!

“陈公子请坐吧。”赵弘德看着他这窘迫的样子很是同情,不过对于这陈世美的气度还是不是很满意的,至少处事不惊一条,就不够了。

王洪今日特意带他过来就是为了给三皇子推荐一下的,若是能得了三皇子的青睐,以后就算考不上状元,也能谋个前程。再不济,过几个月就是科考了,到时候有三皇子的推荐,他就比别的考生有优势的多。

赵弘德自然也明白王洪的心思,如果真的是人才,不要说是王洪推荐的了,就是一般的平民百姓他也会另眼相待予以重用的。

“小妹,刚刚听王大人说这陈公子是从驻马镇来的,原来你们还是同乡呢。”赵弘德接过林媛递来的茶水,笑着冲她挤了挤眼睛。

林媛憋住笑,直说这大哥上道,这么快就把这陈世美交到自己手里来了。

“嗯。”

“既然如此,就由你来问陈公子一个问题吧,为兄也想见识一下陈公子的高见。”

林媛笑着点了点头,求之不得!

一听是林媛要提问题,陈世美想死的心都有了,这女人会不会记恨他抛弃了她转而求娶王巧心?不行,这女人肯定会故意刁难他的!

“既然大哥发话了,那就让小妹来给大哥分忧好了。”林媛笑着看向陈世美,“听说陈公子是孤儿?不知道陈公子对孝道有何看法?”

孝道?

陈世美瞪大了眼睛,浑身冰冷。

在听到赵弘德说林媛和陈世美同是驻马镇的人时,王洪还有那一丝担心,就怕这林媛也是林家坳的人,这样的话他们的事情就败露了。

可是此时一听林媛的问话,王洪放心了,原来也是在街上听说的啊。

“这个,这个,学生认为,我们应该孝顺自己的父母,不能,不能……”陈世美越说冷汗流的越多,到后来连说话都开始结结巴巴了。

王洪一边听着一边暗骂这女婿不中用,气得他脚丫子都放不住了只想跑过去踹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两脚!

不过,在场的人里,除了王洪以外,恐怕没有人不知道陈世美害怕的真正原因了。

林媛笑道:“陈公子说的好,不知我能否再问公子一个问题?”

“林姑娘,请,请问。”陈世美冲林媛眨了眨眼睛,这个时候只能盼着她能顾念以前的情谊放他一马了。

但是这个眨眼睛的动作却让林媛差点恶心吐了,真当自己是世上最美了?还冲她抛媚眼,就不怕夏征把你眼珠子抠下来?

无视陈世美让人作呕的眼睛,林媛问道:“请问陈公子是否会因为自己父母出身卑微而断绝关系?”

王洪心里一个咯噔,赶紧陪笑着:“林姑娘这问题,呵呵,世美他是个孤儿,这样的问题……”

“怎么?这样的问题答不出来吗?”林媛歪歪头:“我觉得陈公子应该很容易回答吧,我想,陈公子的行动就已经非常诚实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王洪看了看尴尬地无地自容的女婿一眼,小心翼翼地看向林媛:“姑娘,这话是……”

“难道陈公子没有告诉王大人吗?我跟陈公子不仅同是驻马镇人,还都是林家坳人呢!陈公子就住在我家隔壁,住了好多年呢!”

什么?!

王洪一个趔趄差点从椅子上滑下去!

这么说,这么说这林媛全都知道了?她只是在装而已!

“姑娘,姑娘我……”

警告的目的已经达到,林媛笑着抿了抿发丝,对王洪说道:“王大人怎么这么惊讶?陈公子跟我是邻居,所以我一定会好生照顾他的。更何况陈公子是个十分心善之人,对待村里的陈家老两口向来关切,这不,还把这老两口给接到了邺城住呢。”

林媛笑了笑,看向陈世美,慢悠悠地说道:“想来,陈公子是想好好照顾陈家老两口吧,陈公子这份善心,真让林媛佩服!在这里,林媛也代陈家老两口谢谢陈公子了。”

说完,对着已经目瞪口呆的王洪说道:“王大人能得此贤婿,真是有福气!将来陈公子一定会好好孝敬王大人夫妻二人的,就像是亲生父母一样。”

亲生父母四个字,林媛故意加重了语气,提醒警告之意十分明显。

王洪连连点头:“是,是,一定会好好孝顺好好孝顺的!”

陈世美终于明白了林媛话里的意思,虽然得了她的警告,但是也很感激她给他留了情面没有当着三皇子的面把他坐下的龌龊事抖出来。

更重要的是,林媛没有说陈婶子两人就是他的父母,这多少也是给了他和王洪面子,不然的话,就凭着这两人说谎一事,他们以后在邺城也混不下去了。

陈世美双手紧握,真心实意地向林媛拱了拱手:“林姑娘放心,陈某一定会好好孝敬他们,把他们当做我的亲生父母一样对待!”

林媛微微点头,希望陈柱子能够说到做到,不然,她不介意将这两人说谎的事公之于众。

“王大人。”

听到林媛突然喊了自己一声,王洪下意识地一个哆嗦,就怕这丫头会当着赵弘德的面拆了他的台,他现在可真是悔的肠子都青了。

“姑娘,姑娘有何吩咐?”

看他如此紧张林媛轻声笑道:“吩咐不敢当,只是有一事相求。”

“姑娘客气了。”别说一事了,就是十事百事也马上答应啊!

“是这样的。那日我偶然去城南看望两位旧识,发现城南百姓生活极差,还希望王大人能照顾一下他们。”说完林媛看了赵弘德一眼,“当然,这也是三皇子殿下的意思。”

听到城南二字,王洪更加确信这林媛是跟陈婶子两口子认识了,当下赶紧应下,其实城南的事他早就开始着手办了,只是一直收效甚微,看来还得想个更妥当的法子才行。

想到这里,王洪不禁就把自己的设想说了出来,正好赵弘德和夏征在,由他俩帮忙拿主意,定然能够事半功倍。陈世美也有几分头脑,时不时的插上两句,倒也能说到点上。

林媛静静听着,其实这个王洪也算是个不错的官,虽然他也很贪财,但至少没有贪图百姓的银子,不然的话王巧心不会看银子看的那么重,陈世美也不会穿个十几两银子的衣裳。

这王洪比那些贪赃枉法的官强多了,至少就比李昌强!

从香满楼出来,被冷风一吹,王洪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才发现自己的衣裳全都被冷汗浸湿了。

再看陈世美,比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王洪感叹一声:“回去了以后,在城里买处宅子,把你爹娘接进去住吧!”

陈世美一愣,赶紧应了,声音闷闷的似有哽咽之声。其实他也偷偷去看过爹娘,自己的亲生父母,怎能不心疼?可是他也有私心,若不是林媛将他一棒子打醒,只怕真的要后悔一辈子了。

解决了陈婶子的事,赵弘德当天就连夜离开了,临走前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让林媛去京城。

林媛脆声应下,就算不为人,单单是为了赵弘德送她的那处宅子,她也得去啊!

香满楼的事终于完美解决,虽然跟醉仙居的仗还没打完,但以后时日长得很,不怕没机会。

林媛已经近一个月没有回驻马镇了,刘氏也来了好几封信问他们何时回家,此时林媛的一颗心早就飞回林家坳去了。

------题外话------

重复一遍,题外话不收费,题外话不收费,题外话不收费!重要的事说三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