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走了??/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马家杂货铺的小马。

一见到林媛,小马显然有些意外,不过还是很快地反应了过来,笑着跟林媛打了个招呼:“林老板,原来兰花一直说起的媛儿就是林老板啊!”

林媛挑眉,当初她刚开始卖糕点的时候,用到的油纸和麻绳都是在马家杂货铺买的,只是后来开了自己的铺子,店里用的东西要么是定制的,要么是六子几人去买,她跟小马打交道的机会就少了。没想到再次见面,这小马还记得她。

“是啊,小马,好巧啊!”

林媛笑着跟小马打个招呼,再看兰花时,她的一张小脸儿更红了,看得林媛忍不住冲她调皮地挤了挤眼睛。

兰花咬唇垂眸,那扭捏的小样儿跟当初在林家坳同别人吵架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你,你回来啦?”

林媛忍不住打趣:“对啊,怎么,不想让我回来?怕我坏了你的好事?”

“我哪有那么说啊!”兰花抬眼看了小马一下,偷偷冲林媛威胁似的瞪了瞪眼睛,只是这威慑力,根本就是小猫抓痒。

虽然兰花矢口否认,但是她和小马之间的别样关系,林媛一眼就看出来了,歪头对小马道:“小马,你说呢,我有没有坏了你们的好事?”

小马一愣,尴尬又害羞地挠了挠头:“那个,我,我是来给兰花,咳咳,给林姑娘送碗的,她特别喜欢精致漂亮的碗,所以我就给她留了一套。”

林媛笑着抿了抿唇,冲兰花挤挤眼睛,还说没事,都惦记着给她留喜欢的东西了呢!

“那个我铺子里还有事,我就先走了啊。”小马冲林媛十分有礼貌地点点头,回头跟兰花笑了笑,那一笑,包含了万千世界。

“嗯,你回吧。路上小心点儿啊!”看着小马赶着马车走了,兰花恋恋不舍地连连嘱咐,就连林媛好笑地看着她都没有察觉到。

“哎呦,就这么走了?要不你也跟着去吧!”

“林媛!你真是的!”兰花嘟着小嘴儿,脸蛋儿红彤彤的,逗得林媛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笑又把兰花闹了个大红脸,冲着在马车上坐得优哉游哉的夏征喊了一嗓子:“还不过来管管你女人!再笑就要笑傻了!”

夏征挑眉看天,唇角上扬,他的女人要是真傻了也挺好,这样就没人打她的主意了。

说笑归说笑,不过说实话,林媛还是很看好小马的,先不说他的条件,只是这个小伙子本身就不错,林媛对他的第一印象十分好,后来有过几次打交道,更是觉得此人十分靠谱。还有他们家老两口,看上去也是十分面善的人,若是兰花嫁过去了,应该不会受欺负。

虽说成亲的事还有些远,不过看兰花和小马的样子,应该也不会等太久了。

不拿这事儿逗兰花了,林媛在豆腐坊里转了一圈,样样都很好,只是那些小孩子们的情绪不太高昂,干活儿的时候也不像以前那样带劲了。

“这些孩子们怎么了,是不是不想在咱们这里干活了?”避过了那些孩子们,林媛悄悄问了声。

兰花叹了口气,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封信递到了林媛的手里:“这事本该早些告诉你的,只是你一直忙着邺城的事回不来,才拖到现在。小林子,走了。”

小林子走了?

林媛狐疑地拆开信封,这还是她头一次见到小林子写的字,工整干净,刚劲有力,明显是从小就下了苦功夫练过了的。

信上没有写他为什么离开,他只说了自己回家了。除此之外,无非就是对林媛表示感谢,更多的则是希望林媛能够继续照顾那些孩子们。

“臭小子!说走就走,也不等我回来!”虽然这小林子高傲得很,不过听他走了,还是有些舍不得。

“是呢,这小子真是奇怪,前一天还好好的呢,第二天就留了封信给我说是要回家去了。”兰花也很是不解,“也不说他去哪儿,让人都不知道他家到底在哪里,万一让人拐子给骗了怎么办,这是让人担心。”

林媛也担心,不过小林子毕竟是个男孩子,而且还是个十分聪明的小男孩,想来应该不会出事。

只是豆腐坊里那些小孩子们,他们以前都是小叫花子,就是因为小林子才会来到豆腐坊干活的。现在小林子走了,这些孩子们又跟他关系匪浅,甚至以他为头儿,不知道小林子不在这里了,他们还愿意留下来吗?

林媛特意去问了几个孩子,出乎意料的,没有一个孩子愿意离开。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小林子虽然走了,但是他肯定不放心这些难兄难弟们,以后一定会回来看他们。为了让小林子能有地方找到他们,他们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对于这些孩子们近乎幼稚的想法,林媛又好笑又欣慰,若是小林子知道自己日日担心的孩子们也天天想着他,一定会很高兴吧。

孩子们都不愿意走,林媛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又跟吴掌柜一起看了看账簿,兰花忍不住跟林媛说起了这一个月里发生的事。

“林媛啊,你都不知道,在这一个月里咱们驻马镇可热闹了!”兰花给林媛倒了杯热茶,眼睛都亮了:“听说今年京城里有好多大事,三年一次的科举考试啊,一年一次的皇商比赛。咱们驻马镇离京城这么近,有不少商人啊学子啊,都从咱们这里路过呢!还有好多人过来咱们豆腐坊里买豆腐呢!他们见了咱们的豆腐个个都说好,还说让咱们也去参加皇商大赛呢!”

吴掌柜把账簿收好,笑着对林媛道:“兰花姑娘这几天啊,整日念叨着,咱们也该去京城报个名,比个赛什么的,没准啊,就能把皇商给收入囊中了。”

“什么叫没准啊,吴叔,应该是肯定!”兰花嘻嘻笑着看了林媛一眼,希望她真的能跟自己想的一样立马就动身去京城参加皇商大赛。

可是,让她失望了。

林媛笑着看了兰花一眼,嗔道:“那皇商比赛是你开得不成?你说参加就能参加的?真以为是上大街赶集呢啊!”

兰花撅噘嘴:“咋?皇商比赛不是任何商人都能去的?难不成还看身份等级?只有那些出身高贵的人才能去?要是那样,那这皇商比赛还不如不去的好,比赛还看人,真是势利眼儿!”

“不是势利眼儿,是规章程序。”林媛笑着把茶杯放下,亲自倒了杯茶送到了兰花面前,因为安家也要参加皇商比赛,所以在邺城的时候,她专门问过夏征关于这些方面的事。

“皇商比赛的确可以人人参加,只要你有别人没有的技艺,能做出十分珍奇的东西来,就能报名参加。只是,能进入到决赛的可不是一般人。”

吴掌柜虽然在邺城待过,但是一般没有酒楼参加过皇商比赛,所以他对于这方面的事也不是很清楚,此时听到林媛说起也十分好奇地坐到了一边听了起来。

看了吴掌柜一眼,林媛继续说道:“这比赛要进行三轮筛选,第一轮是当地知府推举,第二轮是京城专人品鉴,第三轮才是在御前表演,来争夺最后的皇商之称。”

原来这么麻烦啊!

兰花撇撇嘴,默默喝起了茶不开口了。

不过林媛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你说小林子走了,他是哪天走的?”

兰花想了想:“十天前吧。”

“十天?”

林媛柔软的指腹在茶杯上摩挲着,眉头微蹙,难道小林子是去了京城?他家该不会也是经商的吧。只是,究竟是京城是他的家,还是那些去京城参加皇商的人才是呢?

关于小林子的一些往事涌上心头,这小子别看脾气不好,不过单看行为举止各方面,应该是出身大户人家,只是不知道他为何会突然离开流浪到驻马镇呢?

想不明白也就不再想了,又跟兰花说了会儿话,兰花突然十分认真地握住了林媛的手,感激道:“林媛,我要替我们家感谢你。”

难得见到兰花这个样子,林媛还有些不适应呢。

“你这是咋了?这么郑重,弄得我都有些不自在了。”

兰花嗔了她一眼,笑道:“少来!不过林媛,说实话,这声谢谢我早就该跟你说了,我,我娘,还有我大哥,要不是因为你提点,只怕我们现在还过不了这么好呢。你知道不,我大哥的铺子现在生意可好了,咱们镇上好多有钱人都来我大哥店里买衣柜呢,就在前天,还有个茶树镇的人专门来定了三个衣柜,说是给三个子女一人一个呢!”

“这还不是长庆大哥的手艺好?你瞧咱们镇上好几家卖衣柜的铺子呢,别人的生意就不行。”

林长庆的手艺确实是越来越好了,自从得了林媛的提点卖起衣柜以后,就有不少同行看到了好处也跟风卖了起来。不过,跟林长庆的雕花手艺比起来,那些人就差得远了,林长庆不仅手艺好,头脑也聪明,经常自己想出一些花样来。再加上林家信的提点,林长庆的生意不火才怪呢。

“嘿嘿,这话倒是真的,那些人有的也是嫌我大哥的东西贵,可是跟别家的东西一比,嘻嘻,又全都回来买我大哥店里的衣柜了。”林媛笑得眉飞色舞,突然凑近了林媛神神秘秘地说道:“哎对了,刘婶子有没有跟你说起我大哥的事?”

“什么事啊?”林媛摇了摇头。

看她不知道,兰花的八卦潜质又爆发了,越发兴致勃勃起来:“没说?那太好了,我告诉你。你娘啊,给我大哥介绍了一个姑娘,是刘婶子好姐妹的侄女儿,人品模样个个都没得说。别说我大哥了,就是我见了都喜欢的不行,我娘更是欢喜得恨不能赶紧把她给娶进门来。”

“你也见过了?”看兰花说的那么高兴,林媛的兴致也起来了。

“见过了啊。”说到这里,兰花噗嗤一乐,捂住小嘴儿笑了一会儿才在林媛的再三追问下继续说道:“你不知道呢,我那个新嫂子啊,经常来我家帮我娘腌菜。她干活又利索又不嫌累,要不我娘越看越喜欢啊!不过我娘担心她累着,就让她去我大哥的店里帮忙。我这新嫂子啊,就快要进门啦!”

林长庆的年纪在林家坳里已经算是比较大的了,像他这个岁数还没有成亲的,还真是不多。以前兰花家里条件不太好,一直没有人帮忙介绍,唯一有个介绍的,还出了盼儿姐姐那样的事。

不过现在好了,他们家里条件好了,正好,刘氏的好姐妹也要给自己的侄女儿找对象,两人之前没提起过,这次一说起来,刘氏就赶紧把林长庆给说了。没想到这两人还真看对了眼儿。

“对啊,你大哥成了亲,你这个做妹妹的也就可以成亲了!”林媛挤挤眼睛,拿手肘捅了捅兰花的胳膊,笑嘻嘻地凑近她打趣了一番。

他们村里就有这个习俗,子女里边大的不成亲,小的也不能成亲,不然会对大点的孩子有所妨害。虽然这是迷信,但是村里人都很奉行这一点,所以一开始林媛也有些为兰花和小马担心。

“你,你真是的!怎么又说到我头上了!不跟你说了!”兰花弯弯唇角,起身就回到仓房里检查新买的黄豆了。

看着兰花跑得跟兔子似的背影,林媛笑得肚子都快疼了,不过看到身边的人全都好了起来,她也高兴极了。

从豆腐坊出来,林媛就看到夏征正一脸幽怨地看着自己。

“咦?咱们夏公子这是怎么了?才一会儿不见就不高兴了?”林媛一边上马车一边好笑地杵了杵夏征的额头。

伸手将林媛拉到马车上,夏征抱着她就钻进了马车里,随手还把车帘子给打落了,马车里的光线顿时暗了几分。

“你明知故问。”夏征将头倚在林媛的颈窝里,贪婪地呼吸着她身上的清香,嘴巴砸吧砸吧地好像在吃什么美味似的。

林媛被他呼出来的热气弄得有些痒,身子不由自主地扭了扭,笑道:“我可不知道。”

“不知道吗?”夏征挑眉:“你看人家兰花,见了心上人什么样子,再看看你,哼,你什么时候能那样看着我?”

原来这家伙是在吃这个醋!

得知原因的林媛,不禁有些哭笑不得,斜睨着眼睛嗔道:“原来你喜欢的是兰花那样的女子啊,这还不好说,你看那个苏秋语,你若是喜欢,大可回京城去嘛!”

夏征心道一声“哎呦”,赶紧解释:“媛儿,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我不是喜欢那样的啊,我的意思是,是你,那个,能不能稍微地,微微地害羞一下,你现在见我,就感觉跟见到合作伙伴似的,人家心里不舒坦呀。”

林媛忍不住一愣,说得好像她不是女人似的,可是她有这样吗?每次见到夏征,她心里都是特别开心特别高兴的啊!

“好啦好啦,那我下次见了你也这样,这样,好不好?”林媛一边说一边做着娇羞低头的小模样,只是刚做了两个自己就装不下去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夏征装模作样地唉了一声,憋了好久的笑也憋不住了。

“好了说正事。”擦了擦林媛笑出来的泪花,夏征郑重其事地握住了她的手,问道:“媛儿,小白兔回京时跟你说的事,你确定了吗?”

赵弘德回京前曾经再三邀请她去京城,不仅是赵弘德,安乐公主年前离开驻马镇的时候也说过多次,要不是京城里事多,这么久没再跟林媛见面的安乐公主肯定早就来了。

看着夏征熠熠生辉的双眼,林媛知道,这件事已经在他心里藏了多时。

以前不说,是怕她不舍得离开家乡,也是怕她去了京城受罪。可是现在不同了,林媛的羽翼越来越丰满,京城里还有人惦记着她。而且在夏征看来,以林媛的能力,屈居小小的驻马镇,实在是委屈她了。

“这个。”看着吓着你充满希冀的目光,林媛心中一暖,实在是不忍心让他失望,“其实我早就想过了,从一开始我就希望能开一家自己的酒楼,只是后来遇到了你,让我捡了个半路的便宜。虽然现在生活很安定,但我不想放弃自己的梦想。阿征,我会去京城的,我要在京城开一家属于我自己的酒楼,我要把我所有的厨艺全都发挥出来。”

听到林媛的决定,夏征又是激动又是高兴:“媛儿,你的梦想就是我的梦想。”

虽然没有更多的保证,但是林媛知道这件事已经在夏征的心里成为最重要的事了。

夏征揉了揉林媛柔软的手心,嘿嘿笑着:“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京城?我可没有别的意思啊,小白兔不是送了你一处宅子吗,我得提前派人帮你把宅子收拾出来啊!”

还有他从大哥那里讹来的铺子,也得提前收拾出来了。

这个可把林媛给难住了,驻马镇的事还有一些没有忙完,恐怕今年是去不了了。

“大概,明年吧!”

夏征突然凑近了一些,声音柔软地快要流出水来了:“明年三月,大哥就要成亲了,我们一起去,好吗?”

这话的意思,是希望她能在三月之前到京城了。

揉了揉夏征整齐的发髻。林媛笑道:“好,一起去。”

……

天气越来越炎热了,来吃饭的客人们越来越多地提出让把菜用冰块镇一下再吃了,就连桂枝嫂子家的凉皮也不再卖加热过的了。

按照林媛的一贯作风,这个时候应该会出新菜式才对。

甚至连一些经常光顾福满楼的老客人都不止一次问过吴掌柜什么时候能出新品。

当林媛听到吴掌柜说起这事时,不禁莞尔一笑:“看来我让你准备的那些冰块儿该用了。”

其实夏天的菜很多,只要是清爽可口的就行,一般的菜都可以用冰镇一下再吃,而且还可以用冰镇过米酒再喝。

至于那些可以食用的冰块,林媛也用来做冷饮了。用快刀把冰块刨成碎屑,上边加上用新鲜果子榨成的汁,再加上各式的果肉和干果,就变成了一杯材料丰富口感很好的刨冰了。

除此之外,还可以把冰块削得更碎一些,然后把冰屑和煮熟的红豆沙混合,再加上一些用糖渍过的樱桃或者葡萄干,就做成了冰凉甜美的红豆沙冰。这款红豆沙冰一上市,就深受闺中小姐们的青睐,卖的极好。

除此之外,林媛还想出了很多种其它的新鲜冷饮,这日正在跟吴掌柜讨论的时候,门口的伙计突然过来说,城南学堂的先生孟良冬来了。

------题外话------

哈哈知道是谁了吧~

推荐好友赖皮新书,快来勾搭哦

《嫡女医妃之冷王诱爱》

喜欢看医妃的亲们看过来,看过来,皮皮等你们哦。

首席医官一朝穿越成侯府弃于祖宅的嫡女,嘿嘿,看我如何利用医术赢得银两。

男装行走,勾搭万千美女。

高冷男神,战场之王,也来凑凑热闹。

生活太无聊,虐虐渣渣很不错,撩撩美女很悠哉,汉子,恩,好像也可以撩一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