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傻儿子/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还回来干什么?”大旺冷冰冰的声音冷不丁在身后响起,惊得大强子一个哆嗦,抹了抹流下来的贪婪的口水,大强子欢喜得脸顿时变成了苦瓜相。

“儿子?儿子啊!爹想死你啦!爹想死你啦!”

转过身来的大强子,脸上顿时流露出了常年未见亲子时那种舐犊情深的表情。不得不说,这大强子真真是个十足的演技派,眼泪说来就来了。

“儿子!”

嘴里连声唤着儿子的名字,大强子快走两步,一把将已经呆愣的大旺抱进了怀里,双手在他后背上宠溺地抚摸着。心里却已经开始感慨,将近四年未见,大儿子已经长得如此高大了,他都差点抱不住了。

而被大强子紧紧抱着的大旺,此时却是一脸懵。刚刚还在后边干活儿呢,就被告知有个衣衫褴褛的人来找他。他还纳闷呢,没想到竟然是自己的亲爹!

只是,爹的这幅落魄样子,跟印象中光鲜亮丽的爹完全不同。

不过,虽然印象不一样,但是当爹将他搂在怀里喊他名字的时候,大旺心里依旧暖洋洋的,眼眶里的泪花也开始打转儿了。父子连心,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你……”大旺只说了一个你字,就再也开不了口了。他想叫爹,可是一想到这个男人为了一个小贱人就抛家弃子的恶行,他实在叫不出口了。再想想受委屈的娘,他的嘴就更张不开了。

大强子抱了儿子一会儿,将他推开再看大旺时,也被大旺眼里的泪水刺痛了眼睛。

大强子的鼻子蓦然一酸,这下不用装,他的眼泪也下来了。

这就是亲情血脉,刚刚见到大嗓门子时,他心里只有算计,只有多年未见的熟悉感。可是见了儿子,就只剩下浓浓的思念了。

“儿啊!爹回来了,这些年,苦了你们了。”这话,是真正地发自肺腑的。

大旺咬咬唇,摇头:“不,苦的不是我,是娘。”

只是简简单单一句话,立即把大强子的思绪拉了回来。

对,他来此的目的是为了跟大嗓门子和好!

想起这个来,大强子顿时精神起来了,眼眶里的泪花也不知道是因为见到儿子感动的,还是想到了以后的好日子激动的了。

顺着大旺的话头往下,大强子一边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一边偷眼观察着儿子:“是啊,这些年苦了你娘了,都是爹不对,爹当初都是猪油蒙了心,才会着了那个小骚蹄子的道儿!可是,可是刚刚我去找你娘,求你娘原谅我,她……”

“我娘怎么样?原谅了你吗?”一听大强子竟然主动去给娘道歉,大旺激动地抓住了大强子的手,有些期待而紧张地问着。

看儿子这个样子,大强子心里更笃定了,垂眸落寞地摇了摇头:“你娘她恨我,不肯原谅我啊。”

大旺果然十分失望,抓着大强子的手也落了下来:“我就知道,娘肯定不会原谅你的,当初你那样对我们,若换做是我,我也不会原谅你的。”

“儿啊,爹对不住你们哥俩儿,对不住你娘啊。”大强子使劲儿掐了自己大腿一把,挤出了两行清泪:“儿啊,这些年爹没能好好待你们,我这个爹当得不称职啊!你恨爹是不?哎,爹不求你能原谅我,爹这次就是想回来看看你们,看到你们都好,爹也就放心了。如果你娘真的不原谅我,那,那我就永远地离开这个伤心地,是生是死,爹都认命了。”

见大旺哆嗦着嘴唇,似有动摇之色,大强子眼珠子一转,又添了一把火:“爹还记得你小时候,那么小,那么软,爹怕自己手粗,把你抱疼了,一下也不敢动你,就坐在炕头上,看着你白白的小脸儿傻笑。后来你长大了,你想出去玩,爹怕你走路累得慌,就一直抱着你,一下也不舍得让你自己下地走路。嘿嘿,那时候多好啊,爹真想回到那时候啊。我们一家四口,过得其乐融融,别提多高兴了。”

“爹。”虽然大强子说的这些事,大旺几乎没有什么印象,但是不知怎么的,他的心里就是感动的不行不行的,一个爹子脱口而出。

“爹,爹啊!”毕竟是骨肉亲情,大旺一下子泪如泉涌,扑到大强子的怀里,像个三岁孩童一般痛哭起来。

见到儿子这般模样,大强子心中窃喜,一边装模作样地拍着他的后背安抚着,一边喜滋滋地盘算着下一步计划。

“儿啊,爹在邻镇受了不少委屈,吃了不少苦,今儿一回来就去找你娘了,连,连顿饭都没……”

不等他说完,大旺已经一把抹了脸上的泪水,激动地说道:“爹,你受苦了,走,儿子请您吃顿好的去!”

大强子心中狂喜,嘴上却说着拒绝的话:“什么好不好的,能跟儿子一起吃饭就是最好的。咱们镇上的福满楼,听说换了新东家了,还上了好多新菜式呢!”

大旺一边拉着大强子绕到金记醋坊的后院,一边跟他说着话,只是他完全没有听出大强子说此话的意思,笑着说道:“爹,福满楼确实换了新东家了,你知道,那个新东家是谁吗?”

是谁?反正不是他大强子!

大强子腹诽了一会儿,却十分宠溺地看了儿子一眼,有些心不在焉地问了一句:“哦?谁呀?难不成还是咱们认识的人?”

“岂止是认识!”大旺推开自己住的通铺的门,高兴地说道:“爹,我要是说出来了你肯定都不相信,就是咱们村的林媛,林二叔家的那个大丫头!”

林媛?名字怪熟悉的。

大强子皱眉想了想,突然吃惊地瞪大了眼睛:“那个,那个小灾星?”

大旺打了一盆水回来,还把自己最好的一套衣裳拿了出来,那是大嗓门子去莫三娘的布匹店给两个儿子定做的衣裳,用的是最好的料子。平日里大旺都舍不得穿的,只有在每月歇工去看大嗓门子的时候才会穿上一天,等回来了就立马脱掉重新放起来。

“人家现在可不是小灾星了,人家林媛啊,现在是福星呢!爹,给你穿我的衣裳讲究一下吧。”把衣裳递给了大强子,大旺又顺口说了一句:“就连那个稻花香都是她开得呢!”

只是,此时的大强子满腹心思都在手上的那套衣裳上边,完全没有听到儿子最后一句话说的是啥。

“天哪!这么好的衣裳,还将就着穿?这娘们几个真******有钱!”

大强子紧紧抱着那身衣裳不放手了,生怕大旺临时反悔要回去。不过转念一想,儿子随随便便就拿出了一套这么好的衣裳,肯定衣柜里还有更好的,没准,还会有更值钱的东西。

一边想着,大强子的眼睛就开始往那大大的衣柜里瞄,只可惜大旺早就顺手把那个衣柜关上了。

其实大强子这次完全是曲解了儿子的意思,这几年大旺身形张开了,而且继承了大嗓门子的优点,长得人高马大的。而大强子就相对要矮了一些,穿大旺的衣裳自然要宽大,这就是大旺说的将就穿的意思。

大旺亲自帮爹洗漱了一番,又给他穿了新衣裳,大强子立马精神了。

“儿啊,咱们去哪吃饭啊?”虽然衣裳有些宽大,但是架不住衣裳料子高档啊,大强子一边美滋滋地系着脖子里的扣子,一边催着儿子赶紧带他去吃饭。

大旺把脏水倒掉,笑着说道:“爹,你说了算。儿子挣钱了,你想吃啥儿子就带你去吃啥。”

大强子眼睛大亮:“那咱爷俩儿就去福满楼吃饭咋样?爹以前在镇上开店的时候就听说那里的饭菜最好吃了,而且能去那儿吃饭的人,全都是在镇上有点身份的人。这次咱们就去那儿吃吧!”

说着,大强子就双手背后,踱着四方步准备往外走。

只是走了两步突然觉得不对劲儿,回头一看,大旺不知道为什么呆呆地愣在原地不动弹。

“咋啦?怎么不走了?快走吧我的儿啊,爹都快饿死了!”

被大强子一催,大旺才回过神来,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窘迫地说道:“爹,那个,那个咱们换个地方吃饭行不?儿子,儿子没那么多银子,去福满楼……”

说到最后,大旺的声音几乎弱得都听不到了。

一听儿子不舍得去福满楼吃饭,大强子的心立即就凉了,脸色也暗了暗,连称呼都改了:“怎么了大旺,是不是舍不得带爹去那儿吃饭?”

“不是不是,爹,是儿子,真的没有那么多银子啊!要是,要是你真的想去,那我去跟工友借点银子?”

一听借银子,大强子顿时就没了吃饭的兴致,不过转念一想,他心里顿时清明了,亲热地抓着儿子的手心疼地说道:“儿啊,你挣得银子呢?是不是都被你娘给搜刮走了?哎我的儿啊,真是苦了你了,辛辛苦苦挣的银子自己不能花,都得上交给那个婆娘!儿,你放心,以后你的银子交给爹报官,爹肯定不会让你受委屈,让你没银子花的!”

“不是的不是的,爹,娘没有搜刮我们。”听到大强子冤枉了大嗓门子,大旺赶紧摆手澄清:“是儿子自己交给娘的,娘也说了,这些银子都给俺们留着,等以后娶媳妇儿生娃的时候用。爹,你可别冤枉了娘,娘这些年辛苦带着我们哥俩儿,吃了不少苦,就算娘把这些银子都花了,儿子也乐意的很。”

听到儿子这么维护大嗓门子,大强子的心里酸酸的,撇了撇嘴,语气再次冷了下来:“你不是说福满楼的新东家是咱们村的小灾星吗?”

“爹,林媛不是小灾星,她是咱们的福星,要是没有她,我们娘仨现在肯定还过着以前那种苦日子呢!”

儿子维护大嗓门子也就罢了,毕竟那是他亲娘,结果现在还在维护着一个外人,可把他给气坏了。当即也没有心情跟他讨论去不去福满楼吃饭了,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嘟囔了一句:“行了行了,随便找个地方吃饭吧!我都快饿死了!”

看着大强子已经走出了后门,大旺快走两步追上去:“爹,你先等等,我得去告个假。”

虽然没有去福满楼吃饭,但是大旺还是领着大强子去了镇上一家十分不错的酒楼吃饭,在这么好的地方吃饭,这在以前根本是大强子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大强子十分不客气地点了鸡鸭鱼肉,还要了一坛子好酒,虽然只是一顿饭,但是已经把大旺身上仅有的二两银子全都花光了。

不过心疼归心疼,看到自家爹能吃的这么开心,大旺还是很高兴的。

酒足饭饱,大旺笑着说道:“爹,吃饱了吧?小旺这些日子一直在镇上给人家修缮房子呢,咱们去找他吧,我敢说,看到爹回来了他肯定特别高兴!”

说起小旺来,大强子的印象还停留在四年前那个挂着清鼻涕、浑身是泥巴的臭小子上。

拿着筷子剔了剔牙,大强子砸吧砸吧嘴道:“哦?那小子还会修房子?那能挣多少钱。”

语气里,满满的瞧不起。

而身在兴奋中的大旺却没有听出来,激动地说道:“当然能挣钱啦,他们不是给人家盖房子,是给人家修房子,把屋里修成带暖气的,这个啊,还是林媛想出来的呢!他们啊,可挣钱了,比我可挣得多!”

大强子所有的注意点都在钱上,什么暖气啊林媛想出来的啊,早就被他自动过滤掉了。

瞪着眼睛,连嘴里的筷子都忘了拿下来,大强子心里已经开始转悠新点子了:大儿子的银子在大嗓门子那里,小儿子的银子肯定也在那里。大儿子这个蠢蛋都忽悠不来,那小儿子肯定更难了。哎呦呦,他这是造了什么孽啊,生的两个儿子一个比一个机灵,还都不跟他亲!真是头疼!

这就是大强子为什么先来找大儿子,却不去找小儿子的原因,小旺太机灵,且跟在他身边的时间更短一些,跟他自然没有大旺亲厚了。

“那个,小旺他肯定挺忙的,要不咱们就先不……”

“忙也没事!自个儿亲爹来了,再忙也能抽出空来!”大旺不由分说地拉着大强子就往外走,大强子就是有心留下也没那个力气了,他都四十多了,哪里比得上年轻力壮的儿子?

跟想象中的一样,小儿子对他完全不亲热,甚至都可以用厌恶来形容。

“哥,你怎么跟他在一起?!”第一眼看到大强子时,小旺都差点没有认出来,不过再看他那笑得尴尬的表情猜也猜得出来了。

见小旺这么冷硬,大旺眉头一蹙,冲大强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就沉下脸来虎了小旺几句:“小旺,怎么说话呢!这是咱爹,咱爹回来了!”

咱爹?

小旺好笑地笑了起来,白了大强子一眼:“爹?呵,走的时候怎么不说自己是爹了?”

“小旺!”

“哥,你别说了!他做的那些事你都忘了不成?娘这些年遭的罪受的苦你也忘了?”

见弟弟眼圈红了,大旺也不好受:“哥没忘,就是没忘所以才把他带来的啊。小旺,爹他知道错了,他改过了,他说了以后再也不会犯了。小旺,娘这些年这么苦,身边没个人照顾着太孤单了,爹回来了,他们两个在一起还能就个伴儿,娘也不至于那么苦了啊!”

“哥,有个伴儿就不是苦了吗?”小旺抽了抽鼻子,把没来得及掉下来的眼泪生生地逼了回去,“要是身边有伴儿,但是这个伴儿整天好吃懒做,要娘伺候他,我宁愿娘自己一个人过一辈子。更何况,这个人还总是干一些让娘伤心得事!”

“小旺,你别这样说……”

“哥,当年他走的时候说过的话,你都忘了吗?”小旺根本都不愿意跟大强子说话,甚至连个眼神都不愿意给他,被当做透明的大强子实在是无趣的很。

提起当年的事,小旺就激动地双拳紧握,声音里满是痛苦:“当年他带着那个小贱人上门挑衅,那个贱人自己摔掉了孩子还诬赖是咱娘动的手!他呢,他抱着那个小贱人上了马车就走,我在后头抱着他腿,哭着喊着求他留下来,可他呢?他连头没有回,一脚就把我踹到了一边,现在我头上还留着个疤呢!大哥,这就是咱爹吗?若是爹都是这个样子的,那不要也罢!”

“小旺,哥知道你当年受苦了。”大旺心疼地抚摸着弟弟的头,将他一把按在了自己肩头,任凭小旺委屈的泪水打湿了自己的衣裳。

当年大强子跟那个女人走时的场景,几乎夜夜都会出现在他的梦里,而小旺更厉害,大强子走后一年多,他都会在梦里哭着醒来,每每都是大嗓门子一边掉眼泪一边柔声安抚他。

再后来大家越来越大了,虽然做恶梦的时候少了,但是兄弟俩儿都知道,这件事是横在两人心里的一根倒刺,永远都拔不掉的。

要说不恨大强子,那是假的。可是大旺想得更多,大嗓门子孤单了好几年,兄弟俩都劝过她再找一个,可她就是不肯。现在大强子回来了,大旺想着两人毕竟以前也生活了十多年,要说没有感情是假的,也许娘心里还是惦记着他的,所以才会想着把两人重新撮合到一起。

只是,现在连小旺这关都过不了,更遑论大嗓门子了。

“小旺啊,娘这些年受的苦你也看到了,让她再找一个她也不找,难道你就打算这么看着娘孤孤单单地到老吗?都说老来伴老来伴,到老才知道有个人在身边陪着才是最幸福的事。小旺,为了咱娘以后老了能有个伴儿,有个依靠,你就原谅爹吧,好不好?”

“不好!”小旺答得斩钉截铁,“他做的那些破事,我都不好意思说出口!哥,他能有第一次,肯定就有第二次,再说了,他早不回来晚不回来,怎么现在咱们过得好了他就回来了?哼,让我帮他劝着娘原谅他?做梦!我才不会让娘重新回到这个人面前吃苦受罪!”

说完,小旺狠狠地瞪了大强子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小旺决绝的背影,大强子艰涩地咽了口唾沫,他那句“早不回来晚不回来”久久萦绕在耳边,他甚至以为这小子都已经看透了他的心。

“哎!”大旺叹了口气,摇摇头:“太不懂事了!爹你别怪小旺,他,他还小,不懂事的。”

大强子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不,不会的,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儿,哪有当爹的埋怨亲儿的道理?”

暗暗地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大强子恨不得能赶紧离开这里。他就知道,这个小儿子不好对付,这臭小子随了他,从小就机灵。幸好大儿子随了大嗓门子那个傻婆娘,不然的话,他这次回来恐怕都没得人帮忙了。

大强子现在可是说是孑然一身了,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大旺有心让他跟着自己去醋坊的通铺挤一挤,但是大强子怕给他惹麻烦,说什么也不去。

没办法,大旺只好跟管事预支了一个月的工钱,给大强子租了一处小院子,虽然地方不大,不过好在还很干净,一个人住绰绰有余了。衣裳被褥,也全都给备了一份新的,待一切都收拾妥当了,大旺才恋恋不舍的走了。

儿子刚走,大强子就拿着儿子留下来的银子喜滋滋地溜出去玩乐了。事情进行地还算顺利,只要有大旺这个儿子帮衬着,还怕大嗓门子不原谅他?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