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第一次打脸/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旺给的银子,没几天就被大强子给霍霍光了,偏这几天大旺活儿多,没顾上过来看他,大强子这心里就开始犯嘀咕了,难不成是这个傻儿子突然脑袋灵光,看出了他的计划?

左思右想,大强子还是不想这么轻易就放弃,第二天就找上了金记醋坊。

虽然知道醋坊的后门在哪里,可是这次衣着光鲜的大强子偏要去前门,还非得找上次那个撵他出来的小伙计。

小伙计知道这人是大旺的亲爹,此次见面亲热了许多,让他在大堂里坐一会儿,自己就去后边叫大旺了。

大强子翘着二郎腿儿坐在大堂里,看着那些小伙计们给上门来的顾客打醋收银子,一边羡慕,一边感慨大铺子就是好,人多钱也多。

这会儿正是醋坊忙碌的时候,一个年纪稍大的妇人带着个小娃娃过来打醋,一斤醋两个铜板,老妇人在小伙计面前磨来磨去,希望能给免去一个铜板。

小伙计一脸无奈,笑道:“婆婆啊,给您打的醋本来就是按着最低价给的,本来就不挣你钱了,你这要是再少给一文钱,咱们铺子就要赔钱了啊。”

老婆婆手里死死捏着一个铜板,虽然知道这样做不好,可是还是坚持着能少给一个就少给一个:“小伙子啊,我在你们店里买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都是老熟人啦,你就便宜点吧。”

“婆婆啊,就是因为你是老熟人,我才按着最低价给你算的啊,要是别人,这一斤醋是要三文钱的。”

这小伙计说得倒是真的,本来妇人买的醋就是他们铺子里最低档次的了,能便宜点就便宜点,偏偏这个妇人还是不知足,非要再便宜,这么一来就真的要赔钱卖了,他一个小小伙计,也是来打工的,若是赔钱卖东西让掌柜的知道了,倒霉的就是他了。

妇人牵着孩子的手还在磨着嘴皮子,小伙计也不厌其烦地跟她解释着,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丝毫没有一点儿不耐烦和嫌弃得模样。

而坐在一边冷眼旁观的大强子却看不下去了,以前他做生意时也经常遇到这样爱贪小便宜的客人,不过,不管是多么难缠的客人,只要到了他大强子手里,没有一个摆不平的!

“哎哎,我说你这老太太,怎么这么不识抬举啊!人家都说了,这已经是最便宜的价钱了,你还不知足,还要再便宜点!要不要脸?”

大强子的突然出现,惊得妇人和小伙计都愣了愣,再加上他说话这么难听,妇人的脸顿时就红了,咬着唇垂眸不言声了。

小伙计也皱了皱眉,十分不满地看着大强子,虽然妇人刚刚的行为确实不可取,可是他也不用这么直白地骂人吧!要不是知道这大强子是大旺的亲爹,他恐怕都要回呛他了!

不过,在小伙计心里也有了计较,大旺那样随和老实的人,怎么会有这么个态度蛮横的爹?瞧那一脸看不起人的模样呦,真想上去揍他两拳!

“大叔,这是俺们醋坊里的事,您就不要插手了。等下大旺就出来了,你还是坐那歇会儿等等他吧。”

小伙计态度十分委婉,大强子却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将矛头直接就对上了他:“哎呦我说小伙子啊,你这人说话怎么这样?枉我还替你说话,你等着吧,就你这样的态度,人人都来欺负你。”

妇人见大强子和小伙计快要因为自己打起架来,赶紧把手里的醋瓶子还给了小伙计,连声说道:“孩子啊,这醋俺不买了,你快拿回去吧啊,别因为俺再吵了起来。”

小伙计不接她手里的醋瓶子,忍住心里的不满,笑道:“婆婆,没事,我不跟大叔吵架。你不是说再便宜点吗,这事我真的做不了主,你等会,我去问问掌柜的,看他说啥。”

还不等小伙计走开,大强子嗤笑一生:“这么个小事还去问掌柜的?我看你这个小伙计别想着在醋坊干活了!真是个蠢货!这种没钱的人居然还放进来,要我说这种穷人就不该进来买醋,直接轰出去完事!”

大强子的话愈发难听了起来,此时醋坊里买醋的人不在少数,而条件一般的更是大有人在,听了他的话纷纷指责起来,恨不得把他给轰出去!

大强子冷笑一声,冲这群穷人翻了个白眼儿。

掌柜的已经发现了这边发生的事,赶紧过来了,还不等他开口询问,一个清冷的声音已经率先响起:“这位先生说的话,好像还是挺有道理的。”

众人寻声望过去,只见门口一个衣着素雅神色冷傲的女子静静站在那里,她的脸上毫无表情,但是五官却很美丽。

大强子咽了口唾沫,眼睛里的惊艳一闪而逝,这不就是那天在门口遇到的那个有有钱又美貌的女子吗?听大旺说,这女子就是金记醋坊的大小姐,已经到了说亲的年纪,只是还没有说亲。

自从那日偶遇之后,大强子晚上做梦梦到的都是金玉儿清冷美艳的容貌,还有婀娜娇美的身姿。没想到今日又见面了。大强子心里再次痒痒了起来。

金玉儿冷冷地看了大强子一眼,随后眼波流转,看向了妇人和小伙计,似乎明白了什么,低头问道:“世文,你说这事该怎么处理。”

金世文一进门就敏锐地察觉到了大强子目光里的猥琐,一双带刺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他,若是目光也有刀子,只怕此时大强子早已被他千刀万剐了。

“姐,我来处理吧。”金世文笑着看了姐姐一眼,身形轻轻一转,用自己尚未长大的身子挡住了大强子令人作呕的目光:“婆婆,这醋真的已经是最便宜了,若是再给你便宜一文钱,我们真的要赔钱了。不过,我看你不像是拿不出银子的人啊,怎地如此……”

许是金世文柔和的目光让妇人感觉到温暖,妇人紧了紧牵着孩子的手,对金玉儿姐弟说道:“俺不是贪图便宜的人,俺也没法,俺这小孩儿啊,刚刚进门的时候看着旁边摊贩上卖的糖人了,以前那卖糖人的人也来,不过不是天天来。俺也没想到他今儿就来了。哎,俺出门着急,就带了三个铜板,糖人那里是一点也不容便宜的。俺就想着,醋坊里的人都和善的很,没准能给俺便宜点。不过,俺刚才也跟小伙子说了,下次来的时候俺再给补上。”

小伙计赶紧接话:“小姐,少爷,刚刚婆婆是这样跟我说了,我还没来得及请示掌柜的呢,这位大叔就……”

原来如此。

金世文看了妇人手里牵着小孩子一眼,那个小孩子比他还小上两岁,眼神怯怯的,垂着头不敢看他,紧紧地牵着自己奶奶的手。

金世文心中一动,仿佛在小孩子身上看到了刚刚到金玉儿身边的自己,莫名地觉得亲切。

“婆婆,你刚刚说的法子挺好,不过,我看你应该是离这里挺远的吧,下次再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所以,你还是这次就把钱都交齐的好。”

妇人神色尴尬极了,喏嚅地点了点头。

被她牵着的小孩子神色落寞,眼泪一个劲儿地在眼眶里打转儿,却依旧倔强地不肯让它落下来。

大强子一听,高兴了,嘿嘿一笑:“还是小姐公子明事理,怪不得刚刚小姐也说我的话有道理呢!”

金世文冷眸看了他一眼,厌恶地翻了个白眼儿:“你说的的确有道理,不过,不是穷人不能进我们铺子,而是不相干的人不能进来!你若是不买醋,就请赶紧走吧!”

大强子一愣,没想到被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给数落了,他想开口说自己买醋,可是浑身上下连一个铜板都摸不出来。

“我是来找我……”

不等大强子说完,金世文抬头看了自家姐姐一眼,脸上是撒娇可爱的笑:“姐,我刚刚也看到外边那个卖糖人的了,很好看,我能买个糖人吗?”

相处了这么久,金玉儿怎么会看不出这个弟弟心里想什么?伸手宠爱地摸了摸他的脸蛋儿,浅笑点头:“你已经长大了,喜欢什么就买什么,不用事事询问姐姐。”

金世文欣喜地点点头:“那我也给姐姐和娘买个糖人吧,娘这些天整日都为府里的中馈烦恼,世文给她买个糖人,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说完,金世文高兴地走到妇人牵着的那个小孩子面前,向他伸出了手:“我叫金世文,你叫什么名字?我给你买个糖人,我们一起玩儿好不好?”

小孩子瞪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面前伸来的手,再抬头看看已经呆住了的奶奶,有些不知所措。

金世文又问了一遍,妇人才猛然回过神来,感激地笑了,冲自己的小孙子点了点头。

看着金世文和小孙子一起蹦蹦跳跳地去买糖人了,妇人感激万分,她就说啊,金记醋坊的人个个都和善地很,不会为难人的。

见到金世文如此处理,金玉儿不禁欣慰的笑了,这个孩子终于长大了。

大强子却觉得脸如火烧,咬着唇垂着头,趁众人没有注意的时候灰溜溜地从门边钻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