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打脸三连啪(渣男作死)/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不孝子,不孝子!居然不管亲爹!可恶,混账!不孝子!”大强子一边刷着油污污的碗盘,一边没好气地骂着大旺,骂着骂着,连带着把大嗓门子和小旺也一起骂上了:“大旺小旺,旺个屁!早知道生出来不孝敬亲爹,当初就该一把把他们给掐死!王八蛋,兔崽子!什么玩意!”

大强子骂的痛快,没有发现身边监督着的六子早已笑得肚子疼了:“我说光兜强,你骂的王八蛋兔崽子可都是你自己的儿子呢!他们是王八蛋兔崽子,那你是啥?哦对了,你就是老王八呗!哈哈,老王八!”

被六子噎得一阵心口疼,大强子气得嘴角直抽抽。

二楼,夏征倚在半开的窗口看着楼下的情景,笑得不行:“光兜强?这六子真是越来越调皮了。”

林媛正坐在桌前研究着新想出来的菜谱,闻言勾唇一笑:“这还不都是那个大强子自己惹得?大旺不管他,让他自己掏银子,他又没有,浑身上下居然连一个铜板都找不出来。六子立马就给他起了个外号,不过,我倒是觉得这个外号挺合适的,多好听。”

“是挺好听。”夏征好笑地耸耸肩,慢悠悠地走回到她桌边,俯身看了看她认认真真写着的东西,这些日子林媛的字越发好看了,“真的是大旺不管他吗?不是你……”

林媛提笔的手一顿,抬头看他一眼,满脸的笑意和狡猾:“是我啊,怎么啦?你去找大强子高密?不过呢,都不用等他来找我算账,他自己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夏征挑眉。

林媛随手从旁边的匣屉里拿出了一张小纸条,在他面前晃了晃:“喏,林毅最新的飞鸽传书。”

夏征好奇拿过来瞧了瞧,顿时笑了,怪不得这几天都没有见到林毅呢,敢情是干这个事去了。

“算算日子,最多两天。”

将手里的纸条还给林媛,夏征嘴角一扬,一看就带着个坏样儿。

林媛红唇弯弯:“等着看好戏吧。”

正说着,只听楼下一个清脆的“哗啦”声传了上来,紧接着就是大强子紧张又自责的声音:“哎呦哎呦,这可如何是好?我这个手啊,笨死了,这么几个盘子都拿不住!”

大强子一边嚎叫着,一边装模作样地弯腰去捡地上的碎瓷片。

那可是十来个盘子啊,就这么被他“一不小心”给摔烂了,任谁都心疼的吧?

大强子垂着头,脸上是得逞的笑,就说自己聪明,想出了一个这么好的法子,哼哼,你们不是让我洗碗吗?好啊,来一个我摔一个,来两个我摔一双,等到摔得你们自己都心疼了,肯定就巴不得把我送走了!

只是,美梦还没有做完,大强子就再一次掉进了冰窟窿里。

六子惋惜的叹息响在耳边:“哎,你说说你,都这么大岁数了,居然还跟个小孩子似的,连个碗都拿不住。本来六爷我可怜你,想要让你干最值钱的活儿快些抵消银子,这样你刷个一两天的就能走了。谁知你这么不中用!哎算了,那六爷我就让你干点轻快的活儿吧。”

虽然听到六子说让他洗碗一两天就能走时还有些后悔,可是后来转念一想,反正他也没银子吃饭,索性就干点轻巧活儿在福满楼福多蹭几天饭吃的好。

“嘿嘿,行啊行啊,我这手啊确实不咋灵活,还真干不了洗碗这么高级的活儿,六爷你就行行好,让我干点儿轻巧的吧。”大强子搓着手,脸上满满的都是投机取巧的坏笑。

六子冷笑一声,面上却依旧不动声色:“行啊行啊,来来,我带你去干轻巧活儿。”

大强子爽快地应了,屁颠屁颠地跟在六子身后,幻想着什么活儿是最轻巧的,难不成是给女客人端茶倒水?

正幻想着能沾点美女的便宜,大强子突然鼻子一动,眉头都皱到了一起,还以为是自己闻错了,可是再一闻,妈呀,真臭!

茅房?!

“哎哎,六爷,你想上茅房啊?那你自己去吧,我就不跟你过去了,我不急。”大强子捂着鼻子停下了脚步。

却见六子十分慈爱地笑了:“光兜强,我也不急,来来来,跟你的最新服务对象打个招呼吧!”

顺着六子的手指,大强子看到了两只表面沾着可疑的黄呼呼东西的马桶,一时没有忍住,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连着刷了三天的马桶,可把大强子给恶心坏了,更恶心的是,每次他明明已经饿得头昏眼花要吃饭的时候,六子给他的全都是煮的黄澄澄的玉米面粥。

一看到这粥,他眼前就莫名地浮现起了马桶里的万千风光,胃里顿时翻滚起来,一点儿也吃不下去了。

在抗议了多次之后,六子终于不再给他送玉米面粥了,却改成了同样黄澄澄的玉米面窝头……

再一次扶着墙吐得腿都软了,大强子一个趔趄瘫坐在了地上,悔得肠子都快青了,早知道六子说的轻巧活儿是刷马桶,他就是累死也不要把那些碗摔了。

不光恶心,还平白无故地多干了一天。

好不容易熬到林媛发话放人,呼吸到外边的新鲜空气,大强子有种新生的感觉。

六子挥着小手在他身后送得热情,就差挥泪擤鼻涕了:“强爷,您这么快就走了啊,六子我还没伺候够您呢!您下次还来咱们店里吃饭啊,记住,千万别带银子,那几只马桶,我给您留着!”

一听“马桶”二字,本来腿软走不动的大强子瞬间溜得没了影儿。

一口气儿跑回到大旺给他租的住处,大强子心有余悸地回头看了好一会儿,确认了六子没有跟着他一起回来才放心地松了口气,恨恨地捶了大门一下,气恼道:“大旺,你这个不孝子!连你爹都坑,等老子歇息够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混账东西!”

只顾着嘴里骂人,大强子都没有发现自己走时锁好的大门,此时竟然是开着的。

“嗯?怎么回事?难道进贼了?”大强子心里一个咯噔,想起自己藏在床底下的东西赶紧奔进了屋里。

谁知……

“大强子!呜呜,你这个没良心的!你终于回来了!”

屋里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娇美妇人小跑着出来了,又是哭又是骂,她怀里抱着的小女娃也挥着小拳头咿咿呀呀地叫个不停,似在跟着娘亲一起控诉大强子的恶行。

大强子一愣,暗道一声不好,赶紧回身将大门死死关紧,还把门栓也给牢牢地栓了上去。这才转过身来拉着那哭着的妇人进了里屋。

只是,他们刚进门,那大门上的门栓就被一颗不知道哪里飞来的小石子儿弹开了。

“哎呦,杏儿啊,你怎么来了?”大强子还是不放心,又把里屋的门和窗户都关好了,才焦急地问了一声。

这来的妇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年跟大强子勾搭成奸的那个小寡妇杏儿。只是此时她已经不是个美艳小妇人了。当年她的孩子不小心掉了,之后跟着大强子到了邻镇以后,休养了好长时间才终于再次有孕。只是可惜,生下的不是个带把儿的。

大强子一看是个女娃,当场脸色就不好看了。虽然他已经有了两个儿子了,但是骨子里重男轻女的思想没得变,他觉得男人生下的都是男娃,那才叫本事。

大强子不喜这个女娃,后来时间一长,对杏儿也没了新鲜感,慢慢地就对她们娘俩儿没什么好脸色了。好在这个杏儿脑袋还机灵一些,不像大嗓门子那么一根筋,知道怎么拢住男人的心,倒也相安无事地多过了几年安生日子。

只是,前些天,这大强子突然回来说要跟着朋友外出做生意。杏儿一听这个心里慌了,生怕他扔下她们娘俩不管,愣是把大强子身上所有的银子都搜光了才放他出来。

不过大强子也不是个傻子,这几年在邻镇虽然做生意总是失败,但是只要有点银子他就都自己放起来,只给杏儿小头儿。所以揣着那些银子,他回到了驻马镇,把银子全都藏了起来,才去找大嗓门子和大旺哭穷了。

“呜呜,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枉我不顾名声跟你私奔,还给你生娃,你倒好,嫌弃我们娘俩了,就偷偷回来了是不是?你是不是又念旧情回去找那个黄脸婆了?你当初是怎么跟我说的,你说她又丑又老,还跟个木头似的。怎么?你现在又喜欢木头了?你想回去抱着那根糙木头过日子了?哼,要不是我遇见了一个老乡,我都不知道你在稻花香门口跪着的事呢!”

杏儿把女娃往炕上一扔,自己坐在炕沿儿上抹着眼泪儿,一边哭一边骂,越想越觉得自己当初真是瞎了眼,居然会看上这个大强子。又老又懒不说,还一肚子坏水儿,要不是她看孩子看的紧,只怕她的闺女都要被这个大强子给偷偷卖了!

早在见到杏儿的时候,大强子心里就开始嘀咕了,自己的目的还没有达成,现在这女人又跑来了,要是让大旺知道他骗了他,肯定是一点儿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

一想到这里,大强子把心一横,将自己的所有谋划全都告诉了杏儿,反正这个女人现在只能依靠自己,就算告诉了她也不怕她乱说话。

“哎呦,杏儿啊,你可真是冤枉我了,我回来可都是为了咱们俩还有咱们妞妞啊!”

大强子颠倒黑白的功夫可真不是盖得,一边语重心长地说着,一边热情地抱住了杏儿娇柔的身子,手也不老实地摸了起来:“你只听说了我跪着请那女人原谅我,可你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啊。你以为我是真的还对那个老女人有感情?哎呀,杏儿啊,你傻不傻?放着你这么年轻漂亮的女人我不疼,会去喜欢她?”

杏儿被他的甜言蜜语打动,下意识地接口道:“那你找她干什么?别说是为了你那两个儿子,哼,小的时候都不养,现在长大了人家会认你?做梦!”

大强子讪讪地摸摸鼻子:“别提那两个臭小子了,没一个孝顺的!我跟你说啊,那老女人现在是稻花香的掌柜,稻花香啊,那可是这几个镇里最大的糕点铺子了。咱们在茶树镇不是爷光听它的名字吗?我就纳闷了,就她那傻样儿还能当掌柜的,那我不是也能?所以啊,我就想着先委曲求全跟她和好,等我慢慢地把掌柜的位置抢过来,我不就发了?杏儿啊,这些年让你跟着我受了这么多罪,我心里疼啊,我这都是为了咱们以后的好日子啊!你可不能冤枉了我。”

一听大强子这话,杏儿秀眉一蹙:“你说的好听,人家稻花香的东家是傻子不成?你说抢就能抢的?”

“哎,就我这多年开店的本事,还能征服不了那个东家?你也太小看我了。”大强子胸脯拍的啪啪作响,逗得小女娃咯咯地笑个不停。

闺女一笑,杏儿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见杏儿不再纠缠了,大强子双手紧紧搂住杏儿的身子,笑着嘱咐:“我跟他们说咱俩掰了,哎哎,我这可都是为了让那老女人相信我才说的,你这么美,对我又好,我怎么舍得跟你掰了呢,是不?嘿嘿,所以啊杏儿,你就帮帮我吧。这几天啊,我得加紧办那事了,我给你把门锁上,你呢千万别出去,以前你那房子也别回去了,就在这里等着我,谁来了也不开门,也不说话。我怕那个大旺会突然来找我,你可千万隐藏好,别让他见到了你,不然咱们的计划就废了。”

杏儿连连点头。

大强子心里高兴,双手摸着杏儿娇柔的身子,心里也痒痒了起来:“来杏儿,好些天没见你了我都想死你了,快让我好好地疼疼你!”

“哎呦,死鬼!妞妞还在呢!”

杏儿的娇嗔被淹没在一片低吟中。

屋里春光荡漾,却没有人发现,此时的窗户底下正站着一个有些僵硬的身子。

大旺双手紧握,面皮都开始抽搐!爹?呵,真是他的好爹啊!求娘原谅就是为了那个掌柜的位置,而他这个儿子居然还殷勤地帮着他一起算计自己的娘!

娘啊,小旺啊,你们说得对,他就是个败类!

听着屋里令人羞耻的声音,大旺只觉得有两只手在啪啪地打着自己的脸,将头脑发热傻不愣登的他一巴掌一巴掌地打醒!

原本他是想过来再劝劝爹跟娘说些软话的,现在呢?他真恨不得进门把这对狗男女给踹到阴沟里去!

脚步动了动,大旺终究是咬了咬唇没能出手。冷哼一声,转身走了,以后他就只有一个娘一个弟弟,旁人,再不是亲人了!

一番**过后,看着熟睡中露出享受表情的杏儿,大强子翻了个身儿,心里开始盘算起来了,把她们娘俩留在这里终究不是最好的办法,若是哪天一不小心暴露了,他所有的计划就全都前功尽弃了。

想起自己来驻马镇时私藏的那些银子,大强子立马坐了起来,小心翼翼地穿好衣裳,下地,仔细观察了杏儿一会儿,直到确定了她还在睡着,伸手在炕底下掏出了一个沉甸甸的钱袋子,蹑手蹑脚地到了院子里,左看右看,终于找好了地方,把钱袋子埋在了最破的那处墙根儿下了。

屋里炕上,小女娃妞妞突然笑了一声,清脆可人。

正如大强子自己所说的,接下来两天他都把杏儿娘俩锁在了院子里,自己外出了。说是去找大旺商量事儿,但是真正干什么去了,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妞妞乖,在这里坐着晒太阳,娘去把你爹的脏衣裳洗干净。”

逗了逗小闺女,杏儿抱着大盆和几件脏衣裳到了水井边,打水,搓衣。

正洗得满头大汗的时候,一阵嘈杂的叫喊声突然传了进来。还不等杏儿作何反应,大门咣啷一声开了,三个着短打的健壮汉子冲了进来,指着她就问:“你就是大强子的媳妇儿?”

杏儿被吓呆了,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点过之后才意识到不对劲儿,慌忙摇头否认:“不是,不是,俺不是!”

一边说着,一边冲到女儿身边安抚已被吓哭了的闺女。

可是不等她将闺女抱在怀里,一个大汉已经抢先一步抓住了她的胳膊,哼道:“哪里跑?带走!”

杏儿惊慌失措,拍打着大汉紧紧抓着自己的手,嚎哭着:“你做什么你做什么?放开我!大强子,大强子,你在哪儿啊,快来救救我啊!”

杏儿拍打大汉不管用,一扭头狠狠地咬上了他的手。

大汉手背上吃痛,用另一只手甩给杏儿一个巴掌,打得她眼冒金星,但是大汉的话却是一字不落地进了她的耳朵里。

“叫什么叫!还让大强子来救你?呵呵,真是蠢货!你男人把你卖给我们香粉阁了,还特意嘱咐我们好好看着你,说你是个刁妇!哼,如此一看,果然如此!走,带回去给妈妈好好调教调教!”

大汉招手把另外两人叫过来,一把将手里晕晕乎乎的杏儿扔了过去。杏儿脑子里嗡嗡地响,不知道是被大汉打晕了,还是被他的话给惊呆了。

不过在跨过门槛的一瞬间,闺女嘹亮的哭声猛地窜进了耳朵里:“妞妞,我的妞妞啊!大强子,你不得好死!”

看着杏儿被大汉拖拽着走远了,大强子从藏身的墙角里闪了出来,高兴地掂了掂卖杏儿得到的银子,碎了一口唾沫:“我不得好死?哼,小贱人,要不是当初你勾引我,我何至于被你迷得连自己媳妇儿儿子都不要了?我要是不离开驻马镇,现在稻花香的掌柜就是我了!”

一脚踹开被带上的门,大强子走进院里,正好看到蹒跚着步子往外走的闺女一跤摔倒了,本就哭得满是鼻涕眼泪的小脸儿,此时更是沾了不少土,脏兮兮的。

大强子把钱袋子往腰里一别,伸手抱起了小妞妞,一边往井边走,一边高兴地自言自语:“妞妞啊,你乖,别哭了啊,再哭就不好看了。”

把孩子抱在怀里,大强子舀了一瓢水,哗啦啦地就往闺女脸上泼,激得妞妞一个机灵哭得更厉害了。

大强子却根本不在意她冷不冷,更不在意她已经被水弄湿了的衣裳,大手粗鲁地往她脸上一抹,说道:“别哭了别哭了,给你洗干净脸,再给你换个干净衣裳,等下才能卖个好价钱啊!哈哈,早就想着把你给卖了,你也别怪爹心狠,谁让你是个女娃呢?你要是跟你大哥二哥似的是个男娃,爹哪里舍得卖你?”

大强子这话说得违心,即便大旺小旺是男娃,他不是照样跟着小寡妇抛家弃子跑了吗?说到底,这大强子就是个自私自利的东西,为了银子谁都能出卖!

给妞妞洗好了脸,大强子把乱踢乱闹的小姑娘夹在咯吱窝底下就往屋里走,准备给她换身干净点的衣裳。

刚走了两步,就听到巷子里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走近,大强子嘿地一乐:“这么块就来了?妞妞,你瞧他们这个着急的样儿,你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了!”

也不再给妞妞换衣裳了,大强子转身就夹着小姑娘往门口走迎人贩子去了:“我说你咋这么着急呢,都说好了把孩子卖给你了还能跑了不成?哎哎哎,你们这是干啥?杏儿,你,你,你不是……”

来人正是杏儿!

杏儿一脚跨进大门,劈头盖脸就挥着两只手挠上了大强子的脸,一边挠一边骂,顺手把自己的宝贝闺女就给抢了过来。

而后,指着大强子跟一起进来的两位官差大声叫道:“就是他!就是他!就是他要拐卖我!官老爷,你们可要给民妇做主啊!”

大强子顶着一张被挠花了的脸,茫然地看着两位官差把自己给锁了起来,直到跪在了县衙大堂上都没有闹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杏儿被那三个大汉带出门后,大汉记着大强子的嘱咐给她把嘴堵上了。可是光是堵了嘴也没用,竟然在街角碰到了乘着轿子出门来的县太爷李昌。

而死死抓着杏儿的两个汉子的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被东西给打中了。

两个汉子下意识一叫,手一松,杏儿见机就跑,直直跪在了李昌轿子前边大喊救命。

后边的事不用说也知道了,李昌看杏儿年轻貌美,又哭得梨花带雨,当即就兴了怜惜之意。再听完她的控诉之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立马就让人把那三个汉子抓了,还派了两个衙役跟着杏儿来抓大强子了。

“啪!”李昌惊堂木一敲,将还在懵然状态的大强子吓了一个哆嗦。

“大强子,你可认罪?”李昌沉声问了一句。

大强子回过神来,连连摇头:“大老爷啊,草民冤枉啊,草民没有拐卖她啊,她是草民的媳妇儿,草民卖她虽然不对,但是真的不是拐卖啊!”

“这……”李昌有些犹豫了,这个时代就是这样,女人地位极低,父母可以卖自己的闺女,丈夫可以卖自己的媳妇儿。虽然道德上谴责,但是还真没有规定不可以。

见李昌犹豫不言,大强子面上一阵喜色。

杏儿抱着闺女跪在地上,猛地磕了个头,大声说道:“青天大老爷啊,这大强子他说谎啊!民妇根本就不是他媳妇儿!”

“你才说谎!连孩子都生了,你说你不是我媳妇儿!”大强子恨得牙痒痒,怒目瞪着杏儿。

杏儿却冷笑一声,问道:“大强子,你说我是你媳妇儿,好啊,拿出婚书来!没有?行,那你把聘书拿出来!”

依照大雍律法,夫妻之间成亲要有三媒六聘,成亲之后还要到府衙申请婚书,这才算是真正的夫妻。而大强子和杏儿的结合,说难听了就是***哪来的聘书?即便后来跟大嗓门子和离之后,大强子因为到了外地,申请婚书的程序十分繁琐,还要花银子才行。索性他就图省事没有申请,却不想如今自己就是败在了这婚书之上。

“大老爷啊,我们虽然没有婚书,但是我们有孩子啊!喏,这个女娃,就是我们的闺女!”大强子试图做最后的挣扎,虽然卖自己的闺女媳妇儿不犯法,但是拐卖妇女那可是重罪啊,弄不好可是要坐牢的!

一听他说起妞妞来,杏儿当即就冷笑一声:“大老爷,这娃也不是他的,您听过哪个当爹的会舍得把自己的亲闺女卖出去的?要不是实在穷的没法了谁会卖孩子?这大强子身上有的是银子,还要卖自己闺女?”

大强子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腰间,那是刚刚卖杏儿的时候,青楼里给他的银子。

正想着,旁边一个衙役一把推了个男人进来:“大人,这就是那个人贩子,在大强子门口逮着的。”

那个人贩子一个劲儿地磕头,哭着叫着求饶:“大老爷啊,小的是被逼的啊,都是这个大强子逼着我买他的娃娃啊,不是我自愿的啊,大老爷饶命啊!”

李昌惊堂木一敲,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当人贩子还有别人逼迫的?真是一派胡言!来人,把他带下去,回头再审!”

待人贩子走了,大强子终于无话可说了。

杏儿哭得呜呜的,李昌越看心里越疼惜,惊堂木敲得啪啪响:“大强子,你一没有婚书,二不是亲爹,本官看你是想进大牢里待着了!”

“大老爷饶命啊,饶命啊,小的再也不敢卖媳妇儿,再也不敢卖闺女了!您放过我吧,放过我吧!”大强子额头在地上砰砰地磕着,可是李昌依旧不为所动。

大强子眼珠子一转,转头就给杏儿磕起了头:“杏儿啊,我一时鬼迷心窍,求求你别怪我,那大牢里可不是人呆的地方啊,看在咱们这几年的情分上,你就放过我吧。你,你真的想让妞妞没爹吗?”

妞妞被大强子额头上的血迹吓得小脸儿发白,呜呜地哭了起来。

杏儿拍着闺女的小身子,心里一软,她也听说过那大牢里的人,好多都扛不住死掉了的。她虽然恨透了大强子,可是终究不想自己的闺女有个进了大牢里的爹,等孩子长大了面上不光彩。

“大老爷,他,就放过他这一次吧!不过,大老爷,求您别让他在咱们镇上呆着了,民妇怕他一回不成事,下次又来找民妇的麻烦。民妇也不期望能跟他继续过日子了,民妇只想跟自己的闺女安生地过下半辈子。”

杏儿抱紧了闺女,在她红润润的小脸儿上亲了亲,妞妞以前的衣裳全湿了,要不是杏儿在来衙门之前给她换了新的,只怕这会儿小姑娘都要冻病了。

李昌犹豫了一番,而围在大堂里听审的人们都十分同情杏儿娘俩儿,纷纷附和着要把大强子逐出驻马镇去。

听了大家的话,李昌决定顺应民意,当即敲了一下惊堂木,立即就让衙役把大强子押了出去,永远不许进入驻马镇。

大强子被衙役带出了大堂,香粉阁的三个大汉立即就跟了过来,笑呵呵地给了衙役点银子,把大强子卖人的钱袋子给抢了回来。

大强子人没卖出去,银子也没了,一心还想着自己藏在那处院子里的私房银子,央了押送他的衙役好久才允许他回去拿几件衣裳。

只是,当他回到院子里找银子的时候才发现,银子早已没了踪影。

“小贱人!拿了我的银子!”除了杏儿,大强子实在是想不出还有谁会拿走自己的银子。

此时的杏儿抱着闺女妞妞,揣着从大强子那里拿来的银子回到了自己的旧房子里,看着自己跟死去的丈夫住了多年的房子,杏儿两行热泪流了下来。本以为是找了个可以依靠的人,没想到一颗芳心错付,终究又成了孤家寡人一个了。

“妞妞,娘就剩下你一个亲人了,娘一定不会再轻信别人了,以后,咱们娘俩好好过日子。”将脸埋在闺女小小软软的颈窝里,暗下决心定要把闺女好好养大。

却说大旺小旺陪着大嗓门子远远地看着大强子被衙役押着带出驻马镇,大嗓门子想起上次他离开时的场景,心里百感交集。

“真是恶有恶报!活该!”小旺白了一眼,懒得再看那个做尽了坏事的人了。

大旺咬咬唇,双腿一弯跪在了大嗓门子面前,哽咽道:“娘,儿子不孝,儿子居然轻信,轻信那个人的话,差点害了娘。娘,您打儿子吧,打儿子出出气吧,娘。”

“大旺。”大嗓门子鼻子一酸,扶住了儿子的胳膊,“大旺,你快起来,娘,娘不怪你,娘知道,你都是为了娘好,你怕娘老了一个人孤单,娘怎会不明白你的心思?快起来吧,孩子,娘不怪你了。”

小旺也赶紧拉着大旺的胳膊拽他起来:“哥,哥你别这样,娘不会怪你的。”

大旺眼泪扑簌扑簌地往下掉,他是真的后悔死了。

小旺眼珠子一转,抱住了大嗓门子的胳膊:“娘,你看我和哥都这么担心你,你就再找个伴儿吧,也好让我们放心。”

大旺兄弟二人早就多次劝着让她再找个男人了,所以大旺这次才会心急地希望大嗓门子能够跟大强子和好。

大嗓门子略一沉思,点点头笑了:“好,只要有合适的,娘会再走一步的。不过,现在最要紧的,还是你们俩的终身大事,你们得赶紧给娘找个好媳妇儿才行。”

兄弟二人嘿嘿一乐,立即保证定会找个孝顺的好媳妇儿。

却说大强子被逐出驻马镇后,身无分文,一个人在旁边村里游荡,想着回林家坳的老房子里去。可是身上没银子,连牛车都坐不了。

谁知,刚走到一半,就被几个蒙面汉子抓到了避人的草坑里好一顿拳打脚踢。

直到大强子被打的不动弹了,蒙面汉子才解气地呸了两口:“香粉阁的银子也敢坑!打死你都是活该!”

一个汉子弯腰在他鼻下探了探气息:“还有一口气。”

“扔到乱葬岗去,是生是死跟咱们没关系了!”

拖着死狗一般的大强子,汉子们的身影消失在了夜色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