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成亲,堵门/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良冬是孤家寡人一个,父母早已去世,又没有特别亲近的叔伯兄弟,没办法,他的亲事只能靠朋友们了。

一般男女成亲都要经过纳彩、问名、纳吉、纳征、请期和迎亲六个步骤,互换庚帖、排八字下聘礼这些都已经有程老先生和刘掌柜张罗着弄好了。

而新房里的家具等物,都是从林长庆店里定做的,样样皆是当下最时兴的样式。

为了给孟良冬和莫三娘筹备亲事,林媛特意给稻花香放了两天的假。只是大嗓门子和罗嫂子,一个是和离的,一个是死了男人的,按照风俗是不能插手新人的事情的。所以在给他们准备了一些不打紧的东西之后,这两人全都避开了,只等着成亲当天来随礼吃饭了。

而王大叔年纪大了,身子也不好,就不让他忙活了,也跟大嗓门子两人直接过来吃饭。

大嗓门子虽然不能出现,但是她的两个儿子却是忙前忙后地没个空闲的时候,今儿个给抬抬立柜,明儿个给搬搬新床,少了两人还不行呢。

至于夏征,自然是在孟良冬那里帮忙了,只是那一双滴溜溜转悠着的眼睛出卖了他的本意,他哪里是来帮忙的,根本就是来学艺的。一边看着大家忙活,一边在心里默默记下了流程和必需的物件,就等着他跟林媛成亲的时候用呢!

莫三娘那边有她的爹娘和姐姐们准备,自然不需要林媛跑腿了。所以林媛也跟夏征一起给孟良冬忙活着,就连林家信也从林家坳赶来帮忙了。

成亲的日子也是有讲究的,叫做“好日”,是请了算命先生根据新人的生辰八字算出来的。好日前三天,男方家里需要给女方家中送“轿前担”,一般是两只鹅,一方肉,两尾鱼。

夏征还特意去打听了一番,街上都是这样送的,所以也没有听林媛的多送什么。

除了送轿前担以外,新房里也需要准备东西了。要找一位全福妇人用红线把二十四双筷子捆起来,安放到新郎的床底下。

本来这个全福妇人是打算请陈婶子的,不过后来还是让刘氏来了。不但刘氏做了全福妇人,就连小永严也被安排了一个重要角色,就是伴郎。

这里的伴郎可不是林媛前世时见过的伴郎。在男女成亲前三天,需要找一个父母双全的小男娃同新郎一起入睡,而且还要睡在新郎的里侧。除了这些,晚上还要给这个小男娃吃包子、花生和鸡蛋,寓意“包生儿子”。

只是小永严还不到周岁,让他整夜不跟着刘氏还真是不行,所幸这是一个说法,所以每天天擦黑的时候,刘氏就把困倦的小永严放到新床上睡一会儿就当是整夜都在了。

经过好几天的准备,终于到了成亲的日子。

这日还不到五更天,林媛就喊着两个妹妹起床了。因为今日要早起,所以姐妹三人头一天全都宿在了莫三娘家里。

小林霜睡眼朦胧地穿着衣裳,突然听到外边有人说话,一个机灵终于醒了,三两下就套上了大姐特意给她预备的漂亮衣裳,跑了出去:“莫姐姐,莫姐姐,等我,等我,我也要看开脸!”

看着小林霜着急忙慌的样子,林薇噗嗤一乐,垂眸继续叠被子了。

林媛穿好鞋袜,深深地看了林薇一眼,今日的林薇至少有了些笑容,这还是这些日子以来她见到林薇最开得样子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以前那个无忧无虑的林薇不见了,她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但是任凭林媛和刘氏怎么问,她就是不说。

一开始两人还真相信了她的话,以为是累得,但是后来就发觉不对劲了,这小丫头明明是有心事。

“哎呦,好痛!”小林霜的尖叫从外屋传了进来,打断了林媛的思绪,敛了心思,林媛拉了把已经穿好衣裳的林薇笑道:“走吧,我们也去瞧瞧。”

林薇嫣然一笑,只是笑容里隐藏了浅浅的哀愁。

还没走进莫三娘的房间,就听到了小林霜心痛的叫声和妇人们爽朗的笑声。

“怎么了?这么高兴?”掀了门帘,林媛笑着走了进去。

陈婶子正双手抱着小林霜的肩膀把她往一边的凳子上坐,瞧见了林媛忍不住笑道:“还能咋?当然是这个小捣蛋鬼了,非要试试那开脸啥感觉,愣是往前凑。这不,给她弄了一下,疼坏了呢。”

原来是这样。

看着小林霜双手捂着脸蛋儿的委屈模样,林媛伸手在她额头一戳,嗔道:“让你闹腾,吃了苦头了吧?”

小林霜撇撇嘴,用肥嘟嘟的小手儿使劲儿揉了揉脸蛋儿就又站起身来凑了过去。

“你可消停点吧!”生怕她再莽莽撞撞地被绞了脸,林薇赶紧拉住了小姑娘的手。

林媛这才有心思看莫三娘,只见一个岁数挺大的婆子手里拿着两根五彩棉纱线,嘴里衔着一头儿,双手用一个奇怪的姿势把线的另一头在莫三娘的脸上来回绞着。彩线绞过的地方,明显能够看到莫三娘的脸光滑了许多。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开面啊。

小林霜这次有改了,远远地看着,好奇地眨着眼睛:“莫姐姐,你都不疼吗?”

这开脸就是把脸上的汗毛绞下来,怎能不疼呢?

莫三娘此时一脸红润,也不知道是被棉线弄得,还是自己太高兴的缘故。

不等莫三娘说话,一旁大着肚子的白五姐已经当先笑了出来:“哪里还会疼呢?这个时候啊,肯定是又幸福又紧张的,连疼都忘了。”

白五姐这话一出,莫三娘的脸更红了。

屋里的人全都被她的话逗笑了。

开面之后,就该上妆梳头了。为了让新娘子更好看,脸色更红润,新娘妆会上得非常浓重,看得莫三娘连连皱眉,直言镜子里的人都不是自己了。

不过小林霜倒是开心得很,一直拍着手笑道:“新娘子就是美!我也要当新娘子!

“小妹!”林薇一把捂住了小林霜的嘴,有些羞涩局促地瞪了她一眼,这个小妹真是口无遮拦,什么话也敢说。

不过,虽然这样说,林薇却在看向浓妆淡抹的莫三娘时满眼都是期待。

给新娘子梳头也是有讲究的,能给新娘子梳头的都不是一般人,必须得是有福气的女子。而在他们看来,父母健在,夫妻和睦,儿女双全的女人就是最有福气的女子。

给莫三娘梳头的妇人,林媛不认识,不过看莫三娘的母亲对这女子的亲热态度,应该也能猜出此妇人定然是跟莫夫人十分交好的。

那妇人一手持梳,一手托起莫三娘如瀑长发,一边梳头一边说着祝福的言语。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有头有尾,富富贵贵。”

林媛睁着明亮的大眼睛,随着妇人手中的梳子一直来回移动着。

待妇人将头发梳好以后,就要由其他的女子来给莫三娘梳新娘发型了。这些虽然没有那么多讲究了,但是还是要挑选如意福全的女子来担当。

给莫三娘梳好了头发,再戴上各种发饰,这个时候就该林媛她们几个的出场了。作为好姐妹,是要给新娘子添妆的,寓意对新娘子以后新生活的美好祝愿。

“莫姐姐,祝你和先生永结同心到白头。”小林霜笑嘻嘻地拿出了自己准备的添妆礼,是一支做工精美的玉钗。

林薇也笑着拿出了自己的添妆礼,那是她亲手绣成的一对鸳鸯戏水的红绸布枕巾:“莫姐姐,薇儿祝福你和孟先生举案齐眉天作之合。”

待两个妹妹都说完了,林媛也从随身的小匣子里拿出了一幅黄金打造的头面,这头面是她自己画的样子请金饰铺子的工匠定做的,所以十分有纪念意义。

“好词都让她们两个抢走了,那我就祝你们早生贵子多子多福!”

林媛笑嘻嘻地冲着莫三娘挤了挤眼睛,说得莫三娘羞涩地咬了咬唇瓣,惹得给她梳妆打扮的妇人好一顿闹腾。

跟莫三娘交好的几个女子都已经成亲了,拖家带口的,带着的孩子又闹腾,给莫三娘添了嫁妆里以后就赶紧带着孩子出去了。

等穿好了新嫁衣,林媛便听到外边开始有炮竹响了。

“快点快点,迎亲队伍来了。”

一听到噼里啪啦的爆竹声响,屋里的妇人们全都紧张地忙活开了,有的给莫三娘检查装扮,有的往她手里塞寓意平安的红苹果,还有的四处翻找着给新娘子蒙头用的红盖头,可真是热闹极了。

正闹着,一个婆子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进来了,塞进了莫夫人手里:“迎亲队伍马上就要到门口了,赶紧喂孩子吃了上轿饭。”

上轿饭,顾名思义就是新娘出嫁前吃的饭,原本应该是新娘子像小时候那样坐在母亲的腿上,由母亲一勺一勺地喂给新娘子吃,就是为了让即将出嫁的女儿永远记住父母的养育之恩。

不过现在没有那么多讲究了,不用再坐母亲的腿了,不过还是得由母亲来喂才行。

一接过那碗面条,一直笑盈盈的莫夫人终于眼圈一红,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了。刚刚一直忙活着还不觉得,现在马上就要上轿子了,她才终于体会到了嫁女儿时又幸福又伤感的味道了。

“来,幺儿,把这面条吃了,这还得忙活一天呢,别,别饿着。”

莫夫人哽咽着将面条送到闺女面前,莫三娘是她最小的闺女,向来疼着宠着,现在终于出嫁了,心里真是不舍。

莫夫人的情绪也感染了莫三娘,虽然以前也见过姐姐们出嫁时的场景,但是轮到自己的时候,那感觉又是不一样的。

“娘。”

简简单单的一个娘字,莫三娘的眼泪就出来了。

陈婶子几人也都被感染了,纷纷红了眼圈,不过还是笑着劝道:“哎呦,这还没到哭嫁的时候呢,怎么就开始哭上了?快把眼泪擦干了,把妆都哭花了,一会儿还得重新上妆就麻烦了。”

被大家劝着,莫夫人赶紧破涕为笑,将手里的碗塞进了闺女的手里:“好了好了,咱们离得这样近,还有啥好哭的?快擦干眼泪,把面条吃了。够不够?不够娘再给你剥两个鸡蛋吃。”

莫三娘连连点着头,含泪把那碗面条吃得精光,一点儿也不舍得剩下。

听到外边的爆竹声越来越响,陈婶子几人赶紧催着给莫三娘蒙上了红盖头。

莫夫人笑着看向林媛姐妹仨:“傻丫头,还在这里做什么?快去门口拦轿门要红包啊!”

被莫夫人这么一提醒,林媛三人才猛然反应过来,对啊,哪能让孟先生这么容易就把莫姐姐给娶走?姐妹仨头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还商量了一番要怎么给孟良冬为难呢!

“快走快走,要红包去喽!”小林霜一路高兴地叫着,拽着两个姐姐的手就往跑。

跑到门口,正好看到夏征打头,后边跟着大旺小旺、六子、亮子、大牛几人浩浩荡荡地冲进来了。因为没有人拦着门,大门已经被他们轻易“攻陷”。

其实也不是没有人拦着,只是在看到打头的夏征时,那几个拦门的小丫鬟们全都羞涩着躲到了一边,谁也不好意思抬头看他了。

瞧着那几个小姑娘的神情,林媛就一阵好笑,帅哥的魅力果然在哪里都是一样的,为了看帅哥居然连红包都可以不要了。

夏征显然也看到了林媛,俊秀的眉好看地一挑,右手一举,兴奋地吆喝了一声:“兄弟们,看到前边的猎物没有?走!拿下!”

被夏征称作猎物,林媛身体里的倔强因子顿时被激发了起来。她一把拉住两个妹妹,转身就往二进门跑,边跑边喊:“姐妹们,这二进门就看咱们的了!大家都精神起来,不要被他们的外表所迷惑!谁抢到的红包多,等下我就把这个男人抓来送给她做宠物!”

林薇跑的飞快的腿差点拧成了一个麻花,这个大姐,居然把自己的男人当做宠物,还要送出去!她好像看到了夏征找林媛算账时的悲惨场面。

听到林媛的叫声,跟着一起拦门的几个小姑娘全都嘻嘻哈哈地跟着她一起跑回了二进门。

只听咣当一声,二进门的门被快速关上了。

“哎呦,正好看见了你们!”陈婶子急急跑了出来,嘱咐了林媛几句:“三娘刚刚又哭了,把妆都给哭花了,你们多挡一会儿啊,等下看我手势再开门!”

小林霜挥着小手儿,高兴地应着:“放心吧放心吧,我们肯定能挡住的!”

送走了陈婶子,小林霜冲两个姐姐调皮地眨眨眼睛:“方案一!”

听到门那边男人们吵吵闹闹的说话声就知道他们已经到了门口了。

“孟先生你到了吗?”林媛冲小林霜努了努嘴,小林霜嘿嘿一笑叫了一声。

那边立即有人接话:“孟先生没到,六先生到啦!”

这是六子的声音。

话落,那边立即是一阵洪亮的笑声。

小林霜也不恼,又道:“那敢问六先生,你今儿是来接新娘子回家的吗?”

六子一听立马没了声儿,他倒是想接话,可是一看孟良冬那警告的眼神立即缩了脖子。

孟良冬赶紧开口,虽然还是那样的拘谨,不过声调却明显轻快多了,一看就知道今儿特别高兴。

“来了来了,我来接新娘子啦!”说完,也不知道谁小声嘟囔了一句,只听孟良冬又有些不好意思地接道:“几位,几位姐姐妹妹行行好,放我进去吧!”

“哈哈哈哈。”

老实巴交的孟良冬说完姐姐妹妹四个字,立即就引得大家笑成了一片。

林媛笑着抿了抿嘴,肯定是六子这坏小子教的。

“行啊!放你进来好说,不过呢,得看你是不是诚心来娶媳妇儿的了!”林媛清了清嗓子高声冲外边喊了一句。

那边立即有人回应:“绝对有诚心啊!”

林媛笑着点点头,小林霜立即机灵地开口了:“那就让我们看看你们的诚心吧!孟先生,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你必须得在我说完以后立马回答,若是慢了,可就不让接新娘子啦!”

门那边的男人们这次没有立即回应,林媛几人贴在门上听着,只能听到几人嘀嘀咕咕的声音,最后也不知道是谁烦躁地哼了一声,道:“不就几个问题吗,咱们这么多人还能被她们几个丫头片子问住?来来来,赶紧应了!”

孟良冬只好应了。

小林霜从林薇手里接过了昨晚上姐妹三人讨论的问题,高声念了第一个:“莫姐姐最爱吃什么?”

那边,孟良冬支支吾吾了半晌,才终于猛地拍了下脑门:“爱吃,爱吃苹果。”

答案对不对不知道,反正林媛几人也不在意莫三娘到底是不是最爱吃苹果。

小林霜高声发泄着不满:“不行不行,太慢了,你得在我说完了题立即回答,记住了没有?再有一次,可就真不给你开门了!”

孟良冬赶紧点头答应:“记住了记住了。”

林媛好笑地捂着嘴儿,这可真是娶亲心切啊,生怕不让把媳妇儿娶走,什么都能答应了。

这次孟良冬回答问题迅速多了。

“莫姐姐最讨厌什么东西?”

“蜈蚣,蛇。”

“莫姐姐最爱读的书?”

“《诗经》。”

“你跟莫姐姐在哪里认识的?”

“稻花香。”

一连问了五六个问题,孟良冬都十分迅速地回答了出来。就在门那边的男人们开始洋洋得意的时候,小林霜突然冲林媛嘿嘿一笑,姐妹三人脸上满是狡猾的笑容。

只听小林霜大声问道:“你最喜欢莫姐姐什么地方?”

“嘴唇”

待回答完,孟良冬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嘴,一脸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刚刚,他说了什么?天哪天哪!

有反应快的人已经在孟良冬说出嘴唇的时候就大声笑了出来,反应慢的人也在愣了一瞬之后明白了过来。

六子和亮子全都笑得捂住了肚子,没想到孟良冬这么老实的一个人,也能答出这么隐秘的问题。

夏征更是笑得弯了腰,一只胳膊搭在孟良冬的肩膀上,连脸都笑红了。

原来这就是她们几个的目的啊!前边几个问题都是幌子,这真正的大招在后边呢!

门这边林媛几人也是笑得合不拢嘴,小林霜更是连眼泪都笑出来了,别看她小,她这肚子里的鬼主意多的呢!

笑了好一阵,那边的男人们终于有人开始催促让她们赶紧开门了。

若是这么容易就开门,岂不是太简单了?更何况陈婶子那边还没有给信号呢!

“方案二。”林媛低声说了一句,就笑着对那边的人喊道:“让我们开门也行,但是我们要听孟先生唱首歌才行!”

这话一出,小林霜和林薇两人立即拍着手带着几个堵门的小姑娘十分有节奏地开始起哄:“唱歌,唱歌,唱歌!”

孟良冬一张脸都涨成了猪肝色,唱歌啊,这简直比让他考状元还要难啊!

犹豫了好一会儿,孟良冬依旧苦着脸唱不出来。

夏征给六子和亮子使了个眼色,两人立即机灵地嚷嚷开了:“唱歌有什么好的,让新郎给咱们作首诗吧!大家伙说好不好?”

立即有男人们跟着起哄:“好,好!”

男人们说好,女孩子们当然不乐意了。

不过争执了好久还是争执不下,因为孟良冬实在是不会唱歌。

最后还是林媛退而求其次,说道:“不唱歌也行,你就用红包来收买我们吧!我们都很市侩的,尽情地用你们的银子砸我们吧!哈哈。”

听到林媛的话,夏征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就是他的女人啊,这么明目张胆地承认自己市侩,唉,说什么好呢?敢作敢当?

对,敢做敢当!

能用银子解决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

夏征冲六子点点头,六子和亮子立即从身后带着的小匣子里拿出了几个绣着百年好合字样的红色荷包,那里边装着的都是零零散散的碎银子,就是为了打发这些堵门的小姑娘们准备的。

六子双手托着五六个荷包,高声冲着她们喊:“姑娘们,红包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着你们一声令下了!”

亮子也狡黠地笑了:“就是啊,不过,你们得把门打开一点啊,要不我们怎么给你们放红包啊?你们瞧,这红包这么大个,这门连个门缝都没有,别说红包了,就是连只蚂蚁都进不去啊!”

这可提醒了林媛几人。

一直笑着不说话的林薇嘀咕了一声:“荷包进不来,那你们就塞银票吧,银票肯定能放进来的!”

那边的人,立即没声儿了。

林媛不禁给林薇伸了伸大拇指,这个大妹真是聪明啊!

夏征为难道:“可是我们都没有准备银票啊,要不你们等着,我们回去取银票,可是,这一开一回的,耽误了吉时怎么办?”

这倒是。

就在几人拿不定住主意要不要开门的时候,小林霜突然眼睛一亮,大声叫道:“这还不简单,你们把荷包从门上边扔过来不就行了?”

“小妹!”

林媛一把捂住小林霜的嘴巴,不过还是晚了一步。

就在小林霜懵懂地看着大姐的时候,那边的男人们哈哈一笑,纷纷道:“对啊对啊,我们可以从门上边跳过去啊!”

话落,还真的有两个身手矫健的小伙子从门上边爬了过来,急得小林霜一个劲儿地嚷嚷:“你们不按套路玩!不行不行,快回去,快回去!”

此时几人也终于知道小林霜的一句话起了多大的作用了。

不过话虽如此,最终还是没让他们在门上边爬过来,夏征将荷包一个一个地从上边扔了过来。正巧陈婶子也打了个手势告诉她们可以开门了,林媛几人嘿嘿一笑,把门打开了。

进了二进门就快要接到新娘子了。

孟良冬在夏征几人的簇拥下,一脸激动地进了院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