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奇怪小伙儿/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良冬进了院子,却不能到新娘那里,几个引路的小厮笑着将望眼欲穿的孟良冬拉到了客厅里。那里,莫三娘的爹娘还有家中的一些长辈都在等着了。

莫夫人的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刚刚哭过。不过在看到穿着大红喜服胸带红花的孟良冬时,眉眼里的笑意慢慢渗了出来。

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还真是!

“爹,娘。”

都不等傧相引着,孟良冬已经痛快地跪在了莫家老两口面前的软垫上,喊起了爹娘来。

这一喊,可把大家都给逗乐了。

莫老爷一直不苟言笑的脸也崩开了,呵呵地笑了起来,一个劲儿地说好。

莫夫人就更别提了,一张脸红光满面的,都快乐得成花了。

“来来,拿着红包。”莫家老两口把早已准备好的红包递到了孟良冬手里,笑着催他快些起来。

给莫家老两口行完礼后,就该给莫家的祖宗牌位们行礼了,之后就是莫家的几位着紧的长辈。

待一切都忙活完之后,孟良冬被引着出了门,一双眼睛却依旧往莫三娘的闺房方向看着。

林媛跟在一边,知道这孟良冬时心急要把媳妇儿接走了。

正笑着,闺房那边也来了人影,一个婆子在前边端着一个红盆,另一只手正往地上撒着什么东西。她的嘴唇也在动,只是外边此时已经响起了噼里啪啦的炮竹响,大家根本听不清她说的是什么,想来应该也是吉祥话吧。

婆子后边跟着的是被胖媒婆背着的新娘子,莫三娘头盖红盖头,浑身上下都是红的,除了拿着苹果的白净的小手儿紧紧勾住媒婆的脖子,别的地方根本看不到。

新娘子出嫁时兴哭嫁,不过刚才莫三娘已经哭花过一次妆了,若是再哭肯定还得补妆。所以陈婶子几人才把莫夫人劝走了,在莫三娘出门的时候还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不要再哭了。

出门的新娘子脚不能沾地,所以要由兄弟背着出门上花轿。但是莫三娘没有兄弟,所以只好让媒婆背着上花轿了。

看着胖媒婆背着莫三娘还能谈笑风生,林媛不禁感慨,怪不得这媒婆们个个都长得人高马大胖胖的,原来都是为了背新娘子用的啊。

跟夏征低声说了几句,两人紧紧跟在新人后边出门去了。

胖媒婆背着新娘子到了花轿前,弯腰将莫三娘小心翼翼地送进了花轿里,笑着嘱咐了一句:“上轿喽!坐好喽!”

而后又小声说道:“闺女,坐下了就别轻易动,这叫平安稳当!”

显然之前陈婶子几人已经叮嘱过莫三娘了,莫三娘轻轻地点了点头。新娘子是不能开口说话的,她手里紧紧攥着寓意吉祥的苹果,心里又是开心又是伤感。

胖媒婆给新娘子整理好衣裙,将门帘子放下,扬着手里的帕子朝前边喊了一嗓子:“起轿!”

此时孟良冬也已经上了马,回头看着新娘子进了轿子,高兴地嘴角怎么也合不上了。

听到媒婆的喊声,孟良冬高兴地夹了夹马肚子,向前走去。

队伍一动,吹唱的人又开始响了起来。

迎亲队伍是不能走回头路的,所以要一直往前走,绕过街道,从另一条路回到新郎家里。

“上来!”夏征抢先上了一辆装嫁妆的马车,从赶车的人那里拿过了鞭子,一把将林媛也给拽到了马车上。

整个马车装满了新娘子的被褥绸缎,能坐人的地方不多,两人坐就更挤了,紧紧挨着夏征坐好,林媛呵呵一笑突然想起了林大栓拐卖小林霜那次的事。她当时就是这样跟夏征同乘一匹马,没想到隔了这么久,两人的关系已经变得这样亲密了。

正想着,小林霜迈着小短腿儿追了出来:“大姐,大姐,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一瞧小林霜出来了,林媛下意识就要伸手,却发现马车跑得更快了。

回头一瞧,正对上夏征笑得奸诈的脸,冲林媛挤了挤眼睛,夏征回头喊了一声:“跟娘一起回去吧!”

“不要不要,我也要坐好看的马车!”虽然刘氏等下也要回到孟良冬那里去,但是小林霜显然更稀罕浑身扎着红绸布的马车。

不过不等她追上来,夏征早已甩着鞭子赶着马车走了。

“小妹!”回头看到小林霜已经被林薇拉住了,林媛才放心地回过身来,气呼呼地朝着夏征的肩膀给了一拳:“你真是的!”

“嘿嘿。”夏征抿唇一笑,他当然是看到林薇出来了才加快赶车的,若是让小林霜伤着了,别说林媛了,就是老烦那关他也过不了啊!

跟夏征闹腾了一番,林媛的眼角突然瞥到了街边巷子口有个熟悉的人影。

待看清楚那人是谁后,林媛眯了眯眼睛,冷笑了一声。

夏征举着鞭子还等着林媛过来跟他抢呢,可是举了半天也不见她过来,好奇地顺着林媛的视线看过去,夏征眉头一挑,也嗤笑了一声:“呵,老熟人呢!”

“是啊,熟人,可惜跟他最熟悉的人正坐在花轿里呢!”林媛撇撇嘴,趁着夏征看谢致远的时候,一把将他手里的马鞭子抢了过来哈哈笑道:“我的了吧!哈哈!”

站在巷子口的人,正是谢致远无疑。只是跟上次见面时,这谢致远的神色更加憔悴枯槁,站在角落里微微佝偻着背,双手局促不安地插在一起,很难让人想象的出这就是当初在衙门里十分受器重的年轻有为的读书人。

看来,马小倩对谢致远的摧残,不可谓不强烈啊!

花轿慢慢靠近,又慢慢地从眼前走过,谢致远的一双眼睛紧紧盯着窗口那方颤颤巍巍的红帘子,盼望着里边的人能够挑开帘子露出精致美丽的脸来,对着自己嫣然一笑。

只是,他从希望到失望,再到绝望,别说那帘子被掀开,就是被风吹一下都不可能,他根本看不到里边的一丝一毫。

而里边的新娘子呢,此时正紧紧抱着苹果,一脸幸福地憧憬着自己未来的美好生活,根本就没有心思去琢磨其他。

迎亲队伍越走越远,驻足看热闹的行人们都恢复了自己的行程,可巷口那个人影,却如同一尊雕塑一般,双眼远眺,久久不肯离去……

迎亲队伍很快就回到了新郎家,虽然孟良冬父母早逝,族中也没有特别亲近的亲戚。但是跟莫三家相比,孟家一点儿也不冷清。

远远地,林媛就听到了孟家新房门口热闹的吵闹声。

她抬头一看,顿时张大了嘴巴:“这么多人啊!”

夏征甩了甩鞭子,笑道:“可不是?听说孟先生成亲,邻近的那些街坊邻居们,还有学堂里的孩子们都带着父母来了。”

看林媛转过头看看着自己,夏征笑了笑,凑近了她又道:“告诉你,今儿早上天还没亮呢,就有人敲门了,来帮忙煮饺子干活儿呢!”

林媛的唇角不禁弯了弯,看来孟良冬在城南的人缘极好,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邻居帮忙了。

更让她意外的是,这些邻居们见了夏征居然也十分热情。而夏征对待这些毫无身份地位的百姓们时也是一脸笑意,若是让李昌看到此时的夏征定然要惊得掉了眼珠子。他苦苦巴结了夏征那么久,都没有得到夏征赏过他一个笑脸呢!

迎亲队伍停不来,孟良冬当先从马上跳了下来,迫不及待地到了花轿前,不过还不等他伸手,媒婆已经一把拦住了他的胳膊,笑道:“新郎官别急,现在还不是你的新娘子呢!”

围观的人们顿时发出了一声哄笑,笑得孟良冬的脸红红的,跟胸前的大红花相映生辉。

“先生,让我来!”

一声清脆的叫声从门口传出,紧接着,一身红衣的小林霜笑嘻嘻地从人群里钻了出来。

看到小妹竟然蹦蹦跳跳地从孟家出来,林媛一双眼睛不可置信地睁大了:“她怎么这么快?不是,她来掺和什么呀!”

说着就要上前去拉住作乱的小林霜,却不料自己的手却被别人给拉住了。

夏征好笑地紧紧抓住林媛的手,道:“小妹今儿可是出轿小娘子呢,你可别过去捣乱。”

林媛顿时哭笑不得了,敢情到最后捣乱的成了自己了。

不过这出轿小娘子还真是挺有意思的,在新娘来到新郎家门口的时候,还不能出轿子,得有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上前迎才行,这个小姑娘除了父母皆在以外,还要盛装打扮才行。等她到了新娘身边,要轻轻地拉三下新娘的衣袖,新娘才会从轿子里出来。

小林霜摩拳擦掌地靠近了花轿,看这她这兴奋的小模样,大家全都笑得咯咯的。

“师娘,快出来吧!”装模作样地拉了三下莫三娘的衣袖,小林霜让到一边,笑嘻嘻地冲着里边的红娘子喊着。

莫三娘抿唇笑了一下,若不是出嫁前媒婆再三嘱咐不能说话,她肯定要出声好好教训一下这小丫头,还没拜堂呢就开始喊她师娘了。她倒要问问这小丫头她到底跟谁更亲近!

由媒婆搀扶着,莫三娘低着头下了轿,然后就看到了面前摆着一个朱红漆的马鞍子,媒婆在耳边说了一句:“跨过马鞍,平平安安。”

莫三娘赶紧小心翼翼地抬脚跨了过去,之后便从红盖头露出的地方看到了穿崭新黑色靴子的脚,那针脚明显就是出自自己之手,不用猜,肯定是孟良冬了。

莫三娘会心一笑,接过了媒婆递来的红色绸布,跟在新郎身后进门去了。

知道莫三娘带着红盖头难以看到前面的路,孟良冬十分体贴地放慢了脚步,一边走还一边小声地提醒她哪里是台阶哪里是门槛,连媒婆都省了。

新郎新娘进了门,林媛和夏征也跟着簇拥的人群往门内走去,只是刚走了没两步,林媛突然脖子一缩,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她总觉得有人在看着自己,可是回头的时候却只看到了攒动的人头和灿烂的笑脸,完全分辨不出到底刚刚那道目光出自哪里。

夏征见她神色不对,紧紧地拉住她的手,沉声道:“怎么?”

“好像有人,不过应该没有敌意。”林媛深深地吸了口气,再回头时笑容再次溢满脸颊:“走吧,可能是跟小妹她们认识的同学。”

林媛说话的功夫,夏征也蹙眉看了一圈,确实没有发现有可疑之人。连夏征都没有发现,那就不是对方是绝顶高手,就是对方已经离开了。

“应该让林毅跟着的。”夏征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若是对方已经离开就好了,就怕对方是个高手,不过依着林媛的身份应该也引不来高手的对付。

这点林媛自己也明白,笑着拉了拉夏征的衣袖:“走吧,肯定是我看错了。”

夏征点点头,携了林媛的手进了房间。

只是在门口说了几句话的功夫,两人进来时新人们就已经准备拜堂了。

拜堂时有个抢前头跪的习俗,就是谁跪在了前头在以后的婚后生活中就能管住对方让对方听自己的。

孟良冬和莫三娘刚并排站在一起,旁边围着的六子亮子几人就开始大声吆喝起来了:“孟先生,抢前头啊,一定要在前头!”

“你要是在后头了,我们可都瞧不起你,哈哈!”

“快,赶紧把垫子往前踢踢!”

连一向老实巴交的大旺都开口出主意:“伸手扯新娘的衣裳,把她往后带!”

最有心眼儿的六子甚至已经悄悄地伸出了腿,把孟良冬这边的垫子往前踢了踢,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男方这边吵着嚷着不消停,女方那边也不甘示弱,全都卖力地给莫三娘加油鼓劲儿!

可是就在大家卖力叫喊的时候,孟良冬居然憨憨一笑,主动地将自己面前被踢走的垫子拉了回来,而且还比莫三娘那边的垫子更靠后一些,随即也不管六子几人说什么了,当先就给跪了下去。

他这一举动引得在场所有人全都静了静,连大家的呼吸声都能听到。

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哎呦”了一声,大家才猛然回过神来:“哎呦,这孟先生真是心疼媳妇儿!”

“可不是呢,孟夫人真是好命啊!”

陈婶子也掩嘴笑着:“想我成亲那天,我家老头子恨不能跪在我前头!还是人家孟先生心疼媳妇儿,以后啊,三娘幸福着呢!”

而盖头下的莫三娘也在看到孟良冬跪下的时候深深地感动了一把,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没有嫁错。

只是一旁的夏征突然笑骂了一句“没出息劲儿”,顿时引来了林媛的白眼儿:“你有出息,你去抢吧!”

见林媛不高兴了,夏征赶紧贱贱地嘿嘿一笑,抬手环住了林媛娇柔的腰肢,在她耳边低声笑道:“我?我只会比他更没出息!到时候直接跪到你屁股后头了。”

噗。

林媛忍不住噗嗤一乐,斜眼嗔了他一眼。

夏征却更紧地拉住了林媛的手,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正色道:“你别笑,我说的都是心里话,只要你愿意嫁,我就愿意永远被你管着,永远让你在上边!”

就在林媛有些感动的时候,这个家伙突然更近地凑近了自己,狡黠地笑道:“不管是在外边,还是在床上。”

林媛一愣,紧紧咬了咬唇,小手儿十分精准地找到了夏征的手背。

“嘶!”

待听到某人大吸冷气的声音后,林媛得意地扬了扬眉梢,潇洒地转身离开。

拜过堂后,新郎新娘就该进洞房了,林媛和夏征还要帮忙照顾来作客的人就没有跟着去洞房里看两人接下来的进程。见林媛已经热情地招呼女客了,夏征揉了揉发红的手背也转身出去招呼男客了。

“味道怎么样?多吃点啊,别客气!”

林媛笑着招呼着前来的客人们,一一安排着座位,但是就在她游走于这些客人之中时,总觉得有一道目光在看着自己。

正纳闷,忽然见到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正贼眉鼠眼地四处张望着。

林媛眼睛一眯,直觉告诉她这个小伙子有问题。

“嘿,小帅哥,有点眼生啊,不像是这边住着的啊。”林媛趁那小伙儿四处张望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他身后,一巴掌拍上了他的肩膀。

小伙儿显然被吓了一跳,猛地回过身来,一看是林媛眼睛一亮,而后拍着自己的胸口深深地松了口气:“哎呦我还以为是鬼拍我呢!原来是你啊,吓死我了!”

林媛脸色一暗,这家伙,居然说她是鬼!哪里有她这么俊俏的鬼啊!

“呵,这大白天的你还害怕?肯定是心里有鬼吧?”林媛斜眼睨着他,果然看到这小伙子的眼神躲闪了一下,更加确定了这人有问题。

“我,我哪里有鬼了,我光明磊落,心里才没鬼呢!”小伙儿义正言辞地拍着自己胸脯。

林媛撇撇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哎,你到底是谁?不会是想趁乱偷东西的吧?”

林媛挑挑眉,两只手已经悄悄开始防御了,就等着这小伙子心虚暴露马脚了。

不过小伙子显然道行挺高,翻了个白眼儿:“我?你看我像小偷吗?哼,我才不稀罕呢!”

不怪林媛怀疑,确实有不少小偷装作是来客顺手牵羊的,更何况这个小伙子的眼睛实在是贼,一直来回转悠着,一刻都不停歇。

见林媛根本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小伙子抽抽嘴角,无奈地摊摊手:“哎呀,我真的不是小偷,我是,我是新娘子的表弟。新娘子家没有兄弟,我这个做表弟自然要帮忙张罗了,对不对?”

莫三娘的表弟?怎么没有听说过莫三娘还有个表弟的?

不过,既然这人知道莫三娘没有兄弟,应该就是真的表弟了吧。

“那你赶紧出去帮忙吧,屋里都是女眷,有我在就行了。”小伙子即便是表弟也要注意男女之防,更何况这小伙子还长得这么周正,难保他不会依靠自己的美色勾搭几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

小伙子嘿嘿一笑,饶有深意地看了林媛一眼,连声应着就出去了。

看他出了门,林媛转身又跟旁边的人说起了话,可是还没说几句呢,一个念头突然在脑海中闪过。

她暗道一声“不好”,赶紧追了出来。

环视一圈,哪里还能看到刚刚那个小伙子的影子?

见她这么着急,夏征赶紧过来了,问清了原委,道:“没有听谁说起丢了东西的,依我看,还是等明天让孟先生他们自己清点一番再说吧。”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人都找不见了,肯定是跑掉了。

林媛蹙眉叹了口气:“都怪我大意,媒婆背着莫姐姐出门时,大家都看到了的,肯定都知道她没有兄弟的,我却因此轻信了那家伙,哎!”

夏征安慰道:“别这样,你应该想幸好是你发现及时,他还没有来得及下手。”

“希望如此吧。”林媛抿抿唇,跟夏征说了两句话,就各自回去招呼客人了。

不过夏征还是十分谨慎地让人看住了新人们的贵重物品,以防真的有人别有用心起了歹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