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这是屎吗?!/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福满楼后院就有现成的猪肉送来,只是,因为林媛和白二需要的是整头的猪,所以刘掌柜又让小伙计赶紧去猪肉荣那里把猪肉其它的部分也都弄来了。

看着桌子上摆的满满当当的猪头、猪耳朵、猪尾巴、猪肉,甚至连猪心、猪肝、猪大肠都有。

白二眼睛贼兮兮地在桌子上扫过,已经按耐不住自己开始摩拳擦掌了。

林媛好笑地摇了摇头,道:“要不,你先挑?”

白二眼睛一亮,随即很“绅士”地耸耸肩:“别,这么多呢,咱们两人一起挑。”

一起挑还是很公平的,林媛没有反驳。

刘掌柜看了看两人,说了句“开始”,便见白二脚底抹油兴奋地朝着桌子中间的一个盘子冲去。

眼看着就要够着盘子里的东西,一只筷子不知从哪里横飞过来,跟白二的手同时落下。

白二的手抓住了盘沿儿。

那根筷子,则准准地插在了盘子中间的肉上!

确切地说不是肉,而是……

“猪大肠?!”

看到两人不约而同地选中猪身上最脏最恶心的部位,大堂里顿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叫声。

“天哪,天哪,那个东西,怎么能吃?”

“哎呦,快把我眼睛遮住,我刚刚看到那个都要吐了!”

而反应最大的自然就是期盼了好久的老烦了,他一下子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又惊又气又急:“什么东西?什么东西?你们两个是不是商量好的?故意要给老头子我难看?不行不行,我才不要吃大肠,我不要****,不要****!”

而同时选中猪大肠的两人此时的脸上也是精彩万分。

白二先是一惊随即一乐:“没想到啊,原来你也这么有眼光!嘿嘿,咱俩都选中了这玩意儿,我看哪,这哪里是在比赛谁做的菜最香最好吃啊,这明明是在比赛谁做的菜最臭最恶心嘛!哈哈。好,这个好玩儿!”

说着,白二竟是开心地拍起手来了。

相较于白二的幸灾乐祸,林媛却是平静地可以,其实在白二提出用猪肉做菜的时候她就已经想到这个了。再看白二答应地那么痛快时,更是看出了白二心里的想法,无非就是选中猪大肠让她出糗嘛。

所以,林媛才会故意让夏征在白二即将到手的时候甩出了筷子。

不偏不倚,不早不晚,就是要跟白二同时挑中那盘猪大肠。

现在好了,两人都是选中了这个东西,食材一样,接下来就看谁的本事更胜一筹了。

“呵,居然是一样的,这下要好戏看了。”夏征优哉游哉地靠在了椅子里,还舒坦地翘起了二郎腿儿,现在已经换成是他幸灾乐祸地看好戏了。

老烦却是苦着一张脸,强烈要求重新选,还站起身来非要把那盘子猪大肠扔去后院。

夏征一把拉住了老烦,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只见老烦眼睛先是一亮,而后重新变成了苦瓜脸:“我才不信!你们总是骗我,你们都不是好孩子了!你们越来越坏了!”

对于老烦的控诉,林媛和夏征这几天已经听得耳朵都快要起茧子了。

林媛掏掏耳朵,无奈地看向白二:“怎么办,裁判不乐意,要不要换一样食材?”

一听这个,白二立即炸毛了,蹭地跳了起来:“不行不行,都挑好了的怎么能换呢!就做这个!裁判不是不乐意吗,那好啊,换裁判!”

说完,指着刘掌柜,“你来!”

若是以往,刘掌柜肯定争着抢着当裁判。可是这次,那可是要去吃那个臭烘烘的东西的!刘掌柜瞪大了眼睛,连连摆手后退:“不不,我也不要吃那个东西!”

白二白了一眼:“瞧把你吓得!”

又接连指了好几个人来做裁判,结果可想而知,没一个乐意的。

就在白二急得抓耳挠腮的时候,老烦突然苦着脸举起手,不情不愿地撇撇嘴:“我,我乐意。”

说完,还冲着夏征狠狠的威胁了一把:“你要是骗我,不给我吃甜食,我就把你扔进猪圈里吃大粪!”

夏征挑眉,指着白二冲老烦挤眼睛:“别忘了,我还有句话呢。若是这小子做的不好吃,就把这小子扔进猪圈!”

老烦撇撇嘴,闷闷地喝起了茶,若是不好吃,就把这两个小混蛋都扔进猪圈。

比试开始,林媛和白二分别在两个桌子上做菜,以示公平,两个桌子中间还放了一张大大的不能透光的屏风。

一头猪身上的猪大肠不少,即便是两人共用也够了。林媛用剪刀比划了一下,按着自己需要的长度剪了一段下来就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了。

白二却苦着一张脸发愁,一会儿拿着剪刀一会儿拿着菜刀,就是不知道怎么下手。

林媛不禁好笑,这猪大肠处理好了其实也好吃的很,只是大家不知道该怎么正确处理,所以这些东西基本都是被扔掉的下水。而且,盘子里那些猪大肠看起来还算是干净,应该是在上桌前被简单处理了的。

其实之前她就想过用猪大肠做菜的,只是后来有了不少其它的食材,也就没有再往这猪大肠上边考虑。毕竟这东西处理起来确实费事得很。

白二终究还是学着林媛的样子用剪刀剪了一段大肠下来,然后用长长的筷子夹着回到了自己位置,另一只手还嫌弃地捏紧了自己的鼻子,那模样简直就跟吃下了一只苍蝇似的。

老烦几次三番想要偷偷溜走,不过都是夏征给按下了。瞧着两人手里的大肠,老烦实在是恶心地不忍直视,全程都用手捂着自己的脸不肯抬头。

想要做好猪大肠的关键步骤自然就是清洗了。虽然之前刘掌柜已经让人清洗过了,但是因为不得法,所以洗的并不干净。林媛先是用剪刀把大肠外边的一层肥厚的油脂剪掉,然后将大肠翻过来后放进有盆里,再加上面粉和盐,已经少量的水,慢慢地搓洗起来。

清洗的步骤一定要自信认真,不能有半点偷懒,不然等下做出来的菜会有异味。林媛垂着头,两耳不闻窗外事,十分认真。不过,也只有一直观察着她的夏征才会发现,林媛秀气的细眉微微蹙起,好像有些不舒服。

夏征眼眸一眯,十分利落地从凳子上跳起,只是还没有近到身边,就被林媛的眼神给瞪了回来。

好吧。夏征不情不愿地抿抿唇,最终还是尊重了林媛的决定,不过再坐回到椅子里时,夏征再没有了方才的闲适,神经绷紧,时刻准备着往外冲。

刘掌柜和小伙计们都离得远远的,但是还是好奇地看着林媛和白二两人如何用这些臭烘烘的东西做出东西来。直到看到林媛用面粉和盐来清洗的时候,纷纷瞪大了眼睛,原来还能这样洗啊!

再看白二,大家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同样是清洗大肠,只是白二的方法,实在是矫情了一些。别看白二这家伙能往自己脸上贴丑不拉几的假胡子,但是本人却是十分爱干净。拿到猪大肠以后,围着这东西转了得有七八圈,愣是没有找到下手的地方。

“豁出去了!”听到旁边林媛干劲十足的声音,白二狠了狠心,从怀里掏了块干净的帕子出来垫在了手上,另一只手则拿了一把长柄毛刷,这样一手大肠一手毛刷刷了起来。

更让大家好笑的时候,白二居然一边刷一边忍不住干呕起来。

这可把老烦给看傻了,这小子,这小子做出来的东西他绝对不吃!打死都不吃!

忍着身子的不适,林媛将那段大肠洗干净之后,又用白醋兑水洗了一番才算完事。

接下来就该做菜了。林媛打算做过爆炒肥肠,因为知道老烦的口味,所以她还特意准备了干辣椒,做成辣味的。

炒肥肠之前要先把肥肠煮熟,不过也不能煮烂,不然炒出来的肥肠就缺少了脆滑的口感,吃起来柴柴的了。所以就要冷水下锅开始煮才行,为了去除异味,她还往锅里放了一些酒和酱油,然后煮上两刻钟的功夫,直到用筷子可以轻易地戳穿肥肠就可以了。

趁着肥肠在锅里煮着的功夫,林媛一屁股坐到了凳子上,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肚子。这种熟悉的痛感让她十分确信,自己这不是病了,而是终于来了癸水。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真是会挑时辰!

轻轻地用手揉了揉肚子,林媛秀气的小眉头紧紧蹙在了一起。不过在抬头看到夏征关切到几乎发狂却依旧极力忍耐的样子时,不禁笑了,这家伙还真是听话,她一个眼神过去就乖乖地坐着不动了。

幸好现在的天气还不是很冷,身边还有煮肥肠用的小炭炉可以取暖,林媛倒也不觉得多么难受。唯一让她担心的是,自己穿的衣服不是很多,万一弄脏了,岂不是要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了?

林媛咬咬唇,站起身来慢慢地走了两步,感觉目前只是腹痛还没有别的反应时才放心地松了口气。现在屋里的人除了她之外就没有一个女人,若是真的出了状况,她还真是没法。

林媛这边纠结着,白二那边也在痛苦着。

好不容易用毛刷把大肠稍微地清洗干净了,可是当他再凑上去闻的时候,又是一股子怎么也去不掉的腥臭味儿!

“可恶!这头猪是拉肚子了吗?怎么这么臭!”白二嫌弃地把手里的毛刷扔到了一边,早知道是现在这么个结果,他当初就不该答应那个小丫头玩什么挑食材的比试,随便做道菜多好!

不过转念一想,白二乐了,他一个大男人都能被恶心地又是吐又是呕的了,那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丫头这会儿肯定被臭晕了吧?

哈哈。

白二眼珠子一转,趁着大家的目光都不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悄悄地凑近了屏风又是扒拉着看又是贴耳朵听的,可是那边出了咕嘟咕嘟冒泡的声音,就啥也没有了。

“该不会真的晕倒了吧?”白二悄悄嘀咕了一声儿,见夏征一双似是淬了剧毒的眸子扫射过来,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赶紧回到自己的工作台前继续做菜了。

他以前也没有做过猪大肠,甚至都没有听说过猪大肠这东西还能吃的,所以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该怎么做。不过刚刚在屏风那儿听着,好像小丫头在煮东西。她能煮的东西也就只有大肠了吧?

“你煮我也煮!”白二咬了咬牙,起锅添水,撇着嘴把大肠扔了进去,还不忘往里边倒了一股子醋,倒完醋觉得不行,又切了一根大葱进去,“小爷我就不信了,这样你还能臭!”

老烦也并不是没有关注这边,毕竟他们两人现在做的东西是给他吃的,他当然得好好监督监督,万一哪个坏心眼儿的故意给他添点儿别的作料进去怎么办?

在看到白二把醋和大葱倒进去以后,不由地点点头:“还是这小子实在,知道用醋和葱来去异味,不像那个死丫头,光倒了点酒,她肯定是想恶心死老头子我!哼哼。”

委屈地撇了撇嘴,老烦觉得自己以后再也不要喜欢林媛了,他要跟她划清界限,坚决不再吃这小妮子做的东西了。

“以后你就是老头子我的专属厨子了。”热情而殷切地看着白二,老烦的眼珠子都快要蹦出来,恨不得能贴到他身上才好。

时辰到了,林媛忍者腹痛站起身来,将煮好的猪大肠夹出来,在冷水里过了一下,然后使劲儿攥干并切成了圈圈。然后又切了一个青椒,一些红辣椒,想了想,又切了一块豆皮。

待一切准备工作做好之后,锅里放油烧热,将辣椒蒜放进去炒香,再把切好的肥肠放进去,一直保持大火爆炒到肥肠成金黄色以后,放了一些白糖和酱油。等肥肠的表皮开始变得焦脆的时候,再把切好的青椒和豆皮放进去,最后调味儿,这道菜就算完成了。

将炒好的肥肠小心地盛了出来,林媛就已经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力气再说话了。

不过看着刘掌柜和那些小伙计们激动好奇的目光时,她就知道自己这道爆炒肥肠肯定没差。

那边白二的肥肠也出锅了,他的做法跟林媛的做法差不多,也是爆炒,只不过为了遮掩肥肠的腥臭味道,他是用大葱爆炒的。

“好啦好啦!小爷的葱爆肥肠来喽!快来尝尝!”

将炒好了的肥肠装盘,白二完全忘记了自己当初清洗时的那股子嫌弃劲儿,小心翼翼地端着自己的菜到了老烦桌子上,兴奋地连眼睛都开始发光了:“老先生肯定馋坏了吧,快,尝尝我的手艺!保证让你吃得停不下来!绝对把你香的上天入地翻云覆雨!”

看着盘子里那油光光的肥肠,老烦咽了咽口水,不说别的,单是这卖相确实挺讨人的,肥肠红红的,大葱也炒的亮晶晶的,只是这味道吗?

“怎么,闻着这味道这么怪呢?”老烦紧紧蹙起了眉头,身子十分诚实地往后靠了靠,显然不是很想吃。

白二哪里会放过他?一边不停口地夸着自己的菜一边拿起筷子塞进了老烦的手里:“你没吃过臭豆腐吗?那东西闻着多臭?肯定比我这肥肠还要臭吧?可是那家伙吃起来,那叫一个香!我这肥肠也是一个道理,闻着臭不叫臭,吃起来臭那才叫真……咳咳吃起来香那才叫真香!”

白二嘴皮子转的倒是利索,夏征饶有兴致地看了老烦一眼,挑挑眉:“是谁说要让这小子当专属厨子来着?喏,你的专属厨子来了,还不赶紧试试他的手艺?”

老烦白胡子翘了翘,偷眼瞧了瞧坐在凳子上不知道发什么呆的林媛,见她根本就没有发现自己的求救,只好硬着头皮接过了筷子颤颤巍巍地伸向了盘子里。

“哎哎,你怎么夹大葱啊?夹肉啊!吃肉吃肉!”

看着自己夹的大葱被白二硬生生地夺走,老烦欲哭无泪,狠狠心咬咬牙,闭上眼睛夹了一块儿肥肠扔进了嘴巴里。

呕!

预料之中!

老烦吐得连刚刚吃的鸡腿都给吐出来了,一边擦着眼角的泪花,一边逃命似的往后躲,还不忘指着罪魁祸首白二叫道:“你这菜里肯定放屎了!什么闻着臭吃着香,你这跟本就是闻着臭吃着更臭!呜呜,你是不是京城那个贱人派来的?你是故意来要把老头子我臭死的吧?求求你啦,给我个痛快吧,老头子我宁愿死在你的刀下也不要吃这东西了!”

老烦又是叫又是嚷又是哭,嘴里还一连串地说着大家都听不懂的话。夏征挑挑眉,趁着老烦没有说出什么不得了的话来赶紧往他嘴里塞了一颗蜜饯,警惕地看向了白二。

而白二此时,全部心思都在自己炒的菜上,这老烦还是头一次吃了他的菜吐出来的人呢!想京城里那些人,哪个不是求着他出手?就算是随随便便炒的一个鸡蛋,都会让大家吃得泪流满面,直呼人间美味!

“我做的菜没毛病!就是这肥肠的事,这头猪肯定是吃了屎了,所以它的肠子才会这么臭!”白二气呼呼地叫嚣着,把一切责任全都推到了已经无辜惨死的猪身上了。

夏征嘴角抽了抽:“不要脸!无赖!”

倒是一旁的林媛终于疼过了那一阵儿,勉强站起身来,将自己炒的肥肠端到了老烦和夏征面前的桌子上。她实在是虚弱地不想说话了,把菜一放,自己也一屁股坐了下来。

“我不要吃了!打死我也不吃了!”有了白二的菜做教训,这次老烦说什么也不肯再吃猪大肠了。

看了刚刚老烦的反应,别人更是没有哪个胆量尝试了。

倒是夏征笑着看了林媛一眼,二话不说,拿起筷子来就夹了一大块儿肥肠放进了自己的嘴里,慢慢咀嚼了起来。

众人包括白二,都屏住了呼吸,紧紧地盯着夏征的嘴巴,可是,直到他将嘴里的那块儿肥肠咽了下去,也没有等到他呕吐出来!

白二惊奇地瞪大了眼睛,看看夏征再看看林媛,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拍手大叫:“不行不行,你作弊!这男人一看就是你的情郎,别说是你做的菜了,你就是给他一坨屎吃,他也会高兴地说是人间美味的!我不服气!不服气!哎呦,你打我做什么?哼,你就是打我,我也不服气,不服气!”

夏征扔了手里的筷子,换了身旁的凳子,刚刚筷子打得不过瘾,这次要换个大的才行。

敢让他****!先让你吃闷棍!

倒是林媛抬手拦住了他,对于夏征的无条件信赖和支持,她心里一百一千个感动。只是,现在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既然白二不服气,那就让他服气好了。

“既然你不服,那你就自己尝尝好了。”林媛虚弱地一笑,将筷子扔到了白二面前。

看着那筷子,白二也不叫嚣了,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我不吃,这脏东西我才不吃!”

“我做的是脏的,那你就吃你自己的菜好了。”

白二这次的头更是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了:“我更不吃了!你没看到刚才这老头儿都吐成什么样儿了?你还让我吃,这不是害我吗?”

林媛好笑:“身为一个厨子,你连自己做的菜都不敢吃,你还好意思跟我比试厨艺?小伙子,回去再跟你师傅多学两年吧!”

林媛这话虽然简单,但是却像是一记闷棍敲打在他头上,是啊,若是厨子连自己做的菜都不敢尝试,还怎么让客人喜欢?

夏征却根本懒得再理会这家伙了,上前扶了林媛往二楼走去,他悠悠的声音慢慢传来:“胜负已分,你若是不服气就自己尝尝。好走不送!”

见两人要走了,白二急了,拿起筷子来就吃了一口林媛做的菜:“哼,吃就吃,不就是屎吗,有什么好怕的,反正我也不是第一个吃的,我才……嗯?这东西,怎么不臭?哇,又脆又滑,又辣又甜,还有这豆皮,居然也能有肥肠的肉香味儿!喂,你先别走啊,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做的啊?为什么你这个肥肠没有臭味啊!”

若不是眼前的菜还保留着肥肠的外形,白二都要怀疑这美味的东西根本就不是肥肠了。

见白二这个反应,老烦眼珠子一转,悄悄地伸出手去捏了一块儿放进了嘴里。

哇!老烦眼睛一亮,好吃!

可是当他再去捏第二块儿的时候,才发现那只盘子早已落到了刘掌柜手里,几个小伙计全都饿狼扑食似的冲上去,已经将那盘子肥肠抢了个干干净净!

“我的,我的!”老烦欲哭无泪,想要再抢的时候就听到夏征的声音突然传来:“给她瞧瞧怎么了,回头给你做份儿新的!”

老烦猛点头,赶紧拨拉开挡路的白二急急追上了二楼。

这时白二也发现了林媛的神情不大对劲儿,受到的打击更大了,这小丫头比他小上好几岁,还是个小村姑,不仅如此,身子还不舒服。

结果呢?他居然就真的败在了这个小丫头手里!真是丢人啊!这要是回到京城让师傅知道了,肯定又要罚他宰鸭宰鸡了!

输了场子却不能输气势!

白二两手一叉腰,冲着楼上那个小小的单薄的身影叫道:“小丫头道行不错,若是够胆子,就到京城里来找你白二爷!哼,看你能不能在我师傅手上讨到好去!”

夏征一听乐了:“自己打架输了,就让师傅上阵?还有这种打法?”

白二却突然脸色一变,笑得狡黠:“嘿嘿,你若是能把我师傅打败了,我就喊你一声姑奶奶,如何?”

噗。

即便林媛腹痛难耐,也被这个白二给逗乐了,这家伙,好像是盼着自己师傅输似的。

“得了,小爷我玩够了,该回去了,回见了您嘞!我在京城等你!”挥挥手,白二极其潇洒地出门了,当然没有忘记捡起他随身用来量土豆丝的软尺了。

“来人……”

不等夏征吩咐下去,林媛已经打断了他:“算了,别跟踪他了,反正是京城的,早晚也会碰面,查不查底细无所谓了。”

“好,你说了算。”见林媛实在是撑不住了,夏征弯腰,将她打横抱进了房间。

老烦麻利地跟在后头,砸吧砸吧嘴,还在回味着肥肠的味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