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癸水来了/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心翼翼地将林媛放到了屋里的软塌上,夏征赶紧抓住了老烦的手:“快看看她怎么了!”

还不等老烦开口,林媛已经抢先说道:“没事没事,我就是,就是有点着凉了,肚子疼。那个,你赶紧出去吧,让我歇会就行了。”

“这怎么行?你都不知道你的脸都惨白了,还说自己是着凉!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啊那么好糊弄!”夏征蹙眉,故意沉下脸来虎了她一下。

林媛却是欲哭无泪了,她倒真的希望眼前的夏征就是个啥也不懂的三岁小孩子,就老烦这性子,要是让他给把了脉,还不得把她来癸水的事公之于众啊!

“我真的没事,你别着急了,真的没事……”

林媛着急解释,想要把这两人全都赶到外边去,要不是现在肚子疼地连路都走不了了,她一定要让林毅把她赶紧送回家才行。

夏征当然不放心,拉着老烦让他把脉。

老烦却是无所谓地哼了哼,往旁边凳子上一坐,手指头悠闲地敲着桌面:“行啦,瞧你急得那德行!她没事,不就是来癸水啊,哪个女人不来癸水?”

说完,直接无视掉已经石化了的夏征,冲林媛蹙了蹙眉,问道:“小丫头,你这是头一次来癸水吧?看你疼得脸色都变了。不过没关系,谁让你碰到了老头子我呢!我给你开服药,保证让你浑身舒爽腹痛药到病除!”

林媛咬唇扶额,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她怎么把老烦的能耐给忘了?这家伙就是不把脉也能看出别人的毛病。只是,当着夏征这个大男人的面就这样把她的事给说了出来,真的好吗?

林媛一把扯过软塌上的垫子蒙住了自己开始泛红的脸,丢死人了,丢死人了!

夏征在一瞬间的怔愣之后,也终于回过了神来,眼神闪啊闪的,愣是没敢再往林媛那边看,耳根子比林媛的还要红。

“那个,咳咳,我去,给你,给你,嗯,那个。”

夏征支支吾吾了好半晌,就是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让自己出去。

最终还是老烦一扬手里刚刚写好的药方:“傻站着干什么?快去抓药。”

夏征终于找到了避免尴尬的机会,抓过药方呲溜一声就给跑了。

老烦忍不住嗤笑了一声:“臭小子!头一次这么痛快地听我吩咐!”

说完,老烦瞅了还在蒙着头不好意思的林媛一眼,走到她身边拉过了她的小手,把了把脉:“不就是来癸水啊,又不是什么大事,瞧把你吓得!”

林媛嘴角抽了抽,哪里是吓得,明明是臊得!

不过,不是已经开了药方了吗,怎么还要把脉?

“怎么了,我是不是身子有什么问题?”

见老烦闭着眼睛蹙着眉,林媛的心里忍不住咯噔了一下,确切地说这个身子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了,而她也是到了十三岁才开始来癸水的,比那些同龄的女子晚了将近一年,兰花早在去年就已经来了癸水的了。

该不会,是因为她是借尸还魂的,所以才会有问题吧?

难道,会跟郑如月一样,不好怀孕?

一想到难以受孕,林媛脸色更是苍白起来,古代女子最是重视传宗接代,单看刘氏就知道了。若是她不能怀孕不能生孩子,那她跟夏征……

林媛后背一僵,觉得浑身的汗毛眼儿都开始往外蹭蹭地冒冷气了,身上的疼痛根本不及心里的疼痛。

“我,我是不是不能怀孕?”小手紧张地抓住了老烦的手腕,林媛只希望老烦赶紧摇头否定。

只可惜……

老烦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你怎么知道?”

林媛脑袋一阵发懵,原来是真的。

“那我,还能治好吗?”朦朦胧胧怔怔愣愣地,林媛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看向老烦。

老烦收了手,脸色依然黑的能够滴出墨来,他捋了捋胡子摇着头说道:“这个嘛,不好说。你这身子虚弱得很,又有宫寒之症。若是想要有孕,唉。”

“真的,没法子了吗?”林媛喃喃着。

只听老烦忽然说道:“不过呢,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对症下药就能药到病除。只是呢,你也知道,是药三分毒,若是跟你母亲一样用药喂坏了身子,那可就得不偿失了。所以……”

“所以什么?老先生尽管说,我一定会好好调养的。”就算不是为了给夏征传宗接代,她也要有个自己的孩子才好,上辈子还没有好好享受人生她就一命呜呼了,这辈子说什么也要把两辈子好好地活一把。

老烦眼睛滴溜溜转了转,幽幽说道:“嗯嗯,你有这个信心是极好的。其实也不难,药补终究有毒,不如食疗。食疗也很有讲究,羊肉属性温和,多食有助缓解腹痛。”

林媛连连点头:“是。”

“所以啊,要多吃一些羊肉火锅啊,羊杂碎啊什么的。对了,那个猪大肠味道鲜美,也可以多吃一点嘛,最好呢,多放一些辣椒,今日的大肠放的辣椒还是少了一些,而且做得量也太小了,吃起来实在是不过瘾。改日一定要多做一些,我之前还听你说过羊杂汤也不错,也可以做一些来。你这身子呢,喝汤最好了,肉就留给我吃,一举两得,你说是不是啊?”

“是,是。”林媛十分受教地点着头,只是越听越觉得这话有点儿不对劲儿,怎么不像是给她调养身子,倒像是老头子在变相地点菜?

林媛眯着眼睛看了看老烦,只见这老头子还在掰着手指头自顾自说着,什么“枸杞人参最是养人,多放点糖更好吃”,什么“冰糖雪梨最是败火,进补过多可以稍稍吃一些”,当然不管点的是什么菜,到最后都会加上一句“你身子单薄不可进食过多,每次一小碗就好,剩下的不要浪费,老头子我崇尚节俭,愿意为你打扫这些剩饭剩菜。”

听着听着,林媛都有些哭笑不得了,用手捂了捂小肚子,歪着头接了一句:“梨子不是性凉吗,我这个时候能吃梨子吗?”

老烦说得正带劲儿,根本没有注意到林媛话里的小陷阱,顺口就说道:“哪里是给你吃的,这些都是给我吃的……”

话未说完,终于反应了过来,猛地站起身来往后退了两步,尴尬地笑了笑:“嘿嘿,你,都知道了啊。”

终于说了实话,林媛眯眯眼睛,被他气笑了:“那你跟我说句实话,我到底有没有病啊?”

老烦白了她一眼:“你说呢?就你这整天举着菜刀满大街追着人砍的小悍女大泼妇,你要是有病,太阳都得打西边出来!”

“你,你!”终于得了准话儿,林媛又是气又是喜,指着老烦你了半天愣是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老烦不是女人,怎能体会一个女子不能怀孕生孩子的痛楚?居然为了吃点儿好吃的东西就拿这样的借口来戏弄她,她真是要气死了!

“嘿嘿,是你先骗我的,那个猪大肠那么好吃,你怎么不早早地给我做?”老烦还有理了,噘着嘴甚是不满。

林媛被这么一气,肚子又开始使劲儿地疼了起来,索性闭上眼睛不再搭理这个讨人厌的老烦。

不过心里还是有股子气没有消,又睁开眼睛恶毒地哼了一句:“当然好吃了,那副大肠我可是用马尿洗过的。你难道没有听说过马尿有祛除异味的作用吗?既然你喜欢吃,下次我再多给你做一些,反正后院里马尿多的是,大肠也多的是,保证让你吃个尽兴。哎,你怎么了,别吐啊!瞧你,不是刚刚还说喜欢吃大肠吗,怎么一听大肠两个字吐得更厉害了?大肠真的很好吃的,大肠,大肠,大肠!”

老烦:……

夏征抓好了药进屋,正好撞见老烦绿着一张脸往外冲,嘴巴还咕哝着好像十分难受的样子。而屋里软塌上斜身倚靠着的人却是笑得花枝乱颤,明明都已经腹痛地脸色发白了,但是这一笑,愣是有一种病西施的美感。

夏征心神一荡,林媛终于来了癸水,就算是个已经成年的女人了,这就意味着距离两人成亲的日子又近了。想到这里,夏征又是兴奋又是开心。

“怎么了?这么开心?”给林媛倒了一杯热水,夏征又体贴地给她往身上盖了盖被子。

“没什么,逗逗他。”经过这么一闹腾,林媛的精神好了一些,慢慢地喝了两口水。

夏征没有多问,看到她的精神的确比自己刚刚出门时要好了许多,也就放心了,“我已经让林毅预备着了,你若是身子受得住,我现在就送你回林家坳去。”

其实夏征不说,她也想回去了,她现在身上只是刚刚开始疼而已,那个东西随时都会来,若是继续留在福满楼,她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受得住,咱们现在就走吧。”

夏征虽然不懂女人的这些事,但是安乐公主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在床上躺着不出门,后来随着他慢慢长大,多少也明白了一些。知道女人在这个时候最是脆弱,所以也不许林媛下地自己走路了,直接给她裹了被子,然后打横抱起向外走去。

“我,我能自己走的。”

被夏征抱在怀里,林媛小脸儿又红了,特别是现在已经到了饭点儿,大堂里坐着不少来吃饭的客人,两人这么突兀地出现,引得不少人侧目看过来。

林媛更是害羞不已,可是夏征抱着她的手臂更加紧了紧,根本没有要把她放下让她自己走路的意思。

林媛咬咬唇,小脑袋一歪直接钻进了夏征的臂弯里,还不忘抬手用被子把自个儿的脑袋给蒙了起来。

感受到怀中人儿的不自在,夏征低头,红唇不自禁地扬了起来。

直到上了马车,夏征也没有把怀里的人放下。林媛再三要求了一番,愣是被某人当做了耳旁风忽视了。

说了这么多话,林媛的困意慢慢上来了,索性就闭上眼睛窝在夏征的怀里睡着了。马车行驶地极其平稳,根本感觉不到颠簸,林媛睡得安稳。

待回到林家坳时,夏征都不等林媛开口就已经将她连被子一股脑地抱下了马车。林媛无语,只好在他怀里悄悄探了个头出来,看看有没有什么人发现这实在是不雅的一幕。

不看还好,一看还真瞧见隔壁院子里,杨氏正开着门颤颤巍巍地端着脏水准备往外倒。

许是没想到林媛是被抱回来的,杨氏一愣,下意识就问:“这是怎么了?”

林媛看出杨氏浑浊的眼睛里全是担忧,挥挥手笑了笑,可是话还未出口就被夏征抢了先:“没事,就是睡着了。”

林媛:……

杨氏似是松了口气,一边目送着两人进门,一边独自念叨了一句:“姑娘家家的这么拼命做什么,该歇歇的时候就该歇着,平白地熬坏了身子。”

这话林媛没有听到,但是刘氏和林家信的念叨却是听得耳朵都快要起茧子了。

一瞧见自己闺女不是走进来,而是被抱进来的,刘氏一颗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儿了:“大丫,大丫!你这是怎么了?我的儿啊!”

林家信也抱着小永严在院里晒太阳,见此情景,也顾不得儿子了,径自跑过来急急问道:“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病了?什么病,看大夫了没?丫丫,丫丫,快出来瞧瞧你大姐怎么了?”

跟夏征在一起,又有林毅守着,林家信相信林媛肯定不是出了意外或者是跟人打架了。再说了,就他闺女这脾性,若是真的跟人打架,那么不能走路被抱着的也是别人!

学堂今日休息,小林霜正在屋里对着医书练针灸呢,一听爹爹的叫声赶紧跑了出来。

待瞧见大姐的脸色,更是急得快要哭起来,蹦着跳着地要给她诊脉。小林霜不是老烦,还没有到只看面色便知晓病情的程度,也不怪她着急了。

林媛赶紧推开夏征护着自己的手臂和被子,露出自认为最灿烂最美好的笑容来:“爹娘,我没事,就是肚子疼,你们别担心了。”

“肚子疼?怎么好端端的会肚子疼的?是不是贪凉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林家信一边小心地在前边引路,一边忙不迭地念叨着,这架势比村里爱嚼舌根子的老婆婆们还絮叨。

倒是刘氏,十分敏锐地将肚子疼三个字听到了耳朵里,再看女儿那娇羞难以启齿的模样,哪里还不明白?

“哎呦,该不会是?”这下刘氏也不着急了,反而高兴地拍起手来,连着说了三次“太好了”才当先进屋去给林媛铺床了。

林媛被刘氏的反常态度给弄蒙了,就算刘氏是猜出了自己来了癸水也不用这个样子吧?

可是当她被夏征抱进房间看到刘氏的动作之后,林媛就更蒙了。

只见刘氏正跪在炕沿儿上,弯着腰铺褥子,而那褥子也不是林媛平时用的那个。刘氏手里的褥子是带暗花的大红色褥子,并不大,只有三尺见方而已。

见夏征进了屋,刘氏喜笑颜开地接过了林媛让她躺在红褥子上边,还忙不迭地撵着夏征和林家信出门去:“行了行了,你们大男人的还不快出去!这里没你们的事了。”

林家信显然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还担忧地询问着林媛的身子。

“大丫没事,你快去烧点开水来,还有我放衣裳的那个柜子里有一包红糖,也给我拿出来。”刘氏白了他一眼,推着他就给撵了出去,末了还不忘把屋里的帘子给落下。

倒是小林霜,虽然年纪小,但是因为早早地接触了医术,在给林媛把脉之后也就明白了,笑嘻嘻地凑到林媛耳朵边,笑得狡猾:“大姐,原来是来了癸水啊!哈哈,娘盼这一天盼得眼都快红了呢!”

刘氏一拍小姑娘脑门,笑着嗔了一句:“就你明白!”

随后坐到林媛身旁,给她掖着被角关切地说道:“这褥子啊,今儿可是派上用场了。自从听你王婶子说兰花来了这个,娘就一直盼着,按说你俩一般大,她都来了,你应该也快了。没想到这一等就等了快一年了。哎,娘就怕这些日子你吃苦受罪伤了身子,再跟娘当初时一样。不过现在好了,来了就没事了,娘就不担心了。”

看着刘氏那笑得快要开花的脸,林媛终于明白刚刚为啥那么高兴了。来癸水是古代女子们长大成人的象征,也是身体健康可以受孕的标志,所以人们才会这么重视。难怪刘氏又是做新褥子又是预备糖水的了。

嘱咐林媛好好躺着,刘氏回了趟自己屋里,不一会儿就又揣着一个红色的小包袱回来了。

“来,大丫,娘早就给你预备好了,最软和最干净的,你瞧瞧。”刘氏笑着将小包袱打开,林媛和小林霜都好奇地凑过脸来想看看被她包了好几层的究竟是什么好东西。

可是,当包袱打开,两人脸上的笑僵在了嘴角。

只见那小包袱里整整齐齐地放着十来个白色的干净的月事带子,边上缝得整整齐齐的,里边鼓鼓的。

小林霜好奇地用手指头戳了戳那个鼓起来的中间地方:“这个是什么?”

被小林霜戳到的地方顿时就陷了下去,待她手指离开就又弹了回来,看得小林霜高兴极了,忍不住两只手都伸了出来,一个劲儿地戳啊戳,玩得不亦乐乎。

“别闹!”刘氏赶紧抓住小林霜作乱的手,瞪了她一眼将她撵到了一边,“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说完又转头对林媛笑道:“大丫,娘在这里边放的是棉花,你这头一次来身上肯定不舒服,用棉花的舒服软和。来,快垫上一个,等那个来了就不会弄脏了衣裳了。”

刚刚刘氏已经帮林媛检查过了,现在只是腹痛,那个还没有出来,不过这个现象并不好,脏东西越是不出来就越容易腹痛,想当年她头一次来这个的时候,也是迟迟不见红,疼得她躺炕上不敢动。

虽然极为尴尬,但是林媛还是硬着头皮把那个垫上了。等弄好了,刘氏又是好一番嘱咐,什么不要下炕啊,不要沾冷水啊,好好休息啊,说的林媛好像真的得了一场大病似的。

见林媛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刘氏沉着脸蹙眉教训:“别不当回事,女人的身子最是脆弱,特别是头一次,若是调养不好以后生孩子可有的是罪受了。你瞧你小舅妈,不就是因为小时候伤了身子长大了才会病怏怏的啊!乖孩子,听话,一定要好好调养,左不过就这么几天而已。还有啊,以后每个月都要记好了日子,娘不给你预备月事带子了,你就要自己预备了,记住没有?”

林媛哪里还敢说别的,赶紧点头应下。

可是这样还是没能让刘氏放心:“不行,就你做女红的那点手艺,都能把绣花针使成了菜刀。还是等二丫回来,让她给你做一些好了。”

不上学的时候,林薇就会去莫三娘那里学习刺绣,所以今儿并不在家里。

“娘,二妹已经够累了,这点小事就别麻烦她了,等我身子好了,你教我,我自己做就行。”

看到刘氏那极不相信的表情,林媛忍不住撇嘴:“娘,这个东西又不用绣花,不就是缝几针就好了啊,我肯定能学会的。”

“那好吧。”刘氏好笑地白了她一眼,就起身去给她端红糖水了。

林家信烧水的功夫,夏征也把老烦给开的药给熬了,亲自扇着大蒲扇守在药罐前看着,连刘氏都忍不住称赞了一番。

林媛喝下药,又被刘氏强逼着喝了足足一大碗红糖水,才打着饱嗝沉沉地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小鼻子一皱,林媛被一股香气勾得睁开了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