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生孩子碍事儿!/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慢慢睁开眼睛,就见到昏暗的房间里正有一张帅气的脸凑在自己面前。

“哎呦,你干什么?吓我一跳。”待看清楚那人是夏征后,林媛揉着胸口忍不住笑骂了一句。

“嘘!”夏征赶紧捂住了林媛的嘴,示意她小声点儿,警惕地看了刘氏的房间一眼,发现没有人听到才放开她小声说道:“别说话,我是偷着进来的。娘说你得静养,谁都不让进来看你,连小妹都被叫到娘那屋里睡觉了。”

“哦。”林媛这才发现天已经黑了,而身边却没有小林霜的影子,“天都黑了?”

没想到她这一睡竟然睡了大半天过去,林媛动了动睡得有些疲乏的身子,这一动才猛然发现,癸水是真的来了。

看来老烦的那碗药真的很管用。

怕弄脏了衣裳,林媛一点儿也不敢动弹了。

看着她这个僵硬的动作,夏征一脸担忧:“怎么,还在疼?”

林媛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借着月光看了一眼他放在小桌子上的罐子,那里边正散发出诱人的香气:“这是什么?”

夏征嘿嘿一笑,压低了声音说道:“我看你今天肚子疼地都没有吃饭,就给你熬了点儿鸡汤。”

“你熬的?”林媛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夏征却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可思议,蹑手蹑脚地给她倒了一碗鸡汤,递给她:“小点儿声,要是让娘知道我偷偷进来看你,肯定要哄我出去的!快喝吧,我听娘说你这个时候最需要补身子,就让林毅回去买了几只鸡回来。”

买鸡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汤居然是夏征熬得,他竟然下厨房了?

接过那碗鸡汤来,林媛忍不住闻了闻,虽然比不上她的手艺,但是这味道也还算可以了。抿了一口,砸吧砸吧嘴,林媛忍不住夸道:“味道不错,真的是你熬的?不会是让林毅在福满楼带回来的吧?”

林媛歪了歪头,似笑非笑地看了夏征一眼。

“当然是我熬的了。”夏征这么一叫,声音不自觉地高了几分,赶紧捂住自己嘴巴,更加小声地说道:“你一直睡着,我就让林毅专门去后厨问了这鸡汤怎么熬,嘿嘿,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好吃?保证让你吃了一次还想第二次。”

林媛抿唇一笑,不吝夸奖:“嗯,确实不错。”

“就只是不错啊?”夏征挑眉,“我还以为你会高兴地痛哭流涕,感动地以身相许呢!”

林媛又喝了一口汤,忍了好久才没让自己喷出来,还痛哭流涕以身相许,她看起来是那种犯花痴的小姑娘吗?

“快喝吧,别说话了,娘说了你不能吃凉的,不然肚子又要疼了。”

听着夏征的催促,林媛一笑,趁热将那碗鸡汤喝了个底朝天,别说,这一整天都没有怎么好好吃东西,她还真是饿了。

一碗见底,林媛抹了抹嘴,将碗往夏征面前一推:“小二,再来一碗。”

夏征嘿嘿一笑,手脚麻利地给她又盛了一碗,还不忘嘚瑟地显摆着自己:“我就说嘛,就我这聪明劲儿怎么会做不好鸡汤?嘿嘿,你要是喜欢,下次我还给你做,鸡汤,鸭汤,牛肉汤,羊肉汤。哎对了,下午林毅回去买鸡的时候,你猜他看到什么了?”

林媛咽下一口汤,好奇地眨了眨眼睛:“什么?”

夏征噗嗤一乐,眼睛里满是狡黠:“他看见老烦在后院喂马呢,一边喂马还一边自己念叨着,说什么你的尿虽然不咋样,不过吃起来还是挺好吃的。还说什么我喂你多吃点好的,下次不要拉太臭的尿了。嘿嘿,你说这家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想起跟马套近乎了?”

这下林媛是怎么也憋不住笑了,连手里的碗都快要端不住了,笑了好一会儿才在夏征的再三催促下压低了声音把今日把脉的事给他说了一遍,临了又道:“那大肠里边当然没有放马尿了,我就是故意逗逗他的,没成想他居然给当真了。”

夏征也忍不住笑道:“你啊,就该真的往里边给他加点马尿。这老东西,什么事也敢拿来开玩笑,居然说你不能生育,哼,赶明儿见了他我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他!”

说起这个来,林媛心头忍不住一颤,放下手里的碗,认真地看着夏征:“夏征,若是今日老烦的话不是开玩笑,而是真的,你会不会……”

“会不会什么?”夏征挑眉,“会不会嫌弃你,不再娶你进门?你这小脑袋瓜子里就不能想点好事?我夏征就是那么肤浅的人?为了一个孩子就不要你?”

说着,还抬手敲了敲林媛的脑门,念着她此时身子不适,这次是一点儿也没敢使劲儿。

林媛撇了撇嘴:“这也不怪我啊,谁让你出身大户人家呢。你瞧我娘,就因为生了三个闺女就被婆婆逼着休弃。这还只是在农村里,若是我们将来……”

“你啊。”

不等林媛说完,夏征已经一把抢过她手里的碗放到了一边,而后将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用被子裹住她的身子,轻柔而坚定地说道:“我娘不是你奶奶,绝对不会干出那种事来的。再说了,就算你真的不能生育,那我们就不要孩子了,两个人过一辈子多好!万一再生个调皮捣蛋的小东西出来,我还觉得碍事呢!”

听着夏征这嫌弃的口吻,林媛噗嗤一乐:“那可是你自己的孩子,我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说自己孩子碍事呢!”

“就是碍事!”夏征挑眉,“本来咱俩过得甜甜蜜蜜的,非得来个小东西打搅咱们,你说他不碍事吗?”

林媛翻了个白眼儿,假装没有听到。

不过夏征倒是一语成谶,两人生的小东西不仅是碍事,还是个找事的!

又说了会儿话,林媛觉得身子有些乏累,便想起床来走走,夏征却是一百个不答应,非要让她在炕上躺着。

林媛好笑:“只是来个那个而已,我又不是生了大病,不用这么娇气!”

“不行,这可比生病还娇气呢!”想到安乐公主每次都会在床上躺好几天不动弹,夏征说什么也不许林媛下地,更何况这是在农村,屋里就算铺了木头,也还是有凉气的,万一侵染了凉气,以后肯定更难受。

给林媛紧紧地裹了裹被子,夏征嘚瑟地抬了抬下巴:“再说了,我夏征的女人,就算你天天在床上躺着也不足为过,谁敢说你娇气?”

林媛又好笑又好气,她可不想天天在床上躺着,实在是乏味地很。

接下来几天,真的就像夏征所说的,林媛就这样在炕上躺了好几天,听说大姐病了,林薇还特意赶回来看她,待知道是癸水之后,还连夜给她缝制了好几个月事带子。

反正家里也不缺这些棉花和布,林薇坚决不许林媛沾水去洗那些脏东西,所以换下来的也就直接扔掉了。

在家里做了好几天米虫,这还是林媛来到这里之后过得最惬意的日子,什么都不用想,什么也不用干,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每天还有小林霜过来陪她唠嗑聊天,这日子别提多舒心了。

许是那日的鸡汤给了夏征莫大的鼓励,现在他的工作就是每天给林媛熬药炖各种汤,鸡汤鸽子汤燕窝粥,每天都不重样,吃得林媛天天直叫唤自己长肉了,再减肥就难了。

刘氏倒是开心,笑着嗔她:“减什么肥,女孩子家家的就该长胖一点儿才好,以后啊,好生养。”

林媛一听,小脸儿立马就红了,难为情地瞪了笑得眉飞色舞的夏征一眼,低头将面前的一碗鸽子汤喝了个精光。

就这样过了几天惬意的日子,这日王婶子满面春光地来了,跟刘氏在屋里说了好一会儿话,即便中间隔着一个堂屋,林媛都能听到王婶子笑得畅快的声音。

小林霜自然也好奇得很,得了大姐的示意,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趴在门口听了好一会儿,等她再回来时小脸儿激动地通红。

“大姐,大姐,长庆大哥要成亲了!”

看着小林霜兴奋地样子,林媛终于明白王婶子为什么这么高兴了,敢情是要娶儿媳妇儿了。也是,长庆大哥现在认识的那个女子就是刘氏给说的,据说已经认识好久了,也该到了成亲的时候了。

“真的?太好了,长庆大哥早就到了成亲的岁数了,现在日子过得好了,又马上要娶媳妇了,怪不得王婶子高兴呢!”林媛也打心眼儿里为王婶子和林长庆高兴。

小林霜拍着小手儿笑道:“可不是吗?而且啊,长庆大哥成亲以后,兰花姐也可以成亲了。刚才我就听王婶子说了呢,说是兰花姐的相好想着让媒人上门提亲了呢!”

兰花的相好?林媛一愣,旋即乐了,难道兰花真的跟小马成了?

这敢情好,小马为人老实,但是不迂腐,家里还开了个铺子,再加上老马两口子又都是好相处的人,兰花嫁过去肯定会幸福的。

不过兰花跟她岁数一般大,今年也才十三岁而已,若是成亲的话,最早也要等到明年了。不过提前定亲也是十分常见的,这样倒也省了王婶子两口子的心了。

这边林媛姐妹俩为林长庆兰花高兴,那边夏征有些吃味儿了,笑嘻嘻地凑过去:“媛儿啊,你看你跟兰花一般大,她都要成亲了,那我们……”

知道夏征心里想什么,林媛赶紧纠正:“不是成亲,只是提亲而已,她还小,成亲的话最少还得等一年!”

“好好,只是提亲。”夏征连声道:“可是提亲了以后就该定亲了啊,要不,咱们也先定亲好不好?”

“不好!”

“好!”

两个声音同时响了起来,林媛睁大眼睛瞪了一眼跟着掺和的小林霜:“你知道什么,也跟着说好?”

小林霜挺着小胸脯,洋洋得意:“我当然知道了,定亲了以后姐夫就跑不掉了,就算再来个十个什么秋语也不会把他抢走了啊!也省的大姐你时刻担心突然冒出什么野花狐狸精的把姐夫的魂给勾走!”

“林霜!找打是不是?”林媛的癸水马上就要过去了,此时的肚子基本已经不痛了,说起话来又底气十足了,“谁担心了?我才不担心什么秋语呢!我也不担心他!被勾走就勾走吧,哼,能被随便什么人就给勾走,说明这家伙也不可靠!”

夏征赶紧表明态度,举着手发誓:“天地良心,我可没那么多花花肠子,才不会被勾走呢!”

说完,撅了撅嘴,有些委屈地哼了哼:“要说担心的,应该是我才对,没准儿哪天你就被那个马公子给勾走了呢!哎呦!打我干什么?”

“打你还是轻的!”林媛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了:“什么马公子驴公子的,别胡说!”

嘿!夏征一听这个乐了,马公子驴公子,以后他就这样称呼马俊英好了!

虽然口口声声说着担心林媛被马俊英勾走,不过夏征也只是说说而已,他对自己对林媛还是很有信心的。

林长庆成亲的日子很快就定了下来,按照王婶子的意思就是今年年底就把亲事给办了,正好过年的时候家里就多了一个人了。

其实刘氏知道,她心里是想着今年给大儿子办了亲事,明年年底就可以给兰花办了。兄妹俩一年一个,这两老口的心头大事就算是解决了。

看着王婶子一转眼就要当婆婆了,刘氏又是高兴又是羡慕,每次看到林媛和夏征就纠结,既想让闺女成亲,又不舍得,可把她给愁坏了。

不过这事还没让刘氏郁闷多久,就被一件喜事给冲淡了。

听说林媛来了癸水,范氏和赵素新从刘家村赶来看她,也顺便带了个好消息来。

郑如月有喜了!

其实早在知道林媛来癸水之后,范氏就想着动身来看她的,只是,那日早上郑如月晨起之后突然呕吐得厉害,而且身子也乏力得很,还有些头晕。

这可把一家人给吓坏了,自从老烦和小林霜给她针灸之后,郑如月的身子已经大半年没有出过状况了,怎么这突然就给病了?

就在一家人急着找大夫瞧病的时候,赵素新突然灵光一闪,下意识地说了一句:“该不会是有孕了吧?”

就是这么一句看似随意的问话,立即引起了范氏的注意,呕吐乏力,说是病了,其实更像是有孕的迹象啊。而且郑如月以前发病的时候也只是头晕乏力而已,从来没有呕吐过。

经过这么一寻思,一家人心头顿时多了几分期待,待大夫把过脉之后更是给大家带来了惊喜,果真是有孕了!已经一个多月了!

郑如月喜极而泣,这可是盼了多年的孩子啊,没想到就这么不期而至,这惊喜不可谓不大。

而刘思齐更是激动万分,跟郎中再三确认之后,七尺的汉子竟然蹲在地上抱头痛哭起来,看得范氏几人个个眼眶泛红。

听到郑如月已经有孕,刘氏更是乐得合不拢嘴,忙不迭地就去收拾小永严刚出生时的小衣裳了,说是一定要带回去给未出生的小外甥穿。

小孩子穿大孩子的旧衣裳有福气,所以范氏也没推脱,笑着抱起小永严也跟刘氏一起收拾起来:“你还别说,我这次来还真就是想着跟你要几件衣裳呢!”

赵素新一边帮忙叠衣裳,一边笑:“娘说让我找出那两个皮猴子的衣裳来穿,可是那都十多年了,光是放都放地发霉了。这不,就想到你了。”

小孩子长得贼快,别看小永严还没一周岁呢,但是他现在的衣裳都已经装了两个包袱了。

“这不已经九月了,如月的身子一个月了,算算日子应该是明年四五月份的月子。”刘氏把包袱往外拿,跟赵素新一起一件一件地点数着小衣裳们:“那会儿坐月子正好,不冷也不热,大人不遭罪,孩子也不受罪。”

范氏逗了逗小永严,小永严现在已经开始学走路了,一点儿也不满足于被人抱着了,总是咿咿呀呀地叫着让人抱着他站起来。

范氏掐着他腋下,让他在炕上站好,才转过头来对闺女叹了口气说道:“哎,如月这才刚有孕就闹口闹得厉害,这几天在家里什么也吃不下去,我和你嫂子变着法地给她做,愣是吃进去了就吐,这两天更厉害,别说是吃了,就是看见了都吐,本来人家不胖,这下更是瘦了一圈。”

赵素新也摇摇头道:“可不是?本来她身子就弱,我和娘都担心她这么一直吐着再把自个儿身子熬坏了。”

“吐也得吃。”刘氏咬唇,担忧地蹙起了眉头,“当年我怀着大丫的时候不是也一直闹口闹得厉害啊?但是为了孩子,就是吐得再厉害也得使劲吃,她现在可是一个人吃两个人补,大人不吃还能熬得住,小的不吃哪能行?”

范氏点头:“我也是这么说的,如月倒是也争气,自己就说要给孩子多点营养,她啊,是被自己的身子弄怕了,就怕孩子以后也是个弱不禁风的。”

“娘,说什么呢!”赵素新蹙眉赶紧打断了范氏的话。

范氏呵呵一笑,赶紧改口:“对对,这孩子啊,肯定没事,肯定没事。”

娘三个又说了会儿话,忽听得外边小林霜风一样地跑了进来,冲到林家信面前叫道:“爹!村里来了一群坏人,要抢大伯那边的房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