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小公子/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府。

“小姐,小姐?”红梅小心翼翼地在门口喊了两声,直到听到屋里传来嘤咛的微弱声响,才悄悄地松了口气,继续说道:“小姐您醒了?奴婢服侍您起床吧。”

金灵儿动了动极度疲乏的身子,累得她连眼皮都睁不开了,嗓音更是沙哑:“什么时辰了?”

红梅轻轻推门进来,一边给金灵儿倒了杯热水,一边回道:“马上就中午了。”

金灵儿一愣,随即自嘲一笑,又到中午了啊。

“他呢?”

虽然没有说明白他是谁,但是红梅知道,金灵儿问的是姑爷李承志,面上不禁露出一副嫌恶的神色:“姑爷去铺子里了。”

金灵儿冷哼一声:“这里又没有旁人,还叫他姑爷?”

红梅垂眸,心里也是恨极了那个李承志了。

“小姐,奴婢已经吩咐下人们给您准备洗澡水了,您先喝口水润润嗓子吧。”红梅坐到床边,将金灵儿小心地扶起来,端着茶杯给她喂了一口水。

金灵儿是渴极了,就着她的手喝了满满一杯水才作罢,之后又疲累地躺倒在床上,眼皮子又快要睁不开了。

看着金灵儿这个样子,红梅甚是心疼,劝道:“小姐,您不能在这样了。就算你恨透了那个男人,你也不能拿自己的身子冒险啊!”

金灵儿眼皮不抬,就这样闭着眼睛跟红梅说话:“红梅,我还有别的法子吗?在这个府里,我就只有你一个能信赖的人,难道你要我将你推出去?反正我这幅身子是废了,但是,即便是废了,我也要让那对狗男女不得好死!”

红梅喉头一动,咬唇道:“小姐,要不,奴婢帮您!”

金灵儿猛地睁开眼睛,两道精芒直射红梅面颊:“住口!这种事你想都不要想!红梅,等我把这件事解决了,我就放你出去成亲。你若是为了那个臭男人毁了自己的清白,我,我,咳咳,咳咳。”

“小姐,小姐,你别生气了,奴婢不去做就是了,您莫要跟奴婢生气了。”红梅眼眶红红的,连连保证着。

金灵儿咳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好转,一只手抚着自己的胸口,另一只手则发狠地拽着床单,悔恨地瞪红了双眼:“红梅,我是不是很傻?居然相信了那个男人的甜言蜜语,呵,要不是你告诉我他跟林思语那个贱人搅到了一起,我根本不会相信他居然会背叛我!红梅,果真是他们弄掉了我的孩子吗?”

红梅心疼地握紧了金灵儿的手,眼泪扑簌扑簌地往下掉:“小姐,我,我也不确定。您忘了?我不是跟您说过吗,林思语身边的那个盼儿经常让我小心你的胎。我当时还以为她是眼红,可是后来想想,或许她是有别的意思。”

对于盼儿,金灵儿根本没有印象,或者说是,跟林思语有关的任何人和事她都没有放在心上过,凭着她的骄傲,怎么会把一个出身农家的小妾看在眼里?

可是,天意弄人,就是这个小妾,竟然将她的孩子弄掉了,真是讽刺!

想到林思语那张妖媚的脸,金灵儿就一阵恶心。

“事情都做好了吗?别忘了给他下药。”

听到金灵儿的话,红梅坚定地点头:“小姐您放心吧,咱们金府最不缺的就是银子,只要有银子什么做不到?更何况只是李承志身边的一个小厮?只是小姐,您又何必非要自己动手,咱们回府找老爷夫人不是挺好?他们这么疼你,一定会给你做主的。”

金灵儿冷笑一声:“他们只会给银子做主。”

顿了顿,又道:“我现在终于明白大房为什么不希望金玉儿嫁给李承志了,我娘把我嫁进李府,无非就是希望李府能成为他们跟大房抢家主之位的助力罢了。家主之位没有到手,你觉得他们会舍得得罪李承志吗?”

“那我们就等啊,等到老爷当上了家主,咱们再请老爷给做主啊!虽然要等很久,但是这也总比小姐您自己出手的好。”

红梅实在是不忍心让金灵儿受罪,每晚听到金灵儿被李承志折磨地痛苦压抑的声音,她的心都要滴血了。若是一日两日也就罢了,这可是一连两个月了啊,每天金灵儿都要睡到日上三竿才会醒来,她都担心哪天早上会发现自家小姐被折磨地累死在床上再也醒不来了。

红梅的担忧,金灵儿看在眼里,拉了拉她的手,勉强挤出一个笑来:“红梅,别担心了,在没有把害死我儿的凶手处置之前,我是不会那么早就死了的。”

“小姐,您这是胡说什么呢!”红梅赶紧捂住了金灵儿的嘴,一连呸了好几下才作罢。

金灵儿却是虚弱一笑:“那药的药效倒是厉害,这些日子我都被他折磨地难以下床了,他的身子肯定更不行了。”

红梅一边给金灵儿按摩着胳膊腿儿,一边接话道:“可不是吗?他晚上在小姐这,下午吃了药又要去林贱人那里,这么一天天的来回轮着转,就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住啊!也就是他,仗着药效,还以为自己身子无恙,其实内里早就亏空地不行了。”

金灵儿苍白的唇瓣勾了勾:“亏空了好啊,就等着哪天他瘫软在林思语的床上了。”

红梅点点头,为金灵儿预备洗澡的热水了。

这日下午,李承志果然又着急忙慌地回了府,偷偷地溜进了林思语的院子里,直到天色擦黑了才双腿发软地回了金灵儿的院子。

金灵儿早已笑意盈盈地等着了,掺了“料”的鸡汤也已经预备好了……

林媛在林家坳调养身子的这些日子,夏征时刻不离左右,福满楼的生意自然就又被扔给了老烦。奈何老烦也不是个能坐得住的,三天两头地往外跑,这日刚要出门,忽然就见到福满楼来了一位熟人。

即便已经好几年不见了,但是老烦还是头一眼就认出了那个面皮白皙毫无胡须的老头子。

“不好!”老烦暗道一声不妙,麻溜地钻回了二楼雅间,连门窗都死死地关严实了。

“哎,老东家,这是怎么了?”看着老烦这逃难一般的样子,刘掌柜赶忙迎了出来,话还没问出来,就见二楼房间开了条门缝,只露出老烦的嘴巴:“别说我在!”

刘掌柜被他弄得一脸蒙圈,待听到刚进门的小客官的话之后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掌柜的,你家东家在不在?”这声音清脆稚嫩,透着一股子朝气。

刘掌柜循声望去,只见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在一堆护卫的簇拥下进了门,那孩子面红齿白,清贵雍容,即便岁数不大,但是也给人一种莫名的尊贵感。

而小孩子身边跟着的两人更是给刘掌柜一种奇怪的感觉,一个只有十多岁,一双眼睛滴溜溜转着甚是机灵。另一个岁数要大上许多,但是奇怪的是竟然没有胡子,还生的面皮白皙,显然保养极好。

刘掌柜不禁心里有些膈应,一个跟他岁数差不多的老头子居然还往脸上抹粉,真是越看越难受。

见刘掌柜没有回话,那个岁数大点的老头子蹙了蹙眉:“掌柜的,我家公子问你话,你没听到吗?”

这老头儿不张口还好,这一说话,刘掌柜浑身更是不自在了,怎么尖声尖气的?男不男女不女,实在是让人不忍直视!

忍下心中的不适感,刘掌柜拱手对那位小公子说道:“这位公子,实不相瞒,我家东家不在,您有什么吩咐尽管吩咐。”

“不在?”那小公子稚嫩的小脸儿上顿时闪过一丝失落,不过还是不甘心地追问了一句:“你们不是有三个东家吗?一个也不在?夏大,咳咳,夏公子也不在吗?”

难不成这位小公子认识少东家?刘掌柜心念一转,顺势抬头看了一眼老烦所在的房间,正好瞧见老烦伸出一只手来摇了摇。

刘掌柜悄悄耸耸肩,略带歉意地笑了笑:“少东家也不在。”

小公子更失望了。

那位年纪稍长的老头儿一听,立即笑了,弯着腰凑到小公子面前:“公子,您也听到了,夏公子不在,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免得夫人她担心……”

“不回!”小公子倔强地哼了哼,一屁股坐到了旁边的凳子上,小大人似的在桌子上敲了敲:“小寒子,倒茶。”

“好嘞,公子!”年轻一些的小伙子立即屁颠颠地给小公子倒了杯茶。

直到这个小伙子也开了口,刘掌柜才发现,这小伙子的声音竟然跟那个老头子一样,也是尖声尖气不男不女的。

这男不男女不女的声音,再加上那老头子白皙干净的脸,一个念头在刘掌柜心头闪了闪,他的身子也顿时被打击了一般。

若是他猜想属实,那这位小公子的来头……

想到这里,刘掌柜忍不住挺了挺腰板儿,笑得更热情了:“这位公子看有什么吩咐,我们福满楼有不少招牌菜的,不知您想要吃些什么?”

“大胆!”老头子扯着嗓子瞪了刘掌柜一眼,这个掌柜的真是没有眼力劲儿,没看到他在极力劝说小公子回去吗?居然还上赶着让小公子点菜!

只是,还不等他说完,小公子已经当先不高兴地瞪了他一眼:“常公公,你莫要如此,这位掌柜的既然是夏大哥的人,就是自己人,你这样会把他吓到的。夏大哥肯定更不愿意出来见我了,我都快一年没见他了,你若是把他给气走了,小心你的头发。”

常公公讪讪一笑,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人家都有胡子可以拔,偏偏他是个太监,本来还庆幸没有软肋呢,这位小皇子倒好,居然改成拔头发。拔头发也很疼的好不好啊!

看着常公公吃瘪的样子,楼上老烦捂着嘴嘿嘿的笑。这位常公公正是宫中田妃的亲信内侍,想当年老烦还在宫中的时候就经常跟这位老太监一起打赌。

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位老太监也是个嘴刁之人,两人经常暗地里打赌皇帝会更喜欢御膳房的哪道菜。

而常公公因是田妃内侍,经常服侍在侧,自然就知道皇帝用膳时对哪道菜多夹了几筷子了。所以经常打赌赌输的就是老烦了,说起来他好像还欠了这常公公好几顿酒菜了呢。

老烦一边偷笑,一边掰着手指头算了算:“一二三四……十五,十六。哎呀原来老头子我欠了他这么多顿饭了啊,啧啧,也不知道这老东西是不是特意跑到驻马镇来跟我要账的?不行不行,坚决不能出去,不出去!”

一听这位小公子对常公公的称呼,刘掌柜心中的猜测便确定了,果然是宫中来的人。看样子,还是夏征的旧识。

的确如此,这位小公子正是六皇子赵弘焱,其母妃田妃跟安乐公主是闺中密友,他们的儿子自然也是好朋友。只是夏征经常在外乱跑,赵弘焱已经大半年没有见到他了,自然想得很。

这不,本来是打算求三皇子赵弘德带他来驻马镇的,结果赵弘德被皇帝派去掌管本届科举的事了。小家伙没办法,只好求着田妃自己来了。

田妃盼了好多年才盼来这么个小儿子,自然是放在手心里疼着的,哪里放心?可是再怎么不放心,也架不住小家伙三天两头地在耳边磨,只好答应了他,还把自己的亲信内侍常公公也给派来了,就怕他出点闪失。

趁着赵弘焱没注意,常公公冲刘掌柜伸了伸手指头,两人避到一边低声交谈起来。

“你家东家真的不在?不是故意躲着的吧?”

刘掌柜汗津津了,尽量让自己笑得自然一些:“当然是,真的不在。您一看就是我家东家的朋友,我怎么能骗你们呢,是吧,呵呵。”

常公公是什么人,那可是在宫里摸爬滚打多年的老狐狸了,若是没点道行能在皇宫这个吃人的人间地狱活到现在这把年纪?

他眯眯眼睛,撇撇嘴:“我看你就是在骗咱家呢!算了算了,不在更好,若是让殿下见到了夏公子,肯定更舍不得走了。哦对了,那个老头儿也不在吗?”

老头儿?

刘掌柜一愣,直到常公公不咸不淡地又“嗯”了一声,他才反应过来这个老头儿是在说老烦。

偷偷滴瞥了眼楼上,刘掌柜坚定地摇头:“不在,老东家更是忙活,好几天都不在店里了,我们也找他呢!”

“哦?”常公公看了刘掌柜一眼,冷冷一哼:“算了,就假装他也不在吧。不过他要是回来了,你可得给咱家捎句话,他欠我的我可都记着呢,别以为躲得了初一就能躲得了十五,再不行还有三十呢!”

“是是,我保证捎到。”

刘掌柜连连应着,就听赵弘焱的小声音也响了起来:“掌柜的,你们东家去哪儿了?你真不知道吗?”

常公公给了刘掌柜一个眼色,刘掌柜点头,赶紧跑到赵弘焱面前回道:“回公子,哦殿下的话,小的真的不知道,少东家他经常不在店里,小的都习以为常了。”

嘴上说着习以为常,刘掌柜心里却敲起了小鼓,虽然跟在夏征身边多年了,也知道他的身份,可是这见到皇子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次啊,也不知道他刚刚说的那些话到底有没有差,会不会再给他治个欺瞒之罪。

幸好这时常公公也开口了:“殿下啊,夏公子的性子您还不了解吗?他哪里是个站得稳脚跟的人?要是真能这么容易就让咱们给碰到了,他也就不叫夏征了,您说是不?”

这倒是真的。

赵弘焱叹了口气,小手支着下巴一脸地无奈:“可惜我只有这么几天的时间来找他,若是母妃再多给我几天就好了。”

常公公暗暗腹诽,小祖宗您前脚出门,娘娘后脚就开始担心地哭上了,您还打算多待几天,这不是要了娘娘的命吗?

赵弘焱黯然地叹气,语调低沉地完全没有了一进门时的激动和兴奋:“早就听三哥说福满楼的新东家做的菜好吃了,我这好不容易赶来了,怎么人不在呢!哎,不行,我不走,我一定要等到她回来,吃过她做的饭才走!”

当小林霜蹦蹦跳跳进门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赵弘焱说的这话,原本极好的心情顿时沉了几分,冷冷地瞧了赵弘焱和他的那些护卫一眼,小林霜心里一哼:“又是不知道哪里来的有钱公子!哼,以为有钱就了不起吗?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能跟我姐夫比,我大姐可不是随便就能下厨的!”

这么想着,小林霜更是懒得再看赵弘焱一眼,径自往店里走去,却没有发现早已有人将目光锁定在了她的身上。

“喂,你站住!”

赵弘焱喊了一嗓子,见小林霜完全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急得从凳子上跳下来快走几步拉住了她的袖子。

冷不丁被拉住,小林霜一愣,待看清楚是赵弘焱这个不讨喜的有钱公子后,脸色顿时黯淡了下来,使劲儿甩开自己的胳膊,鼓着小腮帮子气呼呼说道:“做什么!拉拉扯扯的,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赵弘焱尴尬地抽了抽嘴角,这小丫头才几岁,顶多六岁吧,还男女授受不亲呢?

自家主子被这么无礼地冒犯了,小寒子当即就扯着嗓子尖叫道:“放肆!”

这公鸡嗓子似的声音在大堂里贸然响起,还真是震了大家一个哆嗦。

小林霜哼了一声:“他冒犯了我,你还说我放肆!呵,果真是有钱人家,连理都不讲了!”

小寒子一噎。

赵弘焱倒是乐了,这小丫头岁数小,嘴巴倒是厉害!

“好好,我冒犯了,还请姑娘莫要生气。”赵弘焱对这小姑娘很是感兴趣,一想到三哥说起的话,他又问道:“敢问姑娘贵姓?”

“我姓什么为什么要告诉你?我跟你很熟吗?”小林霜警惕地后退了两步。

赵弘焱笑道:“是这样的,我看姑娘你进到这里如进自己家一样随意,就想问问你是不是这家东家的妹妹?我听说这位林东家有两个妹妹的。”

连大姐有两个妹妹都打听清楚了,看来是有备而来啊!

小林霜眼珠子一转,正好瞧见二楼自己师傅连连摆手的样子,暗暗撇了撇嘴,走到刘掌柜身边扯住了他的手:“掌柜的是我爷爷,你说我能不能进来?”

爷爷?

刘掌柜身子一僵,他哪里有那个福气给小林霜做爷爷啊!不过要是真能有个这么好的孙女,他还真是烧高香了。

正想着,小林霜乖巧的拉了拉他的衣袖,笑得甜美可爱:“爷爷,我刚刚下学回来,好饿啊,有什么好吃的没啊?”

刘掌柜连连笑道:“有的有的,爷爷这就带你去后厨让厨子给你现做,你想吃什么就给你做什么。”

之前小林霜都是跟着林媛一起叫他刘掌柜的,现在突然被称呼为爷爷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赵弘焱见她不是自己要找的林东家的妹妹,眸子里的希冀之光顿时没了。不过在听到他们说有饭吃时,小肚子非常合时宜地叫了起来。

这下连常公公都不好拦着他不让他坐下吃饭了。

如今已是下午,就算不吃饭也不可能立即起身回京城了,常公公冲外边打了个手势,立即就有一个护卫悄悄地出列走了。

因着赵弘焱的特殊身份,刘掌柜让小伙计去门口挂了个停止营业的牌子,这在福满楼开张以来还是头一遭。自然引得不少人注意,不过因为有护卫们守在门口倒是也没谁胆敢进门来。

福满楼的厨子动作甚快,立即就给赵弘焱送来了福满楼的各式招牌菜,看得赵弘焱眼睛发亮高兴的不行。

常公公跟老烦一样,也是个好吃的家伙,只是主子吃东西的时候哪里有他们当奴才的份儿?即便口水早已流的快要掉到地下了,他也只能装作没有看到,闭着眼睛默念着“我不饿我不饿”。

跟常公公一样备受煎熬的自然还有躲在二楼的老烦了。

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常公公愣是没有让赵弘焱去雅间里用膳。

就连小林霜也跟着掺和在大堂里吃起饭来,还好巧不巧地正好坐在了老烦可以看到的地方,一边大口吃着美味,一边故意冲他挤眉弄眼,气得老烦又是咽唾沫又是吹胡子瞪眼的。

而隔壁桌子上,赵弘焱正规规矩矩地等着小寒子给他布菜,明明是十分美味的饭菜,等小寒子给他夹过来以后都变得不是个味道了。

小林霜正举着一只鸡腿吃的欢实,一扭头正好瞧见赵弘焱那正襟危坐吃饭的模样,不禁蹙了蹙眉,举着自己的鸡腿就坐到了赵弘焱身边。

“哎,你干什么?”小寒子忙不迭地赶她走。

不过小林霜哪里是随便什么人就能撵走的?若是她不乐意,就算是有十头牛来拉也拉不动她的屁股。

瞪了小寒子一眼,小林霜稳坐不动。

赵弘焱笑笑,把小寒子打发到了一边去了,只是看到小林霜这毫无形象的吃饭样子时实在是不敢恭维,蹙眉道:“你一个小姑娘,怎么吃饭这个样子呢,真是……”

“怎么?嫌我吃饭不好看?”小林霜斜眼睨了他一眼,哼道:“我看啊,真正吃饭不痛快的是你才对,想吃什么吃什么那才叫好吃,哪里像你这样,吃个饭还得让奴才给你夹!你是没长手还是不会拿筷子?哎?你不会真的不会拿筷子吧?”

看着小林霜那认真的模样,赵弘焱面露尴尬,他像是不会拿筷子的人吗?

常公公眸子眯了眯,刚要开口呵斥,就听赵弘焱气呼呼哼道:“我当然会拿筷子!”

说着就自己拿了筷子夹起菜吃了起来,小寒子连连说着“不合规矩”,但是在赵弘焱一个眼神过来以后愣是没敢再开口。

小林霜嘿嘿一笑,又撕了一块儿鸡胸肉,举着说道:“也就你这个贵家子弟吃饭这样斯文,瞧着,敢不敢试试?”

赵弘焱被小林霜这个样子的吃法勾得心痒难耐,别说,自从他记事开始就没有这样吃过东西。

见他还有些犹豫,小林霜一把将手里的鸡胸肉塞给他:“该斯文的时候斯文,该放松就放松,这里又没有别人,你斯文给谁看?怎么痛快怎么来!”

赵弘焱眼睛一亮,他平白地年长了两岁,竟是连这点儿都想不开。

“好!”赵弘焱狠狠地咬了一口鸡肉,暗暗点头:“还是这样吃最痛快!”

看着这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吃得痛快,老烦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双腿发软地坐在了地上,哀怨地砸吧着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