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魔怔(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哼,扫兴!”

听到消息,林思语头一个翻着白眼儿哼了一声,还不等金氏发话她已经不耐烦地拂了拂精心打扮的长裙准备回府了。

金氏抿抿唇,冷笑一声:“林姨娘,你这是在说谁扫了你的兴?六皇子?呵,你可知道这可是大不敬之罪,若是让有心人听了去,莫说你了,就是整个李府都要给你陪葬!”

“就是!乡下来的就是乡下来的,一点儿也不懂规矩!你若是找死就自己去,可别拉上我们,对吧夫人?”一个眉眼上挑尖下巴的美艳女子轻蔑地白了林思语一眼,而后十分讨好地凑到金氏身边笑着巴结了两句。

这个美艳女子正是李昌这半年来新纳入府中的小妾,是城中一个小户人家的女儿,家中不算富贵,但是好在殷实,也算是李昌几个小妾中家世较好的一个了。所以李昌曾经最宠爱的柳娘和林思语,都不得她的眼。

别看这小妾眼光极高,但是也很是聪明,知道金氏身为李府主母,巴结她肯定没错。

林思语就是因为这个小妾才失去了李昌的宠爱,自然对这个女子十分厌恶,见她跟金氏是一条线上的,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地哼了一句:“是啊,我只是个乡下来的,不必某人是镇上的小家碧玉。可是又能如何呢,如今还不是同样都是李府中的小妾?有本事,你当当主母让我瞧瞧啊!”

“你!”小妾气呼呼地掐紧了自己的手指头,一双丹凤眼狠狠地盯着林思语。

“行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争风吃醋,都不觉得丢人吗?”金氏呵斥了两人一句,拉着儿子李承安的手转身就要回府。

李承安才不搭理父亲的几个小妾之间的明波暗涌,在经过大哥李承志身边时,小家伙眨眨眼睛关切地问道:“大哥,你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李承志的确很是不舒服,最近总是觉得双腿发软浑身乏力,还总是莫名其妙地觉得头晕恶心。这不,刚刚只是在门口候了这么一小会儿,就觉得眼前发黑晃晃悠悠的了。

“没事,我没事。”李承志勉强定了定身子,挤出一个艰难的笑来。

听到李承安问话,林思语赶忙看过来,果然见到李承志有些不对劲,不过一想到这几天他在床上的表现,就又放下心来。

还那样勇猛,能有什么事?

想着想着,林思语竟是嘚瑟地瞥了金灵儿一眼,一抹嘲讽凝在嘴角。

金氏对这个原配留下的长子本就没有什么好感,他好不好自己更是不在意,不过既然小儿子问起了,她也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爱答不理的,就皱着眉“关切”地说了两句。

“承志,若是身子不舒服就好好歇息,莫要操劳了。”

听着这不痛不痒的关心,李承志心中冷笑一声,十分敷衍地应了。

金氏抿抿嘴唇,看向金灵儿,见她脸色也不大好,想起前些天听到的事不由地摇了摇头,身子都废了还这样折腾,就是再折腾也折腾不出一个儿子来。

不过,她倒是乐于见到李承志不能生出儿子来,长子膝下无嗣,幼子才有机会继承家业啊!

这样想着,金氏心情竟是好了许多,拉着小儿子的手高兴地回府了。

主母都回府了,美艳小妾瞪了林思语一眼也扭着水蛇腰走了。

挤兑了那个小妾两句,林思语心情十分之好,一扭身正好见到了柳娘,忍不住嗤笑了一声:“我说柳姐姐啊,老爷对我没了兴趣之后,不是一直宠爱你的吗?怎么,又被人给抢了宠爱?哎,要我说啊,那个小贱人有什么好,不就是年轻一点儿,骚了一点儿吗?这年轻你是比不上了,可是这骚劲儿,啧啧,咱们府里还有谁能比得上出身青楼的姐姐你?”

柳娘面色白了白,错开挡着路的林思语,一言不发地进了府。

倒是搀扶着柳娘的樱桃忍不住回头瞪了林思语一眼,一口银牙都快要咬碎了。

一番奚落没有得到回应,林思语就像是一拳头打在了棉花里软绵无力。

盼儿静静站在林思语后边,唇角一抹冷笑,自从林思语没了李昌的宠爱,随意出府的特权也被金氏找借口取消了,现在的她除了跟李承志厮混,就剩下靠跟几个小妾拌嘴皮子打发时间了。不过显然这几人都摸清了她的脾气,谁都不搭理她了。

“呸!没劲!”林思语忍不住碎了一口唾沫,甩着帕子擦了擦自己的额角,一双美眸转啊转,锁定在了金灵儿身上。

不知道是无心,还是刻意不想跟李承志同行,明明是一起走的,结果金灵儿就落下里许多。

李承志身子大不如前,金灵儿亦是,本来小产后身子就虚弱,再加上李承志毫无节制地索取,她现在的身子也可以用单薄来形容了。

咳咳。

刚咳嗽了一声,就听到林思语尖酸刻薄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呦,这还是咱们气势磅礴的少夫人吗?怎么病怏怏的?”林思语娇媚地甩着帕子,“我可还记得当日少夫人成亲时让人撵我出院子的气势呢!啧啧,那可真是厉害呦!”

杀子凶手就在面前,金灵儿是杀了林思语的心都有,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她没有证据,而这个女人还是她名义上的小婆婆。

冷冷地瞪了林思语一眼,金灵儿重新恢复金府嫡出小姐的气度:“林姨娘还记得当日的事?我还道是忘了呢,既然记得就不要重蹈覆辙,我虽然病着,但是我的丫鬟婆子们可都强壮的很呢。林姨娘这娇美柔弱的身子还是留在床上勾引男人用得好,若是婆子们一不小心弄伤了你,被男人们嫌弃了,可就不好了。”

金灵儿一口一个男人们,男人们,好像林思语被好多男人染指过一般,气得林思语有苦却又说不出来。

看着林思语吃瘪的样子,红梅痛快极了,得意一笑,捋了捋袖子一副要打架的模样:“小姐,奴婢可好长时间没有撵人了,这胳膊腿儿的还真是痒痒了呢!”

林思语脸色微白,四下里瞅了瞅,除了她们四人还真没有别人,别看红梅只有一个人,可比盼儿壮得多,打起她和盼儿来还真是绰绰有余。

林思语后退了几步,嘴上却是不依不饶地:“金灵儿,你别逞强,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夜夜霸着承志是为了什么。不就是想在要个孩子吗?呵呵,你以为孩子那么容易就能来的?实话告诉你吧,大夫都说了,你小产伤了身子,再想要孩子简直难如登天!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

这话实在是诛心!

金灵儿眸子里满是红血丝,气得指尖都开始颤抖。

“林姨娘,你少胡说!连夫人都没有发话,你一个小小的姨娘有什么资格说我家小姐不能生育了?真是笑话!哼,我劝你啊还是管好自己吧,我家小姐还年轻,至少还有过孩子。你呢,进府都快两年了肚子还是平的,我看你才是不下蛋的鸡!怪不得你娘让你给人家当小妾,原来是没人要!”

说起来这红梅还真是会找林思语的痛脚,没有孩子就是她最大的软肋,不然也不会嫉妒地把金灵儿的孩子给弄掉了。

果然一听这话,一直得意洋洋的林思语脸色大变,连声说道:“你才胡说!我不是!我还年轻,早晚会有孩子的!会有孩子的!”

说完,还转过身去紧紧抓住盼儿的手,魔怔了一般地问她:“我会有孩子的是不是?我会有孩子的是不是?”

这个样子的林思语,盼儿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她放缓了语调连连点头:“嗯嗯,你一定会有孩子的,一定会有孩子的!”

说完,盼儿看了金灵儿一眼,牵着林思语的手从另外一条路回了自己的院子。

金灵儿和红梅面面相觑,没想到一直光鲜亮丽嘴巴不饶人还处处挑事找茬的林思语竟然有这样的一面,这模样看着,怎么跟傻了似的?也不知道李昌知道不知道,李承志知道不知道?

“小姐,她。”红梅有些尴尬地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她该不会是出了问题了吧?”

若是真的有问题,还真是有些可怜,才十多岁啊。

金灵儿却突然痛快地笑了起来:“哈哈,报应啊报应啊!这贱人害了我的孩子,抢了我的夫君,如今她终于有了自己的报应!不能生孩子不说,还变成了傻子!好,好!老天有眼啊!”

金灵儿的笑声没有遮掩,红梅慌忙看了看四周,幸好这会儿没有人在旁边,她赶紧捂住金灵儿的嘴,小声劝道:“小姐,小姐!小点声啊!”

金灵儿笑过之后眼泪都出来了,立即变笑为哭,声音愈加凶狠起来:“贱人!别以为你傻了我就会放过你!你偷了我的男人,还害了我的孩子,我定要让你身败名裂,生不如死!还有那个混蛋!你也别想逃过去!”

红梅担忧地看着近乎魔怔的金灵儿,有些不确定这样继续下去到底是对还是错。

却说柳娘在樱桃的搀扶下快步回到自己房间里,一进门就忍不住跑到恭桶前吐了个稀里哗啦。

樱桃快速地关好房门,还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下四周有没有人听墙角。待一切安全之后,她才给柳娘倒了杯水。

柳娘漱着口,樱桃小眉头都蹙成一团了:“姑娘,再这样下去可不行啊,万一让人瞧出了端倪,肯定是没有好下场的!”

柳娘吐出一口水来,将被子递给樱桃,身子一歪就倒在了床上,刚刚在外边候着六皇子,可把她给累坏了,连脸色都变得有些白了。

缓了一会儿,柳娘才睁开有些困顿的眼睛,纤长白皙的手爱怜地抚上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满脸的幸福:“就是不行也得行!这个孩子是我跟大军的第一个孩子,我一定要好好保护他!”

“可是,”樱桃愁眉苦脸地坐到了柳娘身边,不无担忧地说道:“这个孩子来得不是时候啊,两个月,那个老东西已经半年没有进过你的房了,若是被别人发现了,就是想蒙混过关也没有法子,一看就知道不是老东西的啊!”

柳娘沉默了一会儿,也许是母爱的作用,一向柔弱的柳娘此时异常坚强起来,眸子里满是倔强:“既然不能蒙混过关,那就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离开?哪里有那么容易?

“或许我们该去找找林老板出出主意了,方才我看那李承志的脸色,有些不大对劲儿,总觉得这府中好像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一样。”柳娘秀气的眉毛拧成一团,嫣红的唇抿了抿,瞒四不瞒五,这个孩子最多还能再瞒两个月,不能再等了。

“或许,可以让盼儿帮金灵儿一把……”

林家坳。

夏征挥手打发走了来送信儿的小伙计,面色一瞬间有点儿不对劲儿。

林媛挑眉,凑过去问道:“怎么,这又是什么人啊?相好的?还是相好的弟弟?”

夏征脸皮抽了抽,什么相好的,赵弘焱只是个小孩子好不好?

相好的弟弟?岂不是说他跟赵弘盛或者赵弘德有私情?

赵弘德还好,一想到赵弘盛那皮笑肉不笑的德行,夏征就打心眼儿里恶心。抬手在林媛光洁的额头上敲了一下,嗔道:“什么相好的弟弟?那是小白兔的弟弟!”

林媛当然知道了,一听小伙计说赵弘焱的名字就猜到了他跟赵弘德的关系,只是看夏征那躲之不及的样子,实在是好奇为什么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也能让他害怕地躲在林家坳里不肯走了。

知道林媛纳闷,夏征苦着脸说道:“你可看他才八岁,其实就是个傻呆呆的缠人精!以前我跟小白兔去哪儿他都得跟着,不让他跟着就哇哇地哭,偏偏还有个田妃宠着,又是哄我们又是求我们地,就是看在田妃的面子上也不能不带他了。”

夏征苦哈哈地叹了口气,田妃宠着小家伙,让他们带着小家伙出去玩。可是夏征哪里是能闲的住的主儿?不是上树掏鸟蛋就是下河摸小鱼,赵弘焱岁数小肯定会有磕着碰着的时候。奈何田妃护子心切,连带着也不许夏征去干这易受伤的事了。

你说他会喜欢这个爱缠人的小家伙吗?

听到夏征这一连串的抱怨,林媛忍不住捧腹大笑,十分理解地拍了拍他苦兮兮的小脸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