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老花猫/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说赵弘焱来到驻马镇,最憋屈的人应该就是老烦了。

先是全程目睹了常公公享受美食,紧接着就开始忍受着肚子的强烈抗议,最后,为了转移注意力,老烦愣是围着屋子转起了圈圈,一边转还一边闭着眼睛念叨着:“我不饿,我不饿,我一点儿也不饿!”

就在这个时候,小林霜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哦,原来师傅你不饿啊,哎,枉我还惦记着你大晚上的给你送吃的来呢!”

老烦耳朵猛地竖了起来,一开始还以为是饿晕了出现了幻觉,没想到这幻觉这么真实,不仅能听到,还能看到,甚至连饭菜的香气都能闻到!

“好徒儿!好徒儿!”

眼看着小林霜拎着食盒就要走,老烦三两步冲上去紧紧抓住了食盒:“徒儿啊,还是你最心疼师傅啊,不枉师傅我最心疼你了。”

知道老烦是真的饿坏了,小林霜也没真的要走,笑嘻嘻地拎着食盒进了房间:“师傅啊,我看你啊,真是可怜,不就是个小孩子嘛,居然能让你怕成这样!”

一说起这个来,喜笑颜开的老烦立即脸色大变,赶紧把房门死死关住了,原来这丫头还以为他害怕的是赵弘焱!

“丫头啊,你不知道,我哪里是怕那个小屁孩,我怕的是那个,哎?不对,师傅才不是怕他,那个老东西有什么好怕的?”老烦一边往嘴巴里塞水晶虾饺,一边咕哝着声音念叨着:“师傅我天不怕地不怕,更不会怕那个常老怪!”

常老怪?小林霜眨巴眨巴眼睛,原来师傅是怕那个常公公啊。

小林霜猛地一拍桌子,在老烦目瞪口呆下义愤填膺地叫道:“我就说嘛,师傅怎么会有害怕的人呢!师傅明明是不想见他,对,以师傅的身份和威望,哪里是什么人说见就能见得?他常公公想见我师傅,不提前预约,根本不可能,对不对啊师傅?”

孺子可教也啊!

老烦激动地热泪盈眶,还是这个徒儿最懂为师的心啊!

嘿嘿笑了两声,小林霜凑过来,眨巴着眼睛笑眯眯地问道:“师傅啊,徒儿十分好奇,你为什么会怕,咳咳不对,为什么会不想见那个常公公呢?是不是他,得罪过你?”

老烦一噎,连最喜欢的水晶虾饺都觉得淡然无味了。

装模作样地捋了捋胡子,老烦闭着眼睛晃了晃脑袋:“嗯这个嘛,说来可就话长了。”

“没事没事,徒儿给师傅您准备了这么多好吃的,就是说到天亮都够啦!”小林霜完全没有要放过老烦的意思,秉承着一颗八卦到底的心刨根问底。

老烦素来知晓这个小狼崽子的性子,不给她一个好的说辞肯定是不会放过自己了。眼珠子转了转,老烦突然眼睛一亮,笑道:“其实呢,是这个样子的!这常老怪啊跟为师一样,都对美食抱有强烈的欲望。我们两个人呢,其实在入宫之前就是好朋友,一起吃遍天南海北啊。最后,宫外的东西都吃遍了,就想着去宫里尝尝御膳房的饭菜。这不,为师我呢凭借着高超的医术进到宫中做了御医。这常老怪呢,他的医术哪里能跟为师比?他就是个草包!当不了御医就进不了宫,进不了宫就吃不到御膳房的膳食啊!所以呢,这个不要脸的常老怪就想了一个好办法。”

“什么办法?”小林霜好奇地接口。

老烦捋捋胡子,凑到小林霜面前眨巴着眼睛得意道:“他啊,他就自宫当了太监了呗!哈哈。”

小林霜一愣,突然噗嗤一笑,连肚子都给笑疼了,原来常公公进宫当太监是因为这个啊!

“他都那么老了,怎么还能进宫当太监?人家宫里也会要他?”

正在师徒两人说笑的时候,忽然听到外边一阵说话声音由远而近。

老烦的耳朵十分机灵地动了动,手里的东西也吃不下去了:“快快,收起来,收起来!”

说着,一只手举着还没啃完的水晶蹄髈,另一只手在桌子上一呼啦,全都顺到了袖子里,而后一边急得转圈圈地找地方,一边咕哝着念叨:“藏哪儿,藏哪儿?藏哪儿啊?”

眼见着说话声音越来越近,老烦额头上的汗都急得掉了下来。

小林霜噗嗤一笑,跑到床边,撩起耷拉在地上的床单就冲老烦喊道:“师傅,快来这里!藏在这里肯定没事!”

“这,这。”老烦呲呲牙,那床底下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打扫了,他要是带着吃的躲进去会不会遇到蟑螂老鼠?

看到老烦在犹豫,小林霜挑挑眉,“好心”提醒了一句:“我说师傅啊,你听这人可已经走到门口了啊,你到底是进去呢还是不进去呢?”

就在常公公和赵弘焱推门进来的前一刻,老烦狠狠心一跺脚,呲溜一声就麻溜地钻进了床底下,还不忘让小林霜把床单放下来。

“放心吧师傅,徒儿肯定会帮你打掩护的!”小林霜嘿嘿一笑,把床单放了下来。

“小丫头,你在屋里吗?”

为了不让赵弘焱起疑心,小林霜没有告诉他自己的真实名字,只说自己小名叫丫头。

“在的,在的。”看了一眼还在动弹的床单,小林霜低声警告了几句,见老烦老实了下来才蹦蹦跳跳地过去开门了。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你不是说你在后院住吗,怎么这么晚了还到这里来了?”

赵弘焱笑呵呵地看了小林霜一眼,虽然他很好奇屋里有谁,但是良好的教养告诉他非礼勿视:“刚刚我好像听到,你在跟人说话,屋里还有别人?”

小林霜眉头一挑,身子在门上一倚,完全没有要请赵弘焱进门的意思:“怎么,我跟谁说话也要向你禀告吗?哦对了,我听我爷爷说你是皇子,是不是皇子的话别人就要一一回答,而且还不能说谎?”

赵弘焱一愣,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当然不是,虽然我是皇子,但是我不喜欢压迫威胁别人,所以,你若是想说就说,不想说的话就算了,呵呵,你不要害怕。”

这话的意思就是随便说了呗!

小林霜嘿嘿一笑:“怎么会害怕呢?我们可是朋友,你问我的话,我自然会回答你的。”

只是说不说实话就不知道了。

在心里补充了一句,小林霜侧身就把赵弘焱和常公公请进了房里:“我啊,刚刚不是跟人说话,我是在跟小馋鬼说话。”

小馋鬼?

赵弘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看了屋里一圈,除了桌子上乱七八糟的饭菜,根本就没有别人啊。

“谁是小馋鬼?屋里哪里有人啊?”

小林霜摊摊手:“是没人啊。”

“那你跟谁说话?”赵弘焱愈发闹不清了,眨着眼睛傻呵呵的样子可爱极了,逗得小林霜忍不住又想逗他了。

“就是小馋鬼啊!”

赵弘焱彻底无语了,他现在已经被这个小林霜弄得有些晕了。

见赵弘焱这个样子,一直沉默的常公公也忍不住笑道:“殿下啊,姑娘是在跟你开玩笑呢,依咱家看啊,这屋里确实只有姑娘一个人,没有别的人了。”

不知道是小林霜多心,还是常公公说话就是如此,她总觉得常公公在说“别的人”时把那个“人”字咬得特别重。

难道这老公公也跟她一样?

“公公,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不得不说,这个赵弘焱真是呆的过分,小林霜都舍不得逗他了,往桌边一坐笑道:“哎呀,实话告诉你吧,真的没有别人,小馋鬼是我养的一只猫而已。”

原来是养的猫啊!

赵弘焱噗嗤一乐也坐了下来,不过在看到桌子上所剩无几的空盘子时,他也实在是纳闷极了:“丫头啊,你这只猫肯定特别大吧,居然能吃下这么多东西!”

小林霜扫了一眼,点头:“是啊是啊,我这只猫啊,特别肥,又肥又馋,别的东西都不吃,只吃肉只吃鱼。你看你看,连菜都不吃呢!”

说着,小林霜还真的用筷子拨拉了几下被老烦特意挑出来的青菜,十分嫌弃地哼了一声。

一旁的常公公突然跟着接了一句:“姑娘说的是,依咱家看啊,这猫不仅肥馋,还爱捣乱,还是个不讲信用的坏猫!”

小林霜呲呲牙,偷偷地瞥了一眼床底下,刚刚师傅还说人家是为了吃御膳房的东西才进宫做太监的。现在好了,人家也开始说他了,哎,真是风水轮流转啊,只是不知道师傅能不能忍下这口气呢?

床底下,老烦却十分心大地吃着自己的蹄髈,不甚在意地撇着嘴,说吧说吧,想怎么说怎么说,反正老头子我是绝对不会跑出来还你那十六顿饭菜的!打死也不出去!

许是老烦太过得意,这吃蹄髈的声音分外大了一些,连在外边的赵弘焱都听到了吧唧嘴的声音,忍不住问道:“丫头,你这猫吃东西的声音也好大啊!肯定是只大猫吧?我能不能见见?”

“不能!”

小林霜异乎寻常的反应惊得赵弘焱一愣,眨着眼睛十分委屈地撇撇嘴:“不看就不看了,你,你别生气了。”

小林霜咳咳干笑两声:“那个,不是不让你看,是,是这个猫啊,他又老又馋又丑又臭,老眼昏花只知道吃,连只丁点儿的老鼠都抓不到。总之呢,就是猫该干的事他都不干,不该干的事全都干了!哎,你说这个讨人厌的一只老花猫哪里能让你这尊贵的皇子看呢?这不是污了皇子您的眼睛吗,是不是啊?”

赵弘焱连连点头,觉得小林霜说的这猫确实不值得一看,顺口接道:“既然如此,你怎么不把这老花猫扔掉?反正它又老又馋,还抓不到老鼠,你再换一只年轻一些的不就好了嘛。”

不等小林霜开口,床下的老烦已经开始呜呜地抗议了,换什么换,老了就要换掉吗?那你怎么不把你爹换掉!

“呦,这老花猫还不答应了呢。”听着老烦的抗议声,常公公突然掩唇呵呵笑了起来,看样子十分开心。

小林霜深深地看了常公公一眼,终于确定这老太监已经知道床底下藏着的不是老花猫,而是她家师傅老烦了。

正想着,只听常公公突然阴阳怪气地说道:“这真的是猫吗,怎么咱家听着不像是猫的声音呢?也不叫唤一声,难道是老到连怎么叫都忘了?”

小林霜抿抿嘴,为床底下的老烦狠狠地同情了一把:“来吧,叫一声吧。”

老烦狠狠地咬了一口手里的蹄髈,恶狠狠地嚼啊嚼,好像吃在嘴里的就是常公公的肉一般。

“怎么不叫?难道真的忘了怎么叫了?”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听到叫声,赵弘焱也好奇地问了一句。

小林霜耸耸肩,满含同情的目光看向床底下,又心疼又看好戏地说道:“老花猫啊,你听到了没有,赶紧叫一声啊,乖,叫一声明儿给你送水煮鱼来。”

老烦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儿,心不甘情不愿地张了张嘴:“喵。”

常公公掏掏耳朵,蹙眉不满意地说道:“怎么声音这么小?难道没有吃饱?”

老烦气得双手在虚空狠狠地挠了挠,好像挠的就是常公公没有胡子的白面脸皮,叫声也一个比一个强,一个比一个狠:“喵!喵!喵!”

常公公满意地乐了,扭着脖子得意一笑:“这猫啊,还真是听话。行,虽然没有找到我那个债主,不过能听到这么好听的猫叫,也不虚此行了。”

小林霜双手支着下巴,看来今晚师傅会被气得睡不着觉了

------题外话------

下午三点二更,么么哒~

推荐好友文:

寒默《素手就寝之妃常无理》

【一对一,男女双处,绝壁干净,这是一个将府小姐女扮男装和落魄皇子并肩作战的故事,这是一个夹杂诡计步步为营的权谋史……】

天阙皇朝在两年间发生了三件震惊天下的事情

第一:阳春三月,拥有赫赫战功的乔将军在大胜回朝时,遭敌人反击,尸骨无存……

随即乔家只留下一个弱弱的四小姐,帝都只多了一个叫安南的混混。

第二:天阙皇族在乔家灭族的三个月后,竟然自相残杀,亲骨肉毒酒相对,亲兄弟拔刀相见…

最后从不参与政务被冷落的三皇子登上了宝座……

第三:新帝乃断袖,废后宫制度而专宠一男人……

天下发指,百姓游街,祈求降神灵,灭妖孽,驱邪气,大喊天阙皇朝不能后继无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