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 美味老鼠/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怕老烦会被常公公气得当场吐血,小林霜赶紧岔开了话题:“这么晚你都不睡,该不会一直在关注着我吧?”

本是一句玩笑话,可是架不住赵弘焱老实巴交竟然相信了,生怕小林霜误会赶紧摆着手连连否认:“不是不是的,姑娘莫要误会,我绝不是那等唐突无耻之徒,对姑娘你没有半分越距想法。”

小林霜一愣,没想到自己的玩笑话竟然引得这家伙这么大反应,不由得有些好笑,小大人似的点头安抚:“嗯,你放心吧,我不会误会你的,不会的。再说了就算你的有什么想法我也不怕,我林霜,咳咳,我临上来,临上楼来的时候可是带了家伙的,谁要是不长眼惹到了的头上,保证让他有来无回!”

一顺口差点把自己真名字给说了出来,见赵弘焱没有听出来,小林霜暗暗松了口气,幸好自己反应快,不然可就麻烦了。

不过一旁的常公公却在听到林霜二字时眼皮不自觉地动了动,深深地看了小林霜一眼。

赵弘焱顿时来了兴趣:“什么家伙?能让我看看吗?”

小林霜嘿嘿一笑:“看过我家伙的人不是死了就是瞎了,你确定你还要看?”

被小林霜这笑里藏刀的模样狠狠地震了一下,赵弘焱打了个哆嗦,连连摇头,这小模样把小林霜逗得哈哈直乐。

赵弘焱久在宫中,虽然也有几个同龄的玩伴,但是像小林霜这样可爱率真的女孩子还是头一次见到,不禁对她更是多了几分好感。

想到了京城中的好玩的好吃的,十分热情地邀请她:“丫头,明天我就要回京城了,你跟我一起回去好不好?京城里有好多好玩的东西,每次我都要求着三哥带我出来玩,我都不舍得回宫呢!”

小林霜听了,撇了撇嘴:“你出宫都是要求人的,还要带着我?要是没人带你出来了,那我岂不是要在宫中憋着?”

“宫中也是很有意思的,有御花园,花园里的花特别漂亮,什么样的花都有!”

虽然对御花园已经十分厌倦了,但是为了让小林霜感兴趣,赵弘焱还是努力装出一副十分喜欢的样子。只是他本就不是个适合说谎的人,即便装得再像,还是被小林霜毒辣的眼睛给看了出来。

小林霜皱了皱鼻子:“真的那么有趣吗?若是真的那么有趣,那你为什么还有求人带你出来玩呢?”

谎言被戳穿,赵弘焱无力叹气,耷拉着脑袋不说话了。

一旁的常公公看着小主子这个模样,知道他是真的稀罕这个小姑娘,当即就道:“殿下,只要您喜欢,莫说一个小姑娘,就是……”

不等常公公说完,一直温和的赵弘焱突然面色严厉起来:“常公公,住口!”

小林霜年纪小,从小也没有接触过官场的险恶,自然不知道刚刚自己差点就因为某个老公公的一句话而面临被强迫进宫的命运。

躲在床下的老烦差点在常公公说那句话的时候冲出来,不过好在赵弘焱这小子是个心善之人,即便很喜欢小林霜,也没有想过用非常手段将她带走。

“老东西!敢抢我的徒弟!看我不毒死你!”老烦气得连蹄髈肘子都不吃了,一把扔到一边,盘算着怎么给常公公下点药好教训一番。

看到小林霜无知无觉地玩着自己手腕上的镯子,赵弘焱笑道:“既然你不肯随我去京城就算了,你留在这福满楼里也是极好的。”

小林霜毕竟是小孩子心性,脱口接道:“当然好了,这驻马镇有我的家人朋友伙伴,还有我爱吃的好吃的,我为什么要跟你去京城那么远的地方?”

就算要去也是要跟爹娘大姐二姐还有大姐夫和师傅一起去的,怎么也不会跟你这个陌生的小孩儿走!

小林霜在心里腹诽了一句,就听到赵弘焱好奇问道:“好吃的?你说的是福满楼吧?我也觉得这福满楼的东西十分美味,比御膳房的东西有过之而无不及,若是能天天吃到这里的好吃的,还真是美事一桩呢!”

小林霜嘿嘿一笑,哥俩儿好地拍上了赵弘焱的肩头:“识货!不过呢,这福满楼的东西也不是最好吃的,跟我大姐比起来那还是有……咳咳,咳咳,我怎么突然嗓子这么难受,咳咳,水,喝水。”

手脚忙乱地在桌子上乱抓着茶杯,小林霜都要被自己给蠢哭了,明明说好了不能暴露大姐的,怎么还是让自己给说出来了?哎呀呀,笨死了笨死了!

赵弘焱只道她是真的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也帮她倒水,看得常公公目瞪口呆,堂堂六皇子,在宫中受尽了田妃的疼宠,别说给别人倒水了,就是给自己亲娘都没有过啊!

“怎么样,怎么样?好点了吗?”

赵弘焱十分体贴地给小林霜抚着后背,这全切的小模样看得小林霜都有些不好意思再装下去了,只是还不等她愧疚之心变大,这小皇子又继续刚刚的话题了:“你刚刚说你大姐?难道你大姐的厨艺比福满楼的厨子还要好?我听说,福满楼的新东家厨艺十分之好,而且,也有个妹妹的。”

赵弘焱一边说着,一边斜着眼睛认真地观察着小林霜的表情,想要看她到底有没有说谎。

好在小林霜在刚刚喝水时已经镇定下来,无畏地对上赵弘焱的眼睛,神秘一笑,勾勾手指头示意他靠近一些,小声说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常公公一愣,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连床底下的老烦都乐得胡子翘啊翘的。

赵弘焱这久在深宫的人怎么会听到外边的世俗俚语?

赵弘焱眨巴眨巴眼睛,摇头,不过却十分好奇地问道:“这话,是不是说自己的窝,哦不是,窝就是家的意思,就是自己的家再穷再破也是好的,对吗?”

小林霜眼睛一亮:“聪明!我刚刚说我大姐做的菜好吃呢,就是这个意思,别人做的菜再好吃,都不如我大姐给我做的一块儿棒子面窝窝头好吃,这个你明白什么意思吧?”

赵弘焱点头:“你的意思是说亲人做的饭菜跟别人做的感觉不一样,因为里边有亲情和感情在。”

小林霜点点头,看向赵弘焱的眼神里多了一种孺子可教的感觉。

只是,赵弘焱从来不是让她失望的人,只听他突然好奇问道:“棒子面窝窝头是什么?好吃吗?这店里有吗?给我做一个好不好?我又有点饿了。”

小林霜:……

好不容易跟赵弘焱解释了一番棒子面窝窝头是什么,小林霜早就困得睁不开眼睛了,好说歹说地把他和常公公给请了出去。

困顿地趴在桌子上,小林霜有气无力地叫了一声:“师傅啊,他们都走了,你快出来吧。”

许久,不见有人动弹。

小林霜又叫了一声,还是没动静。

这下小丫头精神了,该不会是在床底下憋出毛病来了吧?

三两步窜过去,就在她的手刚刚接触到床单准备掀开时,就听到老烦突然沉声低喝道:“别动!”

小林霜手立即顿住不动了,以为老烦马上就要出来了,却依旧迟迟不见他动弹,终究是等不及了,这也不像是睡着也不像是有病的,怎么就是不出来?难道他是喜欢上了床底下的风光?

小心翼翼地撩起床单的一角,小林霜也伏下身子趴在了地上,透过那小小的缝隙看进去,就见到……

“呀!老鼠!”

老烦正撑着自己衣裳口袋打算捉下那只毛色发亮的大老鼠呢,结果被小林霜这一嗓子吼就给吓跑了,可把他给气坏了!

从床底下爬出来,连头上身上的尘土蜘蛛网都来不及整理,老烦就一个劲儿地敲着小林霜的脑门,不停歇地数落开了:“臭丫头臭丫头!我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么一只大老鼠,你怎么就给我吓跑了?啊?哎呀,可怜了我的蹄髈啊,我连最喜欢吃的蹄髈都贡献出去了,就等着那小东西吃得欢的时候把它一把扣下了。哎呀呀,就差一步了啊,功亏一篑啊,功亏一篑!”

小林霜被他敲得脑袋都开始发晕了,一把扯下老烦的手,叫道:“师傅啊,你先一会儿再哭,你先告诉我你要老鼠干什么啊?可别跟我说是为了吃老鼠肉!咦,好恶心啊!哎呦,怎么又打我?”

“打你,打你都是轻的,把你喂给老鼠吃才解气!”

老烦实在是不解气,又敲了小林霜的额头几下,才愤愤地坐到凳子上,气呼呼地说道:“还不是因为那个常老怪!找我麻烦也就算了,还要打你的主意!哼,不是找我要账吗?好啊,尽管放马过来,我保准让你吃到与众不同的美味!对对,就这么说定了,我这就去抓几只又肥又嫩的大老鼠给他送过去,哈哈,气死他老不死的!”

说着,老烦还真得脱了外衣三两下做了个兜子出来,又从桌上随手拿了一只啃剩下的烧鸡钻进了床底下。

“师傅啊!”小林霜无力扶额,实在是不忍直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