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抓周儿(卷二完)/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氏一回来,就被王婶子拉着进了屋,炕上已经给小永严准备了好多抓周儿用的东西,大家全都围坐在一旁笑盈盈地逗着小永严了。

别看小永严才一岁,那大眼睛骨碌碌地可灵活了,一看就是个聪明的娃。

抓周儿时一般都会给孩子准备不少物品,严格地说,还要分属性,即金木水火土,每种挑选三样。不过林家没有那么多讲究,给小永严准备的都是一些最常见的东西,像书啊,算盘啊,银子啊。

林家信还把自己干木匠活儿时用的工具也放了几件上去,不过都被刘氏蹙着眉头拿到了一边,将林家忠送来的文房四宝放了上去。

这夫妻二人的举动逗得大家呵呵直笑,看来刘氏是希望自己儿子将来不要跟父亲一样卖苦力挣银子了。就是不知道这小永严会不会让刘氏如愿。

夏征也从自己怀里掏出了一个红色的小盒子出来,放到了炕上。打开一看,竟是一方用上好的墨玉做成的印章,上面用篆书刻了“林永严印”四个字。

印章象征的是高官厚禄,这方印章是夏征特意请人为小永严定做,送给他的周岁礼。

抓周儿的东西都准备好了,范氏抱着小永严放到了炕上,为了不影响他的选择,大家全都闭上了嘴巴只笑着看着他。

小家伙儿冷不丁被放在炕上还有些不高兴,小嘴巴瘪了瘪,不过也只是一小会儿就被炕上放着的琳琅满目的东西给吸引了。

咿咿呀呀叫着,爬了过去,先是在银子面前定了定,黑眼珠儿转啊转的,就在林媛窃喜小家伙会继承自己的衣钵时,只见他越过那银子冲着一边的《三字经》爬去。

“该不会是想要书吧?”小林霜轻声嘀咕了一句,果然就见到小永严一把抓住了那《三字经》放到嘴巴里啃了起来。

这还不算,啃了两口书,小家伙儿眼睛一转又看到了右手边的那方印章。这下好了,左手书,右手印章,两样东西也不知道该吃哪个了。

小永严看看左边,看看右边,突然张开嘴大笑了一下,把两只手全都塞进了嘴巴里,可把大家给逗乐了。

夏征抚掌大笑,伸手在小永严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小东西,这是要当大官考状元啊!”

王婶子也笑着对刘氏说道:“怪不得你不让他爹放那些家伙事儿呢,敢情咱们小永严是要当大官的阿!”

刘氏笑着将小家伙儿抱了起来,宠溺地擦去他嘴角的口水,说道:“什么大官不大官的,只要我儿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地我就满足啦!”

说完,就去拿他手里的书和印章。小家伙儿可能以为刘氏是要抢他的玩具,愣是死死抓着不松手,见抓不住了还哇哇哭了起来。

赵素新一边帮忙哄着,一边笑道:“这小家伙儿啊,就跟志阳抓周儿的时候一样,也是拿着那书不撒手。不像志广,专门挑刀啊棍子的,你瞧,现在还真是这样,一个读书读得痴了,一个练武练得呆了。”

听了母亲的话,刘志阳倒是没哈反应,刘志广却是激动地窜过来,眼睛都亮了:“娘娘,你不是说我小时候抓的是锄头吗,怎么又变成刀了?我到底抓的是啥?”

赵素新白了他一眼,嗔道:“我和你爹都不想你练武,自然不会告诉你抓的是刀了!就是没想到最后瞒来瞒去的,还是没让你死了练武的心。哼!”

刘志广嘿地一声,大拳头在炕头上一捶,笑道:“我就说嘛,我这么好的身骨儿,怎么会抓锄头呢!我这可是为练武而生的身子啊!”

赵素新好笑地瞪了他一眼,扭头去逗小家伙了。

小林霜扒拉开刘志广的大屁股,凑到跟前儿急道:“娘,大舅妈,我呢,我那时候抓到是什么啊?”

听到小林霜问起,赵素新的脸色变了变,还是郑如月反应快,笑着拉过了她的手,柔声说道:“丫丫抓周儿的时候我看到了,你啊,原本抓的是一本书,不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药方居然掉到了炕上,你立马就扔了书把那药方给抓在了手里。当时我们还纳闷呢,现在看来啊,果然是有趣,你真的成了一个医术高超的大夫呢!”

知道郑如月性子绵软向来不骗人,小林霜等着亮晶晶的眼睛高兴地直打转。

也只是刘氏几人才知道,小林霜生下来以后不得杨氏待见,根本就没有给她周岁宴,更别说抓周儿了。

不过好在郑如月聪明反应快,没有让小林霜发现什么不妥,不然地话,小姑娘肯定要伤心了。

小林霜高兴地蹦了蹦,忽地又回到了刘氏身边,指着两个姐姐问道:“娘,大姐二姐抓得什么啊?二姐刺绣的手艺这么好,抓的肯定是帕子,对不对?还有大姐,肯定是银子了!”

刘氏宠溺地摸了摸闺女的头,点头笑道:“是,你二姐抓的就是帕子。不过呢,你大姐抓的可不是银子,是锅铲和勺子。”

夏征噗嗤一乐:“怪不得你厨艺这么好,原来是从周岁就开始练习的啦!哈哈。”

林媛眉头一挑,问道:“笑我?夏公子你抓的是什么呢?阿对了,你这么地爱财,抓的肯定是银子了!”

说起自己来,夏征眼神不自然地闪了闪,脸也瞥到了一边去。

林媛奇怪地眨眨眼睛,看来自己没有猜对。

“不是银子?那是什么?”

面对林媛的追问,夏征脸色愈发尴尬起来,更奇怪的是,无论林媛如何问,夏征的嘴巴闭的紧紧的就是不说话。

林媛眼珠子骨碌一转,哈地一声笑了出来:“你这么不想说,肯定不是什么好的!该不会是女人用的胭脂水粉吧?”

“当然不是!”夏征俊脸微红,严正否认,不过依旧不肯说自己到底抓的是什么,看来即便不是胭脂水粉,也定然不是十分光彩的东西。

虽然人们很重视孩子的抓周儿,但是好在大家都不是那么迷信,只是当做一件喜事来庆祝。

抓周儿之后,赵素新和林媛林薇把饭菜端了上来,吃着香喷喷的大锅菜,聊着天,这一天过得好不热闹。

转眼到了腊月初九,林长庆成亲的日子,林家坳又是一番热闹。

作为林长庆的师傅,林家信自然是不能空手的,他亲手给徒弟做了一套家具,有一张镂空雕了牡丹花的床,还有一个刻了祥云的大衣柜。

虽然很久没有做活儿了,但是林家信的手艺可不是浪得虚名,这床和衣柜一亮相,立即就引得大家啧啧称赞。

娶了媳妇儿的王婶子两口子自然是高兴地不行,肯定能一直乐到过年了。

不过,也有人过不好年的。

腊月十七这天早上,马氏照例进门给儿子林永诚擦脸,却发现儿子的身子已经凉了。

马氏痛苦不已,抱着儿子哭得都快要上不来气了,三个子女,如今全都走了,怎能不让两人伤心?

因为接近年关,儿子死时又是瘦的一把骨头毫不光彩,林家忠也没有声张,给儿子换了早就准备好的衣裳,用一口极为普通的棺材装了送去了后山,跟林永乐林思语脏葬在了一起。

马氏接连收到打击,精神已然崩溃,冷不丁地看到了杨氏带着林家孝留下的两个孩子来送东西,好像看到了自己的两个儿子一般。

“儿啊,我的儿啊,你们可算回来了!来,娘给你们做白面馒头吃!”马氏一手抱着一个,俨然是把两个小家伙当成了小时候的两个儿子了。

杨氏生怕马氏真的疯了,会不小心伤到孩子,赶紧追上去抢孩子。

奈何还未碰到孩子的手,小永喜突然抬着小脸儿十分认真地说道:“大伯母,你不是我娘,我娘走了,她不要我们了。”

小永贺的泪珠子也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抽噎着说道:“娘不要我们了,爹也不要我们了,呜呜,谁都不要我么了!”

两个小家伙儿这么一哭可把杨氏给吓坏了,都说得顺着傻子说,他们这样说明了自己不是马氏的孩子,马氏若是发起疯来把两个孩子给……

越想越害怕,杨氏赶紧拉着两个孩子的手要走。

马氏却也不松手,她愣愣地看着两个哭泣的孩子,突然嘴巴一撇,把两个孩子搂进了怀里也跟着哭了起来:“好孩子,不哭了,你娘她就是个傻子,居然这么狠心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以后大伯娘就是你们的娘,大伯娘照顾你们,乖听话!”

杨氏一愣,看着眼前抱头痛哭在一起的娘仨,眼眶也跟着红了起来。

其实马氏没有真傻,只是被接二连三的打击伤到了,脑子里一根筋转不过来,在听到两个小家伙儿的话后终于面对了现实。

马氏抬头看天,心中喃喃,老天爷定是可怜她,让她又有了两个儿子,这次她一定要好好教育,绝对不会再犯错了。

早就跟林媛商定好过年之后就去京城的,今年的新年,夏征就又赖在了林家不走了。

林媛无力地瞪了他一眼:“我说过会去京城就一定会去的,只是就算去也要等到过了年,你怎么这么心急?连过年都不回家了,你就不怕你爹娘想念你?”

夏征耍赖地窝在椅子里,无所谓地撇撇嘴:“他们才不会想我呢,而且阿,我娘还来信了,听说你过完年就去京城,她已经开始派人收拾小白兔送你的那处宅子了!”

林媛一愣,没想到安乐公主这么心急,她这只是刚说了一句去京城就给提前收拾院子了,看来她是不去都不行了。

其实林媛早就存了去京城发展的念头,这件事家里人几乎都知道,只是今日听到两人谈起来气氛立即就变了。

小林霜可是心心念念着京城的繁华,她早就被夏征洗脑了,一听大姐说起这个,头一个举双手赞同。

林薇眼睛闪了闪,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轻声说道:“大姐,我,我也想去。”

“嗯,当然都去了,不光你们,还有爹娘,还有小弟,我们一家人不管在哪里都不分开。”林媛笑着摸了摸妹妹的头。

林家信倒是没有什么,先不说闺女去京城发展事业的前景如何,单是跟夏征的亲事,就不能容许他们继续留在驻马镇这个小地方了。

倒是刘氏还是十分担忧的,蹙眉道:“京城,那么远,也人生地不熟的,万一有点什么事,咱们可……”

而且她也实在是放心不下林家坳里的朋友们。

夏征赶紧宽慰道:“娘,京城可是我的地盘儿,还能让您受罪不成?”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夏征就开始称呼林家信两口子爹娘了,一开始两人还甚是别扭,不许他这样称呼。但是架不住这小子脸皮厚啊,还说什么早晚的事,先适应着。

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听夏征如此一说,刘氏立即笑了,虽然对京城还有些恐惧,不过也已经做好了面对的准备。

一家人团团圆圆热热闹闹地吃了顿年夜饭,饭后守岁,小林霜又跑去院里点蜡点灯笼了。

小永严已经一周岁多了,也不是个能憋得住的,咿咿呀呀地也要跟着一起去。他走路还不是很稳当,林薇不放心,就牵着他一只手去看小林霜点灯笼了。

林媛夏征站在一旁,静静看着弟妹们玩闹,不知什么时候夏征已经将她轻轻揽在了怀里。

林媛唇角一勾,略带醋意地嗔了一句:“真的让我去京城吗?不怕我去了以后你的秋语春语的吃醋?”

夏征挑眉看她:“不怕,她们爱吃醋,我们给她们多吃点就好了,等习惯了就不酸了。”

林媛疑惑地拧了拧眉毛:“怎么多吃点?”

“咱俩多在她们面前晃晃不就行了?”夏征狡黠一笑:“而且啊,还要手牵手肩并肩,恩恩爱爱地出现,她们看多了不就习惯了?”

林媛噗嗤一乐,白了他一眼,不过这么一说笑,她也不再纠结于那些烂桃花们了,大不了来一朵灭一朵。

只是,这么一走,驻马镇的朋友们就疏远了,兰花,桂枝嫂子,金玉儿,莫三娘,大嗓门子。

许是真的心意相通,就在林媛伤感之时,夏征的手紧紧地握住了她的,一道低沉而安定的声音进入耳中:“媛儿,不管你去哪里我都陪着你,京城,驻马镇,甚至走出大雍,只要你开口,我义不容辞。”

好一个义不容辞。

林媛心中一暖,紧紧回握住他的手,为了这一个义不容辞,她也不会停下前进的脚步。

京城,我来了!

------题外话------

卷二终于完结了,接下来就是京城的事了,也是这文的最后一卷了~

媛姐儿在京城的日子马上就要开始了,一朵朵的白莲花红莲花们该解决了,什么秋语啊,燕婉啊,如嫣啊~

当然还不能少了我们的男配,小白兔大灰狼小狐狸,还有那个逗比白二的真实身份,还有斗篷男的真实身份,噗,白二不会就是斗篷男吧~哈哈~

除了这些,还有小林子的身份,林薇和他能走到一起吗?哦差点忘了,还有我们可爱又作死滴无痕公子呢,他的身份也没有揭晓呢,他和刘丽敏会不会再见面呢?若是见了面,不知道我们的霸气小姨会不会这么轻易地原谅了他?

好啦好啦,不说了,明儿开启卷三啦~我先去理大纲了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