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启程,抵达/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要去京城发展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林家坳,就连驻马镇都有不少人得了消息。

而第一个来给林媛送行的竟是李昌,还真是让林媛大呼意外。

自从李承志在大牢里被群殴致死后,李昌的精神大受打击,不过好在金氏是个有手段的人,为了小儿子李承安她也不会让李昌这样消极下去。

再见到李昌,他虽然明显瘦了一大圈,但是精神还是不错的。

将李昌迎到了二楼雅间,刘掌柜亲自给送了新茶过来。夏征也破天荒地没有显出一副爱答不理的态度,居然规规矩矩地坐在桌边跟李昌说起了话来。

“这刚过年,李大人不在家里休息,怎么跑来我这里了?”

一听夏征问起,原本坐着的李昌突然跪倒在地,冲夏征磕起头来:“郡王啊,还求郡王救命阿!”

他这个样子倒是把林媛给弄傻了,虽然过了年了,可是还没有出正月十五呢,这一见面就救命阿救命的喊上了,到底是怎么了。

夏征却淡然许多,显然是比林媛更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只听夏征道:“李大人,不是我不救你,实在是你……哎,先不说你纵容你那不孝的儿子逼死了良家女子不闻不问,就只说说你自己吧。原本我还以为你那李府的奢华摆设是因为令夫人有钱,可是现在一看,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啊,那根本就是你贪污受贿!”

说到这里,夏征猛地一拍桌子,吓得李昌身子一哆嗦,冷汗立马就下来了。

夏征冷笑一声:“你好色,爱逛青楼,顶多只是算你品行不好。但是,李大人你要清楚,贪污受贿就不单单是被别人参两本就能解决的了。”

这些话李昌自然心里清楚,不然也不会大年初六地就跑出来求夏征了。

“郡王啊,下官糊涂阿,下官知错了知错了,还求郡王您救救下官吧!”李昌越说声音越颤抖,到最后竟然真的抽噎起来。

林媛眉头一蹙,此时已然听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贪官?呵,既然是贪官,那就活该了。

翻了个白眼儿,林媛静静坐在一边继续喝着自己的茶了。

看着她这个样子,夏征好笑地抿了抿唇角,对李昌说道:“李大人,不是我不帮你,你应该知道,你贪污受贿一事是怎么被发现的。”

说到这里,李昌真想扇自己两个嘴巴子,当初听说唐青把李承志给关起来以后,他想都没想就带着大量的银子上门去求唐青高抬贵手了。结果呢?人没救出来,还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说起来着唐青也是没事找事,他都说了是金氏娘家给筹的银子偏偏不信,还非得要亲自查一查他的底细。哪个官经得起查?这一查就出事了。

正想着,夏征的声音再次响起:“李大人,你这事,我管不了。这事可是唐知府亲自受理的,他背后的人可是二皇子。二皇子跟我,呵呵,后边的话我也不说了,想来你应该也知道的。”

当然知道,夏征跟二皇子几乎是两不相容了。

李昌颓废地瘫倒在地上,失神地喃喃自语:“难道,就没有别的法子了?真的要砍了这颗脑袋才行?”

“当然不是。”夏征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他的话立即给李昌指明了一条出路。

看着李昌这心急如焚的样子,夏征勾勾唇,道:“既然你已经知道唐青正在查你受贿一案了,那你就该提前动手。”

李昌瞪大了眼睛,忽地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咬牙道:“是,我这就找人杀了他!哎呦,郡王,您打我做什么?”

夏征恨铁不成钢地瞪着他:“打你?打你还是轻的!你这个糊涂官,都不知道怎么当了这么多年的县令!”

知道李昌已经急得没了头绪,夏征也不再绕弯子了,勾勾手指道:“既然他已经在查了,那你就在他将此事禀明皇上之前,先上个折子,言明自己所犯之事。这样,皇上虽然动怒,但是看在你主动认错的份上,定然会留你一条性命。只是,这样一来,你的万贯家财可就,啧啧,保不住喽!”

听着听着,李昌的眼睛慢慢亮了起来,赶紧点头:“好好,保不住就保不住吧,那些都是身外之物,若是连命都没有了,还怎么花银子?下官多谢郡王点拨,多谢郡王点拨!”

夏征挥挥手,临走还不忘嘱咐一句:“我听说唐知府已经将你贪污的证据收集齐了,准备亲自进京面圣了。哎呀你站稳当了,别抖了。哎,事不宜迟,你现在回去赶紧写折子,今晚上就派人连夜送走,明儿一早肯定能送到皇宫,让皇上看到。你这条命能不能保得住,就看你跟唐青谁的腿更快了。”

李昌猛地点头,这次连道谢的话都忘了说,拔腿就往外跑,一边跑还一边喊着“我最快我最快”。

待李昌走后,林媛抽抽嘴角,白了夏征一眼:“他是个贪官,活该被砍脑袋,你为什么要救他!”

夏征伸手捏了捏林媛嘟着的小嘴儿,抬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笑道:“他贪的那点儿银子顶多就是坐几年大牢罢了,根本不够砍头的。”

“那也不该救……”一句话没说完,林媛突然反应过来,凑过去问道:“你怎么知道他贪了多少?难不成?”

夏征赞赏地看了她一眼,放下茶杯:“聪明!在唐青查他之前我其实已经掌握了他贪污的证据,本想回京以后给小白兔让他来处理的,没想到被那个唐青抢先了一步。不过。”

夏征冷笑一声,道:“不过那个家伙应该也不是真的要置李昌于死地,他应该是带着收集到的证据去见赵弘盛了。这样,赵弘盛可就有了借口狠狠地敲诈李昌一笔了。”

敲诈?林媛有些不明白了:“这李昌不是说贪的不多吗?怎么还会狠狠地敲诈呢?”

夏征弹了她额头一下:“你忘了李昌的夫人是谁了?”

金氏!金晓娟!

林媛恍然,李昌虽然没有多余的银子赔出来,但是金晓娟可有的是银子,压榨完了金晓娟,还可以继续压榨金家,直到把金家也压榨光了,这李昌才算是真正地面临困境了。

夏征唇角微扬,得意道:“我看上的猎物怎能轻易拱手送给赵弘盛那个混蛋?哼,等明儿一早李昌的折子到了龙案上,唐青和赵弘盛的如意算盘就彻底打不响了。”

林媛斜眼睨了他一眼,深深滴觉得这夏征坑人的本事又高了,不用问,那李昌突然得到消息来找夏征求救,肯定也是夏征暗中指使的了。只要李昌写了折子,不管唐青拦不拦截,夏征都不会让他得手,一定会保证折子安全抵达皇宫,送到皇上的手里。

与其让赵弘盛得到李昌和金家的家财,还不如把李昌的家财散尽归于国库的好。

“你对大哥还真是好,连这点儿小事都为他解决好了。”这话林媛是发自内心的,若不是为了不让赵弘德在于赵弘盛争斗时落于下风,他肯定也不会理会李昌被唐青算计的事了。

只是夏征显然不承认,抬起下巴哼了哼:“我才不是为了他,我只是单纯地看赵弘盛不顺眼而已!哎,当年那巴豆放的还是少了,拉半个月有什么用?我应该让他拉得下不了地才对!”

林媛嘴角抽了抽,实在是不忍再去看夏征这得意地嘴巴都笑歪了的样子。

临去京城之前,林媛要把驻马镇里的生意们好好地交代一番,福满楼和几个分店都不用她操心,以前夏征不在的时候,这几位掌柜的都能很好地处理。再说了,若是真的有事,还能去京城找她不是?

豆腐坊里有周掌柜,林媛已经跟他说过了,若是有事拿不定主意的可以去福满楼找刘掌柜,若是再不行,就飞鸽传书去京城。

至于稻花香,林媛亲自去了一趟,毕竟这稻花香是她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家铺子。

得知她要去京城了,大嗓门子几人都十分不舍得,但是不舍归不舍,谁也不愿意说出挽留的话来阻止她继续前行的脚步。

盼儿顶替了白五姐的差事,自从盼儿回来以后,王大叔也放下心来,精神愈发好了,每天都是笑盈盈的。

几人依依惜别了一番,莫三娘和孟良冬也来了。莫三娘此时已经有了两个月身孕,正是胎象不稳的时候,若不是听说了林媛马上就要去京城了,孟良冬也不会让她出来了。

不得不说,这孟良冬真的是个十分体贴心思细腻的男人,将莫三娘照顾地十分细致,莫三娘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停过。

看到两人如此恩爱,林媛也放心了。

学堂里有孟良冬,还有程老先生,又有马家家主时不时地过来看看,林媛也不用担心。

莫三娘有身孕,外边又冷,他们待了一小会儿就回家去了。

看着两人的马车平稳地越走越远,六子突然八卦地凑到林媛身边说道:“莫老板成亲半年多就有了,肯定把谢致远那边羡慕死了。那个马小倩啊,这都成亲多久了,还没有动静呢。”

见林媛好奇地转过头来,六子来了兴致,说得更加带劲了:“这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马小倩一直怀不上,谢致远就想着以此为由休了她。可是啊,马小倩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就范的?她娘家人来了就把谢致远给揍了一顿。这么一闹,就别想着休妻了。这谢致远啊就想着退而求其次,纳妾吧。哎呦,您猜怎么着?”

林媛唇角一勾,被六子这故作神秘地样子逗乐了:“怎么着?”

六子嘿嘿一笑,挤挤眼睛说道:“当然是不行啦!”

林媛弯弯唇角,听六子继续说道:“这么一闹,这谢致远啊,愁得头发都白了,说他四十了都有人相信。啊对了,还有他娘,更愁!整个人都变得神神叨叨的了,见了人就开始念叨自己多么惨,儿子多么惨,儿媳妇儿多么霸道。您都不知道,这老太太啊,在大街上随便见到了人就拉着人家念叨,也不管自己认识不认识,咱们这边人都知道她了,见了她都绕道走!”

林媛沉默,这不就是典型的祥林嫂嘛,不过这谢氏也是可怜,儿子儿媳不养,儿媳又不生育,也难怪她愁的神志不清了。

几个铺子里的事情都安排好了,林媛夏征就赶回林家坳收拾东西去了。安乐公主已经派人来信儿了,说是京城里的宅子已经收拾妥当了,问他们什么时候能启程。

看来这安乐公主是等不及了。

范氏一家自然不能不来看他们,以后到了京城,一家人离得更远了,自然不能像现在这样说见就能见到的。

刘丽敏见了林媛,跟她说了自己想去京城发展的心思。

林媛不禁有些顾虑,她这还有夏征和安乐公主赵弘德几人帮忙呢,但是拖家带口地去京城还有些忐忑呢,更何况刘丽敏了。

知道刘丽敏是想把自己的酒庄做大,林媛不禁劝道:“小姨,酒庄才刚刚起步,在咱们驻马镇办的挺好的,你这样贸然去京城,实在是风险太大。你看那安家酒庄,那样厉害,可是这次皇商大赛不还是让江南吴家抢走了?小姨,我觉得你还是在驻马镇先做好,等我在京城有了起色,你再过去如何?”

刘丽敏是个倔脾气,既然跟林媛提起了这事,显然就是自己已经想好了的,不是她三言两语就能作罢了的。

“媛儿,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没有风险怎能壮大?我还是希望能去京城闯荡一番,若是真的命运不济,大不了我再回来重新开始。”

林媛早就发现了刘丽敏最近不大对劲,刚要再劝,就听到范氏叹了口气,说道:“媛儿,你就帮帮你小姨吧,她是打定了主意要去京城的,谁劝都不管用了。”

听到范氏都替刘丽敏说话了,林媛不禁一愣,猛然想起好像最近范氏很少再劝刘丽敏成亲了,难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样想着,林媛也就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但是这娘俩竟然破天荒地头一次统一了口径全都是说没事,就连赵素新和郑如月也都笑着摇头,说没事。

事出反常必有妖,林媛撇撇嘴,只好答应等自己安顿好了会尽快通知刘丽敏的。

安乐公主那边三天来了两次书信,连刘氏都开始心焦起来。

走前头一天,桂枝嫂子带着小河来了。一看到小河,林媛就想起了林薇之前跟她说起过的事,不禁暗暗拍了拍自己的脑门,这几天都给忙坏了,她把小河的事都给忘了。

一见面,桂枝嫂子就有些不好意思地跟林媛说道:“妹子,听说你要去京城了,小河在家里求了我好几天了,我,我就把她带来了。”

说完,桂枝嫂子拉了拉小河的胳膊,让她自己跟林媛开口。

虽然林媛已经知道她要说的事了,但是还是想听小河亲口说。

这些日子小河的性子变得开朗了不少,听到婶子的话立即向前一步,睁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林媛道:“媛儿姐姐,我,我听二丫说你要去京城了,我,我也想跟你一起去。我还想跟你学做菜,我现在念书念得可卖力了,一点儿也不偷懒。我说的是真的,你要是不信可以去问问二丫。”

看着小河这着急的样子,林媛也不舍得再逗她了,一把将她拉到了身前,笑道:“姐姐相信你,其实,你的事二丫已经跟我说过了,我这还没去找你呢,你就来了。来,坐,坐下说吧。嫂子,你也坐。”

听到林媛这样说,小河还是有些不放心,小心翼翼地问道:“媛儿姐姐,你让我跟你学做菜了?”

许是年幼时的经历,让小河的心思十分敏感,看得林媛心头一痛,揉揉她的脑袋,笑道:“是,姐姐答应你了,只要你二叔婶子,奶奶答应,我就带你去京城,手把手地教你做菜。”

“真的?”小河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林媛,幸福来得这样快,她都有些不敢相信了。

本来送小河来的时候,桂枝嫂子还在担心林媛若是不同意怎么办,但是现在看到林媛同意了,她的心里更不舒服了。虽然小河不是她亲生的,但是这一年多一起住着,她早已把这孩子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看待了,冷不丁听到女儿要去京城那么远的地方,她实在是不放心。

想着想着,桂枝嫂子的眼圈就红了起来,不过为了不让小河看到,愣是笑着将眼泪给逼了回去。

但是小河心思细腻怎么会看不到?说实话,她心里也不舍得。

“婶子,你放心,等我跟媛儿姐姐学到了手艺,挣到了银子,我就把您和奶奶二叔还有弟弟都接到京城里去。以后,咱们一家子也不分开,永远在一起。”

桂枝嫂子笑了,抱着小河的胳膊道:“傻孩子,什么挣不挣银子的,一家人在一起就好。婶子不管你能不能挣到大银子,以后你自己在外边可要照顾好自己,有什么困难跟你媛儿姐姐说,还有你婶子,她们都会为你做主的,你可别委屈了自己才好。”

说着说着,桂枝嫂子的声音就哽咽了起来,娘俩儿都哭了起来,看得林媛也鼻子酸酸的,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幸好她当初做决定,把一家人都一起带到京城里去,即便再难,一家人在一起也就不觉得艰难了。

“好了,嫂子,我们又不是不回来了,再说了,有我在,我还能让小河受委屈不成?她现在可是我的徒弟了呢!”

林媛这话给了桂枝嫂子一个安定丸,将小河托付给了林媛,桂枝嫂子才拉着小河回家去给她收拾东西了。

正月初八,阳光很好,林家人收拾好东西,准备了三辆马车准备出发去京城了。

丁明丁亮二人都跟家里说好了,想要趁着年轻去京城好好地闯荡一番,所以他们也跟着林媛一家人一起去了。

知道林媛一家要去京城了,村里人早早地就来送行了,老村长,林富贵一家,杨氏,就连林家忠马氏都来了,虽然以前经历了不少不愉快,但是直到离别的时候,那些不快的事全都犹如过眼云烟不复存在了。

林媛一家都走了,但是家里还是需要人看着的,林媛把家里的钥匙给了老村长一把,给了杨氏一把,她相信,以现在林家忠和马氏的为人,定然会尽心尽力地帮他们守护这个家的。

一行人好一番惜别才上路,到了城门口,远远地又见到了大嗓门子莫三娘等人,连金玉儿也带着金世文来送行了。

看着这些熟悉的面孔,终于触动了林媛最敏感的神经,眼泪扑簌扑簌地就落了下来。

金玉儿笑着上前,抱了抱她,只说了一句话:“保重!”

虽然只是简单的两个字,但是其中的情谊,林媛感觉得到。

跟大家一一话别之后,马车终于一路向京城行去。

正月十二,京城的大门终于近在眼前。

------题外话------

新的一卷啦,姑娘们,距离完结又近了一步,看一章少一章了,且看且珍惜吧,哈哈~

推荐好友泡芙姑娘文,《高冷国师诱妻入怀》,古言穿越,pk加更中~

传言,他不近女色,视女人如粪土!

——扯淡!

初见——

他亲她嘴,占她身,二话不说一把将她拎上马车!

她能怎么办?逃一次,他抓一次,再逃一次,他再抓一次……

她终于跑不动了——

“施主,贫尼已看破红尘,请保持距离。”

“无妨,本宫愿陪你红尘外潇潇洒洒。”

“……”

她静,她懒,她萌,她时而犯二,可一旦穿上那一身皇袍,她也可是惊世绝绝的女王!

北战韩靖,东镇鲛人,

披上战袍,她再现杀手本色!

斗斗奸佞,虐虐渣渣,

扑倒国师,走向人生新巅峰!

本文一对一宠文,男强女强,欢喜冤家宠宠更健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