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互相嫌弃/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城就是不一般,光是那城门就不知比驻马镇的气派了多少倍。

一行人中除了夏征和林毅,其他人都是第一次到京城,自然又兴奋又新鲜。

小林霜迫不及待地掀开帘子,连冷都不怕了,兴奋地大叫:“哇,京城啊!终于到京城啦!”

林薇和小河也携手探出了头来,一脸好奇激动。

只有老烦绷着一张脸,双手抱胸,连眼皮子都没抬,哼了一声:“京城有什么好的,就是个大个的鸟笼子!不行,我要回驻马镇,放我回去!”

说着,老烦大声哀嚎了一嗓子,但是正在激动地看着城门的几人完全没有把他的控诉听到耳朵里,没办法,这一路上老烦已经不止一次两次地说这句话了,大家从一开始的紧张安慰到现在的充耳不闻,完全无视了。

林媛笑着摇了摇头,捅了捅夏征的胳膊:“你不是说他是躲出去的吗?就这样把他骗回来真的好吗?”

夏征撇撇嘴:“他啊,还不是怕麻烦才躲出去的?哼,再说了,就算当年的事还有人想着,也没法子找他的麻烦,宫里那两人再厉害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来找他!要是真来找还好了呢,岂不是就承认了自己犯的错了?”

林媛点点头,来京的路上,夏征已经将老烦跟柳妃之间的事说过了,无非就是当年田妃生产六皇子时,柳妃忌惮,想要下毒手,结果被老烦提前发现救下了六皇子。

当然还有一件更严重的事,据说是淑妃生产二皇子赵弘德时,意外遇险,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嫌疑最大的人还是已经有了二皇子的柳妃和其母族。

淑妃是夏征的亲姑姑,又跟田妃是闺中密友,若是让淑妃生下了皇子,又有夏家在背后撑腰,淑妃的地位自然会威胁到柳妃,也难怪柳妃会忌惮了。

几人正说着话,夏征忽的眼眸一顿,嘴角微微抽搐起来。

林媛好奇,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正瞧见一男一女并肩往这边来了。

那男子高大威猛,一双肩膀甚是宽广,走得近了,林媛才发现这男子有些面熟,那浓眉,高挺的鼻梁,还有嘴巴,俨然就是放大版的夏征阿!

再看夏征那一幅爱答不理的模样,林媛顿时恍然,这不就是夏征的大哥夏臻吗?

见到了弟弟,夏臻依旧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只是闪烁的眼睛出卖了他的本质,一双滴溜溜的眼睛在几辆马车上来回扫射,别看表面上威严无比,但是内里还是跟夏征一样不老实。

夏臻身边的娇小女子正是他的未婚妻田惠。说是娇小,其实比林媛还要高出半个头来,只是跟夏臻站在一起,她就显得小鸟依人了。

只见田惠身着当下最时兴的衣裳式样,身上的缎子也是今年摘取皇商桂冠的江南吴家新出的料子,质地光滑,其中波光粼粼,阳光照射下就好像将溪流穿在了身上一般。

田惠是典型的大家闺秀,温婉大方,一双美眸含羞带怯地看着身边的夏臻。而且,即便她跟夏臻是并肩而行的,但是细心的人却能发现,其实田惠的脚步比夏臻慢了半步,让林媛不得不感慨这夫唱妇随的美德还真是无时无刻不在啊。

哥嫂二人都亲自出城门来迎接了,林媛一家自然不能再在马车上坐着不动了。

小永严还小,怕他着凉,刘氏就没有下马车来,不过还是掀开了车帘子跟夏臻二人点头问了个好。

别看夏臻面色严峻,但是极为有礼,对林家信两口子抱拳问好后,朗声说道:“林伯父林伯母,这一路上辛苦了。”

林家信笑着应了一句,便被夏臻劝着回到了马车里。他的腿虽然没事了,但是只要赶上刮风下雨还是有些不舒服,所以一家人都尽量不让他受冷。

看到大哥,夏征却没有几人想象中的热情,撇撇嘴,十分嫌弃的样子:“你怎么来了,娘呢?”

夏臻翻了个白眼儿:“臭小子,别以为是本帅自己要来的,要不是爹娘有命,我才不来接你呢!哼,说!我要是不来你是不是又想跑了?三过家门而不入的事你可没少干,别以为我不知道。”

夏征也不甘示弱,挑眉不相信地斜睨了他一眼:“少来!说得那么冠冕堂皇,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就是听说我带了稻花香的糕点才来的吗?上次带回来的糕点不是都被你吃掉了吗,你还……”

“什么什么!你说的什么啊,我怎么听不到阿!”不等夏征说完,夏臻已经当先大声打断了他的话,还举起右手掏了掏耳朵,装出一副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把夏征气得嘴角都快抽了。

看着夏征兄弟二人互相嫌弃的模样,林媛好笑地扬了扬嘴角。

田惠许是早就看惯了两兄弟的这个模样,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而是笑着走到了林媛面前,伸手携了她的手,欣喜道:“你就是媛儿吧?公主回来以后整日把你挂在嘴上,果然跟公主说的一样,聪明漂亮,有灵气。”

田惠这不带丝毫遮掩的夸赞把林媛的脸都给夸红了,再加上田惠眸子里的澄澈真挚,她是真心喜欢林媛的。

林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公主谬赞了,姐姐你才是真的聪明漂亮。”

林媛这话也不是客套,田惠的确是林媛迄今为止见过的最漂亮温婉的女子,苏秋语虽然也很美,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很假,不像田惠这样真挚热情。

看来这田惠是真的已经把她当做了自己未来弟媳看待了。

跟田惠身上的上好绸缎相比,林媛几人身上的衣裳虽然已经是驻马镇最好的了,但是还是透着一股子乡村气息。不过田惠根本没有讲这些放在眼里,亲热地嘘寒问暖,在看到小林霜和可爱的小永严时就更加母爱泛滥,抱着他们不撒手了。

林媛无语,只好让小林霜跟着田惠去坐她的马车了。

那边夏征兄弟俩,刚刚还互相嫌弃,此时已经统一战线到老烦面前斗嘴去了。老烦已经好久没有跟这俩臭小子斗嘴了,这么一闹腾还真是跟重新活过来一样,年轻了十来岁。

田惠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提醒道:“公主已经在家等着了,我们赶快回去吧。”

这么一说,夏臻才猛然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儿,瓮声瓮气地说道:“哎呦,我咋把娘给忘了!快,快,钥匙回去晚了,肯定又得唠叨我了!”

林媛好笑地弯弯嘴角,上了马车。

因为有夏臻和田惠亲自出城来接,守城门的兵卒自然轻易就放行了。

穿过城门时,林媛眼前突然黑了黑,竟有一种前世进隧道的感觉。只是,隧道出来后看到的是绵延的高山,而这次出来之后,看到的却是热闹喧嚣的繁华京城。

宽阔的马路,熙熙攘攘的人群,还有各种嘈杂纷乱的叫卖声,再往前看,更是一个比一个高挺的酒楼茶楼,色彩更是告别了单调的灰暗和漆红,添加了各种各样的红绿蓝。

极目远望,隐隐的黄色琉璃光芒耀眼,林媛知道,那里就是京城的中心,也是皇帝居住的地方,皇宫。

难怪夏征极力宣扬京城的繁华,果然跟林媛看到的所有地方都不一样。

小河和林薇已经激动地都快要把半个身子伸出外边去了,而前边更是看到了小林霜的身子,即便隔得远,小林霜的叫声也已经传到了后边的马车里。

“哇哇,好漂亮阿,好多人阿,难怪姐夫非要让我来京城,哈哈姐夫果然没有骗人!”

听到小林霜的叫声,夏征忍不住噗嗤一乐:“死丫头,我能骗她?哼!”

受到大家的感染,林媛的兴致也高昂起来,掀开帘子往外看去,跟驻马镇邺城一样,繁华的街道两边有不少小商小贩卖东西,只是他们不是放到地上卖的,而是支了摊子,即便是卖最不值钱的花绳,也是支了个小小的摊位。

林媛暗暗点头,不管怎么样,只要有个摊子在,就显得高档了许多。

正想着,林薇突然回过头来冲她招手:“大姐,大姐,快来看!”

林媛纳闷,放下这边的车帘子就凑到了林薇和小河那边,夏征看了看外边,猜到了她们在说什么,也跟着凑过来,这样一来,倒是把林薇和小河给挤到了另一边了。

“怎么了?”

林媛还在纳闷,就见到了外边那个慢慢靠近的酒楼,虽然看不到里边,但是只是看门口就比她之前见过的所有店面豪华。

两根高大的漆红木柱顶在门口,上用金箔镌刻了迎客的对联,因为马车没有停留的意思,林媛没来得及看上边写的是什么。不过那个特大的招牌却是看了个仔仔细细。

“醉仙楼!”原来这就是跟邺城的醉仙居一脉相承的醉仙楼,果然不同凡响。

小河有些担忧地轻声嘀咕了一句:“这醉仙居这么大,都顶的上三个福满楼了,媛儿姐若是开了酒楼,还能有生意吗?”

林薇蹙眉,赶紧扯住了小河的袖子,冲她使了个眼色,而后装作不在意地说道:“这醉仙楼算什么?难道大姐的手艺你没有尝过吗?他们哪里比得过大姐?再说了,这醉仙楼都开了这么多年了,京城里的人肯定都已经吃腻了,大姐开的酒楼正好给他们换换口味,肯定能大火!”

接收到林薇的眼色,小河赶紧跟着改口,连声说是。

这两人的眼底官司,林媛自然看得一清二楚,知道两人是不想打击自己的自信心,林媛呵呵一笑,回头又看了那醉仙楼一眼,心中的斗志瞬间被激起了。

对手足够强大才会有意思,若是都跟孟家酒坊百年饼屋似的,那才叫没劲。

正想着,林媛眉头忽地一挑,抬手看了看。

夏征一直体贴地帮林媛挑着车帘子,见她神色有异,不禁问了一句:“怎么了?”

林媛蹙眉,刚刚明明感觉有道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怎么现在又找不到了?

“没事,这醉仙楼的生意真不是一般的好。”林媛收回视线,说了句心里话。

听到她赞赏对手,夏征竟然难得地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知道我为什么去邺城驻马镇开店了吧?我家老头子不许我经商是其中一部分原因,再就是这醉仙楼在京城里的地位无法轻易撼动了。这酒楼是赵弘盛母妃柳妃的娘家开的。这些年严家表面上只醉心经营酒楼,不过暗地里还是关注朝堂之事的,说白了,这醉仙楼能如此火爆,跟那些暗中拉拢的关系网也有关系。”

林媛嘴角动了动,看来在京城经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啊。

直到林媛一行人的马车在长街上消失,姚含嬿的目光才缓缓收回。

说来也巧,姚家府邸正好跟赵弘德送给林媛的那处宅子在一条街上。姚含嬿年前就察觉那边的房子在收拾了,聪明如她,立即就察觉出了其中的不对。

那宅子是淑妃的父亲,也就是夏征的爷爷留给赵弘德这个外孙的。而赵弘德尚未娶亲,自然是在宫中居住的。那么唯一能进院子收拾的就是夏家了。夏大将军夏远还健在,自然不会让两个儿子外出居住,唯一的可能就是夏家来了重要的客人。

果不其然,今儿一大早姚含嬿的婢女就回报说见到了安乐公主亲自来宅子里了。

姚含嬿略一思索,就带着姚芷兰到醉仙楼等着了,这一等,果然没有让她失望,还真的看到了夏征跟一个身着寒酸的女子亲密同行了。

姚含嬿漂亮无波的眸子终于冷冽起来,真想把那个被夏征体贴护着的女子瞪出个窟窿来。

“回府吧。”

对面的姚芷兰还在津津有味地吃着茶果,一听姐姐突然说回府不由地有些不情愿,扁着小嘴儿撒娇:“姐姐,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我们再待会吧,好不好?”

姚含嬿清冷的眸子慢慢扫了她一眼:“忘了出门时父亲的叮嘱了?”

姚芷兰抿抿唇,耷拉了脑袋,点头:“记得,不能在外逗留太久,不能惹事,要听姐姐的话。”

“那就走吧。”说完,姚含嬿已经当先站起身下楼去了。

姚芷兰跟在后边,撇撇嘴小声嘟囔了一句:“说出来的是你,回去的也是你,怎么父亲每次教训的都是我呢?好像要出来玩是我提议的一样,好奇怪。”

------题外话------

下午三点二更~么么哒~

推荐好友潇清清的文:《非宠不可》

本文让你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宠爱!

他可以在她遭遇危机的时候,第一个出现在她面前,然后警告道:“我女人是你们这些杂碎能碰的吗?”在解决完一切后,将她拽入怀中,心疼的说道:“从今以后,谁胆敢再动你一根手指,我要他不得好死!”或者在有人勾引他,让她吃醋,在她佯装生气后,他可以用尽方法哄她,不管是温柔的,还是浪漫的,还是卑微的,“那我给你找十个男人……”他犹豫,“不,一个,一个就好,你们站一起就行,超过五十厘米我就会吃醋……”

他对她宠到了极致,爱到了偏执。

只因她是权筝,爱他的权筝,他一个人的权筝。

喜欢宠文的,千万不要错过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